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南宋浪子詩人因重婚逼死妻子

南宋浪子詩人因重婚逼死妻子

宋朝最令人傷感凄絕的一首詞

引子:《祝英台近》「惜多才,憐薄命,無計可留汝。揉碎花箋,忍寫斷腸句。道傍楊柳依依,千絲萬縷,抵不住、一分愁緒。如何訴。便教緣盡今生,此身已輕許。捉月盟言,不是夢中語。后回君若重來,不相忘處,把杯酒、澆奴墳土」。

」石屏老,家住海東雲。本是尋常田舍子,如何呼喚作詩人?無益費精神。千首富,不救一生貧。賈島形模元自瘦,杜陵言語不妨村。誰解學西昆?」這首《望江南》的作者叫做戴復古,自號石屏,南宋著名江湖派詩人。

且看這首詞充滿了自嘲,卻又在冷幽默中蘊含著深深的自負,一股幽藍而遒勁的力道磅礡而出,那意思就是,老戴我就是一個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奈何你們都喚作詩人,百無一用是書生,即使詩作千首等身,也不過一生貧困,流落江湖罷了。老戴最喜歡的詩人是苦吟詩人賈島和一輩子凄風苦雨中窮困潦倒的詩聖杜甫,人以群分,這首詞作,無心中反倒成了老戴一生漂泊的註腳和真實的命運寫照。

有其父必有其子,一脈相承。老戴他老爸就是一個文藝憤青,戴爸自號東皋子,人窮卻骨頭硬,平生唯一喜好是作詩,不肯做一個正兒八經的讀書人,且以科舉貨與帝王家而為恥。窮咋了?窮自古就 是與富相對的,富有詩書,即使不能當飯吃,那內心也是無比充實的,戴爸彌留之際最大的遺憾是,做了一輩子文青,戴家詩人的祖傳標籤恐將不復存在,誰能繼承戴家衣缽呢?

小戴義無反顧的站了出來,且後來成就遠超戴爸,戴家的文藝范兒薪火相傳。我在想,是戴爸給兒子起的名兒,還是小戴後來仰慕古風,自行改名?從小戴嘲弄西昆體,推崇賈杜來看,極有可能自己改名而奉行行為藝術。戴復古,好名,有氣質。而其作品亦多受晚唐詩風影響,多反映民間飢苦,憂國憂民,其藝術價值直追他所崇拜的詩聖杜甫,且看這首《淮村兵后》「小桃無主自開花,煙草茫茫帶晚鴉。幾處敗垣圍故井,向來一一是人家。」南宋偏安一隅,苟且偷生而不顧山河破碎的現狀,廖廖數筆,纖毫畢現,功力確非一般。

戴復古一生不仕,究竟是受他父親布衣論的影響,還是空懷抱負無用武之地呢?很可能是他看穿了南宋小朝廷的燈紅酒綠,眼見遠比他有名氣有地位有大志的老師辛棄疾都被閑置,而對仕途失望透頂,年青時的戴復古就走上了一條暴走江湖的行吟詩人之路,驛動的心,流淌的血,路過看過以及遠方無處不在的風景,都成為他筆下永不枯竭的創作源泉,一路走來一路吟,在暴走中磋砣歲月,悠遊人生。

戴復古懷疑過這種日復一日單調枯燥的生活嗎?他的好友南宋文學家樓鑰曾有過記載,有一天,戴復古攜帶著一大卷其嘔心瀝血的詩稿前來拜訪,賓主促膝交談中,老戴唉聲嘆氣哭訴,我老爸說過人生最艷麗的風景就是一路走來一路詩,但詩豈能當飯吃?結果我就窮成這個樣子了。樓鑰安慰他,為詩而不能脫貧,窮怕啥?正因為貧窮,所以才能心無旁鶩,工於詩書,你雖然返貧,但詩名卻聞名天下,詩作也越來越精益求精,這是好事呀。

得,損友的話永遠別太當真,至此,戴大才子困頓的心像打了雞血一樣滿血復活,堅定的把暴走和遠遊的事業進行到底,矢志不移的奉行「行千里路,讀萬卷書」,老戴這一生永遠在路上,這來來去去一晃就是四十多年,直贏得驢友們交口稱讚,而詩作亦爐火純青,天下傳唱。宋官家真宗曾經說過書中自有顏如玉,黃金屋,千鍾粟,戴 復古用他的經歷詮釋了路上也有顏如玉這一可遇不可求的美好艷遇。

據明代陶宗儀著《輟耕錄》記載,戴復古年青時有一次遠遊到了江西武寧,因才華橫溢,風度翩翩,言談舉止異於常人,被 一位富家翁看上了,此時的戴大才子一副落魄相,這位富家翁不僅好吃好喝款待,還把自己待字閨中的姑娘許配給了戴復古,戴大才子顫抖的肝激動的心,稍有猶豫就滿口歡喜的同意了,天上不僅掉餡餅,它還掉一如花似玉的美姣娘,誰知道戴大才子此時怎樣想的,他在老家明明有明媒正娶的夫人啊,還有倆嗷嗷待哺的孩子。

我在想,他可能是窮怕了,也走累了,身心俱疲,可這不是過家家呀,這是欺世盜名,喜新厭舊,不道德呀。戴復古這上門女婿這一做就是兩三年,或許富裕的岳父家對他越好,新婚的幸福生活越是如膠似漆,美貌的妻子越是對他體貼入微,他越是內心不安,心中有愧,接下來,戴復古做了一件極不靠譜的事,他思前想後,終因牽挂遠方的原配和年幼的兒子,居然實情相告自己溫婉賢良燕爾雲歡的妻子,自己是有家室的人,想要回歸故鄉。

淚眼婆娑的妻子傻眼了,想不到衣冠楚楚伉儷情深的丈夫居然欺騙了自己,富家翁聽到這個消息后,怒不可揭,又是要報官,又是要打算找人廢了這個白眼狼,深明大義的妻子知道勸不回戴復古這顆早就要飛奔回家的心,反而安撫勸慰自己的父親放還丈夫,是啊,你留得住這個人的身卻留不住他的心,又有什麼用呢?好一個知書達理的奇女子,一面忍受內心的痛不欲生,一面為自己沒有名份的男人整理行裝,然後背著父親偷偷饋贈銀兩,並且在一個花好月圓的夜晚為這個負心的男人餞行。

面對這樣溫柔賢惠的妻子,這一晚,戴復古這個南宋著名的浪子會不會熱淚盈眶,會不會重生悔意?才貌雙全的妻子在臨別的一剎那,賦詩作別,好讓人心痛的生離死別句,詞作《祝英台近》雲」惜多才,憐薄命,無計可留汝。揉碎花箋,忍寫斷腸句。道傍楊柳依依,千絲萬縷,抵不住、一分愁緒。如何訴。便教緣盡今生,此身已輕許。捉月盟言,不是夢中語。后回君若重來,不相忘處,把杯酒、澆奴墳土。」

這可能是宋詞中最哀婉凄絕的一首詞了,我不知道作為詩人的戴復古這一刻內心是否肝腸寸斷?也不知道這位才女對負心郎如此情深意重是否值得?再柔軟的心也拴不住浪子那顆騷動的心,這不是一個居家的男人,戴復古終於還是走了,但戴復古絕對沒有想到,他這一走,帶去了痴心妻子所有的希望和生的歡樂,這位史書上沒有留下姓名的女子決絕的讓人心悸,竟然舉身投清池,以死明志。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是多麼慘痛的教訓啊。

此事雖載於野史,我倒是相信它的真實,符合戴復古這樣永遠在路上,一生漂移無定行吟派江湖詩人的作派,甚至你無法用一句簡單的不道德來遣責詩人這樣的負心行為,他這一生是為詩而生的,沒有什麼能夠羈留住他永遠不知疲倦的腳步,他停不下來。「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戴復古是最早用行為藝術來驗證這個扯淡的,狗屁不通的命題的。

戴復古回家后,卻發現原配夫人已經病亡,而兩名年幼的兒子寄養在親戚家裡,他曾在詩中寫道「明知弄巧翻月拙,除卻謀歸總是虛。」結果竹籃打水兩頭落空,當真是」求名求利兩茫茫,千里歸來賦掉亡」。史載十年之後,他曾滿懷對亡妻的歉疚和懷念,寫下了一首《木蘭花慢》,詞雲」鶯啼啼不盡,任燕語,語難通。這一點閑愁,十年不斷,惱亂春風。重來故人不見,但依然,楊柳小樓東。記得同題粉壁,而今壁破無蹤。蘭皋新漲綠溶溶。流恨落花紅。念著破春衫,當時送別,燈下裁縫。相思謾然自苦,算雲煙,過眼總成空。落日楚天無際,憑欄目送飛鴻。」

我多麼希望這首詞是戴復古為那位舉身赴清池的女子寫下的,起碼對他當年那無厘頭的舉動,此後抱有深深的愧疚和良心的不安,可顯而易見,此詞似乎是為髮妻所作,看來,詩人的心夠堅夠硬,也或許,詩人的心我們永遠不懂。據說,七十多歲時,戴復古再次流竄江湖,而此時,老戴赫然已經是海內名家,這位老頑童,用一生在路上為自己的詩作劃上了句號――――「分無功業書青史,或有詩名身後存」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