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是布萊克》真的配的上金棕櫚這個獎項嗎

《我是布萊克》真的配的上金棕櫚這個獎項嗎

戛納國際電影節是當今世界最具影響力、最頂尖的國際電影節之一。一般在戛納國際電影節上能夠獲得獎項的電影都是大家喜歡的,能讓大家心服口服的。但是在去年的戛納國際電影節上,金棕櫚獎項的頒發卻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因為這個獎項頒發給了肯·洛奇的《我是布萊克》。

當評審團主席喬治·米勒宣布這個消息的時候,立即引起了在場媒體不小的爭議。法國著名雜誌《電影手冊》官方推特發布了一條消息直接把矛頭對準了評委:

這屆質量相當高的主競賽單元被一群眼瞎的評委毀了。那麼,這部《我是布萊克》真的配不上這個獎項嗎?我覺得,既然能把金棕櫚獎頒給《我是布萊克》,就證明這部電影絕對有他的過人之處。

《我是布萊克》

豆瓣評分8.0(4238人評價),好於70%的劇情片。《好萊塢報道者》評價它——該片打破人們對那些領救濟金人們的偏見,直白地刻畫出社會底層人物在生活中的掙扎。

本片的主角名叫布萊克。一個59歲的老木匠。他正直、勤奮,看上去有些「多管閑事」。看到鄰居家的垃圾經常堆在門口,他要管,告訴鄰居的黑人小伙「你的垃圾要及時的扔下去」。

看到有人把寵物狗帶到草坪上拉屎不清理,他要管,警告對方「如果你再不清理的話,我就把狗屎抹在你的臉上」。

看到這的時候,是不是感覺很熟悉。沒錯,阿布在看到這裡的時候,就想到了《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中的那個刻板固執的瑞典老頭歐維。

我以為這部電影也會按照那樣的套路往下繼續。但是後來才發現,布萊克的命運比歐維差很多。布萊克沒有妻子,沒有孩子,更不幸的是,59歲的他心臟開始出現很嚴重的問題。由於心臟的問題,他不得不停止工作,申請社會救濟。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讓人覺得有些搞笑了。布萊克因為心臟的原因不能工作,所以他需要申請的是就業補助,這是一項為那些因為身體原因不能工作的人發放的補助資金。想要領取到就業補助,那麼布萊克就需要向他們證明他無法參加工作。影片開頭出現的對話,就是布萊克想要領到補助需要回答的問題。你能獨立行走超過50米嗎?你能把手舉到上衣口袋的位置嗎?你能把雙手舉到你戴帽子的高度嗎?你可以自己戴帽子嗎?你能按電話按鈕嗎?你自己可以設置鬧鐘嗎?

當對方確認布萊克可以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們駁回了他的申請書。看到這些問題的時候,不僅布萊克內心開始厭煩,看著這部電影的我都開始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因為心臟問題而被告之不能工作的人要回答這些問題。不管怎樣,布萊克的申請被拒絕了。於是,他不得不向政府申請另外一種補助——失業補助。尷尬的是,他要向有關部門證明自己真的認真地找過工作,沒有人雇傭他,所以他才會選擇申請失業補助金。所以,片中才會出現那滑稽的一幕:布萊克因為心臟問題不能去工作,但是為了領取失業補助,他卻要四處去求職,等有公司雇傭他的時候,他卻不能上班,還被僱主當成了騙子。

布萊克陷入了一個制度上的死循環。而造成這些問題的根源,就是英國繁瑣的規則和制度。我們很難想到,英國這樣的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在福利制度上有這麼多的繁瑣生硬的步驟。但是我們仔細想一下就會明白這些問題的出現,就是因為國家制度的完善造成的。一個國家發展到一定地步之後,他的各項制度也會快速的進行修改。每次的修改都會把制度修改的更加繁瑣。隔壁的黑人小伙有一句話說的再合適不過了。

讓市民流落街頭就是那些人的策略。

雖說這句話難聽,但是這些制度對於那些急需幫助的人確實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在歐美那些發達的國家,你可以看到他們繁華的街頭上仍然有很多的乞丐。最開始阿布認為,這些乞丐都是遊手好閒混吃等死的那種人。但是在看過這部電影之後,我才知道,很多人都是被所謂的越來越完整的制度逼得不得不乞討。在這些人里,有很多都是像布萊克這樣正直、勤奮的人,他們不會用電腦,他們不懂那些看起來像外星文字一樣的規章制度。所以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拒絕而無可奈何。和布萊克有同樣遭遇的還有從倫敦搬過來的雷切爾,一個帶著兩個孩子的單身母親。

布萊克是在失業補助部門遇到的雷切爾。雷切爾因為不熟悉這裡的環境坐錯了公交遲到了幾分鐘就被失業補助部門列為了制裁對象。結果就是,將來給她發放的補助金會被削減40%。雷切爾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開始跟相關人員理論,得到的結果卻是被保安請出了門。此時的她身無分文,但是兩個孩子明天就要入學,她急切的需要一筆孩子們的入學費。看完這部電影,阿布才知道,原來在英國這種發達國家也有這麼多的衣食難保的家庭。本片的導演肯·洛奇曾經說過一句話——

我不會拍那些人們想看的電影,我想拍的是人們需要看的電影。導演想讓我們從這部電影中看到的,就是所謂的英國美麗的外衣下那具千瘡百孔的身體。我們很難想象,在英國這樣老牌的資本主義國家。會有像雷切爾這樣的單身母親會在超市偷東西,而且偷的不是名貴品,只是日常所需的衛生巾、除臭劑等,理由就是她根本沒錢買這些。

我們很難想象,英國的流浪者食物領取處會排著那麼長的隊伍,雷切爾會餓到在食物領取處直接拿起罐頭當著眾人的面用手抓著吃。

我們很難想象,雷切爾僅僅是因為想為兩個孩子買一些水果,想為女兒買一雙鞋子而出賣肉體。

幸好,在布萊克的幫助下,雷切爾的生活回到了正軌。在影片的最後,雷切爾和布萊克一起來到補助中心,布萊克準備上訴,繼續申請補助。這次,律師告訴他,他的勝率很高。如果導演真的給故事設定一個美好的結局,讓布萊克打贏官司,成功領到救濟金。那麼,他就真的配不上金棕櫚大獎了。幸好,導演選了個更偏於現實的結局給了布萊克。肯·洛奇的這部電影,就像一顆炸彈一樣,扔進了英國金碧輝煌的政府大樓。

讓他們看到,他們每天鼓吹的美好生活是什麼樣子。

不僅是在英國,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每天都會發生這樣的事。

感謝肯·洛奇,這個一直關注著底層人民生活狀態的導演。

是他,讓我們看到了底層人民的掙扎與無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