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輿情丨上廣深等7城「叫停」投放共享單車,北京跟不跟?

輿情丨上廣深等7城「叫停」投放共享單車,北京跟不跟?

近日,上海、杭州、廣州、深圳等多個城市相繼宣布,禁止新增共享腳踏車新車投放。如今,共享腳踏車正在全國、甚至世界迅速擴張,突然遭到多個地方政府一起「叫停」,許多網友不由提出質疑:共享腳踏車是否遭到了「打壓」?我們今後還能繼續享受共享腳踏車帶來的便利嗎?

北京呼家樓捷運站附近五顏六色的共享腳踏車(攝影:朱傳戈)

共享腳踏車泛濫成災 7城緊急「叫停」投放

據交通運輸部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7月,共享腳踏車累計投放超1600萬輛。共享腳踏車「泛濫成災」,杭州、福州、鄭州、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多個城市近日忍不住對新車投放按下了「暫停鍵」。

7月27日,鄭州市管理部門將對共享腳踏車數量進行控制,要求各腳踏車企業維持現狀,暫停在鄭州市增量投放腳踏車。8月3日,南京市交通運輸局、公安局、城管局聯合發出要求,即日起至年底前為過渡期,期間各運營企業暫停投放新車,所有的存量共享腳踏車都要上牌。

8月18日,上海市交通委向各共享腳踏車企業發布告知書,要求即日起暫停在上海新增投放車輛,一旦發現,將作為嚴重失信行為納入企業徵信檔案。8月22日,廣州市交委也提出要求,共享腳踏車企業應避免無序競爭,近期暫停新車投放,重點提升現場管理水平,避免影響行人和車輛通行。

截至各城市叫停的時間節點統計,上海目前有150萬輛共享腳踏車,是半年前的三倍、去年底的六倍。廣州也有超過70萬輛共享腳踏車,鄭州有39萬輛,杭州有將近42萬輛,南京超過45萬輛。

不少上海市民表示,共享腳踏車造成了資源浪費,很多腳踏車被當做垃圾堆在一起,很多地區的行人加起來沒有車子多。

摩拜與OFO回應:配合政府工作 把市中心的車向郊區分散

那麼,共享腳踏車企業對於監管部門的舉措是如何回應的呢?摩拜腳踏車表示,將積極擁護和全力支持各地主管部門要求,把以往負責車輛投放的人員轉到清運調度隊伍。摩拜腳踏車公關負責人曹國星說不再新增投放,主要把工作重點做到維護、運營和秩序管理。

另一家共享腳踏車企業ofo也表示會配合政府工作,將停止所有新增車輛投放,將增加調度車和重點區域的運營維護人員,按要求把市中心的車向郊區分散。

維護「小黃車」的工作人員(攝影:朱傳戈)

調查顯示:近9成網友認為北京應暫停投放共享腳踏車

上海廣州深圳等地「叫停」共享腳踏車新車投放的消息傳出后,北京的網友也坐不住了。許多網友發微博抱怨:「北京的共享腳踏車分配不均,有的地方太多,有的地方卻不夠用」,「市中心地區共享腳踏車都成災了,但是在郊區找個小藍車比找女朋友還要難」。

近日,微博知名博主@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兒發起了「北京該不該暫停投放共享腳踏車」的投票。近90%的網友表示,共享腳踏車「越來越多越來越亂,別再投放了」。僅有11%的網友認為,共享腳踏車應該「越多越好」。

小董是共享腳踏車「騎行大軍」中的一員。她說:「我每天都會騎共享腳踏車上下班,一般是騎到東三環外的八王墳公車站坐公交。雖然共享腳踏車給我帶來了便利,但是我也贊成暫停新腳踏車的投放。因為每次下班騎車到八王墳,那裡都停著密密麻麻的好幾層共享腳踏車,好多次甚至擠佔了車行道,讓公車沒辦法順利通行。而且那個公交站全是開往通州或者燕郊的車,都是遠途,停在那裡的共享腳踏車的使用率應該不會太高,這是一種浪費。」

業內人士:暫停投放不意味著共享腳踏車遭打壓

一些業內人士認為,多地暫停共享腳踏車新車投放,並不意味著共享腳踏車遭遇打壓,而是進入了發展新階段。接下來,共享腳踏車的主要任務是瞄準車輛使用情況,用技術手段解決亂停亂放問題,讓共享腳踏車真正為人們的綠色出行發揮作用。

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洪道德教授認為,各地相關政府部門暫停繼續投放共享腳踏車的措施既是必要也是適時的。在城市推行共享腳踏車惠民政策是為了促進綠色出行,如果車輛總數遠遠超出需要,或者在城市核心區域、輻射區域、遠郊區域嚴重分佈不均,那麼就不僅造成資源浪費,同時還會形成新的污染源。對共享腳踏車的使用、停放、回收等各方面如果不能科學有效管理,不僅達不到綠色出行的目的,甚至會影響到方便出行。

洪道德指出,北京的共享腳踏車比較突出的問題是存放混亂,既有管理人員不足和管理手段落後的原因,也有部分使用者缺乏參與維護公共秩序自覺性的原因,更有共享腳踏車比較集中的地點(例如捷運口、公車站附近)沒有足夠空間放置腳踏車的原因,這些問題應當引起重視。有必要在現有腳踏車存量基礎上,解決管理不善、地方不足等問題,促進共享腳踏車制度有序健康發展。

不過,也有專家指出,暫停共享腳踏車投放只是「頭疼醫頭」,不能治本。

武漢大學城市設計系主任魏偉表示,「看似是共享腳踏車問題,其實是城市空間布局的思路問題。」共享經濟的特殊性在於,產品本身的生產運營是商業化的,但使用的道路等空間是公共性的,而且這種使用力度前所未有。因此,對待普通商品的管理方法,顯然不適用於共享經濟。

「共享經濟的紅火,從另一個角度說,恰好反映了政府在提供公共產品上的缺位。」魏偉說,共享經濟時代,政府必須在城市規劃建設、管理中轉變觀念、思維,注重公共設施和公共空間的完善,居民基本生活需求要用步行化、就近化來解決。

魏偉建議,政府要將短途出行(以步行為主)和中長途出行(依靠公共交通、軌道交通等出行)作為根本出發點,而不是讓共享腳踏車成為主要接駁工具。「短途出行和中長途出行成熟完善了,腳踏車的使用就不再像目前這樣全民參與,而是部分人群使用。」

推薦閱讀

「奪命火鍋」迷案背後

200瓶農藥造成的飲水危機

普法丨男性被性侵法律上如何認定?法律專家:目前只能認定為猥褻

民主與法制社是由法學會主管的中央級新聞事業單位,擁有《民主與法制》周刊、《民主與法制時報》、民主與法制網、民主與法制移動新聞客戶端等權威法制媒體。「兵馬司63號」是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原創報道的有聲新聞和新聞評論。由新媒體部負責運營。

兵馬司63號:bingmasi63

投稿合作郵箱:mzyfzapp@126.com

長按識別 二維碼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