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男神外長」王毅:記者會透出的五點不易與從容

「男神外長」王毅:記者會透出的五點不易與從容

2017年3月8日,北京是個春光爛漫的好天氣。像之前三年的每一個國際婦女節一樣,王毅以對廣大女性的節日問候作為外交部新聞發布會的開場白。外交部的記者會受到的關注極高,不僅因為外交工作的特殊性,還因為王毅部長在廣大年輕網民當中聲望極高,甚至超越了國界的限制,向有「男神」之稱。外交部長記者會的報名如此熱烈,以至於主辦方不得不轉換會場,增加座椅,駐華主流外國媒體也悉數到場。

在如此之高的國際和國內關注度背後的事實,是國際社會在2016年一場又一場「黑天鵝」事件不斷衝擊下,自然而然的趨向於尋求穩定與和平的力量。結合過去一年來對於國際局勢的切身體會與反覆思考,我從此次記者會上看到的卻不僅是王毅部長的從容淡定,更多的則是作為一個大國外交部掌門人的諸多不易。

第一個不易是世易時移,舊經驗解決不了新問題。

2016年,危機挑戰層出不窮,國際局勢「亂」字當頭。恐怖襲擊肆虐全年,襲擊範圍不斷擴大;敘利亞戰火頻仍,大中東和平依舊遙遙無期;難民和債務問題攪動歐洲,英國脫歐和極右翼勢力登台沉重打擊了歐盟的一體化的努力;自上世紀末開始積累的美國經濟與社會問題都積累到了極限,年底的總統大選製造了前所未有的社會分裂;而鄰近的朝鮮半島南北兩側爆發了一系列的突發性事件,嚴重破壞了地區和平與穩定。

同時,自2008金融危機以來的世界經濟低迷態勢仍在延續,「逆全球化」思潮和保護主義獲得了越來越多的信徒,甚至於一直被奉為圭臬的多邊主義和多邊機制都開始遭遇質疑。這些國際局勢的相對「變數」和相對「常量」結合在一起,給王毅主掌的外交提出了極大的挑戰。

王毅在此次記者會上表示,仍然堅持自改革開放以來始終堅持的和平發展道路,堅持要在改革中對現有國際機制加以完善;不要另起爐灶,而是要做現行國際多邊體系的維護者和改革者。

針對亂雲飛渡、人心思變的國際局勢,要保持外交政策的穩定性,這一份定力折射出來的是的大國責任與定力。

穩定不等於死板,而是要在改革中不斷探索與完善。

與王毅履新外交部長同一年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在他身體力行的推進下已經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成果。

作為塑造經濟全球化再平衡的有益嘗試,「一帶一路」倡議著眼於為世界提供最受歡迎的公共產品,最終建立全球命運共同體。

其推進工作涉及數十個國家發展戰略的對接,政策共識的建立和重點項目的落地,不僅其視野和高度超越了之前各國提出的國際發展戰略,其工作量和複雜性也是世所罕有。

第二個不易是零和博弈,大國政治難避修昔底德的陷阱。

的國際地位不斷躍升,引發了系統性的反應,尤其是作為現有國際體系領導者的美國的戒心。濫觴於西方固有的線性思維和進步史觀,美國主流的現實主義國際關係思想始終認為在守成的大國和崛起的大國之間必有一戰,也必然會有一方替代另一方的生死爭奪,亦即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國際體系的本質在於各主要國家行為體相對之間的彼此位置,及其變動過程。

大國關係猶如一場馬拉松,處於第二位的選手最難自處。是跟隨還是超越?什麼時間選擇加速?面對建議自己「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的 「小兄弟」時應該如何?這些都是極為微妙的戰略抉擇。所謂「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考驗的是作為外交當家人的智慧與定力。

假如如同美國一樣堅持使用零和思維來思考雙邊關係,那麼就難以避免大國政治的悲劇。對於這樣一個從文化到種族上都與西方異質的東方古國,如何向西方世界解釋我們的想法和立場,如何加強中美雙邊的理解更加困難。

王毅在此次記者會上用了充滿東方韻味的典故——「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來梳理38年以來的中美關係,提出雙方既要超越對於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的窠臼,也要超越對於冷戰思維與零和博弈的糾結,要以長遠的眼光來處理這一世界上最為重要的雙邊關係。雙方要不斷把蛋糕做大,而不是糾結於相對收益的變動,最終形成一個穩定而成熟的中美關係,為世界提供和平與穩定的力量。

第三個不易是國力上升,老朋友和窮親戚如何維繫。繼2011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來,的綜合國力的迅速上升,引發了廣大發展家的疑慮。國內生產總值2016年已經達到74.4萬億元,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三成。

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和實際使用外資額相比同期均有所增加,對全球164個國家和地區非金融類直接投資累計1701億美元,已經成為全球主要投資來源國之一。

這一系列耀眼的成績單帶來的並不一定是外交上的優勢地位。

作為一名長期關注和工作於亞非地區的發展經濟學研究者,我發現不少國家都認為已經不能算是發展家,一些「老朋友」也覺得已經變了。如何在國際責任和國內現實中實現平衡,既不過於增加的負擔,也能夠力所能及的幫助其他欠發達國家發展,這給王毅領銜外交團隊提出了另一個挑戰。

此次記者會上,王毅部長花費大量的時間來解釋對非洲和東南亞國家發展的支持政策,並且提出把金磚國家合作機制打造成最具全球影響力的南南合作平台。

發展了,也不會忘記幫助過我們的老朋友和依舊有著各種困難的窮親戚,而是要不斷加強亞非拉國家之間的團結協作,不斷增強新興市場國家在全球議程中的話語權和影響力。對此,王毅的明確立場給出了說服力很強的答案。

第四個不易是夙興夜寐,領事保護和經濟外交不斷延伸。隨著深度融入全球化,領事保護和海外經濟利益使得外交部原有的工作量幾何乘數累積。企業和人已經遍布世界,甚至某一個不知名的非洲村落裡面都會有一個人經營的小商店,這就給的領事保護工作增加了極大的壓力。

2016年內地居民每年出境人次已經超過1.2億,而且連續6年年增1000萬人次;僅過去一年,外交部和駐外使領館就處置了超過10萬起領保案件,從局勢動蕩的南蘇丹安全撤離了1000多名同胞。

另一方面,全球經濟已經進入產業鏈布局時代,國際產能合作與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大量的經濟和公共外交支持,這也給外交工作增加了很多難度。

而且,外交的行政資源與其他大國相比仍然有限。不僅外交人員數量與美國外交系統(包括外交部和國際開發署)難以比擬,在我走過的大多數亞非國家裡,大使館的規模也只有美國使館規模的幾分之一,更何況美國外交還可以獲得遍布全球的軍事基地等「硬實力」的支撐。

即使面臨資源的限制,「男神」部長仍然堅決,「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和挑戰,我們都一定要把領保工作越做越實、越做越好,讓黨中央放心,讓老百姓安心。」

第五個不易是民意表達,新媒體發展帶來全新挑戰。近年來,新媒體和自媒體的爆髮式發展已經成為了各國外交部門都不得不面臨的挑戰。對而言,不僅民意的輸送渠道和表達方式發生了極大的改變,而且國人越來越希望國家在面對無端指責與猜測與爭議時,更多的表現出大國的自信和責任。

對此,王毅表態要趕上這股潮流,要通過新媒體,第一時間把國際時事、領事保護、對外合作等民眾關心的資訊「送貨上門」,要快速地回收各種意見建議,甚至是「吐槽」。

目前,「外交小靈通」已經擁有了1200多萬「通心粉」,外交部以及駐外使領館開通了130多個新媒體賬戶,其中就包括人氣很高的「領事直通車」微信平台。新媒體已經讓外交「更接地氣、更有人氣」,在外交部和社會公眾之間架起了一座更為直接的互動橋樑。

雖然面臨著如此之多的不易,2016年以來,特色大國外交仍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特別是「一帶一路」相關工作紮實推進,一系列重大項目已經或者正在落地,「帶路」的朋友圈不斷擴大,不僅接到了來自拉丁美洲和南部非洲各國的「好友申請」,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也公開表達了熱烈支持。

一場新聞發布會,各國網民看的是「外交男神」,考慮的卻是這個國家下一步的走向。一篇小文,談的是掌舵大國外交的不易,看不到的則是外交戰線上千千萬萬個普普通通,夙夜為謀的身影。幸運的是,老百姓越來越理解他們的不易,也給與了他們越來越多的支持。

每當有一位外交官在國際場合為國據理力爭,在社交網路就會多一位外交偶像。傅瑩大使多年前早就晉陞「女神」地位,華春瑩發言人也在網上收穫了一眾冬粉,而就在幾天以前,常駐聯合國代表劉結一大使就因為一段脫稿發言而同樣獲封「男神」稱號。

王毅履新外長的四年,很短,也很長。這四年裡堂堂正正的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開始提出自己對於世界局勢和國際體系的看法,提出自己全球治理的方案,這是21世紀之前的外交所難以想象的畫面。而這一個個外交「男神」和「女神」們,就是這些看法和方案的執行者。

2017年,願他們能夠少些不易,多些從容,也期待外交能夠不負期待,繼續輸送和平發展的正能量和全球治理的新動力,同時也做好全球增長的發動機和國際局勢的穩定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