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胡傳海:書法隱逸之士——談鄒正書法藝術

胡傳海:書法隱逸之士——談鄒正書法藝術

書 法 隱 逸 之 士

——談鄒正書法藝術

胡傳海

書法理論批評家、書協學術委員會委員,《書法》雜誌原執行主編,《大觀·書畫家》主編

草根其實是一個現代的說法,如果說一個文化人是一個草根,那應該是很高檔的隱逸之士。他們生活在世俗生活的基礎層面,但是精神還是貴族化的。這批人在古代還是具有一定數量的,以前的「商山四皓」和明代的八大就是這樣的。他們至少從精神性上對現實具有一定的對抗性,所以避世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得精神的安寧,以自己內在的強大來對抗寂寞,有時書畫藝術就充當了最可靠的伴侶。這批藝術家由於具有思考的獨立性,所以他們的作品也往往比較出彩。

我們從鄒正的作品里也可以感受到這一點。他下筆很穩,聚墨好了以後,他就在那裡用搓、拖、擦、頓各種比較獨特的手法。不是我們平常所強調的所謂行雲流水,他和行雲流水是兩個概念。他力求古拙、生澀。其次,就是他把北碑融入到裡面。他的外表是帖的寫法,但內質還是貼學的。可以說是一種很好的碑帖融合,在清代我們可以看到不少這樣的藝術家。由於他強調碑的行筆方式,所以這筆頭顯得很蒼茫。給人的感覺老辣生澀,像枯藤老樹。這與他的寫字的意境是比較契合的。他的內心深處和現實很對抗,所以在不少的字的整個結構裡面有很多銳角。感覺他的內心比較強大。他寫北碑感覺「張猛龍」 「二㸑」 的影子多一些,他取張猛龍剛勁,取 「二㸑」 的趣味,現代人中,他可能吸收了些徐生翁的東西,像鄒正先生這種非常強烈的個性,自然會創設出與時代審美有所區別的那種審美暗示。看后的確令人眼睛一亮。我覺得他的字裡面有一種奇妙的特性在。而且他的詩也寫得很好。我儘管不懂詩,但我聽旁邊的人讀他的詩,我感覺到還是不錯的。

一個人能夠從北京撤退,然後又回到湖南的湖邊。享受那種天人合一的自在。我想我們是做不到的,我們世俗的羈絆太多。他能拋卻這些,並能夠對抗現代社會流行的喧囂。堅守著這份堅持,為理想而戰。這樣的生活很充實,我向鄒正先生致以深深的敬意!這樣的隱者和草根其本質恰恰是文化的精髓之所在。

鄒正詩書作品選

鄒正書法:自作詩《春雨夜讀》

人靜夜深雨不休,

法書字字入心頭。

讀今習古追秦漢,

豈是十年春與秋。

鄒正書法:自作詩《觀雁有感》

書房獨坐雁高鳴,

忽望寒空一字橫。

無意作詩詩偶得,

有心寫字字難成。

鄒正書法:自作詩

《從團洲泛舟游洞庭湖》

百里洞庭波浪急,斜風細雨泛舟行。

茫茫霧籠君山島,滾滾煙橫屈子亭。

湖水納吞千古事,詩人吟詠百感生。

兩忘寵辱舉杯后,夢與洞賓幾醉逢。



鄒正書法:自作詩《詠韭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