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深圳酷炫職業盤點

深圳酷炫職業盤點

年輕是深圳最為重要的城市氣質之一。平均年齡34歲,14-35歲人口比例超五成。因為年輕人,這座城市被賦予了明亮多樣的活力色彩。年輕人的彙集,意味著更多職業,更多選擇,更多時尚酷炫、講求個性的職業也由此衍生。

實習生 吳靖雯 余津津 許儀 羅衍琳

編輯 | 王炳乾

編者按

年輕是深圳最為重要的城市氣質之一。

平均年齡34歲,14-35歲人口比例超五成。因為年輕人,這座城市被賦予了明亮多樣的活力色彩。

年輕人的彙集,意味著更多職業,更多選擇,更多時尚酷炫、講求個性的職業也由此衍生。

作為「無人機之都」,隨著新產品的不斷開發和應用,無人機「飛手」和相關培訓需求旺盛,無人機培訓師應運而生;當唐恆芳在做整理衣櫥的工作時,她不僅要運用到空間美感知識,同時也需兼顧自己所服務對象的家庭關係及環境;而作為一名氣味評價師的敏銳嗅覺,不僅來自天賦,也來自訓練;潛水教練孫子童則是在探尋已知領域裡的未知疆界,為海洋的長遠發展行動。

在這些職業的背後,這些年輕人並沒有為此感到有什麼與眾不同,他們先是從心底產生熱愛,覺得這份工作有意思,才投入進去,經歷時間的磨練,花心思把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出色——這與每一個尊重自己職業的人選擇相同。

展現個性的只是工作的內容,也正因其內容個性,他們的工作顯現出強大的創造性與特異性。這些年輕人在一個包容開放、鼓勵創新的空間里,得以發揮所長。

毫無疑問,這些職業,正持續創造著社會價值。

氣味評價師

一聞便知濃度等級,每天最多聞10次

胡振龍坐在一個類似公共電話亭的隔間中,拿起一瓶溶液,打開一個小口,用手在瓶口輕輕扇動,使少量氣體飄進鼻孔。他在用鼻子對氣味強度和舒適度進行嗅辨。

胡振龍是深圳市信測標準技術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位「氣味評價師」,他的任務是靠鼻子來嗅辨汽車內表皮、塑料、橡膠等相關材料是否達標。只有車內空氣和材料達標,該汽車才能進行批量生產。

為何不直接用機器來檢測?胡振龍告訴記者,很多產品即使各項數據達標也會產生令人不適的味道,「氣味評價師」直接對材料進行嗅辨以改善車內空氣,增加人體舒適度。

每次的嗅辨任務由3~5人的小組完成,每個人在隔間內獨立對氣體進行評價,互不干擾。實驗室除了要無異味、無灰塵外,還要保證25℃的室溫和50%的濕度。

作為「氣味評價師」,則要保證不抽煙,不喝酒,沒有鼻炎,在飲食上要少吃刺激性的食物。實驗前半小時不能進食,實驗時不能抹化妝品和噴香水,穿皮鞋的不能擦鞋油,感冒了要暫時換一名「氣味評價師」代替。

「氣味評價師」每天聞「臭味」,身體會不會有影響?「我們每天的實驗次數有限,所聞的氣體量在人體肝臟正常代謝限度內,所以其實沒有不良影響。」胡振龍說,不過,出於對人體的保護和實驗結果準確度的考慮,他們每個人一天只做不超過10次氣味評價。

「氣味評價師」靈敏的鼻子並不都是天生的。胡振龍坦言,先天有一定的因素,在進行篩選時他們需要準確辨別出兩張紙中哪一張是沾有淡化學試劑的,並準確分辨出花香、汗臭、甜鍋巴氣味、成熟水果香和糞臭這5種氣體。但更多是靠後天的培訓來達到要求。「1~3個月的培訓之後我們基本就可以準確識別某種氣味的濃度等級。」

在他們公司,目前共有8位這樣的「氣味評價師」。

氣味評價師的任務是靠鼻子來嗅辨汽車內表皮、塑料、橡膠等相關材料是否達標。

二次元娃娃「妝娘」

沉心靜氣創造美,受二次元迷們熱捧

大多數人提起「妝師」時,都會下意識地認為是為人做造型的化妝師,但隨著國內二次元經濟的發展,衍生出了一種新的職業,這個職業就是專門為人形娃娃化妝的妝師,也可以被稱之為「妝娘」。這些人形娃娃的原型大多來自於漫畫、遊戲等二次元產業,五官精緻,造型唯美,受到許多二次元迷們的熱捧。

一個普通的格子間,一台液晶台式電腦,除了上面擺滿了各式顏料以及不知名的噴劑之外,小馬的工作環境和其他白領沒有什麼區別。

小馬1995年出生,今年剛大學畢業,在機緣巧合之下成為了一名職業妝娘。在進入現在這家全國最大的BJD娃娃工作室之前,她甚至是不知道有這麼一個職業的存在。但是在接觸到這個職業之後,她瞬間就愛上了這份職業,因為她喜歡「美」的東西,而「妝娘」這份職業極大地滿足了她對「美」的追求,給娃娃上妝是一個「創造美」的過程。

小馬說,要成為一個妝娘必須要有深厚的美術功底,除此之外,在入職之後還需要經過三個月的專業培訓才可以開始正式給娃娃上妝。這是一個需要沉心靜氣的過程,一筆畫錯就得從頭再來。

美的享受之外,「妝娘」這份工作還能給小馬帶來極大的成就感。好的妝娘對於娃娘來說都是大神一般的存在,娃娘是指那些擁有並喜愛人形娃娃的人。工作室里經常會有娃娘過來參觀,對於妝娘們這些娃娘都是抱以一種崇拜的心理。

「但是事實上,其實這就是一份工作而已,我們也是朝九晚五的八小時工作制。」小馬說。雖然喜歡這些造型精緻的娃娃,但是小馬並不會成為一個娃娘,她認為在風格上有了偏好之後會影響她的工作。

「妝娘」小馬正在為一個二次元娃娃上眼妝。

無人機培訓師

教學員避免「黑飛」,讓更多人輕鬆翱翔

阿曾(化名)從小是一個航模控,藍天的廣闊一直深深地吸引著他。2006年,阿曾就開始接觸無人機,到現在還無法忘記初學之時的興奮。機器平放在地面上,操縱手中按鍵,無人機隨之轉動螺旋槳起飛。看著無人機在空中旋轉,從液晶屏里感受到的世界是廣闊的、更為立體的,「看著鏡頭裡大海的潮起潮落,讓我覺得好像實現了小時候的飛行夢。」

但考取無人機超視距駕駛員合格證的過程並不容易,作為航模教練員的父親,給了阿曾很多支持。儘管理論知識學習和模擬機訓練的過程是枯燥的,但他對於藍天夢的熱衷,使他未曾停下追尋的腳步。在累計飛行100個小時后,阿曾得償所願。「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對藍天有渴望,所以我決定考取無人機教員證,希望能讓無人機走進更多人的世界。」

深圳作為「無人機之都」,孕育著許多「無人機飛手」的夢想。隨著近幾年無人機市場的逐步發展,無人機培訓師的存在讓這個聽起來「高大上」的行業,逐漸「平民化」。

在阿曾看來,接受無人機培訓一方面是教會學員掌握相關駕駛無人機的知識,做到安全飛行,真正擺脫「黑飛」;另一方面,除了航拍,無人機在農業植保、電力巡檢等其他領域也能發揮作用,接受培訓能夠讓學員對無人機有一個清晰的認識。

向學員介紹無人機駕駛的理論知識,操縱模擬機訓練,組織真機試飛,幫助學員成為真正的「飛手」,這是他們的日常工作。看著學員們由接觸無人機時的興奮到熟練地駕駛無人機,這種感覺讓阿曾頗為自豪。

「能把自己的愛好當作事業來做,是很幸運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能讓更多人看見無人機給這個世界帶來的便利,感受高新科技對人類生活的影響。」阿曾說。

無人機培訓師的主要工作是教會學員掌握相關駕駛無人機的知識,做到安全飛行。

衣櫥整理師

整理的不只是空間,還有微妙家庭關係

無論從哪個角度,衣櫥整理師都是份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的工作。Excuse me?替人整理衣櫥也能成為一門職業?自己不會整理嗎?花幾千塊請人來就能讓它變得更高級?

去年9月開始做這行的唐恆芳很能理解市場的質疑。在深圳,市場也才剛剛萌芽。在她眼中,衣櫥整理既是技術,更是藝術。這可以從其工作流程窺見一斑。

在整個流程中,前期對顧客的了解很重要。唐恆芳需要提前給對方電話,了解其家庭成員構成、衣櫥的格局和衣服數量,並讓顧客拍下衣櫥全敞開的照片給她。這樣,她就基本能知道衣櫥有哪些問題,需要怎樣改善。

接下來才是上門服務。到了顧客家還不能急著幹活,有件更重要的事——了解家庭成員關係。專業的衣櫥整理師會把衣櫃中最方便拿、位置最中間的空間劃分給核心成員。唐恆芳認為這「有助於顧客的生活更舒適簡便、家庭關係更幸福」。

探尋這些微妙的關係,需要考驗衣櫥整理師的觀察能力,家庭成員的互動、顧客言辭間流露出的信息都是判斷依據。

做好一系列功課後,才到衣櫥整理的最後環節。其核心原理是「易拿易放易歸位」,在此基礎上兼顧視覺美感。實現後者需要掌握一些小技巧,比如疊放衣服時要遵循「上輕下重」(厚度)、「內深外淺」(顏色)來排列不同衣服的順序,掛衣服也要按長短或顏色來組合。

最重要的是空間規劃。如使用收納工具,或者用不同的陳列方式。根據衣服面料,能掛的絕不疊,因為垂直空間的利用率最高,只能疊的看能否用卷或者使用抽屜的方式。

衣櫥整理在深圳的市價一般按衣櫃300-400元一米算。更高級別的是精準化的個人形象定製,通常以兩三萬計費。後者屬於高端服務,唐恆芳涉及較少。相比之下,她更偏向於做大眾化的衣櫥整理,兩三千元的支出換來一份更舒適的生活體驗,這或許是更多中產階級和白領階層願意買單的。

目前,唐恆芳服務的顧客已接近20家。顧客類型中,企業家佔比三分之一左右,其餘主要為家庭型和高收入的大齡單身女青年。

衣櫥整理師唐恆芳的空間整理法則是「易拿易放易歸位」,在此基礎上兼顧視覺美感。

潛水教練

教人技能,更教人保護海洋之理念

地球表面三分陸地,七分海洋。作為能探索這個更大王國的潛水員已經是件酷炫的事,而在深圳大鵬,還有一群潛水教練,他們不僅以教學為生,與海洋相伴,還肩負著海洋守護者的責任。

在深圳土生土長的孫子童,就是其中一員。2013年畢業的她,在用自己做模特兼職的經費到馬來西亞旅行時,接觸潛水並為之著迷。後來,她僅用6個月時間就拿到了潛水教練資格證。2016年,孫子童獲得國際潛水小姐「季軍」和「海洋保護」兩項大獎,這些獎項賦予她更多的是宣傳海洋保護的職責。

微信昵稱掛著鯨的小圖標,孫子童也未曾想到會有一天與鯨不僅相遇,還有一段生死拯救的故事。2017年3月,深圳大鵬海域,一頭12米長的抹香鯨被發現面臨擱淺的危險,孫子童作為首批下水的三名潛水員之一,到海里剪解纏繞在它身上的漁網。

經過數天的搶救,這頭被大家稱為「浪花」的抹香鯨還是離開了。「但我覺得這件事情,不應該過去了就不談,而是喚醒人們的保護意識。」子童所在俱樂部的潛水教練,大多都參加了一個叫「潛愛大鵬」的公益組織,她平時也會作為潛水員參加海底珊瑚普查、海底垃圾清潔、水下環境知識普及等志願活動。

現在孫子童的工作節奏是,周一到周五奔波於公益演講或海洋志願活動,周末則用來上課教學。她還新開一門課程,以美人魚為主題的自由潛水課,教授不用攜帶氧氣瓶,更自由貼近海洋的一項運動。

因為地理原因,潛水教練們大多住在大鵬,他們之前的工作背景多種多樣,但都嚮往這種自由的生活方式。旺季的平均工資在萬元左右,淡季則有人飛往其他國家教學。

對於「世上多一個潛水員,就多一個海洋守護者」這句話,孫子童補充道,潛水只是一項技能,但是否會選擇保護而非傷害,在於個人素質,以及潛水教練在教學時,給學員傳授的理念。

潛水教練孫子童開設了一門以美人魚為主題的自由潛水課。不帶氧氣瓶,更親近海洋。

微信|邱曉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