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父愛如山!細數文學作品中的「父親」形象

父愛如山!細數文學作品中的「父親」形象

精彩內容

徜徉於文學的歷史畫卷中,作家筆下的父親豐富多彩、溫暖神聖。慈祥的父親,像一把傘在風雨飄揺中為你遮風避雨;寬容的父親,會在你的靈魂深處撐起一片綠蔭;睿智的父親,似一面鏡子永遠給你啟迪和教誨。

舒乙眼裡的父親老舍先生溫和可親,是一個非常好的父親。老舍非常熱愛生活,十分贊同兒子對畫畫、唱歌、篆刻、集郵等的興趣愛好,當得知上五年級的兒子被選為校學生會主席時,也會禁不住大笑起來。在《我的父親老舍》一文里,父親雖然不愛言語,可對自己的關懷卻是無微不至。一次去東北出差,父親很關切地問是否帶好車票,並非得親眼見自己拿出來放好才放心。父親的行為讓兒子在火車上笑了一路,也感受到了父親心中那份獨特、深藏的愛意。

梁曉聲在《普通人》一文中,父親是一個「認真」的人:「父親一生認真做人,認真做事,連當群眾演員也認真到可愛的程度。這大概首先與他願意是分不開的……我想——『認真』二字,之所以成為父親性格的主要特點,也許更因為他是一位建築工人,幾乎一輩子都是一位建築工人,而且是一位優秀的獲得過無數次獎狀的建築工人。正是那每一磚每一瓦,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地,十幾年、幾十年地培養成了一種認認真真的責任感,一種對未來之大廈矗立的高度的可敬的責任感……他們的認真乃因為這正是他們的愉悅。」梁曉聲飽含深情地為我們呈現了一位普通而又「本色」的父親。

都說父愛如山,而在作家劉墉記憶里,父愛卻如母愛般溫柔、細膩。在《父親的畫面》一文中,劉墉如此寫道:「父親的懷抱是可愛的遊樂場,尤其是寒冷的冬天。他常把我藏在皮襖寬大的兩襟之間,我記得很清楚,那裡面有著銀白色的長毛,很軟,也很暖,尤其是他抱著我來回走動的時候,使我有一種居高臨下的優越感,我一生中真正有『獨生子』的感覺,就是在那個時候。父親寵我,甚至有些溺愛。他總是專程到衡陽路為我買純絲的汗衫,說這樣才不致傷到我幼嫩的肌膚。在我四五歲的時候,突然不再生產這種絲質的內衣,當父親看我初次穿上棉質的汗衫時,流露出一片心疼的目光,直問我扎不扎。當時我明明覺得非常舒服,卻因為他的眼神,故意裝作有些不對勁的樣子。」世事滄桑,歲月更迭,永恆不變的是那如陳酒般歷久彌香的殷殷父子情……

一位女作家在《目送》中寫到了她對父親的記憶。「到大學報到第一天,父親用他那輛運送飼料的廉價小貨車長途送我。到了我才發覺,他沒開到大學正門口,而是停在側門的窄巷邊。卸下行李之後,他爬回車內,準備回去,明明啟動了引擎,卻又搖下車窗,頭伸出來說:『女兒,爸爸覺得很對不起你,這種車子實在不是送大學教授的車子。』」她感嘆道:「所謂父女一場,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後來父親去世了,這位女作家也結束了她最後一次的目送。完結的目送,完結了傳遞的父女之愛。

近些年來,歌頌父親的歌曲出了許許多多,微電影、同名主題曲《父親》朗朗上口,歌詞質樸感人,從孩子的視角講述了父親慢慢變老的過程,令人深思:「總是向你索取,卻不曾說謝謝你。直到長大以後,才懂得你不容易。每次離開總是裝作輕鬆的樣子。微笑著說回去吧,轉身淚濕眼底。多想和從前一樣,牽你溫暖手掌;可是你不在我身旁,托清風捎去安康。時光時光慢些吧,不要再讓你再變老了。我願用我一切,換你歲月長留……」

父愛與母愛一樣,都是蝕骨柔情,有牽有掛,無怨無悔,全部給予子女。而身為子女的我們,應該及時領略和報答那一份如山般弘遠厚重的父愛。父愛永恆!

感覺不錯請點贊,轉載請註明出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