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親愛的,我想和你好好吵一架

親愛的,我想和你好好吵一架

有一次我見了一位心理諮詢師朋友,他告訴我,他和女朋友吵架了。 我覺得很奇怪,你自己是干心理諮詢行業的,照理最懂女性的心理,怎麼還能吵起來? 他說了一句讓我驚掉下巴的話:「就是因為太了解心理,太會分析和講道理,惹她生氣了。」 他問我:「人有時候是不是也不能太理性?」 我說:「恐怕是的,理性不是萬能的。」 他們兩個吵架,畫風是這樣的: 每次女朋友開始指責他,他就balabala一堆分析,說她哪裡哪裡不對,還會分別從情緒管理、自我調控力、性格缺陷、原生家庭影響等諸多方面去分析他的女朋友。 幾次吵架,她女朋友一發火,就被他的太極給打回去了。他們有很多次好好吵架的機會,但愣是沒吵起來。 我朋友告訴我,最後她女朋友火了,直接吼了一句:「你別給我裝了!分析個屁!好好吵架不行啊!」 他一直沒想通一點,自己到底哪裡錯了。

「你的確太裝了。」這是我和我朋友說的原話。 為什麼這樣說? 當她試圖表達憤怒時,她真正需要的是平等的交流;當她試圖表達不滿時,她真正需要的是你來撫平內心的創傷。 她不需要道理,因為她本來就懂道理;她不需要說教,因為她不需要老師。女朋友已經放開架勢準備和你一對一單挑好好吵一架了,你卻開始扮演起心理導師來了。 她跟你吵的是一些柴米油鹽的事情,你和她談情緒管理、談自控力、談性格因子,還談榮格的人格分析理論。 知道的,以為你們是小情侶吵架,不知道的,以為你們在開一對一線上講堂。 裝的感覺從何而來? 主要是他受職業思維影響太重,當衝突來臨時,吵架雙方理應是平等的,但他偏要高他女友一等,以一個專家的姿態和她說話。 本來下班以後就是小夫妻好好吵架的時間,吵雞毛蒜皮,吵柴米油,而他又默默披上心理諮詢師的衣服,企圖用說教去征服對方。 看上去是在理性分析,實則是企圖站在道德高地上的批判和透視。對情侶而言,這種行為不妥,一是因為不禮貌,二是間接破壞親密關係。 女性和男性吵架,本質上還是渴望與男性恢復親密關係的。但男性永遠也不會明白,當他們理性地面對吵架這件事時,實則是在抗拒與後退。這個行為的潛在語言是:抱歉,我不想和你親密。 我的那位諮詢師朋友屬於理性派,一般和理性派很難吵起來。他們不會和你吵,只會和你BB個沒完。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壓抑派,也吵不起來。彼此都善於冷戰,心裡不開心也不明講,表面上用笑容掩飾,實則內心早就快火山爆發了。兩個人都皮笑肉不笑,搞得家裡陰陽怪氣的。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說的就是他們。

我身邊有一對情侶朋友,一個金牛座一個天蠍座,倆人都超級悶騷,也都覺得自己賊有Bigger,素質高,從來不屑吵架,都擅長冷戰,從不正面進攻。但是一旦正面吵起來,那真是天崩地裂,天塌地陷。 所有的積怨都在平時慢慢累積,就像越積越多的灰塵,最終成為一個大塊的灰色棉團。 他們不明白,每個人在日常生活中都需要出口:壞情緒的出口、負能量的出口、黑暗面的出口……出口要是堵上,內部環境便無法正常代謝,心理上極其容易失衡。 吵架,其實就是那個最好的出口。 《最完美的離婚》是近幾年我最愛的一部日劇。男女主角在前期還會拌拌嘴、吵吵架。到後面,女主對男主心灰意冷時,反而都懶得吵了,用那種刻意堆砌的笑容對男主說:「我們離婚吧,我要搬出去住了。」 吵架是一種親密關係的訊號,證明我仍舊把你當作我在乎的那一半。真正絕望的是,兩個人待在一個屋子裡,空氣陷入寂靜,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彼此都有一絲絲挽回的心意,但早已鬧得筋疲力盡,唯一的答案就是分手。 會吵架的人,其實很勇敢。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們還有勇氣直視感情的裂縫,他們參與著、感受著、投入著。 不吵架的人,時常怯弱。他們往往誤以為自己是平息戰火的那個人,但逃避主義只會引起日後更大更猛烈的衝突。他們不敢吵,因為他們拒絕參與,他們用理性作為冷眼旁觀的完美借口。 當我的那位諮詢師朋友真正懂得放下身段去好好吵一架時,他和女友的感情竟然有修復的傾向。 他終於懂得參與和投入了。他不再用諮詢師的身份來武裝自己,去透視和分析女友。他開始真正以一個男友的身份去和女友溝通,以一種平等的姿態。他不再用那些理性的術語和措辭,他變得像一個剝離一切身份標識的普通男人。 以感性回應感性,以真誠回應真誠。吵架不會毀掉你的感情,但逃避會,躲閃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