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印度人反思中印戰爭慘敗原因

印度人反思中印戰爭慘敗原因

在1962年輸掉與的戰爭之後,尼赫魯在印度上院發表陳述,指出本國在這場戰爭中認識到今日的世界不會有弱國的位置。事實上,在那之後的數十年裡,印度官方和民間一直在進行反思。

專欄作家特賈斯·帕特爾(Tejas Patel)在印度NDTV的網站上發表了一篇名為《為什麼印度輸掉了1962年邊境戰爭》(Why India lost the 1962 border war?)的文章,他認為正是當時的印度領導人導致了本國的失敗,總理尼赫魯和國防部長梅農過於自信,自認為能夠通過外交手段化解危機,他們相信即使推行「前進政策」,也不會敢於攻擊印度。帕特爾還認為當時的情報局負責人穆里克(B.N.Mullick)也應該為此負責。

領導人對政府政策的錯估

一支裝備不善而且沒有準備好的印度軍隊

對印度意圖的猜測

印度人看來,當年印軍裝備不佳是戰敗的重要原因。這確實接近事實,與完成換裝「五六」系列步兵自動武器相比,印度軍隊主要裝備一戰時的「李·恩菲爾德」老式步槍。

印度當局錯估中印邊境局勢

在慘敗后不久,印度軍方就指派亨德森·布魯克斯中將(Henderson Brooks)和巴賈特陸軍准將(P。S。Bhagat)對戰敗原因進行深入調查,雖然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尚未解密,不過一位名叫麥克斯韋(Neville Maxwell)的英國記者可能從某高級官員那裡獲得了報告副本,他在自己的書中介紹了這份報告的概要。1992年,印度政府又發布了由國防部編寫的官方歷史《1962年與的衝突》(The History of the Conflict with China,1962)。帕特爾認為,這兩份報告都指出一支裝備不良、沒有做好戰前準備的印度軍隊被迫與強大的進行較量。

帕特爾在他的文章中表示,1961年以前一直擔任印度陸軍總參謀長的蒂邁雅將軍(K。S。Thimayya)早就意識到這一點。蒂邁雅在1962年就表示無法想象印度如何獨自與展開較量,即使在可預見的未來印度也不可能與匹敵。他認為應該讓政治家和外交官來保證本國的安全。儘管如此,在情報局支持下,印度領導人還是命令軍隊推行「前進政策」。所謂的「前進政策」是指印軍在爭議地區設置哨所,其中的一些甚至設立在哨所的後方,事實上印度從1954年開始就一直奉行這樣的政策,並且不斷招致政府的抗議。尼赫魯推動這項政策是因為他相信,不會向得到美國和蘇聯支持的印度發起進攻。

帕特爾引用了官方發布的歷史,證明部分軍官反對尼赫魯政府的政策,因為他們意識到本國尚未做好面對邊境上軍隊的準備。例如,官方歷史指出,在1959年到1960年,東部司令部司令官托拉特(S。P。P。Thorat)將軍就已意識到對東段邊界的威脅並且採取了一些措施,然而陸軍司令部以及國防部長對此未予理會,這甚至也沒有引來尼赫魯的注意。

尼赫魯沒有聽取反對意見,相反他任命了一些順從的軍官擔任高級職務,這些人執行了他的命令,最終導致了印度的恥辱,帕特爾認為陸軍最高司令部的政治化是造成印度失敗的一個原因。

帕特爾還指出,除了決策失誤之外,更糟的是,領導人強硬和不負責任的聲明使得能夠以「自我防衛」為借口向印度發動進攻。例如內政部長夏斯特里(Lal Bahadur Shastri)在1962年2月4日就宣稱如果人不撤出爭議地區,印度將會採取行動將人趕出去;在軍隊發動反擊前一周,尼赫魯也發表了類似的言論。

帕特爾稱情報系統的失誤也是造成印度失敗的原因。印度對於軍隊的力量,機動能力以及戰術缺乏了解。帕特爾還引用了羅德里克·麥克法誇爾(Roderick MacFarquhar)的著作《文化大革命的起源》中的觀點,指出印度情報部門對的情況做出了錯誤判斷。他們依賴中情局的簡報、報紙報道以及印度駐華使館所提供的信息,而這些關於國內經濟危機、中蘇關係以及台灣局勢的報告使得印度相信不會對「前進政策」做出強烈回應。

最終,幾乎在整個1962年,中印雙方都在邊境兩側緊張對峙。10月10日,由於印軍侵犯邊境,局勢急劇惡化。決定性的戰鬥在10月20日打響,當印度軍隊再度發動攻擊時,邊防部隊在東西兩線開始進行反擊,戰鬥主要集中在瓦弄、達旺和阿克賽欽地區。

印度軍隊的問題

雖然當時印度領導人非常樂觀,但是戰場上的實際情況卻是另外一回事。帕特爾認為,由於在西藏有物資儲備,軍隊的後勤有一定的保障,並且士兵也受過良好的山地作戰訓練。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印軍沒有做好與作戰的準備,極少數士兵有山地戰的經驗,所使用的陳舊武器並不適用于山地作戰。後勤保障也有問題,士兵沒有足夠的冬裝和鞋,缺少火炮和彈藥,軍隊所裝備的火炮在山地使用極不方便。由於沒有公路網,交通也很不便利,補給和保障主要通過空中完成。除此之外,印軍的士氣處在最低點,軍方的指揮也存在許多問題。

例如,熟悉瓦弄地區的拉其普特人被派往對於他們而言非常陌生的區域,無計劃的徵召以及對原有軍隊編製的打亂削弱了印度軍隊的戰鬥力;而坐鎮德里的總參謀長居然在情形不明的情況下向前線下達了佔領扯冬(印度稱之為Dhola)哨所東北1000碼處的一個哨所的命令,實際上那裡的軍隊處於優勢地位,對於當地印軍而言這基本上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第四軍指揮官考爾中將(B。M。Kaul)也是被指責的對象,他奉命率軍將軍隊從塔格拉山脊上趕走,而實際上考爾基本沒有指揮類似行動的經驗。不僅如此,他還經常無視軍隊的指揮系統,官方歷史指責他越級直接與陸軍總參謀長接觸,有時也越過中級軍官直接向下級軍官發布命令。

帕特爾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不使用印度空軍的決策也是爭議的焦點。在1962年的戰爭中,印度空軍沒有發動任何進攻行動,僅僅被用於向前線的軍隊空投補給。一些研究者認為如果印度使用空軍,戰爭的結果也許將會發生改變。例如,前空軍少將特瓦里(A。K。Tewary)曾在《印度防務評論》上發表文章表示,如果印度使用了空軍,潰敗的一方可能會變為,他譴責了當時的情報局負責人穆里克,因為後者認為一旦使用空軍會導致印度城市遭到轟炸機的報復。

帕特爾指出,尼赫魯亦曾一度將希望寄託於天空,他曾寫了兩封信給當時的美國總統肯尼迪,請求美國空軍提供支援。這兩封分別於1962年11月15日和20日寄出的信件仍然處於保密狀態,不過《尼赫魯傳》的作者戈帕爾(S.Gopal)在他的書中透露了信件的內容:尼赫魯認為局勢相當絕望,請求美國立即支援最少12個中隊的全天候超音速戰鬥機以及建立雷達通信系統,並且在印度人員完成訓練之前,由美方操作這些戰鬥機和裝備,他甚至還尋求獲得兩個中隊的B-47轟炸機以用來打擊的基地和機場。

一些研究人員認為是印度的政策激怒了,使得別無選擇唯有採取自衛措施。對此,帕特爾並不認同,他認為,只是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而已。他指出,在1962年最初的幾個月里,台海局勢比較緊張,然而到了6月,局勢得到緩和,這使得可以將更多的軍隊調往中印邊境地區。通過對歷史事件的分析,他認為,在10月20日發動的進攻經過精心策劃,幾乎與將全球拖到毀滅邊緣的古巴導彈危機同時發生。他引用了印度官方的觀點,指出此時超級大國都在避免核大戰的發生,而似乎是故意選擇了這一時間發動反擊,這樣就無需顧慮第三方的干涉,而加勒比海的危機結束之後不久,就宣布了單方面停火。

除了要懲罰印度的「前進政策」之外,帕特爾認為最終導致解放軍發動反擊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對印度意圖的猜測。他在文章中表示交戰雙方的解密文檔反映出的政策制定者認為印度可能會與美國勾結在一起將西藏從分離出去。新的研究揭示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中情局資助和武裝了西藏的分裂運動,當時的印度情報機構負責人穆里克也在1971年發表的一本書中承認中情局在西藏的活動,雖然印度官方是否暗中幫助這些活動尚不能得到證實,但是帕特爾認為相信印度在其中扮演了一個積極角色,這是最終決定懲罰印度的一個原因。

勇敢的士兵

在文章的最後,帕特爾讚揚了那場戰爭中的印度士兵,他稱在那個令印度人傷心的時刻,即使意味著死亡,這些士兵也沒有放下手中的步槍,他們在逆境中所展現的勇氣將整個國家團結在一起。這些描述與以往人心中的印度士兵形象有些不同,也許在我們看來,如果印度人了解的俘虜政策,將會有更多的士兵放下武器。

后語:大量冬粉還沒有養成閱讀後點贊的習慣,希望大家在閱讀後順便點贊,以示鼓勵!堅持是一種信仰,專註是一種態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