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項下一片皮骨如鐵」一身外家功夫的童貫,是怎樣身首異處的?

「項下一片皮骨如鐵」一身外家功夫的童貫,是怎樣身首異處的?

童貫是北宋末年大太監,「六賊」之一,與蔡京相表裡,權傾中外。與高俅主持軍務十餘年間賣官鬻爵,導致宋廷軍力不振、軍政不修,北宋覆亡與他有很大的關係。

童貫以一介刑餘之人,掌兵權近二十年,自然有過人之處的。他從小讀過私塾,粗通文墨。拜大太監李憲為父,追隨李憲在西北邊塞多年,曾經先後十次獨身潛入西夏境,對西北的山川地理瞭然於胸。從史料記載童貫「彪形燕頷,亦略有髭,瞻視炯炯,不類宦人。項下一片皮骨如鐵」來分析,童貫功夫超群,應該有一身金鐘罩鐵布衫的外家功夫。

彪形燕頷,張飛張翼德不就是這麼一張臉嗎?

更難得的是,童貫和其他貪財善佞的太監不同,他出手大方、仗義疏財,在宮中朝堂間廣結善緣,深受宋徽宗的信任。因為有在西北軍中任職的履歷,在蔡京的薦引下,最終童貫得以出任軍職,把持軍政近二十年。童貫在西北數次立下軍功,宣和年間平滅方臘造反,收復燕京,因功而封王,成為前無古人、后乏來者的太監王。

宣和末年女真人南侵,童貫從太原擅離職守逃回汴京,趙佶禪位與趙桓。匆匆逃離汴梁前往江南避難,童貫又率了手下鞍前馬後扈駕,徽宗自然懶得追究他臨陣而逃的罪責了。

金軍第一次圍汴梁退師北返后,欽宗迎回父親將他軟禁起來,開始秋後算賬,童貫落職為安化軍節度副使,郴州安置。

童貫雖已年過七旬,但是在遠離了軍旅,躲開了是非之地后,在貶地潛心修文習武,日子倒過的無比滋潤。

欽宗在汴梁城每天忙得焦頭爛額,得知童貫沒心沒肺,日子過的竟比自己還要輕鬆自在,當即大怒。這個狗奴才不殺,留著終究是個禍害,可是派誰去做這件事,還真讓他頗費考量。

中書侍郎唐恪推薦御史張達明擔此重任,欽宗立即允從。

張達明這天早晨正在吃早茶(早點),忽然聽說有此任命,驚駭之餘衣袖竟把桌子上的湯碗碰翻。巧的是,滿滿一碗熱湯正好燙在女兒身上。小姑娘年生得玉雪可愛,躲避不及,竟然被熱湯燙死。

從此,張明達對唐恪恨之入骨。

這個故事見於陸遊《老學庵筆記》,事情真偽沒有人說得清楚,但僅僅據此可知,誅殺童貫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官家有旨,張達明不敢不從。一番深思熟慮后,張達明這才上路。在快到童貫貶所的時候,先派一名手下前往童貫住所。

那手下領命去了童貫住地,拜賀於庭下,「有聖旨遣內侍前來賜茶葯,宣召大人入京,將委以重任」。

天使不遠千里賜葯,童貫聞言面上驚疑不定。

那人只得欺哄他,說無人能約束得了西北勁旅,國家只好請老人家再次出山。

西北軍戰鬥力強悍,是宋軍精銳。童貫在西北軍中經營多年,那些軍將都服從他的號令。聽了來人話,童貫真以為離了他,沒有人指揮得了西北這些驕兵悍將,高興之餘就失去了戒心。

第二天,張達明趕來,順利地誅殺了童貫,將他的頭割下來小心翼翼用水銀浸泡了帶回汴京覆旨。

史料雖然沒有說明童貫究竟是如何被殺的,但從結局來分析,所謂賜葯應該是賜毒了。否則以童貫的身手,絕不會束手就擒、引頸就戮的。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