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社評:中國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勿太糾結

社評:中國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勿太糾結

小評導讀

自從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TP)之後,有關是否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成為領導者的討論始終不絕於耳。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成員在是否邀請加入問題上出現了巨大的矛盾。澳大利亞、秘魯等一些國家希望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而日本則堅決反對成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成員。是否應當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問題,一時之間,成為社會各界廣泛議論的話題。

美國總統川普之所以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道理非常簡單,是因為美國總統歐巴馬為了在經濟上遏制,匆忙加入中小國家倡議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防止制定貿易「規則」,減少在國際貿易領域的「話語權」。

美國總統歐巴馬絲毫不掩飾拒絕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政治願望。這位美國總統天真地以為,只要與日本在太平洋兩岸達成自由貿易協定,那麼,就可以給造成巨大的政治和經濟壓力,迫使不得不祈求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然而美國總統沒有想到,絲毫不理會美國戰略意圖,掉頭向西,通過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充分利用處在歐亞大陸板塊的地理優勢,將自己戰略縱深不斷地向西部歐洲延伸,從而使成為許多國家的貿易夥伴。

不僅如此,採取實際行動,推進東盟國家主導的,由、韓國、印度、日本等國參加的區域性自由貿易區協定談判工作,從而使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遏制的策略沒有產生絲毫的效果。

美國總統特川普上台執政之後,發現美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得不償失,美國在一系列重要領域不得不對外開放,從而讓越南等一些發展家乘虛而入,佔領美國的市場,這對於美國經濟的復甦,解決美國就業問題極為不利。正因為如此,美國總統川普競選期間就宣稱要廢除美國已經加入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果不其然,雖然日本首相趕赴華盛頓,試圖說服美國總統川普繼續留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之中,但是,川普決心已定,美國短期內不可能重新回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之中。這對於澳大利亞等一些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成員而言,是不小的打擊。

澳大利亞之所以公開邀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秘魯總統利用召開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機會,邀請討論亞太地區貿易合作問題,目的都是想要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從而使這個重要的區域性貿易協定起死復生。但是,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由於日本從中作梗,成為跨太平洋合作夥伴關係成員的希望不大。

對於來說,促進國際貿易發展,反對貿易保護主義,是當前對外經貿工作的首要任務。

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拒絕加入旨在促進貿易發展的區域性自由貿易區協定。

之所以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問題上不願意作出明確表態,是因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內容駁雜,其中包含了許多政治內容,部分條款直接針對,因此,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有可能會需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首先,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是相對封閉的區域性自由貿易區協定。

美國主導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談判的時候,專門針對提出了一系列法律條款,這些法律條款所確立的義務短期內無法履行。譬如,關於國有企業管理的問題,由於是一個公有製為主體的國家,國有企業在國際貿易中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如果對國有企業管理和國有企業的治理結構作出特別規定,那麼,有可能會導致許多出口國有企業面臨困境。正因為如此,與其主動伸出脖子任人宰割,不如另闢蹊徑,加快推進區域自由貿易協定談判,解決貿易發展中存在的問題。

其次,到目前為止,日本始終沒有放棄說服美國重新回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努力,如果美國不願意回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那麼,日本有可能和澳大利亞商議共同擔負起領導的責任。

當初日本為了早日簽署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在一些問題上作出巨大的讓步,決定向美國開放市場。假如成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成員國,那麼,日本有可能會向關上大門。除非日本和重新談判,讓付出巨大的代價,否則,成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成員對日本並不十分有利。可以這樣說,只要日本不放棄遏制的戰略企圖,那麼,根本沒有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的必要和可能性。

第三,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對於製造業大國極為不利。

美國總統之所以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就是認為繼續留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中對於振興美國的製造業可能會產生極大的負面影響。當前美國政府正竭盡全力恢復工業經濟,試圖讓美國的鋼鐵廠煙囪重新冒煙,讓美國中部的「鐵鏽」地區重新煥發生機。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既沒有考慮到成員國之間的相互分工,同時也沒有考慮到發達國家與發展家之間的巨大差異,美國只是為了遏制而匆忙簽署這份協定,如果美國繼續留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之中,那麼,有可能會導致美國製造業和美國的市場受到嚴重衝擊。正因為如此,美國總統毅然決然地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正加快工業化的步伐,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可能會面臨類似於美國那樣的窘境。在製造業領域正實現升級換代,不可避免地會與新加坡、日本等發達國家迎面相撞。在擴大出口的過程中必然會與越南、秘魯等發展家競爭,在農產品等領域的比較優勢並不明顯。正因為如此,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只會加劇地區競爭,不會充分發揮的比較優勢,不會促進貿易的發展。正因為如此,沒有必要採取積極有效的措施,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第四,在維護國際經濟秩序方面制定了全新的戰略。

提出的「一帶一路」發展計劃,有利於向西部國家出口商品,倡議設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有利於加快發展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步伐,與俄羅斯、印度、巴西和南非組建的金磚國家銀行,對於南南合作具有非常明顯的促進作用。正全方位地推進全球經貿合作,貿易市場並不局限於太平洋沿岸國家,希望在全球構建更加自由公平的競爭市場。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如果付出巨大努力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那麼,有可能會失去更多。當前的策略是,一方面積極發揮在國際經濟組織的影響力,通過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達自己的意見,另一方面通過簽訂自由貿易區協定、組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絲綢之路基金、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等金融機構實踐自己的戰略構想。無論是在話語權方面還是在主導權方面,都已經取得了明顯成效,在這種情況下,沒有必要為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而低三下四。應當按照既定的方針路線繼續走下去,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在完善國際貿易秩序方面發揮自己的作用。

在現代化建設過程中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

部分國家推行的貿易保護主義,不可能解決他們國內經濟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只能為對外開展貿易提供更多機會。正在以自己的實際行動重新構建公平合理的國際貿易秩序。沒有必要在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問題上耗費時間,也沒有必要在是否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問題上猶豫不定。如果澳大利亞、秘魯等國家邀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那麼,應當毫不猶豫地加入這個區域性自由貿易區協定。反過來,如果日本公開反對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那麼,也沒有必要與日本對著干。

說到底,在自由貿易區建設方面已經取得了許多成功經驗,在促進國際貿易發展方面已經找到了自己的道路。「條條道路通羅馬」,沒有必要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問題上和日本糾纏不清。

已經是一個國際大國,因此,在處理國際事務方面應當「拿得起放得下」。

國家領導人在處理朝鮮半島事務問題上以及國際熱點衝突問題上所表現出來的雄才大略,足以讓的國際地位不斷提升,足以讓人民感到自豪。

當前所面臨的問題是,如何進一步細化已經加入的區域性自由貿易區協定,如何在更高水平上不斷深化合作,從而使自由貿易區協定對貿易發展具有實質上的推動作用。

不謀求顛覆現有國際貿易秩序,但是,如果某些國家閉關自守,奉行貿易保護主義的原則,那麼,一定會以自己的方式,團結絕大多數發展家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國際新秩序

及時跟進中評社更多精彩?

@微博:評論通訊社

入駐/大魚號/企鵝號/百家號/網易號:中評社

或進入中評冬粉讀者討論群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