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劉楠:我把一群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商戰的女性,帶入到了血海領域中

劉楠:我把一群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商戰的女性,帶入到了血海領域中

本文根據劉楠在聯合國婦女署與長江商學院共同舉辦的2017女性領導力論壇上的演講整理。

劉楠,蜜芽創始人兼CEO

今天是一個關於女性領導力的會議,大家坐在這裡一起探討女性怎樣在現在的商業世界里成為更好的自己,我希望能把我的真實經歷分享給大家。

我創立了一家公司叫「蜜芽」,「蜜芽」的意思是「甜蜜的萌芽」,它象徵著孩子帶給你的家庭的全新的開始。我們是一家嬰童公司,現在員工大概有1000多人,是一個D輪以後的Pre-IPO企業,也有很多管理的難點,今天我站在這裡並不想以一個所謂的成功創業者的身份去跟你們分享創業經驗,而是想分享一個更真實的經歷:我如何以一個女性的身份,在經歷了這麼多矛盾、糾結之後,經過一路的奮鬥,做出現在的事業。

今天來到這裡,我的思緒一下子飛回了八年前。八年前我在東方廣場一家外企上班,叫陶氏化學,世界排名第一的化工企業。今天的會場離東方廣場很近,所以經常作為我們年會的舉辦酒店,我今天來到這裡,就像回到了八年前上班的感覺。

我在加入這家美國公司之前,在北京大學讀新聞和傳播專業,大學部畢業之後,因為完全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又繼續讀了研究所,所以我讀研究所的初衷並不是因為想要研究點什麼,而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總的來說,我的大學部和研究所就是在茫然和焦慮中度過的,我一直想成為更好的自己,但是我不知道什麼才是更好的自己。

我畢業的時候,滿身背著的是別人對我的期待:我媽媽希望我做一名大學老師,因為這就是她的生活,她覺得女孩做大學老師安全、恬靜、有姿態;我爸爸希望我當一名主持人,因為背負著他這個希望,在北大的時候我還讀了一個播音主持雙學位;我的老師覺得我能言善辯,應該去媒體,做好新聞傳播這條職業路線;我的同學覺得我挺有領導力,應該去折騰點社會實踐。

總而言之,大家都對我有各種期待,但是你要問我那個時候我真正想幹什麼?我是不知道的,我是茫然的。我大概只能說出我不想幹什麼,但是想幹什麼我卻說不出來。所以,我是懵懵懂懂的進了外企,也是因為這個世界500強的企業,看上去是所有乖女孩的好歸宿,僅此而已。

但是,當我進到外企之後,我發現作為一個想要快速證明自己的年輕人,在這麼大的公司機制裡面,卻只能成為一個螺絲釘,向老闆、領導證明自己這個PPT做得還行。所以,上班雖然體面安逸,卻沒有足夠自由成長的空間,這又讓我陷入了茫然。

俗話說不破不立,我就很贊同這個觀點,在我茫然的時候,我選擇結婚生子,徹底在人生的方向上來了一個大掉頭。生孩子那兩年,我反而一點都不焦慮,我成為一個全職媽媽。我再也不用想同學怎麼看待我,反正我不去參加同學聚會就好了。我也不用擔心媽媽怎麼看待我,因為她孩子已經這樣了嘛。

所以,當全職媽媽的時候,我反而把所有社會給我的枷鎖全部卸下來,那時我誰都不是,我不是北大的畢業生,我也不是外企的女白領,我的身份就是一個全職媽媽,我可以在家裡思考,我到底最想幹什麼。

然後我想到了我大學的時候在BBS上有一個小號,用來組織團購。我是一個熱愛買賣、熱愛商品的人,每次去國外旅遊,我最喜歡去的地方不是博物館,而是當地的菜市場和超市。我記得我站在一整個貨架的洗髮水面前,感覺就像找到了這場旅遊的精華所在。我喜歡研究商品,我也喜歡買下它們,直到現在我一天還能收到三四個包裹。買了之後,我覺得使用效果不錯就會想要分享給別人。

所以,我當了媽媽之後,就不停地買母嬰用品,甚至做Excel表格來整理什麼東西好用,最後我變成了一個意見領袖。當時還沒有微信,QQ群里的媽媽、微博上的媽媽,都跟著我一起買買買,於是我就把它做成了我現在的事業。

後來我才知道,我跌跌撞撞做的這個生意叫做電商,我才知道在很多的商業領域都已經是紅海了,而電商是血海。那個時候我只是一個媽媽,蜜芽一開始的管理團隊70%也是媽媽,我把一群女性,一群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商戰的女性,帶入到了血海領域中。五年過去了,我們還好好的活著,我覺得挺驕傲的。

其實這個過程並不是一帆風順的,我也沒有規劃自己的完美人生,我經歷了很多矛盾和焦灼,最終放下了一切,才找回了自己。

大家如果問我,你現在是個CEO了,你能感覺到性別這件事給你帶來的困擾嗎?還真是有的,我記得我在出席很多論壇的時候,跟男性CEO一起接受媒體採訪,問到他們的問題都是,你怎麼做用戶增長?你怎麼做公司的利潤?問到我,永遠都是「你怎麼平衡工作和家庭?」我想說,我真的不平衡,所有的創業者都知道,只有all in,你做任何事情都只能all in。但是,好像所有的人都替我們女性創業者背負著一種負擔,他們會特別關心我們的家庭,反而不太關心我們的公司。

身處這個環境,每個人很難獨善其身。我作為一個女性CEO,一個女性創業者,我希望大家研究的是為什麼蜜芽在電商的血海當中還能夠活下來,而不是其他的與商業無關的話題。但是大多數時候,人們給我安一個美女CEO這種不負責任的抬頭就不了了之了。我記得有一個蠻有名的投資人說過,我們不投女CEO。媒體又跑來問我有沒有感覺被歧視?我想說,作為女CEO,當我們發新聞時,不要把「身段柔軟」這些不相干的描述語放在業務數據前面就好了。當你滿腦子是業務數據的時候,其實投資人是不會給你加上「女性」這兩個字的

我們大多數人的思維慣性是先想著女性CEO會怎樣,但這是不對的,一個CEO該怎樣,顯然更重要。我覺得,人和人之間的差別要遠遠大於性別帶來的差異,人跟人之間有那麼多的不一樣,一個性別的差別是無法把我們的所有的不同全面論述出來的。我希望未來有一個時間點,人們關注的是事情本身,而不是性別的差異。但是在這個時間點來臨之前,我們所有的女性都必須要更多的談論男女平權這件事,才能讓它最終不需要被談論。而且我們所有的女性,都應該在社會的各行各業,做出真正的成果,來證明我們在各行各業擁有平權的能力,這是我最想表達的一點。

有的朋友們會認為很容易將「女性主義」講成一碗心靈雞湯,但是我想說雞湯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麼看待這個平權的問題,怎麼看待你自己。今天,我不僅想給大家帶來價值觀,更想說一些方法論。我認為不能只講價值觀,告訴大家這樣是最好的,但是不教給年輕的女性怎樣才能達到這樣的好,這是不對的。我給大家提兩個非常實用的小建議,希望能夠幫助大家。

建議一:接受自己是一個不完美的人。

大家知道,女性作為第二性,這個社會上對我們提出很多要求,比如打開微信公眾號,會看到很多文章告訴你,一個女人首先要懂得漂亮,每天要花點時間讓自己美美的;然後會有人告訴你,親子關係很重要,每天要陪孩子;你要睡一個飽覺,因為只有睡好覺了,精氣神才好;你要孝敬父母,你要重視兩性關係,你還要認真工作,這樣一來,一天實踐根本不夠用。這說明什麼?說明時間有限,我們不可能面面俱到,真的沒有辦法做到完美,更沒有辦法做到別人心中的完美。

女性身上很容易背負很多包袱,有些甚至是自己背上去的。包括創業了還要強制平衡工作和家庭,這就是其中一個包袱。這麼多的包袱了,我們真的不能一一都背起來。所以,抱歉!我真的不太完美

我們每個人都不完美,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其實是放下所有別人給你的枷鎖的第一步。當你知道自己是不完美的,你才能知道什麼事情是你在這個階段最重要的,你才會有選擇性的去處理這些事情。我們人生所有的階段,其實都是一次抓大放小的選擇過程。我在這五年工作最重要,在下個十年家庭最重要。這個因人而異,我不知道大家的選擇是什麼,請大家自己去排列。但是從第一天就不要讓自己試圖成為一個完美的人,這隻會成為枷鎖牢牢的捆綁住自己,最後只會苦了自己,累了自己。

建議二:直面自己的企圖心。

女性很羞於在職場和公眾場合談論自己的野心,我們更多的時候,願意做一個幫助這家公司成功的人,但是當有機會來的時候,女性未必敢第一時間抓住它。大多數時候,因為我們是女性,我們可能在下一個階段要去生孩子,去照顧家庭,我們的野心在職場上是不連續的,而男性往往沒有這樣的困擾。

我覺得女性跟女性之間也不一樣,就像我前面說的,人跟人之間的差距真的很大,今天在場的,一定有一部分女性,她們無所謂在事業上獲得多大成功,我曾經也是這樣的女性,但是有一天,你突然覺得你很想在事業上獲得成功,那你就要拚命的抓住你能夠抓住的所有機會,不要畏懼。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有一個比較平等的機會去競爭,去了解到自己原來能幹這麼多的事情。

我們大多數女性有太多東西放不下,而面對自己最想有野心抓住的東西又感到膽怯。放不下和膽怯相互作用,讓我們變成了更加糾結的自己。可是糾結沒有用,焦灼、焦慮也沒有用。我相信一個方法論,叫三年後的你取決於你的今天,不是明天、不是昨天,就是今天,你今天做的決定一定會影響到三年後的你過什麼樣的生活

當然,我們不是說一定要事業有成,你今天選擇劈柴喂馬,做田園少女,可以!三年後你可能在一個田園裡活成一個網紅的樣子,這種選擇也很棒。大多數時候我們在猶豫,我們不敢往前走一步,是因為我們不敢放棄現在擁有的,又想面面俱到的做完美的自己。

所以,我想鼓勵大家的是,無論你在焦慮什麼,無論你還放不下什麼,好好排列一下你的優先組合,今天晚上就做出你的第一個決定。

謝謝大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