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魏則西悲劇重現?百度因競價排名再被起訴,27歲鼻炎患者術后墜亡

魏則西悲劇重現?百度因競價排名再被起訴,27歲鼻炎患者術后墜亡

IT時代網

ITtime2000魏則西事件剛過去不久,百度就再次惹上了麻煩。

因為一名27歲的鼻炎患者術后墜亡,醫院及為該醫院提供競價排名服務的百度公司,被患者家屬起訴。

患者張瑞的未婚夫楊虎(化名)受訪時稱,張瑞是通過百度搜索「烏魯木齊鼻炎醫院」等關鍵詞尋找醫療信息的,並在檢索結果中選擇了排名第一的烏魯木齊愛德華醫院(以下簡稱「愛德華醫院」)治療。張瑞接受手術后出現情緒異常,心理障礙、伴精神病癥狀,最終墜亡。家屬一方委託的司法鑒定意見顯示,醫療行為過錯與患方死亡後果存在間接因果關係。

百度醫療競價排名受爭議已久,但百度公司因此被訴的公開案例極為少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獲悉,張瑞家屬共索賠67.4萬元,今年3月,百度收到了法院寄出的訴狀、應訴通知書、舉證通知書及傳票。張瑞父母的代理律師稱,目前,百度已向法院提出管轄權異議。

記者3月31日上午聯繫百度公關工作人員了解相關信息,截至發稿未獲答覆。

就診當天被實施手術

2016年8月27日,張瑞第一次走進了愛德華醫院。門診病歷顯示,張瑞主訴「鼻塞,流涕數年」,醫生的診斷是,張瑞患有過敏性鼻炎、鼻中隔偏曲、鼻竇炎、肥厚性鼻炎。

醫生當天對張瑞實施了手術。手術記錄單記載,中午1點30分至2點50分,醫生為張瑞進行了雙側篩前神經阻斷術、鼻中隔矯正術、中下鼻甲消融術。當天,張瑞共向醫院繳費4000多元。

楊虎告訴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張瑞以往一感冒就鼻塞、流涕不止,之前沒怎麼治療,但婚期將近,她希望能在婚前治好,便上百度找到了愛德華醫院。楊虎後來申請公證的結果顯示,當在百度輸入「烏魯木齊鼻炎醫院」之後,「烏魯木齊愛德華醫院」名列檢索結果的第一條,該條右下角標有「廣告」字樣。

「普通人總會覺得排名靠前的一定是很好的醫院。」楊虎回憶,在該院手術后,張瑞鼻腔很疼,連續3天幾乎無眠,後來睡眠有時沒超兩小時。楊虎稱,9月3日,張瑞鼻腔流血不止,急忙送到醫院,此後,她還出現恐懼、胡言亂語等癥狀,常夢見鼻子流血不止,「夢醒后渾身發抖,精神極差」。

他們開始與醫院交涉,一份其與醫院工作人員對話的錄音顯示,張瑞多次稱自己精神狀態不好,無法正常工作,要求醫院給自己買車買房,返還誤打進醫院賬戶的200萬元,還稱「我真的會自殺的」。

工作人員則建議她放鬆心情、轉移注意力,如果感覺收費不合理,可以與醫院協商退回手術費。

「她當時的精神狀態已經有點不正常了。」楊虎告訴記者,張瑞並沒給醫院賬戶打過200萬元,在開始與醫院交涉之後,她始終覺得有人在「監視」她,還擔心在醫院工作的朋友因此受到牽連。

手術後半個月,9月13日,楊虎帶張瑞來到烏魯木齊第四人民醫院檢查精神狀況。結果顯示,張瑞情緒控制能力弱,腦皮層呈抑制、疲勞狀態,心理障礙、伴精神病癥狀。

家屬認為醫院、百度共同造成患者死亡

到烏魯木齊第四人民醫院的當天,張瑞給身在外地的父親張闊(化名)打了個電話。張闊回憶,女兒在電話里稱「中蠱了」,他勸女兒不要多想,讓楊虎帶她出去散心。

第二天,楊虎帶張瑞外出遊玩,楊虎說,張瑞那天還對他說,「不要出去了,感覺有人在跟著」。

意外在遊玩歸來的次日發生。2016年9月15日,楊虎到朋友家取病歷,張瑞獨自在家。待楊虎取完病歷回家,發現「樓下圍了一圈人」。警方現場勘驗及法醫檢驗結果顯示,張瑞系高墜死亡。

隨後,張瑞父母向烏魯木齊市水磨溝區人民法院起訴了愛德華醫院、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索賠死亡賠償金52.5萬元、喪葬費3萬元、醫療費4691元等,合計67.4萬元。醫院及百度公司今年3月已收到法院寄發的訴狀、應訴通知書、舉證通知書及傳票。

張瑞家屬的代理律師、北京華泰(烏魯木齊)律師事務所律師洪利說,百度目前已提出管轄權異議。

張瑞的父母在訴狀中認為,在病人就診過程中,由於愛德華醫院診療不規範等問題,錯誤地對張瑞進行手術治療,造成其疼痛、失眠、抑鬱、空鼻綜合征等不適癥狀,並在術后出現不適癥狀后,未採取善後措施,最終造成張瑞墜樓身亡。

他們還認為,女兒到該院治療,系被該院在百度投放的有償競價排名(效果相當於廣告)引導,因此,系百度與該院的過錯行為共同造成了張瑞的死亡。

此前,接受張瑞家屬委託的北京華泰(烏魯木齊)律師事務所,委託新疆祥雲司法鑒定所對此次事件中的醫療過錯、因果關係進行評定。

該所2016年12月作出的法醫臨床學司法鑒定意見書稱,醫方診斷依據不足,並且,本例醫方應按照鼻炎的分類和程度,採用階梯式的治療方式,在階梯式治療無效的情況下再採用選擇性神經切斷術。而愛德華醫院未進行階梯式治療,即給予患者手術治療且手術範圍擴大,存在違反治療原則規範的醫療行為過錯。此外,醫方還存在未盡危險注意義務的醫療行為過錯等。

洪利律師說,他曾諮詢過耳鼻喉科專業人士,「對方認為,正常治療方法應是先開點葯,如果沒特別痛苦、嚴重影響到呼吸,不應該手術切除鼻甲」。公開資料顯示,鼻甲過分切除,可能造成部分患者煩躁、焦慮、抑鬱等癥狀。

前述意見書還稱,雖然醫方存在多項醫療行為過錯,但不足以引起患方死亡的後果,只是在診療過程中、在醫療行為過錯的刺激下,誘發其內源性疾病(精神障礙),造成死亡。因此,醫療行為過錯與患方死亡後果存在間接因果關係(誘發因素),醫方醫療行為過錯參與度為25%。

意見書尚非最終定案依據。根據司法解釋,一方當事人自行委託有關部門作出的鑒定結論,另一方當事人有證據足以反駁並申請重新鑒定的,人民法院應予准許。患者死亡與百度之間的關係也還需進一步證明。

截至發稿,百度方面未就此事回應或公開置評。

把用戶置於刀俎之下

去年,因為魏則西事件,百度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此次被張瑞家屬起訴百度同樣是因為競價排名。

去年9月,百度CEO李彥宏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對於百度的監管,除了法律,還有道德和輿論等因素,並透露百度公司前一季度因魏則西事件,砍掉了20個億的收入。

但是如果真相真如楊虎所說的那樣,看來百度還是沒有記住教訓。

據了解,影響競價排名的,不只是百度和莆田系,還要數量龐大的搜索廣告代理公司,給廣告主提供合適的競價方案,其中不少甚至因此成功掛牌新三板。

並且,從法律層面來說,目前為止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流量主和廣告主之間的責任關係。對於廣告主出現的問題,流量主是否要承擔連帶甚至同等責任。甚至,就連百度推廣算不算廣告,也沒有明確的界定。

但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百度目前是最大的互聯網信息入口,客觀上成為了著網民對很多行業的認知的通道。

作為用戶獲取信息的渠道,最終卻把用戶厭惡的廣告放在了顯眼位置。靠用戶的支撐盈利,有時卻會出現這樣把用戶帶向死路的案例。消費著用戶的信任,卻總有把用戶置於刀俎之下的場景。

甚至,不只百度有這樣的問題。客觀的說,在莆田系的勢頭之下,國內幾乎所有搜索引擎都有不靠譜的醫療廣告。之所以沒有別的引擎中槍,最大的原因只能是市場份額還不夠大,不足以碰上這樣的概率。

當商業和生死擺在同一個天平上,百度和這些搜索引擎沒有絲毫贏的可能。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因魏則西事件百度成為眾矢之的,魏則西就診的武警總隊二院卻一聲不吭,既沒有任何回應,也沒有作出解釋。如果說「競價排名」是幫凶,那些忽悠人、謀財害命的不良醫院才是真正的劊子手。

對於「魏則西」此類的事件,有人提出,病人和家屬也有辨別信息的責任,生病求醫這種大事,為什麼要靠百度?

在面臨疾病和死亡的關頭,人性都會變的無比脆弱,眼前出現的每一根稻草,都有可能抓在手裡。平時自詡聰明的我們,在那些無良醫院的眼裡也不過是一隻只待宰羔羊。

IT時代網、IT時代周刊所有原創投稿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創客100和創業者一起創業,尋求報道及合作、找融資、找項目、分享創業故事、)與我們取得聯繫,轉載文章若涉及版權請聯繫我們。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於2015年,直通矽谷,專註於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