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要的是馬,宋人卻將騾子送去濫竽充數,欺負女真人眼瞎啊?

要的是馬,宋人卻將騾子送去濫竽充數,欺負女真人眼瞎啊?

靖康元年冬,汴梁城失守,女真人並沒有急著入城,而是反客為主,修復被他們攻城時破壞了的樓櫓等物,轉而將二百餘萬大宋軍民困在了汴梁城中。

擔心欽宗突圍跑路,金人移文開封府,索良馬萬匹。開封府的官員哪裡敢推天阻四,立刻奉令行事。

世人皆知,軍事始終是兩宋的政治短板,而宋的軍力不振與馬匹的缺少有極大幹系。名畫《清明上河圖》是北宋末年汴梁城的寫真,畫中有毛驢,有牛、有豬,但就是不見有馬。女真人索要良馬萬匹,根本就是獅子大開口。事實如此,但沒有一個官吏敢去向女真人如實反應。

但如今女真大爺的一句話遠比趙桓聖旨還管用,趙官家對金人須索無不允從,作為臣子如果違抗或者推諉,豈不是自尋無趣。非常時期,一切意志以金人意志為意志,至於名節、忠貞,全是扯淡,明哲保身才最為要緊。欽宗皇帝都答應割讓黃河以北地土了,又怎麼會在意區區萬匹良馬?於是,開封府官員張榜通衢,除官家的御馬之外,統統上繳,如果敢有私匿者,全家并行軍法,殺無赦!

開封府官吏作威作福久了,習慣了頤指氣使,高高在上,現在女真人大軍屯於城外,立於城頭,顯然比他們又高出了許多,於是抬頭作謙卑恭順的奴才相,而一扭身對待同胞就凶相畢露,一副殺氣騰騰的嘴臉。

恭敬不如從命,但凡是金人大爺要的,莫說是汴梁城中的良馬,就是玉皇老兒的天馬,他們也會絞盡腦汁先把「弼馬溫」拿下的。

雖然畏懼金人,但是官家的顏面還是要存幾分的。退一萬步講,如果把城中良馬盡數搜盡,仍缺那麼三匹兩匹的,那時候官家定會主動忍痛割愛的。

開封府官吏迅速行動了起來,女真人交待的事情必須堅決完成。這時候,城中百姓的溫飽都已經成了問題,如果動作遲緩,那些馬匹勢必會被宰殺用以裹腹。

官家御馬不能動,宰執、郎官這些朝中重臣就沒有必要那麼客氣了,每戶可以留一匹自用,其餘悉數牽走。

開封府官員都是幹吏,深知小民貪利的天性,於是傳令,准許小民告發,但凡坐實,賞錢三千貫。這些冗吏們一旦工作起來,集體智慧迸發,效率還是極高的。城中馬匹被收羅集中起來,竟得良馬七千餘匹。然後交由禁軍控馭著徑直送至金人軍前,然後徒步回城。

金人索取馬匹是釜底抽薪,不外是擔心趙桓跑路,沒有了馬,宋人單憑兩條腿如何能跑的過女真人鐵騎?

女真人與開封府官吏的沆瀣一氣,令許多習慣了騎馬上朝的官員手足無措。無奈之下退而求其次找匹健騾騎,哪知道汴梁城中的騾子也被開封府「濫竽充數」作良馬交給了金人。

女真人會傻傻分不清馬與騾子的區別?開封府官員膽太肥了!奇怪的是,女真人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難得的沒有和宋人較真。

開封府官員這一次,居然是僥倖過關。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