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90后已經中年了?這樣想一點都不90后

90后已經中年了?這樣想一點都不90后

沒有一點點防備,似乎所有的90后都在一夜之間感覺到了被冒犯——

聯合國的一條微博刷屏,因為發布了「青年」的定義:15歲到24歲,也就是說,1992年出生的人已經被劃分到中年人行列。

90后已步入中年

當90后忙著否認、不屑、傲嬌,00后用著一種「年輕即正義」的口吻說道:這個沒毛病,你們本來一直就很像中年人。最不能理解的是,90后阿姨們到底為什麼要自稱寶寶?

好吧。「中年危機」這個曾經還很遙遠的詞,忽然就殺到了90后的面前。

提前到來的中年

在過去的話語體系中,一個典型的中年人應該是這樣的:40歲左右,至少是個中產,上有老下有小,或啤酒肚微凸,或世故深沉,面臨著人生中事業、健康、家庭婚姻等各種關卡和危機。

早年間,馮小剛便在《非誠勿擾》系列電影里展示過中年男性的群像。編劇王朔還提供了試婚、離婚典禮和人生告別會三大絕招,張弛有度的顯現自己的中年危機與聰明勁兒。

而到了徐崢的囧途三部曲中,徐崢飾演的有錢有閑的所謂成功人士,在王寶強底層屌絲的角色面前優越氣場二米八,在貌美賢惠的太太和念念不忘的初戀之間輾轉游移,道盡中年男人那點心事。

徐崢《港囧》劇照

這些被標籤化的中年危機形象似乎與90后毫無關聯。「90后的中年人」今年至多27歲,離開校園也就幾年的光景,年齡本不該成為他們的痛點。

但在不經意間,95后、00后已經接過了「年輕人」的旗幟。他們是比90后更純粹的互聯網原住民,他們的表達方式比90后更能引領中文互聯網的流行趨勢。當90后不厭其煩地重複「嚇死寶寶了」,00后們弔詭地拋來一個鄙視的表情。90后回頭一看,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起已經懸在了半空中。

真實的焦慮與不甘

或許更值得思考的是,為什麼「90后中年人」成為了一觸即發的敏感詞?這是不是多少說明,雖然中年未至,但90后們的中年危機已經提前殺到?

誠如我們所見,社交網路上每一次關於「90后中年人」的討論,除了調侃、傲嬌、自嘲之外,都混合著90后們真實的焦慮和不甘。

當90后遇上中年危機,卻是與日漸增長的年齡不成正比的工作資歷。當有人把掙一個億當成小目標時,更多的人還在為一份錢少事多的工作,在過勞肥、應酬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他們一邊假裝自己對職場規則深以為然,一邊感慨自己本不應該屬於這片被污染了的水域。抬頭一看,職場天花板已經清晰可見,知識更新換代太快,小鮮肉們除了有著更年輕的面孔,還有更與時俱進的知識儲備。華為集中清理34歲以上員工的傳言、獵頭稱我們不獵40+歲的人,讓人在唏噓兔死狐悲之時,也為自己的明天深感憂慮。

90后也有職場天花板

焦慮還來自於,買房心有餘,首付力不足。二十年前,羅振宇站在北京西單的天橋上,對著下面車水馬龍的長安街高喊:北京我來了,我一定可以在北京擁有自己的事業,自己的房產,自己的家庭。二十年過去了,有多少90后還能保有這份底氣?當90后們偶爾在朋友圈裡多愁善感一番,00后們只覺得你們渾身上下散發著濃濃的中年不得志的low感。

更大的壓力來自無處不在的規訓。在傳統的價值觀中,年齡與人生的標誌性事件是一一對應的。一旦到了某個臨界點,結婚、生子、回歸家庭,必須按部就班。但在這個時代,晚婚晚育甚至不婚是很多人的選擇,二十七八歲還想出國進修的也大有人在,無奈老一輩人的價值觀巋然不動,依然執著於定義「什麼才是正常人生該有的樣子」以及「什麼年齡就該幹什麼事」。當趙雷《三十歲的女人》刷爆朋友圈,90后們只覺得心好累。

所謂的中年危機,可以理解為一種來自於自我認知、家庭和社會的壓力集合體。即便還沒有陷入中年生活的旋渦,但你曾害怕的關於中年生活的一切清晰地呈現在眼前。而最令人恐懼的,是你已經不再確定自己還能像當初那般奮力抵抗,而是成功地說服自己,默默做好準備全面迎接「中年」的到來:狹隘、自大、拒絕新鮮事物、終於成為一個符合主流價值觀的人。

「中年人」有那麼可怕嗎?

站在「中年」的路口,所有試圖突圍的努力往往會走向兩個截然相反的方向,要麼墮落成一碗讓人說教的毒雞湯,要麼膨脹成一管讓人重回青春的雞血。

當你接受了這個世界的無常,同時也就接受自己的無能為力,你甚至都懶得再做內心思想鬥爭,那乾脆就這樣吧。這可能是中年危機晚期的最顯著癥狀。

當你不那麼慌張了,看著自己能用成年人的思維處理好工作和生活,成熟但不世故,穩重但不缺乏生活情趣,當一個精神充沛又閃亮動人的中年人,不也挺好。成年人的生活,沒有容易二字。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你可以選擇,是讓危機感壓倒你,還是讓它指引你。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