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美媒探訪鄭州富士康:iPhone之城是咋塑造起來的

美媒探訪鄭州富士康:iPhone之城是咋塑造起來的

7月4日消息,華爾街日報撰文講述iPhone如何塑造了的一座城市。過往主要發展農業的鄭州如今有25萬人在當地的富士康工廠工作,裝配蘋果的智能手機。該iPhone之城也幫助成為全球電子供應鏈的中心。

富士康鄭州工廠工人

以下是文章主要內容:

農民張海林(Zhang Hailin音譯)清楚記得2010年的一天:他看到直升飛機在鄭州的玉米和小麥田地上空飛行,在某些地點上盤旋拋下氣球狀的標示物。

「3天後,100輛推土機出現。」張海林說。

iPhone 之城

iPhone要來了,沒過多久,位於鄭州邊緣的一個新工業城鎮要變成「iPhone之城」。

在之後的幾個月里,四四方方的米色工廠建築拔地而起,輸電線路部署到位,載滿工人的公車開始奔向富士康科技集團。該公司是蘋果智能手機的主要代工廠商。

一年後,富士康的億萬富翁董事長郭台銘表示,該大型iPhone工廠有10萬名工人。現在,富士康方面稱該工廠的員工數量已經達到25萬左右,相當於威斯康辛州首府麥迪遜的總人口。

分析師們估計,富士康每年生產1.5億台iPhone,以及2000萬台iPad和其它的電子設備。富士康稱,它在和其它地區共有100萬名員工。

隨著蘋果積極地將產品的裝配生產工作外包給位於各個城市的工廠,iPhone誕生十年以來的巨大成功讓一躍成為全球電子供應鏈的中心。

政府鼓勵高科技製造業的爆發,因為領導們尋求讓國內工廠從塑料玩具和服裝生產上升到價值鏈更高的位置。這一轉變改變了數百萬人的生活,帶來了大量受歡迎的工作崗位,同時也招致了部分工人對各種問題的不滿,比如重複性勞動、嚴苛的工作規定、工廠宿舍過於擁擠等等。

iPhone在全球範圍的成功讓蘋果和它的供應商受到了外界更多的監督。該加州庫比蒂諾公司表示,它要求富士康和其它的供應商用「行業最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它說,它已經給1200萬名工人提供了勞工權利方面的教育,確保工人每周的工作時間不超過48個小時,同時提供職業發展和個人發展方面的課程。蘋果發言人在聲明中稱,「我們要求我們的供應商達到跟我們一樣的管理標準:他們必須要給予每一個人尊嚴和尊重。」該公司還表示,其供應商的工資和工作環境在過去5年裡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

2010年,在富士康位於深圳的iPhone主要生產工廠接連發生多起工人跳樓事件之後,該公司選擇在鄭州設廠。富士康在回應華爾街日報提出的問題時指出,選擇鄭州是出於多個因素的考慮,其中包括該城市離工人的家鄉比較近,有相配的基礎設施和交通設施。

富士康在聲明中表示,「鄭州實行利商政策,同時持續不斷地投資建設配套基礎設施來支持製造業,因此它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業務經營地點。」

公司城鎮

跟一個世紀前的美國公司城鎮一樣——伊利諾伊州普爾曼、賓夕法尼亞州的赫爾希鎮和亨利·福特(Henry Ford)的底特律——iPhone之城主要圍繞一款產品運轉,它主要依靠那一款產品來創造財富。

在iPhone之城,購物中心、餐館和卡拉OK場所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很好地迎合了富士康工人們的日常生活需求。當中有的商鋪是前富士康員工開設的。政府數據顯示,鄭州所在的河南省的電子產品出口量猛然上漲。該貧窮的省份有9400萬人口。

政府官員對iPhone表示歡迎:的政府高層批准了一個國家級的特別貿易區,河南省也大力投入資源建設iPhone支撐。

在去年秋季iPhone 7生產繁忙期間,在富士康人手不足之時,國有的煤炭公司伸出援手,向富士康出借了一些工人。根據政府在網上發布的公告,過去幾年裡,河南省向地方政府發放招工配額,聲明他們需要給富士康帶來多少工人。

為了給今年秋季上市的下一代iPhone的產能大幅擴大工作做準備,招聘人員最近走訪多個村落,到處發出招聘公告,招聘更多的工人。

「政府在幫助我們達到我們的招工要求上提供了幫助,但招聘和培訓新員工相關的成本全都由富士康自己來承擔。」該公司說道。

富士康工人在淡季每月的工資約為1900元人民幣(約合278美元),而旺季產能擴大的時候,算上加班費,他們每月的工資超過4000元人民幣。他們的收入水平不算高,但比起以前在村裡做農民的時候,很多人的生活都變得更優裕了。對於那些工人來說,iPhone太過昂貴了,因此很多人都是購買比較便宜的國產品牌智能手機。

當前的隱憂

現年28歲的袁艷玲(Yuan Yanling音譯)說,她曾在iPhone裝配線上三進三出,每次出現待遇更好或者更有趣的工作,她就會辭職。去年11月,她開始在富士康工廠附近的商場賣化妝品。

「我們的顧客幾乎全都是富士康員工。」袁艷玲說。她現在跟在富士康工作的丈夫和兩個孩子一起住在一間租來的單房公寓里。

袁艷玲在公寓大樓的一些鄰居則過得沒那麼如意,有的在土地開發期間遷走的鄰居抱怨土地補償費少。鄭州當地政府稱,他們的土地補償費是根據國家標準得出來的。

2013年,農民肖馬來抗議其位於富士康項目建設核心區的二層小樓被強拆,得罪了鄭州市航空港區濱河辦事處拆遷辦的人。據稱,後來拆遷辦雇一位工業園員工和其他村民用鋼管猛擊肖馬來的頭部,致其死亡。有6名涉案人員因此被拘捕。

蘋果發言人稱,「我們此前並不知道肖馬來慘死,也不知道具體的情況。」

其他的當地農民則稱,土地補償費比他們耕種小麥玉米一輩子能夠賺的錢還要多。2010年看見直升飛機拋下標示物的張海林用部分補償費購買了兩套房子。他說,他去掃街都比干農活賺得多。他的妻子和兒子都在富士康工作。

不過,鄭州正瀰漫著不安的情緒,人們十分擔憂富士康或者蘋果還需要iPhone之城多長時間。去年iPhone銷量呈現下降,為2007年推出以來的首次。據知情人士透露,去年iPhone生產低迷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曾詢問郭台銘iPhone生產今年會上升還是下降。

富士康方面表示,它已經購買了它在鄭州所使用的80%的建築,其餘的則是租賃使用,未來它將繼續在當地進行投資。

河南省經濟學教授史浦(Shi Pu音譯)指出,不管怎麼樣,政府官員都認為iPhone工廠值得投資建設。「富士康幫助培訓了數十萬河南人,他們能夠用那些技能去做其它的工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