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陳耀光x沈雷x潘傑|一座城的新文藝復興·杭州

陳耀光x沈雷x潘傑|一座城的新文藝復興·杭州

微信

掃一掃

分享至朋友圈

微博
Qzone

摘要:一座城的靈魂不在高樓大廈里,在巷陌里,在餐桌上,在當地人身上,在日常的生活里,在歷史的煙塵里。9月6日,由新浪家居和Marcopolo1295 瓷磚聯合舉辦的「一座城的新文藝復興」,在法雲安縵這個有南宋遺風的古村落里,和陳耀光、沈雷、潘傑來...

一座城的靈魂不在高樓大廈里,在巷陌里,在餐桌上,在當地人身上,在日常的生活里,在歷史的煙塵里。9月6日,由新浪家居和Marcopolo1295 瓷磚聯合舉辦的「一座城的新文藝復興」,在法雲安縵這個有南宋遺風的古村落里,和陳耀光、沈雷、潘傑來聊聊杭州這座城,在他們心底,最美麗、最溫暖、最生動的杭州是怎樣的。

沈雷

此心安處是故鄉

我1988年來到杭州,就讀我心裡非常崇敬的藝術院校,當時我18歲。那麼快,30年了。

年輕的時候有人問我如何看待地域化、本土化的設計,或許年少輕狂,我基本不會去看那些太本土的設計。走遍千山萬水再次回到杭州,我再次思考這件事。林迪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極為專業的設計師和極為專業的業餘攝影師,他說,「或許把生活倒回去些,才可以感覺生活的悠長」。

1988年,我來到杭州南山路浙江美術學院,也就是現在的美術學院,我現在可以明確記住它的號碼是218號,我在這裡接受了4年專業的美術教育和設計教育。1992年,我大學畢業分配到離西湖不遠的浙江省建築設計院,我在那工作了7年。1996年,我在杭州買了自己的第一個房子,出國的時候想賣掉,一個朋友說,「沈雷,房子還是留著,賣掉你不會回來,不管怎麼樣,你還有一個點可以回來。」

1996年到1998年在英國讀書,然後在英國待了三年,2001年回到我的家鄉南京。2002年我認識了孫雲,我現在的合伙人, 2002年阿里巴巴從湖畔花園的一個別墅搬到城西的辦公樓,我們開始給它做設計。2003年阿里巴巴有大量的業務出現,包括淘寶、支付寶,於是2003年我正式回到杭州,把自己的據點、公司都安在通益路的Loft49創意園。

「1988南山路…1992安吉路…199莫干山路…2003杭印路…都是曾生活與工作過的地方,如果複合上25年間設計過的基地位置…便是在這個馬可·波羅敘述的城中——澄清的淡水湖與一條大河之間,河水經由大小運河引導,流入全城各處,並將所有垃圾帶入湖中,最終流入大海……而內建築留下的痕迹也是終將流入大海……剩下的唯溫暖記憶中,安處於吾鄉的見證。」

給大家看元代畫家畫的杭州,可以看到杭州的全貌,沿著西湖一圈所有的場景在南宋的時候已經存在,我覺得或許比現在還要繁華。低矮的尺度,有山、有水、有橋、有樓閣。《清明上河圖》非常細膩,但是看這張杭州的畫會更有感覺,因為上面的這些地方就在你旁邊,錢塘門、清波門、斷橋、蘇堤、白堤……這個特別難得,這張圖讓我感動。

1998年我離開杭州去了愛丁堡,我在出國之前不會做飯,到了英國想吃故鄉的食物,所以我就把生活倒回去,想想我七八歲的時候父母在煤球爐邊燒的菜,紅燒扁魚、油豆腐燒肉。我在英國全部模擬一遍,在那三年裡練成了很好的廚藝。現在第二天要吃什麼,我都是前一天晚上開始考慮,因為那個時候有食慾,腦子有菜單,像設計一樣,先有一個預想和概念方案,第二天到菜市場準備材料,然後回到家裡開始做方案,最後落實到味道。這種「模擬」的心態對設計師很重要,包括出去旅行,你的收穫會更多。

去過愛丁堡的人,大都會疑惑我為什麼回來?那個城市那麼美,像童話一樣,又是JK羅琳的故鄉,她那個時候整天在咖啡館寫《哈利波特》。在愛丁堡我的感受就像馬可·波羅到了杭州。他對杭州所有的感受源於他的背景,他作為一個義大利人,遊歷過很多地方,包括米蘭、巴黎,他怎麼樣看杭州,看的城市?而作為在生活的人,我們怎麼樣去看世界上的那些城市?

我去過很多城市,我會畫下來或者用文字記錄,對城市的印象,有時候是我的想象、感受,而不是真切的場景。圖像、文字、記憶,都可以給你的設計帶來幫助。我經常建議年輕的設計師「重感受,不要重細節」,我們大可以忘記細節,當你回到電腦前,想起那種感受,用語言表達出來,那就是你,不是別人。旅行給人帶來奇妙的感受,這種奇妙的感受可以觸及心靈。我常常會寫一些文字,去描述我心中那些夢幻的場景。今天分享的,大都是我在世界各個城市的所見、所想,我對它們的感覺。在法雲安縵這個地方,我更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感性的東西。

沈雷文字摘錄

「夜看lifestyle頻道,宏觀設計的欄目,2003年一對英國建築師夫婦在西班牙安達盧西亞購地建造自己退休后住的房子,男主人是後現代主義者,粉彩色的立面遭到當地居民的強烈反對,建築師的解釋或原因只有,不要退休後生活在無聊與重複里……經過十年,電視欄目再訪故人,男主人己故去,而女主人的的回答也是,我沒有生活在無聊里……台北柏仰兄說碎片的光芒、邊角折射出的趣味----是美……」

「在英倫的晴空下…有些特別的心情,今天步行四小時…復走十六年前…初次倫敦的線路,用記憶去驗證城市的變遷…或是帝國的首都…或是開過了奧運會…大城到處都在修繕…到處可見到…杭州的勃勃生機……忽然肚餓…食可以果腹的炸魚與薯條…在自己的定義中…西餐的色拉及烤制的菜蔬不算蔬菜的…也就想起時鮮的菜苔…蠶豆來…唯有單純的…加些鹽大火快炒的顏色方可舒心…邊走邊想…記得唐人街…一年四季都有豌豆頭的,或許異國人喜食豌豆而嫩葉棄之…所以特別便宜…留學時發現…成為䃼充維生素的特色美食…經過街角,看到…過往…日日必進的TESCO,便又想起日日必吃的蘋果來…那時一鎊一袋……」

「一城一景…一草一木,終日遊盪…在異鄉的…城。小時,或是母親與我講高爾基的《童年》,流浪也是…為了去尋找…河邊的那座城了…不知倫敦…如果有雙城…熟識愛丁堡…內心…是溫熱的鄉下孩子…拒絕…衣冠楚楚…達官與貴人…北方更真實些…而愛丁堡經過十多年…似乎也老了些…一如老友的容顏…久不見,只有貼心的細微者才可發現…去了曾經居住過的地方…曾經學習的地方…曾經嘻鬧的地方…曾經的魚店…曾經的咖啡店,雖然不至…物是人非也是…步移景異了…頹廢或本在泥濘凄雨…的印象里…巧的事…此次愛丁堡…有轉瞬即逝…久違的陽光…伴著凜冽的海風……」

「記得1988年…第一次…杭州黃龍飯店…或是那時感受的是與世界的距離…溜光水滑的印度紅地面…各種沒有體驗過的設計產生的有感…再后…滬上的各種操著洋文的場所…再後來…留學時代的夏日宮殿…都是氛圍…帶來的距離。今年春天與台灣設計師任萃同游東京時,她的一句好高級喲驗證了設計與設計師的某些困惑…或高級在漢語中便是指超過一般的…形容詞,而這種體驗感是細微可回味轉瞬的…或就是過去式的詞…前日入住伊勢志摩阿曼…與如圖的想象近似,只在黃昏落時之間恍惚了下,有了些許幻境…而昨日中午…艷陽高照之下拜訪伊勢神宮…又遇見久違的高級感,大氣勢……」

「記得1988年的杭州南山路218號,男生宿舍是木結構的民國兩層樓,院中有成年皂角樹…春天…混合著青春荷爾蒙的青草味道…有種動物園的氣息…今天入住巴瓦的…山中傳奇…遺產酒店kandalama…復又回到…三十年前的好時光…遠山…湖泊…古樹…印度洋的海風…混合著滿山伺機而動的猢猻…如同可以感覺的…前世今生…午間倚窗小夢…夢見…西遊記&泰山&封神演義來…好象也見了Geoffrey Bawa……」

陳耀光

難以忘懷的是母親的面孔,城市的面貌

「一座城的新文藝復興」是很大的話題,我不是學者和研究者,作為一個杭州人,我更想從在杭州的生活經歷去表達我對這座城市的理解。

我出生在官巷口,當時的官巷口相當於現在的武林門,很繁華,而武林門以北基本上是郊外了。印象中,幾條街和幾個門構成了杭州城,清泰門、涌金門、望江門、中河、東河再有一條護城河……我的國小也在官巷口,每天上學走過的那段路不過三丶四百米,大概只有近三米寬,但能填滿了我一輩子的記憶。

江南的房子,二層樓高,很小的扁擔弄,右側是公安廳的宿舍,左側是工商銀行的大院。穿出小弄就是一個棉花店,彈棉花的兩老夫妻背都駝,棉花從青瓦、白牆的老民居散出來,一直飄到對面理髮店的玻璃窗,還有隔壁鐵匠那裡。鐵匠年近60歲,手臂晃動的肌肉我還記得。走上橋,橋上有二兄弟,養了十多年的鴿子,傍晚鴿子盤旋在橋頭,我們在橋上來來回回看下面的船。同學們踢著路上的石頭,一路比賽著踢回家……"人的一生有兩樣東西是不會忘懷的,一個是母親的面孔,一個是城市的面貌」,我對杭州的情感就含在這些日常的、樸素的場景里,小時候的記憶會是每個人一生的回憶。

「兒時去國小課堂的路上,穿過巷弄迎面一座江南石板小橋,紛飛在空中的風箏此起彼伏,其間,鳥雀、燕子以及河岸人家私養的鴿子,一群群盤旋在江南的屋瓦頂上,藍天白雲與小橋流水……一派市井風情逗留在放學后的橋頭,舉頭仰天嬉鬧在回家的路上,此刻的天空帶著小夥伴們的尖叫聲,回蕩在曾經的美好時光……」

2013年我和陳林、金捷三人在鳳凰山腳下的典尚院子里做了一個《木竹東西>杭州設計師私人收藏展,只是請了一些本地杭州的好朋友們出席,我把這個事件取名為——活在南宋遺風的當代生活標本。設計師喜歡收藏一些老物件,可能因為老的東西跟當下機器、流水線快速產生的重複性的玩具不一樣,那些東西里有溫度、有回憶、有情感,不可替代。就像我們對城市的回憶一樣,老時光不可替代。我們為這個展覽寫了一個序,摘錄幾句:小時候在沒有玩具的年代,我們對著地上的螞蟻可以神遊半天;後來在沒有月亮的晚上,我們學會了摺紙,將樹梢掛上燈籠,點燃自己的想象……

杭州繞不開一個西湖,全國各地很多城市有湖,陽澄湖、太湖、東湖,西湖有什麼特別的,不就是一個水塘?我認為有湖不稀奇,但杭州的環湖背後山巒疊嶂,尺度宜人的像城市屏風是不可複製的。西湖不大不小,晴天看到遠山,讓人親近,有一種被圍抱的寵愛感覺。雨天霧天西湖朦朧似水墨,有更多的遐想。

杭州的基因和生活形態就是跟著山走,跟著山下的湖邊走,圍繞著的核心就是西湖。西湖蕩漾著永遠不會發生任何風險的漣漪,只能挽留文人墨客,醉了一次又一次,然後把文人旺盛的激情、美妙的句子,通過女人、通過男人,通過愛情和殉情讚美江南統統流入西湖,一代一代留下來。我們無法確切地描述南宋的臨安是怎樣的景象,我只知道一個城市的湖光山色是可遇不可求的,才能夠唐宋元明清一路流傳,才能夠歷代安居樂業。西湖的水是軟的,所以它能夠留住人。

南宋是文化藝術的高峰,杭州作為南宋的都城,代表著最浪漫的風雅。杭州城難以描述,只能通過一些斷章,一些隻言片語去表達我的感受:

••「復興」是丟失了,把曾經有過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重新撿回來,回到當下的時空,還是再次尋找?是再現,還是升華?

••「復興」不是簡單的懷舊,是一種精神,是一種回歸,是一種提升。

••「復興」根植於城市和每個人生活的價值和生活方式上。

•「復興」通過主觀的努力和奮鬥可以找回,還是等到環境,城市經濟、文明、意識提高,自然而然就會回來?

•國人曾經的那一段「優雅從容」被丟失了,現在還沒有真正地回歸,目前還沒有完全還原一個城市應有的生活氣質,它的恬淡、安逸、那份獨特而不爭的優雅……

•杭州,自然速度,東方節奏。

•杭州的西湖龍井茶、筍乾老鴨煲,都是需要花時間品嘗的。

•杭州人的悠閑隨處都能感受得到,走在大街上,無論老人孩子男人女人都是一副不急不躁不溫不火的樣子。與其說悠閑是杭州人的一種生活狀態,不如說悠閑是杭州人的一種生活方式,更可以說,悠閑是杭州人歷經生活滄桑歷練出的一種難得的生活意境。

•杭州人生活的基因,對品質的要求,對文化訴求的尊敬,對自然的讚美……所以杭州才吸引那麼多文人雅士,形成獨特的城市風貌和氣質

對童年生活環境的回憶,描繪的是一個步行者的空間尺度。但現代城市的尺度不可能完全是步行的速度。我們現在的問題被速度推著跑,這樣下去人們會漫漫地忘記步行的樂趣……復興不是完全回到以前的生活方式,而是在現代生活節奏中依然能感受到以前的生活狀態……

潘傑

西湖,心中的家園

杭州怎麼文藝復興,我覺得走到法雲安縵,它已經告訴我,我們應該做什麼樣的改變。坐下來,古琴聲起,我看到屏幕右下角的山上的亭子,水面上的船,然後看到一個年份——1295,馬可·波羅說杭州是「天堂之城」,古琴聲把我帶進當年的景象,從安縵再往遠可以看到西湖,進而看到杭州這座城……

「復興」實際上是一種精神喚醒。這個精神的喚醒來自於哪裡?杭州是歷代古都,天堂之城,杭州人有自己的驕傲。這個自信在於內心,而不在於外表。

杭州人對杭州的情結根植於內心深處。為什麼陳耀光在設計領域這麼有影響力,他還是留在了杭州?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很少杭州人,杭州人不太願意出去,外面再好也要回來。杭州人的心結在哪呢?我覺得就在西湖,不是杭州這座城,西湖是這世界上唯一的西湖。

我在離西湖300米的地方長大。我曾經在香格里拉飯店工作了11年,每天在北山街上慢悠悠地騎一輛腳踏車,10分鐘就到少年宮廣場,我家就在那個地方。西湖於我而言是心中的家園。矛盾筆下的烏鎮,沈從文筆下的鳳凰,還有老舍筆下的北京衚衕,寥寥數語,卻足以勾起人們的情思,因為飽含深情。我不是他們那樣的文學巨匠,但是,我和他們一樣飽含著對家園的深情。

我在西湖邊生活了五十多年,2013年我才重新來認識西湖,之前我沒有在西湖邊上好好拍過一張照片或者一段視頻。2013年開始拍西湖,我忽然覺得是不是應該系統地去記錄它。我希望能夠給大家帶來另一種視覺感受,不是熱鬧的、滿滿都是遊客的西湖,我想要表現的是有我獨特記憶和主觀意圖的西湖。

我感受過西湖的春夏秋冬,陰晴雨雪,我知道幾乎每一天凌晨四點半西湖的樣子。在一個清晨,我找到了《湖畔》這部自然電影的清晰構思——霧、雨、雪、春、夏、秋。我開始了對每一個板塊素材的收集,一個清晨的等待,換來的也許只是一個5秒的視頻鏡頭,於我而言已經滿足。

西湖最美的時候是清晨,經過一個晚上的安靜以後,整個的西湖無論是植物、鳥、水,它所呈現的是一種有靈性的狀態。為什麼在我的片子里所有的畫面,天氣、水紋、鳥、霧氣,都那麼恰到好處?因為拍西湖的四年裡,在同一個點上我會到達差不多八到十次,我要觀察鳥在什麼狀態下它會飛過來,然後在什麼樣的狀態下水會起霧氣,它會蒸騰出什麼樣的狀態,什麼樣的天氣下,會有蜜蜂停留在荷花上……

最了解西湖的人會說,「晴西湖不如雨西湖,雨西湖不如雪西湖」,又有人說「雪西湖不如夜西湖,夜西湖不如月西湖」,把西湖分解之後,它們帶出來的意境是完全不一樣的。雪中的西湖把我感動到什麼狀態,冷到失去知覺還在拍攝。我在船上端著機器一個多小時,站在風雪裡,整個人都僵硬掉。

雪西湖的拍攝過程是一個浪漫的苦活。凌晨出門,頂著風雪,因為只有天亮前才能看到沒有車轍和腳印的雪景。下雪的凌晨,那種南方特有的濕冷,就像手腳包裹了一層冰,從冰涼到麻木再到後來沒有知覺。可是在寒冷麵前,鏡頭裡的暖意足以融化一切。在拍攝的時候,它構建出來的畫面很容易把你帶到很久很久以前,我們熟讀的那些詩詞的意境不經意就在畫面中表達出來。有時,凌晨幾個小時的拍攝能用的只有5、6秒鐘的素材,運氣好的時候,借著光線、飛鳥、水霧、船等能有十幾秒的收成,16分鐘的片子就像農民勞作,粒粒皆辛苦!希望能讓你看到另一個西湖,若能讓你置身其中,也算我們在雪中相遇了。

以上是沈雷、陳耀光、潘傑分享摘錄,完整內容請看視頻直播(直播鏈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