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風暴來襲,一場無人倖免的浩劫!

風暴來襲,一場無人倖免的浩劫!

2017年,註定是不尋常的一年!

在這一年裡,全球局勢波雲詭譎、變數迭起,無論政治還是經濟,均是動蕩不安、黑天鵝頻出。

就在上周,一場戰爭打響了。

川普突然向敘利亞動手!

據五角大樓發言人稱,目前已有59枚戰斧巡航導彈對敘利亞飛機、跑道、石油物流貯存地區、彈藥供應掩體、防空系統、雷達系統等發動打擊。

不得不說,川普此次動手,成功地轉移了公眾的視線、緩解了他在「通俄門」等問題上的困境,而且塑造一個強硬、利索的形象,可謂一舉兩得。

如果說川普的這個決定只是針對敘利亞的局部戰爭,那麼接下來美聯儲的一個動作,則是對全世界所有國家的一次洗劫。

這就是美國的縮表。

美聯儲在 「3月會議紀要」明確提到了今年晚些時候將啟動縮表,並提及數位聯儲官員認為目前美股虛高。

所謂縮表,就是要賣出國內資產,然後收回市場上流通的美元。放在央行的職能上,就實際就是貨幣緊縮的一種調控措施。

簡而言之,就是十倍放大版的加息!

加息畢竟是政策手段,政調整是相對較為容易的。縮表則是直接調整到了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不是一兩天增上去的,更不可能一兩天減下來,一旦確立縮表那麼其持續時間就會更長,影響範圍和持續周期都會更大、更長。

與川普的軍事打擊能夠緩解自己的困境相同,美聯儲的縮表,也是有利於轉嫁自身危機的。

如果美國縮表,就可以拉高美債和美股,將美國的高價金融資產拋售給跟風買入的其他國家散戶,然後再等美國債市和股市泡沫破滅以後,聯儲通過印錢再低價接回。

而這,對於其他,尤其是新興國家經濟體來說,無疑是一場浩劫!

當美聯儲收緊流動性,美元就「變少」、「變貴」了,全球資本會加速迴流美國,而新興國家則會因為美元減少而導致債務危機發生,甚至可能出現貨幣匯率大貶的情況。

尤其是,美國是最重要的貿易夥伴,雙邊投資規模巨大,經濟依存度相對較高,美聯儲貨幣政策勢必對經濟產生巨大的溢出效應。

而一旦美國縮表,將承受巨大的資本外流壓力,而人民幣匯率,以及樓市、股市等資產價格,都將受到嚴峻的挑戰。

此時的經濟,在內憂外患之下,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在外,有美國磨刀霍霍,似乎不得不跟隨加息,採取緊縮的貨幣政策。

但是,貨幣政策突然收緊的代價,是承受不起的。

M2大幅減少、人民幣突然加息,則會刺破一切高高漂浮在空中的資產泡沫,還導致市場上出現「錢荒」,屆時,債務危機將大面積出現,企業大量倒閉,失業率也會飆升。

回顧過去十年的「錢荒」歷史,雖然背景不同,但都是貨幣政策由放水到收緊所致,遵循著同樣的經濟周期輪迴——

經濟下行—貨幣放水—刺激房地產、房價暴漲—貨幣脫實向虛,金融市場過度繁榮—房地產投資觸底回升—宏觀調控收緊-錢荒、債災、股災、貶值—一地雞毛。

然而,若是繼續大水漫灌、依靠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經濟勢必更加岌岌可危。

的錢是越印越多,目前貨幣總量已經超過歐元區,也超過了美國。再這樣高速增長下去,將超過「歐洲+美國」。也就是說,如果人都拿著錢換美元,不僅我們的外匯儲備遠遠不夠,全世界的美元都不夠換的!

在貨幣大放水之下,推高了各種資產的泡沫,光是房地產,已經達到了GDP的250%,遠超美國次貸和日本危機時候的水平。

而實體經濟卻是越發艱難,作為衡量實體經濟投資的一個重要指標,民間投資增速在2016年遭遇了斷崖式下跌。

可見,經濟已經出現了嚴重的脫實向虛,股市大起大落,債市大起大落,樓市亂象迭生,匯率貶值也越來越快。

近日,有央行官員透露了重要信號。

在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局長陸磊發表了一篇頭版頭條位置的文章,第一次披露了最高領導的指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堅決管制貨幣總量,摸清風險隱患,著力防控資產泡沫。

再結合周小川此前的發言——3月26日,周小川行長在海南博鰲的演講上表態:貨幣政策寬鬆已到達周期的尾部。

這意味著,經濟要發生巨大的轉向!

央行大水漫灌的時代宣告結束,管理層現要改變打法,走「寬財政、緊貨幣」的路線,以此來拯救實體經濟、促進經濟轉型。

站在現在的時點,我們突然意識到,此前發生的一切都是暗中註定、自有安排。每一次戰略的背後,都有國家的良苦用心。

而我們個人,也要讀懂國家意圖、順遂國家戰略,方能在這亂世飄搖的資本戰爭之中,為自己爭得安身立命的守家之財。

首先,為什麼樓市接連祭出大殺器?為什麼國家對炒房是一再打壓?

無論縮表還是加息,中短期而言,對於全球的風險資產來說,都將會是一個挑戰。而資產價格的調整一定從風險敞口最大的地方開始。

樓市的泡沫顯而易見,也是最易被資本下手的突破口。有人測算過,按照的房價和匯率計算,僅僅賣掉北上廣深建成區的土地,就可以買下半個美國。

如此看來,史無前例的房地產調控,其實也是為了應對美國的加息和縮表而採取的未雨綢繆之策,以便為未來留足應對空間。

在這種情況下,你難道還要加槓桿炒樓嗎?

恐怕這兩年,樓市的形勢都會非常兇險,政策對於炒房者都不會姑息。在嚴厲的調控之下,短期內,一些熱點城市價格出現回調也不是不可能。

第二,雄安新區為什麼會橫空出世?相關概念股為什麼會接連爆炒?

要想留住資本,長遠之計當然是發展實體經濟。現在國內對於樓市是嚴防死守,那麼國內那麼多閑散資金怎麼辦?

這時候,新區作為一隻長線大白馬股閃亮登場,自然會吸引大筆資金的流入,不僅有助於支持實體經濟的建設,也能有助於防止資本外流,從而實現一個良性循環。

而雄安概念股的爆炒,則隱喻了股市的慢牛行情。此前,在兩會上,周小川行長就說過「要鼓勵企業發展直接融資」,這說明,國家是希望盤活存量資金,引導資金從樓市流向股市,以支持實體企業的發展。

不過,既然是慢牛,那就勢必需要足夠的耐心。尤其是局勢動蕩的現在,全球市場很可能會出現劇烈波動,下跌將是大概率事件,所以近期蜜姐建議大家還是輕倉躲避風險。

第三,為什麼國家要加大對外貿易,為什麼要推行「一帶一路」戰略?

要應對資本外流,就需要增加人民幣需求和減少美元需求。這樣才能降低美國貨幣政策、美元流動性變化對經濟和金融市場的不利影響,這樣才能夠有效防止資本流動風險的跨市場傳染。

如何才能增加人民幣需求?

一是增加對外貿易,二是讓人民幣實現國家化,這樣才能讓更多的國家在貿易結算中使用更多的人民幣,以減少對美元的依賴。而推行一帶一路的目的正在於此。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演講時宣布,今年5月,將在北京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其實本次論壇,也是在美聯儲加息、縮表的步步緊逼之下,號召新興國家抱團取暖的禦敵之策。美聯儲縮表,是要給新興市場釜底抽薪,而東南亞這個集中了眾多發展家的地區自然是最主要的對象。

因此,我們可以預見「一帶一路」的計劃一定會受到這些新興國家的大力支持,這對於的外貿企業無疑是一個巨大利好,而對於我們個人投資者而言,也許就是提前布局「一帶一路」板塊的絕好機會。

在這全球動蕩之中,我們就像航行在大海之中的乘客,不可避免地會受到外界風雨的影響,個人安危全繫於國家這艘巨型航母之上。國強才能民強、國富方能民富。

自改革開放30餘年以來,關於經濟崩潰的預言總是不絕於耳,但每次都讓那些唱空者深深失望。

雖然現在仍然面臨巨大的挑戰,然而我們相信,不確定才是機遇的前夜、亂世方能成就真英雄,一定會在風雨飄搖之中,砥礪前行!

首先我們看看什麼是縮表。

所謂表就是指的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資產和負債是要相等的,美聯儲的資產無非是黃金、債券和MBS等等,這其中不少都是QE期間從市場上買回來的,而他的負債就是印出去扔到市場上的美元。

而所謂縮表,就是縮減資產負債表,也就是資產和負債要同時減少,資產方面減少當時買來的債券和MBS,而在負債端收回美元。那麼會出現什麼情況,很顯然就是市場上的美元少了,而債券和MBS多了。

有人說不對啊,美元少了應該更貴啊,怎麼美元反而下跌呢?這個外匯市場沒那麼絕對,美元少了美元確實應該更貴,但美元少了必然引發資產價格下跌,經濟活力下降,對美國的經濟是個打擊,而美元說白了又是美國經濟給全世界打的白條,所以美國經濟不好,美元的實力也本應下降。

所以貨幣既是商品,也是債務。應該物以稀為貴,但如果一個人開始變窮了,他的欠條本能的也會信用下降。所以相當的複雜,而我們觀察,去年美元對於利率更加敏感,只要一說加息美元就漲,而自打去年底之後,美元就不對加息敏感了,可能是預期太明確了,後面還有9次加息。也就不當回事了。反而美元更關注縮表和加息對於經濟的影響。

那麼有人問了,美聯儲縮表,對我們有什麼影響?這個影響太大了,簡直性命攸關!

我們還是先看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裡面有什麼,央行的資產主要有黃金、外匯、債權等等這些東西,而負債就主要是發行出去的貨幣了。

資產越多貨幣發行也就越多。還是那句話資產和負債必須相等,那麼這幾年央行為什麼發行了那麼多的貨幣呢?說白了就是外匯太多了,外匯儲備一度高達3.8萬億美元,這麼多錢進來在外管局換成人民幣進場,所以央行就得印出相應的人民幣扔進國內,造成了貨幣超發,資產價格膨脹。

人民幣的十年升值路,就是資產價格膨脹的十年,最主要的代表就是房子。

但到了2014年事情改變了,人民幣對外貶值了,外匯儲備開始下降,央行的資產開始減少了,負債也要相應減少,2015年的時候,央行實際上實現了資產負債表的收縮,結果出現了什麼情況,大家可以參考股市。

這是一個巧合嗎?也正是這個時候,我開始看房子的拐點,覺得如果按照事情的發展,房子的資產價格會下跌。但萬萬沒想到,我們2016年出現了一個奇葩的現象,外匯再減少,但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在增加。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說白了就是耍滑頭往粥裡面多兌水,2016年初大量的信貸投放,用債權等資產規模的增加,對沖外匯的減少。這下就壞事了。下半年美元一升值,人民幣就急速貶值。而且國內資產泡沫極具膨脹。企業槓桿增加,居民槓桿增加。外匯大比例流出。

央行資產中的外匯,就是美聯儲的負債,如果美聯儲縮表,那麼美元減少,央行的外匯資產也會下降,所以本應該就是央行也開始縮表,如果拒絕縮表,就會造成2016年這樣的現象,馬上就是資產價格膨脹,然後外匯大比例流出。這事完全不可逆,除非你能影響美國,讓他們不縮表,但這幾乎不可能。

隨著外匯流出,國內的如果央行還不縮表,那就只能是繼續往裡兌水,兌水到最後就是沒有米而全是水,也就成了委內瑞拉。

如果央行也跟隨縮表呢?必然隨著外匯縮減基礎貨幣,就是2015年的情況,資產價格下跌,哪個泡沫大,哪個就跌的狠,因為人民幣說白了就是央行的負債,多印錢的時候說白了就是貴的時候借給你,然後等便宜了還,所以貸款買房的人都發財了,而縮表回收貨幣的時候剛好相反,便宜的時候借給你,等人民幣貴了再讓你還,這就會變得相當的慘烈。

當然我們還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把經濟從低谷拉起來,繼續形成強大的競爭力,從而讓外匯掉頭,從持續流出變成持續流入,跟美國搶資源中勝出。人民幣重新回到對外升值的軌道。也就是所謂的用發展的思路來解決問題。

另外一條路就是儘可能的避免縮表的殺傷力,要賠賠你的,我的錢要先保護好。所以我們看到這幾年其實做的一個事情就是把債務轉移,無論是債轉股,地方債置換,又或者用個人住房按揭置換高風險的開發貸,全是這個思路。

等債務置換的差不多了,用行政手段鎖定流動性,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你成了接盤俠,而且是被捆綁的接盤俠,我們就能踏實縮表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