search
徐崢怒打女狗仔的公開信:我沒有喝醉,是清醒地反抗。

徐崢怒打女狗仔的公開信:我沒有喝醉,是清醒地反抗。

文/李小木

親愛的朋友們:

放眼四周,空氣逼仄。

作為一個公眾人物,站在人聲鼎沸的舞台,或許我早就應該習慣被許許多多的陌生人關注,這關注里有喜愛、有追隨、有肯定、有中肯的批評,當然也有長期的被跟蹤、被騷擾、被偷拍和被不懷好意地出賣。

說來也可笑,娛樂圈很多沒有出名的,渴望被曝光、炒作,好讓別人知道ta是誰,而有了一定知名度的,卻總喜歡遮遮掩掩,躲躲藏藏,內心裡祈禱別人不要認出ta是誰。

我的所有成就都是觀眾賦予的,有了你們的鼓勵和支持,我才得以從一個籍籍無名的龍套小子,成長為今天集導、演於一身的影視明星。

自《春光燦爛豬八戒》以來,我就在想,什麼時候能真正做一回自己。

不做劇中的人物,不被標籤格式化,不按照別人的設置和理解去詮釋一個人物,自己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工作和生活。所以,我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充分釋放腦海里的天馬行空。

《人在囧途》一鳴驚人,我始料未及;

《人再囧途之泰囧》再續輝煌,我誠惶誠恐;

《港囧》節節攀升,我喜極而泣。

也是從那時起,大家才真正認識了徐崢,一個又能導又能演的「天才喜劇導演」。

鮮花掌聲紛至沓來,讚美抬舉如鏡花水月,我被鏡頭放大再放大,等到再出門時,墨鏡和帽子全副武裝都不足以掩蓋住這張令大家十分熟稔的面孔。

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所喜者,我終於成功了;所憂者,我不再自由了。

偶爾,會從對面來一個人,在我邋遢出門時朝我輕鬆地打個招呼「嗨,你好,徐崢」,然後點頭,微笑,擦肩而過;還有一些人會友好地誠懇地請求「徐崢,我非常喜歡你,可不可以幫我簽個名?」

對於心存善意的他們,我非常感恩,異常珍惜。

可是還有一撥人,在你外出會友、聚餐、旅行,甚至和家人一起吃飯時,仍然拿著長槍短炮不停地拍拍拍,從偷著拍到明著拍,從小心翼翼到肆無忌憚,從勸誡停止到尾隨跟拍,他們吃定了你的公眾身份,料定你一定會維持好自己的公眾形象,始終微笑著、和顏悅色的、敢怒不敢言地忍受這樣的騷擾。

被稱為「狗仔」的人,其追蹤行為與「狗」相似,從而得名。

然而,「狗仔隊」以出賣明星的隱私為己任,並不榮光;將一個公眾人物的隱私全部暴露在世人面前,並不可取;企圖從隱私里深剝細挖斷章取義,並不高明。

很多公眾人物都深受其擾,苦不堪言。既然享用了這莫大的關注度,就勢必要承擔相應的反作用力。

但,凡事皆有底線。

7月29日,在我給朋友過完生日準備去唱歌的途中,就遭遇了一撥人的瘋狂偷拍。我們驅車離去,他們窮追不捨,我們好言相勸,他們步步緊逼,直到交涉無用,忍無可忍,發生了肢體衝突。

那名自稱為「記者」的女士,始終不肯將DV內的攝像刪除,情急之下,我動手了。

我知道,作為一名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用暴力解決問題是不對的;但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我非常氣憤,一直以來都對此類行為深惡痛絕。

雖然我是公眾人物,但我和朋友吃飯時,並非是在一個面對公眾的環境。遭遇不明來由的刻意跟蹤和偷拍,這已經嚴重侵犯了我的私人空間,這讓我心生恐懼,因為我並不能確認對方的身份到底是否真正的記者。

我更奇怪的是,他們為什麼越來越明目張胆,對人對事毫無敬畏可言?

事後,我主動報警,接受派出所的詢問和調解,與被打的當事人達成了和解,並做了筆錄,表達了歉意,承諾賠償全額的醫藥費,然後離開。

現在回想起來,我即使沒有喝醉,行為也的確過激了。

長期以來,我的生活圈被這些人一再壓縮,基本喪失了在陽光下隨心所欲的資格,失去了一個正常人來去自如的權利。我不是犯人,不需要時刻被監視,好嗎?

事發之後,聚會的朋友們不歡而散,我的心裡也五味雜陳。

其實,娛樂圈的很多朋友都非常厭惡「狗仔隊」的惡意追蹤。有人求放過,有人怒反抗,有人懟著干,我有的時候也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忍算了,可心情不好的時候或者跟拍的次數多了,誰都會心煩。

試問誰能永遠保持體面和寬容,對一切傷害照單全收?

真心希望狗仔隊的朋友們給予充分的理解。

我們都需要私人空間,都有不足為外人道的情緒和面孔。

請尊重我們,也尊重你們自己。

最後,再次向受傷的女士道歉,而你欠我的那份悔意,請化作今後的職業底線。

謝謝所有關心我的朋友們。

7月29日

作者李小木:個熱愛文字而不靠文字過活的體制偽小資,一個80后還不願長大的老妖婆,網路寫手,願意拿美貌換取才情,拿原創喚起青春。歡迎掃描關注微信公眾號:李小木的小江湖(ID:ljtdxzg)。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