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論醫生家屬的自我修養

論醫生家屬的自我修養

當醫生,難;當一個醫生家屬,好像也不容易。

我的爺爺和奶奶都是醫生,奶奶是心血管專家,爺爺是外科醫生,後來為了接近我奶奶,就轉行去了心血管科(話說這也算是醫生獨有的浪漫吧)。我老爹從小就很討厭醫生,因為從小爺爺奶奶比較忙,我老爹的童年幾乎就是在診室過的。聯考的時候,他下定決心要選別的專業,但是被我奶奶偷偷改了志願,稀里糊塗的去了醫學院,出來以後又稀里糊塗的去了我們當地縣醫院的男科。。。男科。。。通俗講就是不孕不育。

不過現在也高大上啦,叫人類輔助生殖~

所以從小到大,我聽到最多的話就是:"生不出來找xxx啊(我爸)。"

我爸年輕的時候,雖然醫術一般,但是十分有耐心。有一次一位大姐和他老公來找他諮詢問題,這個大姐聲淚俱下的講她的不孕不育史。我爸也是人才,竟然和她聊起來了,後來三個人抱頭痛哭,我爸說你放心,我使盡渾身解數也要幫你們,後來也不知道是人品爆發還是怎麼,竟然把她治好了。(這好像是我爸第一次成功~)那對夫妻成功后啊 是又送錦旗又送禮物,我爸通通拒絕了,結果那大姐就說,既然你都不要,那我給你介紹個對象。好吧,對象就是我媽。。。。。。(有耐心是多麼的重要)

小時候去奶奶家吃飯,飯桌上都是討論著各種醫學話題,什麼腫瘤該怎麼切啊,這個陰影該怎麼處理呀,這個手術要怎麼做啊等等。我雖年幼無知,但他們也不會放過我。

奶奶慈祥的笑著,緩緩的夾起一塊肉:「乖孫子,這塊肉是什麼部位啊。」

我有氣無力的說:「是韌帶。」

"答對了,來,給你吃~"

又一次老爸買一對腰子回來,

「xxx過來,爸爸給你講一講」

這是腎盂,這是腎動脈和腎靜脈

尿液呢是在腎臟里怎麼怎麼過濾的

然後做一盤炒腰花

買個豬腦回來

「xxx過來,媽媽給你講一講」

這是腦膜,要撕掉,

這是左腦,管什麼什麼的

這是右腦,管什麼什麼的

這塊呢就是額葉,搗碎的話bla bla

這個是小腦,切掉的話,(誇嚓一刀下去),你就怎麼怎麼樣了

你看這是灰質

這是白質 bla bla

一碗清蒸豬腦就上桌了。

是不是有人很羨慕我啊,教育是從娃娃開始,是不是覺得我小小年紀,就飽讀醫書,滿腹經綸?

拉倒吧,差不多得了,確實,因為醫學世家的關係,我是學到了比常人更多的醫療知識,但是還有更多讓人啼笑皆非的事。

醫生很忙,那到底有多忙?

從幼稚園到國小到國中,高中。所有的家長會都是我媽帶我去的,我爸為什麼不去?因為太忙了。有一次讓我印象很深,大概是我三年級或者四年級的時候。老師開完家長會後,單獨叫住了我媽,語重心長的對我媽說:「X女士,辛苦你了,一個人帶孩子不容易吧。單親家庭的孩子會比較叛逆,不服管教,你對他的教育方式要格外注意......」

得了,合著老師以為我是單親家庭的孩子。不過說來也正常,從外人的眼光看,我爸幾乎沒有出現在我的成長史中。從小到大,我爸帶我的時間還沒我媽的零頭多。

不過我也沒有太多怨言,因為我爸小時候貌似比我還慘,爺爺奶奶都是醫生,工作太忙沒時間照顧我爸,她在4歲上幼稚園前都被關在家裡。是的你沒聽錯,關在家裡。。。。。。。

作為一個醫生家屬,除了要忍受孤獨之外,危險指數還比較高。

有一次和我爸還有他的醫生朋友一起吃飯,他朋友說了個事,讓我背後直冒冷汗。

一個老太太,精神病,晚期肺癌,還以為是街邊的乞丐,渾身髒兮兮,散發著腐臭。後來才知道是兒子兒媳送來的。呼吸科醫生很快意識到,恐怕這家人不是善茬,重點防備。很不幸,醫學奇迹沒發生,老太太去世了。也同樣是預料之中的,兒子兒媳大鬧呼吸科,開始索賠。

醫院在醫療和程序上都無懈可擊,態度非常強硬:一個子都不賠,大不了打官司。談判能力卓越、個人威望出眾的醫務處長王主任親自出馬。大家覺得這個事沒什麼問題了,誰也沒在意。前段時間吃飯,主任說:「記得那個呼吸科的老太太嗎?醫院決定了,28萬賠償。」大家很震驚。是啊,明明無責,憑什麼賠錢?主任說:「王主任談的。」大家更震驚了,以王主任的水平和工作作風,怎麼會答應這種無理要求?主任說:「本來王主任很硬的,但那天院領導會議,王主任突然說談妥了,28萬,醫院如果不肯賠,他自己出錢。醫院怎麼會讓他個人出錢呢?不就賠錢唄!」

迎著我們疑惑的眼神,主任抽了口煙:「那天,那老太太的兒子跟蹤王主任去了他家,在他家門口抖開衣服,裡面有把刀。那人說:「你知道我媽有精神病的,我聽說這個病遺傳,你別逼我,逼得我犯病了,強姦殺人什麼的我可控制不了。「說這話時,王主任15歲的女兒就站在旁邊。

還好我老爹是輔助生殖科,就算治不好也不會危及生命~

就像算命先生算不準自己的命運一樣,醫生也治不好自己的病。我老爹現在一身職業病,頸椎不好,久坐導致的前列腺問題(一個生殖科醫生得了前列腺炎,說起來也是怪怪的)。有時候真想幫他分擔一些東西,但又有心無力。作為一個醫生家屬,能做的,也就是照顧好自己,不要讓他分心,給他行動與精神上的支持。

我為我的家裡有三位醫生而感到自豪,因為他們是用手術刀與閻王搶人的勇士。不過作為醫生的家屬,有時候會覺得很殘忍。醫生的職責讓我的家人不能夠時時陪伴著我,因為家屬的關係,我比很多人更近距離的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也看到了醫生有心無力的無奈。

寫到這裡,我想起了我爸小時候教過我的一段話,雖然我最後沒按他和爺爺奶奶的希望成為一名醫生,但這段話我一直銘記在心:

「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聖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執著追求,為祖國醫藥衛生事業的發展和人類身心健康奮鬥終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