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哈佛商評】為什麼谷歌會變成Alphabet?

【哈佛商評】為什麼谷歌會變成Alphabet?

過往熟知的公司谷歌,如今已是多家獨立公司的集合,屬於一家全新的控股公司,名為Alphabet。「谷歌」這名號是這些公司中最響亮的,而且谷歌囊括研究、廣告、地圖、應用、YouTube和安卓系統。過去谷歌旗下有一些與其聯繫稍弱的項目,比如生物技術研究項目Calio、Nest恆溫器、光纖網路服務、推出「moonshot」計劃的X實驗室、谷歌風投,以及谷歌資本(Google Capital)。現在這些項目都成立為獨立公司,屬於Alphabet。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樣做有什麼作用嗎?

谷歌創始人早已被稱為「訓練成長中的巴菲特」。但是一如既往地,公司不屑於這種簡單的對比。谷歌並沒有在一步步變成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至少不會變得一模一樣。谷歌在嘗試別的一些、完全不一樣的東西。谷歌企圖安撫投資者,在這方面投入大量精力,但同時想要保護創始人對於公司本質是什麼的獨特理論。

此次重組顯然是為了應對谷歌停滯不前的股價,以及安撫投資者的不安情緒。我長久以來一直認為,谷歌當前抱有的價值創造理論,本質上是要把其研發和廣告帶來的巨大收入,投入到聘請優秀人才,給予僱員較廣泛的行動自由,去探索和追尋他們所想的任何事物。這不單單在不那麼相關的投資和收購模式中得到體現,還彰顯於有關聘用、工資和20%的自由時間的政策中。

投資對此戰略一直十分擔憂,對Larry Page和Sergey Brin施加大量壓力,希望他們能夠改變這戰略,但是Page混合Brin也制訂了一個公司治理機制,保護他們免受股東壓力的影響。漸漸地,隨著搜索廣告收入的不斷減緩,投資者的不滿在停滯不前的股價上得到體現。而在最近幾個月,谷歌已採取措施,停止它的一些投資項目,減緩支出量的增長,而且收緊20%自由時間政策。

谷歌的結構也讓分析者十分犯難:對於他們而言,想要評估谷歌這一大堆業務,是極端困難的。對於分析者而言,谷歌主要業務的績效不夠透明——研發引擎和廣告業務的財政回報無法單獨從所有新業務的投資中分離出來,進行評估,這是分析者面臨的主要挑戰。而新的結構確保了,谷歌業務會有至少是最低程度的、獨立的賬目數字,且其他獨立子公司或許也會有。

當然,投資者會進一步要求更多,這是無可避免的。到目前為止,市場對谷歌重組的回應,還是挺積極的:新公司股價上漲了6%。而且我認為,這對於長期績效也會有一定影響,畢竟,其現金流和投資越透明,就越能鼓勵自律和問責。但是我懷疑,此舉能否完全安撫坐立不安的投資者。儘管此全新組織結構增強了透明度,但是這透明度反倒愈加說明了Alphabet旗下各公司之間缺乏聯繫。這愈加突出了這個問題:為何各子公司會被隨意地捆綁在一起。而投資者若是想要投資,則必然要一同投資所有這些公司,只不過現在,他們能夠清晰地看到,搜索廣告給其他業務補貼了多少金錢。

至於說把谷歌和伯克希爾·哈撒韋相比,兩者的確有某些共同之處。儘管伯克希爾·哈撒韋是公開上市公司,但卻如私募股權公司一般運作。伯克希爾·哈撒韋如Alphabet一般,是由各類聯繫不大的企業組成的。然而,兩者間最重要的區別是,伯克希爾·哈撒韋旗下的公司大多產生收益,而伯克希爾·哈撒韋的任務就是要更好地利用以賺取的利潤。而Alphabet則更像是一顆搖錢樹和風險投資公司的結合體,對某些領域的早期階段進行投資,或某種情況下,對高度資本密集型的新創企業進行投資。

伯克希爾·哈撒韋已召集了一批對其價值創造理論十分有信心的投資者。而這恰是谷歌仍然要面對的挑戰,儘管它已重組為Alphabet。有誰會想要同時對搜索引擎、長壽研究、恆溫器和無人機進行投資呢?儘管新結構會使投資建議更加透明,但是谷歌仍舊需要說服投資者,一如伯克希爾·哈撒韋那樣,自己的價值創造理論是可行的。

Todd Zenger是榮獲N. Eldon Tanner獎的戰略和戰略領導力教授,是猶他大學埃克爾斯商學院的首席教授。他的新書名為Beyond Competitive Advantage: How to Solve the Puzzle of Sustaining Growth While Creating Value(HBR出版社,2016年6月),該書探討了,創造價值的企業如何制定正確的公司理論,以指導自身的不斷增長,包括收購。若有興趣,你能夠在ToddZenger.com免費下載一個章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