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小人皇帝:專向美女、俘虜、以及親人下手的趙光義

小人皇帝:專向美女、俘虜、以及親人下手的趙光義

小人皇帝:專向美女、俘虜、以及親人下手的趙光義

自從趙光義從他哥哥趙匡胤手中搶班奪權后,趙光義就背上了小人皇帝的罵名。不過從趙光義上位前和上位后的表現來看,他這個皇帝當得不地道。說他是小人皇帝一點也沒有冤枉他。趙光義還未即位時,就以小人手段害死已經向宋朝投降的后蜀國主孟昶。因為很早以前,趙光義就聽聞孟昶的愛妃花蕊夫人才貌俱佳,親眼目睹后,更是魂牽夢縈。為了掃清障礙,抱得美人歸,孟昶在一次被趙光義宴請后,便一命嗚呼了。

令趙光義遺憾的是,花蕊夫人還是被他的哥哥太祖皇帝近水樓台先得月,搶先佔有了。但他並不甘心,為了儘早擁有花蕊夫人,趙光義便鼓動趙匡胤御駕親征,拔除阻礙一統江山的釘子戶--北漢。趙匡胤果然依言北上,留下趙光義在京城監管國事。趙光義終於有了接近花蕊夫人的機會,可當他想伸手抱住花蕊夫人時,卻被拒絕了。趙光義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我得不到你,你也別想活。由是,趙光義找個借口就殺死了這個絕代佳人。

征討北漢兩月有餘的趙匡胤,接到京城傳來的花蕊夫人殯天的噩耗,快馬加鞭趕回京師,此時花蕊夫人的喪事已告結束。趙匡胤太累了,昏睡了一夜。第二天醒來精神稍好,在失去愛妃的痛楚中,趙匡胤漫不經心走到了花蕊夫人日常寫詩作畫的桌案旁,當他讀到:「寵光無限妾深知,恩義如天忍笑痴。隆殺貴賤從遠來,厚我唯餘一首詩。」這首詩時,猛然想起花蕊夫人曾對自己說過一種「藏頭詩」。於是趙匡胤將句首連讀:「寵恩隆厚」,知道是花蕊夫人對自己的感激,不禁潸然淚下,接著將第二個字連讀,竟是:「光義殺我」。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願相信這是事實。

趙匡胤決定同趙光義好好談談。那天晚上很奇怪,燭光搖拽的宮中只有兄弟二人。趙匡胤對著趙光義吼道:「你為什麼要對一個弱女子下如此毒手?朕對你信賴十分。你這麼做,這究竟是為什麼呀?」同時伴有強烈的斧擊地聲,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燭光斧影」。

翌日早晨,當宋皇后聽到趙匡胤駕崩的消息后,拉著趙德昭和趙德芳慌慌張張地來到陛前時,趙光義早已安穩地坐在那張碩大的龍椅上了。

新皇帝趙光義在大喪期間,甚是繁忙。他都忙些什麼呢?一是走馬燈似的接待百官臣僚,二是為皇親國戚封官賜爵,以示皇恩浩蕩:他首先封其弟趙廷美為齊王,依祖制趙廷美繼任開封府尹;其次是封其兩個侄子趙德昭為武功郡王,趙德芳為山南西道節度使、同平章事;封長子趙元佐為衛王、同平章事,次子趙德昌授山南東道節度使。此外,還假惺惺為「違命侯」李煜加封了隴西郡公的稱號;為「違命侯」夫人,他另一個朝思暮想的絕色佳人小周后,加封鄭國夫人的稱號。當然,趙光義忙碌的第三件事,也是他最樂意乾的事,那就是他渴望已久的後宮里的女人們。

趙光義首先來到了宋皇後宮中。趙匡胤出人意料地去了,皇位落在了趙光義手中,而趙匡胤的的兩個兒子沒有能力應對這一突變,宋皇后在後宮除了抹淚,已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悲涼境地,只能在小叔子趙光義面前委曲求全了。

自從趙光義害死了侄子趙德昭后,其性格變得有些怪異,脾氣愈加暴躁。臣子為了替君解憂,送來李煜的詞《虞美人》。但「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故國」兩字,引起了趙光義的勃然大怒。李煜你這個該死的傢伙,朕供你吃喝,已經算是洪恩隆厚了,你還在想著恢復你的故國?這不禁讓趙光義聯想到了小周后,這個女人,她心裡想的始終是李煜,幾年來無論自己怎麼努力都不能征服她的心。漸漸地他心裡升起了一種恥辱感:堂堂正正大宋皇帝還比不上那個亡國而懦弱無用的李煜?

那年的中秋,也是李煜的生辰。宮裡派人送酒果來了,李煜與宮裡來人一陣寒喧后,便吃喝起來,喝著喝著已略有醉意的李煜竟哭了起來:「諸位代為請求皇上,讓賤妾周氏回到本公這裡來吧,如今本公唯求與周氏團聚,也好彼此有個照應!」「噢,郡公說的是鄭國夫人吧?聽說近日皇上就要打發她回到郡公身邊來了。郡公,這酒是皇帝珍藏的極品,特賜予你,為謝皇恩,請郡公滿飲!」李煜一高興接過酒杯一飲而盡。飲罷,李煜突然感到腹內像有無數鋼針亂扎。他明白了,這個道貌岸然的皇帝在酒里下了毒。

小周后得知李煜去世的噩耗后,亦絕食而亡。

孟昶、花蕊夫人,李煜、小周后,都無聲無息地去了,大宋王朝沒有幾個人會在乎;但趙德昭去了,朝臣百官們可是要竊竊私語的,如果趙匡胤不是驟然駕崩的話,現在坐在龍床上應該是趙德昭了。所以,趙光義心裡想的最多的是趙德昭的追隨者們的動向,他要弄清楚這世界上除了趙德昭,還有誰敢動搖他那金燦燦的龍椅。

後來,趙匡胤的另一個兒子趙德芳,也被其暗中害死了。

齊王趙廷美也坐不住了,因為,趙光義已勾結宰相趙普,將要以圖謀篡位罪處置他了。最終,趙廷美被貶到房州(即今湖北省房縣),一家二三十口一個不剩,限三日內出京,否則以抗旨論。趙廷美到了房州后,時間一久,鬱悶至深,遂病死房州。

「金匱之盟」中兄弟叔侄相繼登位的潛在威脅都除盡了,本以為從此皇位可以順利地傳給自己的兒子了。但事與願違。他的長子趙元佐自幼聰明機警,有武藝,善騎射,還曾經隨他出征過太原、幽薊等地。本是最合適的皇儲。不料元佐卻因叔父趙廷美冤死而發瘋。雍熙二年(公元985年)重陽節,趙光義召集幾個兒子在宮苑中設宴飲酒作樂,因元佐病未痊癒,就沒有派人請他。散宴后,次子陳王趙元佑去看望長兄。元佐得知設宴一事,怒氣難平,一個勁喝酒。到了半夜,索性放了一把火焚燒宮院。一時間,殿閣亭台,煙霧滾滾,火光衝天。趙光義得知后,便命人查問,趙元佐予以承認,遂被廢為庶人。其後,次子陳王趙元佑成為的皇儲人選。

雍熙三年(公元986年)農曆七月,趙元佑改名趙元僖,並封開封府尹兼侍中,成了准皇儲。

端拱元年(公元988年),趙普第三次為相,威權一時又振。竭力支持和拉攏趙普的陳王元僖也晉封許王,更加鞏固了皇儲地位。

不想,在淳化三年(公元992年)農曆十一月,趙元僖早朝回府,覺得身體不適,不久便去世了。趙光義極為悲傷,罷朝五日,並寫下《思亡子詩》。

趙元佐被廢,趙元僖暴死,儲位儲空缺,於是馮拯等人上疏請早立太子,趙光義便將馮拯等人貶到嶺南。自此以後沒有人敢議論繼承問題。這也許就是小人皇帝趙光義應得的報應。

因為作惡太多,晚年的趙光義長期噩夢縈繞。為了尋求心靈的解脫,趙光義時常會與深得佛理的人在一起談佛說法。為了贖罪,他認為對皇兄最好的的懺悔就是為大宋立一位以仁愛為本的皇帝。此外,他還經常為趙德昭、趙德芳以及趙廷美等人祈禱,以使他們的靈魂得到安寧。他還為李煜造了墓,將其屍骨遷到了洛陽的邙山。就連臨終前拼儘力氣對未來的皇帝說的最後一句話也是:「不要再殺人了!」

如果說,趙光義未即位前以小人手段殺害孟昶和花蕊夫人是因為他沒有可以明目張胆的皇權倚靠;殺害太祖皇帝是不得已的政變手段的話。那麼,他成為九五之尊后的卑劣的手段,只能說明他是不折不扣的小人皇帝了。

(全文完)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