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從「花開那年」的孫儷,看中國女性的審美觀

從「花開那年」的孫儷,看中國女性的審美觀

《那年花開月正圓》播到現在已過了那些肝膽俱裂的虐接下來的情節劇情不管如何進展吳聘對周瑩愛卻貫穿了整部劇。

可惜再也回不去了回憶中酸楚多過於甜蜜。那可如何是好不如就轉移一下視線專看少奶奶有哪一齣戲,讓少爺又是快樂又是鬱悶而且還讓觀眾怦然心動。

沒錯,就是少奶奶打扮成小廝的模樣和洋人「鬼混」,回來后被少爺訓話的那一段。

她一套寬鬆短褂,一頂瓜皮帽,整個人看起來:

肩削、胸小、背直、細腰、膚白、柔弱,還有令人慾罷不能的雌雄同體。

吳聘看著一臉不服氣的妻子,一邊氣得直咬牙,一邊又忍不住對她諄諄教誨,卻拿她半點辦法也沒有,徒添滿腔的疼惜。

蔣欣在孫儷微博下面留言:我爸媽說你像個十幾歲的小姑娘。

縱觀孫儷著作三部曲,從《甄嬛傳》到《羋月傳》再到現在的《那年花開月正圓》。

她每一部都有飾演少女天真無邪的橋段,除了演技外,最重要的就是她的身材體型完全保持了少女「肩削、胸小、背直、細腰」的體態。

你看在《甄嬛傳》里,同是穿著單薄睡衣的孫儷和蔣欣倆人對比。

前者看起來少女感十足,而後者,要不說,我真以為蔣欣的實際年齡至少36歲以上,不過上網一搜,她居然比兩個孩子媽的孫儷還小一歲。

所以古人常用「婀娜」來形容女子的姿態,僅這兩個字瞬間就能將女子輕盈柔美、亭亭玉立的美感在腦中勾勒出來。

另一位青春永不逝的周公子。

也是勝在擁有一副嬌小玲瓏、肩削背直的身子板,她24歲時演《大明宮詞》里14歲的太平公主,28歲時演《橘子紅了》里18歲的秀禾,到了40歲時還在演《紅高梁》里19歲的九兒。

整個過程竟然毫無違和感,彷彿這原本就是她的狀態。

比周迅還小兩歲的趙薇,卻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演出少女感了。

要知道,當時周迅與趙薇、章子怡、徐靜蕾可是被並稱為「四小花旦」,後來又被稱為「四大花旦」的。

章子怡。

她雖然從二十歲開始,就被媒體稱「臉上里寫滿了野心和慾望」,她有著與實際年紀不相符的老成,但她的身材卻能始終如一的保持原樣。

這次參加芭莎慈善夜,章子怡在拍照時,就特地扒下自己的衣服,露出性感的頸肩。

所以,體態是出賣年齡的暗手之一,不知不覺之中就能泄露你過往的閱歷。

中華幾千年文化,有太多關於描繪女子體態優美的文字和畫作,幾乎都以弱質娉婷的骨感之美為主:

《後漢書》中說:「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

曹植的《洛神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

后又如《紅樓夢》里對探春的形容:「削肩細腰,長挑身材,鴨蛋臉面,俊眼修眉,顧盼神飛」。

此中提到的「肩若削成」、「削肩細腰」便是古人對女子的審美觀,可見薄肩直背,是減齡的一大法寶。

少女體態和婦人體態的區別哪裡?

看看林青霞這三張照片你就能感覺出來,身材到底如何出賣一個女人的年齡。

劉曉慶時常以「年輕貌美」自居。

57歲時還在《隋唐豪傑》里給51歲的陳沖當兒媳,卻不知道,她那一身的虎背熊腰早已出賣了她。

而比她大一歲的趙雅芝,幾十年來一直保持體態輕盈。

在節目里,穿著一身勁裝,參加各種活動動作敏捷,即使和小她幾輪的徐嬌一起,一點也不覺得顯老。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的一點是:

長久以來對女子胸圍的審美觀,一直是 A/B cup取勝。

而不是時下紅地毯上的明星、王都榮耀中的動漫,那種博人眼球的 D cup。

傳統審美觀認為女性就要以女子「身段輕巧嬌小為貴,瘦腰病態為美」,所以:

女子的胸,並不似西方那般追求豐滿碩大。

漢代最典型的便有輕盈苗條的趙飛燕,到了魏晉南北朝時期,更尤重飄逸靈動為美,如顧愷之的《女史箴圖》,畫中的仕女長袖飄逸,衣裙曳地,格外的清雋秀逸。

即使到了唐朝,雖以微胖為美,但古代仕子受詩經中關雎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影響,普遍都喜愛瘦而勻稱的女子,認為女子只有腰肢柔軟纖細,走路才能搖曳生姿。

如《簪花仕女圖》,圖中女子雖都是服裝低袒,露出胸前肌膚,但不管正面側面,都沒有對女子的胸部多加刻畫。

鞏俐演《菊豆》時,她的胸圍就一直保持 D cup。

但她那時雙肩若削成,無論哪個角度看都是少女體態,如今的鞏俐早已不復當年的靈動,整個人雖是華貴有加,卻也臃腫不堪。

反觀朱茵,無論是在寫真還是電視中,大家一眼就能瞧出她 C cup。

但她能十年如一日的保持身材,該削肩還是削肩,該直背還是直背,所以即使十幾年沒有作品,也還能在綜藝節目上回歸紫霞仙子。

明末清初的嘉興文人徐震在他的《美人譜》中對的美人,做了一個精闢的總結:

「螓首、杏唇、犀齒、酥乳、遠山眉、秋波、芙蓉臉、雲鬢、玉筍、荑指、楊柳腰、步步蓮、不肥不瘦長短適宜。」

你瞧,古人對乳的追求,乃「酥」,非「豐」。

「酥」是指如綢緞般光潔細膩,確切的說,是指質感,並不是豐滿。

人們對小胸的喜愛,一路延續到民國初年。

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里,還是這樣描寫:

「間或也覺得可愛,她的不發達的乳,握在手裡像睡熟的鳥,像有它自己的微微跳動的心臟,尖的喙,啄著他的手,硬的,卻又是酥軟的,酥軟的是他自己的手心。」

然而,這種審美觀到了1930年代。

由於受到西方文化的衝擊,民國政府開始倡導「天乳運動」,更強調了西方的曲線美審美觀念。

不過這種審美觀,還是和唐朝時一樣,更看重瘦而勻稱。

張曼玉的 B cup 在《花樣年華》和《阮玲玉》中能將旗袍演繹成經典,想來還是贏在削肩、直背這上面。

想要體味中西差異,可看看曹禺的《雷雨》劇本中描寫四鳳的一段:

「四鳳約有十七八歲……她整個身體都很發育,手很白很大……過於發育的乳房很明顯地在衣服底下顫動著……她很大的嘴,嘴唇自然紅艷艷的,很寬,很厚……」

四鳳是個東方少女,但這一段亮相曹禺描繪出來的卻是一個經典的西方少女形象。體態豐腴,手大腳大,西方的油畫上,這種少女的形象很多。這與傳統審美「杏唇」「荑指」根本是兩種概念。

胡適評論《雷雨》,「實不成個東西」,「裡面的人物都是外國人物,沒有一個人物」。

這話在如今聽起來,多少有些迂腐與陳舊,但女子的美,也不是西方文化所能詮釋得了的。

對女子的審美,除了削肩、胸圍,當然還有其他。

比如說:

頸部。

徐志摩的《沙揚娜拉》詩中,「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與《詩經》中的「領如蝤蠐」大概有異曲同工之妙。

以少爺和少奶奶賞月這張為例,少奶奶一頭烏黑的鬢髮,襯著頸部數寸若隱若現的雪白肌膚,氣質優雅而精緻,幽閑而貞靜,這個賞心悅目的畫面,定格在無數觀眾心中。

學芭蕾舞出生的劉詩詩,無論站著還是坐著,始終都能保持人人稱羨的天鵝頸姿態。

微胖的蔣欣,不僅因為有張姣小的芙蓉臉龐,纖秀修長的頸部也為她加了不少分。

老牌明星張敏,包含了削肩、直背、天鵝頸的所有優點。

她飾演的趙敏,身著一套男裝,騎在馬上回眸一笑,簡直令人神魂顛倒。

清代大文人李漁說:「婦人嫵媚多端,畢竟以色為主。」

對於所有的女人來說,擁有美麗的姿容外貌乃是一生不變的追求。但除了姿容之美,還有另一種美,也享有古人盛譽。

在魏晉時期,除了認可女子「瘦骨清像」的形象,還盛行氣度脫俗之美

這種美感,是指一人由內而外所產生的,即使是小小的動作,舉手投足之間卻仍散發出非凡的氣度,而讓人感覺優雅異常。

劉嘉玲在參加《我們來了》,已52歲。

眾人看她時,或許不免有些美人遲暮的傷感,汪涵便問她,你最喜歡自己的哪一個年齡段?

劉嘉玲說,「我還真的非常喜歡我現在這個年齡,我不喜歡我以前那個時候,因為你很彷徨,你很不確認你很不自信,我現在這個狀態這個階段,是我自己最飽滿最自信」。

參加同一期節目的莫文蔚,平時做事處世,肆意酣暢之餘還有份行雲流水的坦然,自然也當得起這種「氣度脫俗」之美。

四十七歲的俞飛鴻,除去清澈見底的雙眸,她的美更多來自淡然自若的風骨之美。

美人之所以迷人,在於她有千種風情,萬種韻致,而不是局於某一特定概念。

隨著時代的更迭,造就了人們對美的詮釋也有所不同。

但不論是哪一種美,若能「性與韻致兼優,色與情文並麗」,沉澱出內外兼修的風骨,想必才是最美。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