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卡達危機:做得下去和做不下去的生意

卡達危機:做得下去和做不下去的生意

65,沙烏地、埃及、巴林、阿聯酋4個中東阿拉伯國家在1小時內相繼宣布和卡達斷交,並隨即採取了包括斷航、制裁、封鎖和呼籲其它阿拉伯和伊斯蘭國家仿效等跟進措施。截止616午夜,已有馬爾地夫、模里西斯、葉門(反胡塞爾一方)、利比亞(未被普遍承認的托布魯克當局)效仿沙烏地做法,約旦、查德、塞內加爾、吉布地、加彭降低了與卡達的外交關係層級,以表示支持沙烏地等國的行為。

按下「這到底是為什麼」這個與經濟無關的話題暫且不說,卡達面積剛超過1.15萬平方公里,居民不過250萬出頭,據世界銀行2010年統計,人口中外籍人士比例高達87%,主要從事卡達人不屑去做的工程、建築、服務等行業。這個海灣小國在中東是出了名的善念生意經,如今突如其來遭到鄰國的嚴厲「切斷」,哪些生意會受到影響,哪些不會、甚至可能因禍得福?

首先受影響的是卡達國內的大小商店、超市,各類商品、尤其食品和日用品一度被被驚恐的250萬卡達居民哄搶一空。

卡達食品進口依存度高達97%,且主要依賴陸路運輸。由於是半島國,三面環海,唯一的陸地鄰國,恰是此次領頭制裁的沙烏地,原本每天往來於和沙烏地間的運貨卡車達800輛以上,自66日起全部停止,最直接的後果,自然是讓零售業和食品進口的買賣做不成,相應的物流、倉儲等產業的買賣也受到嚴重影響。

除了陸路,空中交通也是「重災區」:由於沙烏地和埃及呼籲「兄弟國家和友好公司效仿」,事態還在持續擴大。

66日起,阿布扎比的伊蒂哈德航空(Ethihad Airways)、迪拜的阿聯酋航空(Emirates Airline)和廉價航空公司Flydubai,沙迦的阿拉伯航空(Air Arabia)、沙烏地航空(Saudi Arabian Airlines)、巴林海灣航空(Gulf Air相繼暫停往返卡達和航班,埃及航空(Egypt Air,)和馬爾地夫的航空公司等也宣布加入制裁。與之相應,一度叱吒風雲、曾因成為西甲巴塞羅那隊第一個商業性胸前廣告而震驚世界的卡達航空,其原本密如蛛網的航線圖也一下「熄」了一大片,原本該航空公司正忙著拓航線、擴機隊,準備借2022年卡達主辦世界盃足球賽大幹一場,如今雖不至於「趴窩」,但元氣大傷是免不了的。

毫無懸念地,空中航路的「瘦身」影響的不僅是客運,也包括貨運,卡達許多高檔進口商品主要依賴空運,如今也大受影響。不過空中航線畢竟「高來高去」,且貨運往來國大多未附和沙烏地的呼籲,因此相對陸路口岸的一封就死,空中的情況要好得多。

但制裁的延續和航班的減少,已開始影響到卡達國內的服務業和石油替代產業。

如前所述,卡達國民非富即貴,大部分「粗活重活」(其實幾乎相當於大部分工作)是外國人承擔的,如今的局面對人流的出入影響最大,這不僅直接損害卡達國內服務業、石油替代產業的正常運轉、經營,而且從長遠看,可能令傳統的卡達人力資源提供地——東南亞國家改弦更張,轉去諸如阿聯酋等其它海灣富裕國家。當年外籍人口佔比最高的國家不是卡達,而是此次少數未參加制裁的「海合會」國家科威特,這個同樣是海灣君主國的國家當年被薩達姆蹂躪百日,在需要大量外籍勞動力幫忙的各領域,至今也不能說全復昔日之盛。可想而知,卡達在這方面也會吃一定苦頭。

另一個受風波影響嚴重的行業是基礎設施建設。卡達幾乎所有建材(甚至包括攪拌水泥用的淡水)都要進口,儘管海路仍然暢通,但風波令卡達國內大小工地普遍受到波及(不但要停工待料,甚至要停工待工),卡達方面已表示,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配套基礎設施的進度,也會因此受到波及。

但更多、更廣泛領域的生意並不會受到影響。

正如一些分析家,如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研究所(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員多爾西(James Dorsey)等所指出的,沙烏地等國想要徹底讓卡達「與世隔絕」,恐怕並不容易。

制裁持續至今已歷時10天以上,積極響應沙烏地號召的阿拉伯和伊斯蘭國家只是少數,土耳其、巴其斯坦公開不以為然,並趁機和卡達「眉來眼去」,伊朗、俄羅斯等更有「趁虛而入」的意思(伊朗在沙烏地制裁當天就公開表示 「將如數提供因『斷交潮』而造成的卡達日常供應短少部分」,俄羅斯則一度吹風稱卡達會購買俄軍火),如果說沙烏地及「海合會」可以用「非我族類」等政治口號屏蔽伊朗甚至土耳其(伊朗是什葉派且是波斯人,土耳其是突厥人且歷史上染指過海灣),但素來友好的巴其斯坦卻是沒辦法拒之卡達門外的。不僅如此,伊斯蘭世界以外響應沙烏地等制裁卡達呼籲的國家近乎為零。

事實上,「斷交諸國」本身並非卡達所急需產品的真正供應國:Statista數據顯示,卡達最大進口國是(佔比11.9%),其次是美國(11.3%),阿聯酋(9.0%),德國(7.7%)和日本(6.7%),最大出口國則依次為日本(25.4%)、印度(14.6%)、(8.4%)、阿聯酋(6.8%)和新加坡(5.6%)。很顯然,能夠被斷的只是路,而非貨源,且除非沙烏地等國動用武力封鎖卡達海、空通道,「斷路效應」也是有限的,這些卡達重要貿易夥伴中,真正響應沙烏地等號召的只有一個阿聯酋。

卡達經濟依賴天然氣(年出口8000萬噸)和石油收入(日產60萬桶),以及約3500億美元海外資產的投資運作所得,對於這些收入渠道,「斷交諸國」同樣無力去切斷。

說到這,就不能不高度關注一個關鍵詞——美國。

520,川普高調訪問沙烏地,在這次訪問期間川普明顯作出了押寶沙烏地、期待沙烏地-以色列成為美國在中東戰略布局的兩個立足點,並將伊朗和ISIS當作主要假想敵的押寶姿態,許多分析家都指出,正是川普這一姿態,讓一直想借題發揮「修理」卡達的沙烏地,拿到了足以當令箭的那根雞毛。

事情鬧大后,川普那著名的「外交推特」自66日起一度「炮聲隆隆」,先是洋洋自得地炫耀自己在中東訪問時曾呼籲當地國家停止支持「激進組織」,「與會領導人當即指出了卡達」,繼而又多次順著沙烏地的口風,警告卡達「懸崖勒馬」云云。這更讓人擔心美國的態度,而一旦美國「撤板」,卡達就極可能被沙烏地等國徹底「鎖死」,一切生意也就會變得艱難百倍。

但川普的做法即便在自己政府內也並不代表多數:幾乎從一開始,川普的調門就和其外交和防務團隊的兩根支柱——事發時正在澳大利亞訪問的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和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全然不合拍:事發時正同時在澳大利亞訪問的兩人,前者稱「鼓勵各方談判解決問題、重要的是保持海合會團結」,後者隨即和巴林、埃及、沙烏地、阿聯酋、葉門五國官員通話,顯然意在撇清。美國駐卡達大使斯密茨(Dana Shell Smith)則在事發后發表推文,稱卡達是「美國了不起的夥伴」,五角大樓和中央司令部隨後則低調錶示「在中東地區的軍力部署不變」(意即不會中斷和卡達的軍事合作關係,這當然也意味著沙烏地等國不能用武力去威脅或封鎖卡達)。道理是明擺著的,卡達的烏迪德基地是美國中央司令部在中東最大、設施最好的軍事基地,沙烏地或其「小夥伴」無法、事實上也不願提供替代品,和卡達一拍兩散,最「受傷」的只怕反倒是美國自己。

正因如此,被逼「補鍋」的川普在614推動美國和卡達做成了一單大生意:當天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和卡達國防大臣哈立德.阿提亞(Khalid al-Attiyah)在美國簽署了價值120億美元、由後者向前者購買36F-15戰鬥機的協議,這筆生意等於含蓄地挽回此前川普冒失闖下的漏子,通過這樣一筆購銷合同含蓄地重申美國和卡達的盟友關係,以及美國對卡達的保護,並藉此提醒沙烏地「悠著點,該見好就收了」。許多分析家就此認為,這出莫名其妙的中東鬧劇,大約會在625日左右,隨著齋月的結束而告一段落。屆時各項受影響的買賣,也會慢慢恢復常態。

當然川普畢竟是商人出身,即便「補鍋」也不忘順手撈一筆:據說這票大單非但能賺一筆不菲利潤,還能為美國創造「遍及42個州的6萬工作崗位」——不論真假,這幾乎必定會被嚷著「美國優先」的川普變著花地翻炒幾個來回。

當然,美國大單做成,另一些「中單小單」就不免要黃,比如伊朗的日用品卡達恐怕就不便再買,至於俄羅斯軍火,卡達原本也只是說說而已——用慣了歐美「土豪金」的石油大亨,如何看得上土得掉渣且在熱帶水土不服、售後服務之惡劣有口皆碑的「毛貨」?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