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逆時營救》上映四天票房過億,國產科幻片能否擔起拯救市場的重任

《逆時營救》上映四天票房過億,國產科幻片能否擔起拯救市場的重任

自「五一檔」之後,經過近兩個月時間的等待,終於又有一部國產片票房過億,這就是於6月29日上映的由成龍監製、楊冪、霍建華主演的科幻動作片《逆時營救》。

上映5天,目前累積綜合票房1.32億,這在整個市場饑渴、大盤低迷,尤其是國產片普遍沒有起色的情況之下,尤其值得關注。而且,作為一部科幻動作片,《逆時營救》也是國產片在類型上的一個嘗試。畢竟,在目前的市場上,國產科幻片尚屬新鮮,雖然有很多人躍躍欲試,但從結果來看,都不是太樂觀,比如遲遲不見蹤影的《三體》。

從這個角度來說,《逆時營救》能有這樣的票房表現值得欣喜。或許在國產片遭遇發展瓶頸之時,科幻片一定程度上填補了類型空缺,未來可能會是票房增長的另一大突破口。

科幻類型彌補市場空缺 上映5天拿下1.32億

其實,《逆時營救》原定於6月30日上映,后提前至6月29日18點,或許這與《變形金剛5》不如預期的票房走勢有關。事實證明,《逆時營救》的開局還算不錯,憑藉10.1%的排片佔比,上映6小時,綜合票房達到1783.6萬,而上座率更是拿到了同期電影的第一。

而票房的明顯增長是從周五開始的,即《逆時營救》上映第二天,排片躍升至23.6%,單日票房突破3000萬。而接下來的周六,由於《明月幾時有》的上映,分走了一部分市場,其排片微降至20.7%。

不過,從票房表現來看,《逆時營救》依然有強勁后力,因而總體的排片基本都在20%左右,並未受到多大影響。截至目前,其票房也已經達到了1.32億。這部掐著點上映的影片,已經坐穩了6月國產片的票房冠軍之位。

究其原因,一方面,《變形金剛5》由於口碑崩盤而導致票房下滑,給了其一定的生長空間。另一方面,則在於影片自身。

從主創團隊來說,由成龍擔任監製,自然也少不了精彩的打戲。同時,這也是韓國導演尹鴻承首次執導華語片,而且和去年由其執導的口碑之作《季春奶奶》相比屬於完全不同的類型,也為觀眾所期待。而在明星卡司方面,楊冪、霍建華的組合,再加上老戲骨金士傑的吸引力,對票房也有一定助力。

不過,影片最具看點的還是在於其科幻片的類型設定。科幻題材的電影,在國內尚屬起始階段,但觀眾對於科幻片的熱愛幾乎是與好萊塢大片一起成長起來的。因而,科幻片自帶大量的冬粉基礎。

但是,要想拍好一部科幻片,尤其是在「國內並不具備科幻土壤」的論調之下,如何解決技術和劇情這兩大難題,如何解決「亞洲臉」等問題,都是影響科幻片發展的重要因素。

從軟科幻入手 落腳情感與人性

那麼,《逆時營救》到底如何呢?你可以說它很聰明。因為在科幻片中,宏大的世界觀設定需要紮實的劇情基礎,以及過硬的技術去創造一個具有未來感的世界。

而《逆時營救》則選取了「時空穿梭」這個在科幻片比較常見的設定,並且簡化為一種「平行時空」的論調來推動故事情節的發展。

整部影片看下來,可以明顯感覺到《逆時營救》屬於「軟科幻」的範疇,而這也是目前國產科幻片可行的一個突破點。

影片講述的是楊冪飾演的單親媽媽夏天為救被崔琥(霍建華飾)綁架的兒子,通過人工蟲洞不斷返回1小時50分前,與其他兩個「自己」一起合作救齣兒子的故事。因而,三個楊冪同框,可以說是影片最大的亮點之一。

其實,不斷地逆時,不斷地回到過去,這樣的劇情在國外科幻片中很常見,但對於國產片而言卻是全新的嘗試。而且,每一次穿梭回去,楊冪的性格都有所變化,甚至「黑化」,這是影片的一個創新點。

而對於劇情設定所需要的未來感,則需要在場景和道具上花心思。這點,《逆時營救》中高科技感元素十足的研究所、彷彿直抵雲霄的電梯、幾乎隱身的手機、電視等,以及楊冪穿梭後身體復原的場景,所營造的「未來科幻」感在國產片中也是令人眼前一亮的視覺體驗。除此之外,一些爆破、槍戰戲等在視覺效果上也還不錯。總體而言,影片的特效在現有的基礎上並沒有拖後腿。

因而,從科幻片的角度來看,《逆時營救》 是一次大膽且有收穫的嘗試。關鍵還在於它讓科幻片中普遍存在的「亞洲臉」的問題顯得沒有那麼尷尬。一直以來,科幻世界都是由西方人主導,一旦出現東方面孔,總會覺得不搭調。

但是,《逆時營救》全場看下來,這一問題不是很突出。想來跟劇情也有關,以救兒子為主線設定的故事情節,落腳點在能引發大眾共鳴的情感,同時結尾還有關於「人性」的思考,即三個楊冪不能共存,需要面對生死的取捨,而這也是影片的亮點所在。

全新類型片嘗試 或許成為下一個票房增長點

因而,作為國產科幻片的先行者,《逆時營救》無論如何都該算上不可抹去的一筆,尤其是從市場反應而言,用數據證明了這種目前所稀缺的類型具有的票房爆發力,如果一旦形成穩定的潮流,應該會成為票房的下一個有力增長點。

當然,這條路任重而道遠。早在《三體》被傳出要拍電影的2015年,所有人都興奮於即將屬於的科幻電影元年的到來。隨之而後也有諸多項目立項。然而,時間到了2017年,萬眾期待的《三體》還在未來之中,其它可見的成果更是寥寥無幾。

前段時間上映的《記憶大師》,也是帶著一些「軟科幻」的元素,而如今的《逆時營救》在科幻類型片上又前進了一步。對於後來者而言,這些影片不管能達成多少觀眾的期待值,都是具有「拓荒者」性質的。

不過,自今年以來,科幻片已經成了一個越來越熱、並且不可迴避的話題。由張小北執導的科幻片《拓星者》已經殺青;由郭帆執導、改編自劉慈欣同名小說的《流浪地球》也已開機;在上海國際電影節上,寧浩旗下的壞猴子影業也啟動了自己的「天宮計劃」,攜手劉慈欣打造的《瘋狂外星人》確定將於今年年中開機;而由成龍監製並主演的《機器之血》同樣主打科幻動作片,即將在年底上映,也備受矚目。

可以說,這些影片給了我們對於國產科幻片更多的期待。而已經和觀眾見面的《逆時營救》則提供了一些可參考的經驗。除卻從「軟科幻」入手,在劇情上做更為真實語境的落腳之外,不得不提的是其女性主角的設定。

據說,《逆時營救》最初也是以男性主角,只不過成龍看過劇本之後,覺得將主角設為女性會更具表現力。而從國外科幻片來看,從《超體》到《機械姬》,也有越來越多以女性為主的科幻片,這在國內也不失為一個可行的策略。

總而言之,在目前所能提供的條件之下,我們也只能希望市場上能有更多的科幻片出現,以彌補類型的空缺,從而刺激票房新的增長。

加入話娛29社群

我們一起來嗨聊娛樂資本

轉載、投稿、商務合作可掃我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