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女人叫床對男人的刺激有多大?

女人叫床對男人的刺激有多大?

01

七月的海濱市炎熱無比。

這天晚上,羅軍正在值班室里和同伴小周一起值班。長夜漫漫,格外寂寞無聊。

小周拿著手機看著大片,他看的津津有味。所謂的大片,也就是大人看的片。

「軍哥,咱兩一起看呀。這女的真帶勁呢,太騷了。」小周邀請羅軍。

羅軍不屑一顧,說道:「兩個男的一起看有什麼勁,你要是個女的我就陪你看了。」小周嘿嘿一笑,說道:「軍哥,看不出你也是個賤人啊!」

羅軍說道:「你懂個毛線,你個小屁孩兒估計還不知道女人是撒滋味,也不怪你沉迷於這種東西。」

小周頓時來了興趣,他收了手機,說道:「那軍哥,你跟女人內撒過?」

羅軍不由罵道:「小兔崽子,老子都26了,你覺得老子可能是處男嗎?」

「哈哈,軍哥,那你跟我說說唄。」小周馬上討好的道。

羅軍摸了摸鼻子,漫不經心的道:「不說,有什麼好說的。」

小周還準備繼續求羅軍,便在這時,羅軍的目光產生了變化。他緊緊盯著監視屏上。

監視屏上顯示有兩個陌生的男子坐進了電梯裡面。

「怎麼了,軍哥?」小周馬上問。

羅軍將監視屏上,屬於電梯的九宮格放大成一格。他說道:「這兩個男的怎麼好像從沒見過?」

小周說道:「嗨,這小區里一共一千多戶人家,軍哥你還能每一戶都認識了?」

羅軍沉聲說道:「不大對勁,我都沒見這兩人進來。肯定是趁我們不注意翻牆進來的。」

「那麼多人進進出出,也許是軍哥你沒注意到呢。」小周不以為然。

羅軍不理會小周,他看見電梯里的兩個男子到了29樓,然後就出了電梯。

「你在這兒待著,我去看看。」羅軍馬上吩咐小周。

小周覺得羅軍太敏感了,他說了一聲好。

羅軍出了值班室,迅速上了電梯。他知道29樓一共還只住進了兩戶人家。其中一戶出去旅遊了。還有一戶是一個離異少婦獨身住在裡面。

那離異少婦一向沒有朋友。這兩名男子十有八九是知道離異少婦的情況,所以起了惡念。

羅軍對那少婦是很有好感的。那少婦看起來28歲左右,長的端是美麗,成熟,性感。

反正是絕對的人間尤物,讓人覺得要是能死在她的肚皮上,那也是值了。羅軍都想不通,這女人的前夫是怎麼捨得離婚的。

當然,羅軍對那少婦有好感不僅僅是因為她漂亮。更重要的是,那少婦每次對他們幾個保安都很客氣禮貌。早上還會主動問好。

可不像其他的一些業主,眼睛都到天上去了。根本不將他們這些保安當人看。

羅軍迅速來到了29樓,他腰裡別著警棍。這警棍不帶電的,作用不是很大,嚇唬人還可以。

羅軍來到了少婦所在的房門外,他先仔細聽裡面的情況。

有隱隱約約的掙扎聲。

羅軍馬上肯定了自己的猜測,於是大力拍起門來。「開門,開門!」羅軍大喊道。

很快,門開了。

開門的是之前坐電梯的其中一名陌生男子,他將門打開一條縫,冷淡的看向羅軍,問道:「幹什麼?」

羅軍狐疑的打量男子一眼,說道:「我認識這房子的主人,好像不是你們吧。」他說完就一順溜直接擠了進去。

那陌生男子見羅軍強行進門,他乾脆就將門關緊閉了。

「小子,是你自己找不痛快了。」陌生男子的眼神冰寒起來,說起話也是陰測測的。

羅軍也看到了另外一名刀疤男子從卧室里走了出來。兩人將羅軍圍在了中間,而且他們手上出現了寒光閃閃的卡簧。

羅軍眼中毫無懼色,開玩笑,他在國外屍山血海的闖蕩時,什麼人凶人沒殺過。像眼前這種貨色,他壓根就不會放在眼裡。

羅軍冷笑一聲,說道:「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那兩貨臉色更寒,立刻一起如虎狼一般撲了過來。

出手狠辣,便是要置羅軍於死地。

左邊男子卡簧快准狠的捅向羅軍腰部,右邊男子則是捅向羅軍腹部。

這兩名男子看來便是亡命之徒了。羅軍突然出手,他直接一拳擊中左邊男子面門。他的速度比那男子快太多了,那男子直接摔飛出去,暈死當場。

至於右邊的男子,羅軍一把抓住那男子持卡簧的手腕,隨後朝懷中一拉,接著一個肘擊,直接將這男子打趴在地上,也是當場暈死過去。

隨後,羅軍快步到了卧室裡面。

02

羅軍看到了那位美麗的少婦。他隱約記得這少婦好像叫做丁涵。

此刻,丁涵穿著紫色的睡袍。她的手腳被綁了起來,嘴巴也被用膠布封住了。

丁涵便也就看到了羅軍,她眼裡閃過驚喜的淚花。她是認識羅軍的,本來這一次她已經萬念俱灰。她剛才洗完澡后,正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就聽到了撬門的聲音。隨後,那兩名歹徒就闖了進來。這兩名歹徒進來的目的非常明確,直接說要錢和人。他們要劫財劫色。

如果是單純的劫財,丁涵覺得也就罷了。可一想到自己要被這兩個無恥的男人糟蹋,她連死的心都有啊!

丁涵被那兩個男子捆在床上后,兩人便想要一起玩弄丁涵。丁涵也無法掙扎,就在她萬念俱灰的時候,敲門聲音傳來了。

丁涵這時候也看清楚了羅軍。她卻也是認識羅軍的,在看見羅軍的一剎那,丁涵熱淚盈眶,比老百姓看見了解放軍叔叔還要激動。

平時,丁涵就注意到了羅軍。雖然羅軍只是個小保安,但羅軍身上的氣質與其他保安截然不同。他身上有種瀟洒不羈的感覺,就像是江湖浪子一樣,沒有什麼能羈絆他。

這時候,羅軍的出現再次證明了丁涵的心裡的想法。

「你沒事吧?」羅軍背著身子問道。

丁涵馬上就想到了自己眼下的樣子,她不由臉蛋羞紅,說道:「我沒事。」

羅軍說道:「你沒事就好,那我就去報警了。」

丁涵嚇了一跳,說道:「等等!」

羅軍說道:「怎麼了?」

丁涵看了羅軍一眼,她見羅軍背著身子,始終不轉過身來。心裡對羅軍好感倍增,覺得羅軍是個真君子。她馬上說道:「你能先幫我把繩子解開嗎?」

她現在這幅狼狽樣子,如果被警察來了看見,那大庭廣眾之下,丁涵覺得自己真是要去找豆腐塊撞死了。

「哦,好!」羅軍說道。

「你閉上眼睛可以嗎?」丁涵帶著一絲哀求的語調說道。

羅軍心裡好笑,他答應了一聲好。隨後就來到丁涵的身邊。

「啊,你摸錯了。」丁涵臉蛋羞紅到了極點,連忙提醒。

羅軍心裡暗笑,他其實就是個弔兒郎當的性格。在美女面前一向都正經不起來。只不過,他對丁涵有那麼一絲特殊的感覺。所以,他就假裝正經了。

現在丁涵要他閉上眼,他哪裡會客氣。於是故意摸錯,一下摸到丁涵的飽滿,一下摸到丁涵的翹臀,簡直就是佔盡了便宜,過足了手癮。

當然,羅軍還是很有分寸的,不會讓丁涵起疑。

丁涵心裡那個悔啊,覺得自己還不如讓羅軍睜開眼來解繩子,反正也被他看見了。

最終,羅軍幫丁涵解開了所有的繩子。這傢伙心裡暗暗叫爽,覺得手感真好啊!

「我出去,你換衣服啊!」羅軍接著說道。

丁涵羞紅著臉,她點了點頭。

羅軍出去后就報了警。

丁涵在五分鐘后也換好衣服出來了。她換了黑色的連衣裙。那裙子是束腰的

不得不說,丁涵真是妖孽級別的美麗,而且穿衣很有品味。

羅軍看的一呆,他忍不住讚歎道:「太美了。」

丁涵心頭忍不住一樂,女人嘛,總是會受容這些讚美。她很快也就看見了地上的兩名匪徒。同時,丁涵有些詫異的看向羅軍,說道:「他們是你打暈的?」

羅軍點點頭,他頗為自得的說道:「當然是我,他們肯定不會自動暈過去呀。」

丁涵馬上問道:「你以前當過兵?」

羅軍有些貪婪的多看了眼丁涵的胸前,他覺得太美,太誘人了。丁涵馬上察覺到了,她微微惱怒,臉蛋忍不住也一紅。

羅軍說道:「嗯,當過兵。別說他們兩個,就是再來十個都是小菜一碟。」

丁涵忍不住一笑,覺得這傢伙有些吹牛皮。她卻不知道羅軍非但沒有吹牛皮,而且是謙虛了。像這樣的貨色,再來一百個,他都不是問題。

「我叫丁涵,謝謝你。今天要不是你,我估計我就慘了。」丁涵正式伸出雪白的柔夷,向羅軍道謝。

羅軍趕忙伸手握上丁涵柔滑的小手,他說道:「我叫羅軍,是咱們小區的保安。」他握完就鬆手了。

佔便宜這種事情得春風細雨,潤物無聲。太明顯了會讓人討厭。這一點羅軍是知道清楚的。

丁涵想起之前還覺得心有餘悸,她說道:「想不到咱們的小區的保安還有像你這樣的身手的人。真是屈才了。」

03

羅軍咧嘴一笑,說道:「也沒什麼屈才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呢。我覺得這裡很自在。」

小區的保安部門的確是挺自在的,大家在一起也沒什麼勾心鬥角。每天你值你的班,我值我的班,見面了就打個招呼。

唯一存在不愉快的地方就是,每天值班的時候,需要去各個樓層檢查。有時候老保安就愛欺負下新來的保安。不過這也無可厚非,新人都不被欺負,難道老人要被欺負?

丁涵微微一怔,她覺得羅軍真是有些與眾不同。甚至自己也看不透這個傢伙。

過了大約十五分鐘,警察就來了。

那兩個匪徒被警察弄醒,然後帶走。

帶走的時候,其中一個匪徒陰測測的朝羅軍說道:「小子,多管閑事,我記住你了。」

這句話說的丁涵心驚肉跳的。羅軍卻是不屑一顧,道:「你拉幾把倒吧,就你這種貨色也配威脅我?」

那匪徒不由一愣。

羅軍還真是沒將這貨當做什麼對手。

不過兩名匪徒被帶走之餘,羅軍和丁涵也要去派出所協助調查。

在派出所里,羅軍和丁涵錄了兩個小時的口供。隨後兩人才被允許離開,不過警察叔叔說了,可能還會要麻煩到兩人。

出了派出所后,已經是凌晨一點。

這時候正是月上中天。

這裡是海濱市,海濱市屬於海邊城市,就算是冬天都暖和得很。到了夏天,那是更熱。

所以這時候雖然是凌晨了,空氣里還是有股子說不出的燥熱。這種燥熱很容易勾起男人的荷爾蒙激素衝動。

那兩個匪徒就是屬於這一種。他們其實是跟丁涵的前夫很熟,一直都垂涎丁涵。於是這晚,兩貨突然聊到了丁涵。他們一想到丁涵的成熟動人,這燥熱的晚上,他們就再也把持不住。

衝動是魔鬼啊!

男人慾望上來之後,更是魔鬼中的魔鬼。

派出所離小區並不遠,所以丁涵和羅軍是步行回去的。羅軍走在丁涵身邊,聞著丁涵身上的香味兒,不免有些想入非非。他更想到了之前閉眼給丁涵解開繩子時,故意摸丁涵的情景。

那滋味讓羅軍無比回味啊!

他偷偷瞥了眼丁涵胸前那道雪白的溝壑,暗暗道:「誰要是娶了丁涵這樣的女人,肯定遲早得精盡人亡。也不知道她前夫到底是怎樣的人,居然捨得和這樣的美人兒離婚。」

他這邊廂胡思亂想,丁涵也有些神不守舍。丁涵主要是害怕,像今天這種情況發生的完全無法抵抗啊!

羅軍馬上看出丁涵的害怕,他立刻說道:「涵姐,你別怕,有我在呢,我保護你呀。」

丁涵怔住。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之間,她有種熱淚盈眶的衝動。

她一個女人獨自的打拚實在是太累了。現在羅軍突然說會保護她,她內心感動無比。

「謝謝你。」丁涵說道。她撇過頭去悄悄擦拭眼淚,卻是不想讓羅軍看到她的軟弱。

羅軍則是呵呵一笑,說道:「能保護涵姐你這樣漂亮的美女,很多人求都求不來呢。」

這句馬屁拍的那叫一個露骨啊!

但是丁涵卻聽的非常開心和受容,只要是女人,那裡會有不喜歡人誇讚的。

男人被人誇帥都會高興呢。

不過丁涵還是臉蛋微微一紅,謙虛的說道:「我漂亮什麼呀,都人老珠黃了。」

羅軍馬上說道:「我靠,涵姐,你要是都屬於人老珠黃了,那些明星不都得去跳江了?哎,我將來要是娶媳婦,有涵姐你的十分之一漂亮我就心滿意足咯。」他馬上又自怨自艾的說道:「可惜我就是個小保安,也沒女孩子願意嫁給我。」

丁涵被羅軍哄的開心起來,她見羅軍沮喪,於是馬上安慰道:「不會的,你這麼優秀,一定會有一個屬於你的緣分等著你,別著急呀。」

羅軍說道:「嗯,涵姐,我聽你的。」

他心裡好笑,其實這貨哪裡會因為自己是保安而自卑。他以前在國外那可是雇傭軍團的王,那時候也是叱吒風雲啊!瑞士金卡里,那可是一億美元啊!

什麼樣的美女沒見過?

不過現在,羅軍可是十足的窮光蛋。在解散雇傭軍團的時候,他就把所有的錢拿出來分了。

兩人聊天,聊著聊著,不一會就到了小區外面。

丁涵突然覺得這路也太短了,剛聊起勁就到了。兩人一起進了小區,丁涵對羅軍說道:「你方便留個電話給我嗎?」

羅軍笑道:「你就是我姐,當然可以呀。」

丁涵看羅軍笑的憨厚,她心裡也不由有些融化,說道:「嗯,以後你就是我弟。」

兩人互留了電話后,丁涵便揮手跟羅軍道別。

羅軍目送丁涵上去,他看著丁涵嬌俏的背影,還有那圓潤翹立的臀,頓時又有些把持不住了。

羅軍這邊發著呆,那邊小周馬上過了來。

「軍哥,你真厲害啊!我都聽說了,你一個人空手制服兩名持械匪徒。哇撒,你這是英雄救美啊!我剛才看見那女業主看你的眼神都不同了,那叫一個含情脈脈啊!」

羅軍沒好氣的說道:「我看你是鬥雞眼吧,還含情脈脈,脈脈你妹呀。」

小周嘿嘿一笑,說道:「軍哥,你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嘛。我可是聽說那女業主是離異單身,要是你弄得好,以後你就是這小區的男業主啊。我們都為你打工!」

「我靠,瞧你這卑微的出息。」羅軍不由笑罵。

04

雖然羅軍這次也算是立了功,不過羅軍也不覺得這是什麼事兒。他讓小周不要去跟保安隊長說。主要是他覺得麻煩!

小周自然是聽羅軍的。

到了早上六點,羅軍和小周下班。兩人就回了宿舍。

宿舍是在小區裡面,是地上車庫改造出來的。這宿舍裡面有些陰暗,終年不見陽光。

而且一個宿舍里住了六個保安,大家都是睡上下鋪。羅軍也沒覺得不習慣,這傢伙,以前奢侈的時候睡過迪拜的總統套房,也摟過金髮碧眼的美妞睡過。但是,他在執行任務時,化糞池裡都待過一夜。

當然,那是穿好了裝備,帶足了氧氣的。

總之,羅軍是個什麼福都能享受,什麼苦都能吃的。沒什麼可以讓他覺得不開心,要皺眉頭的。

羅軍用冷水在衛生間里洗了個澡,洗完澡后清爽無比。他就穿了條小褲衩在上鋪睡覺。

這傢伙睡到一半的時候,做了一個美夢,夢裡全是丁涵。而且夢裡的丁涵柔情如水。

羅軍夢見他和丁涵正在海灘邊的別墅里做羞羞的事情。

突然之間,羅軍一個激靈坐了起來。

這傢伙感覺到自己的小褲衩濕了。我靠,居然……夢遺了。

羅軍那個窘啊!二十大幾的人了,居然還夢遺,丟人啊!

要怪就只能怪丁涵那個小妖精啊!

羅軍拿了新褲衩,迅速進了衛生間洗澡換新的。

洗到一半,手機響了。

羅軍的手機很少有人打,他一猜就猜出是丁涵打來的。

這時候正是下午一點。

羅軍穿了新褲衩出來。那小周也醒了過來,對羅軍笑道:「軍哥,這麼急著去衛生間,是不是做春夢了啊?」

「春夢你妹啊!」羅軍馬上義正言辭的道:「你以為哥哥像你個小處男,還做春夢?」

這貨臉皮絕對厚實,反正這麼丟人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認賬的。

小周也就是說說,翻身就繼續睡了。年輕人的睡眠就是好啊!

宿舍里現在就是羅軍和小周了,羅軍拿起電話一看,果然是丁涵打來的。

「涵姐呀!」羅軍呵呵一笑,接通了之後親熱的喊道。這傢伙想起了那個夢,頓時覺得心裡有些痒痒的。

丁涵那邊聲音如銀鈴悅耳,她嫣然一笑,說道:「昨天多虧了你呢,你晚上有沒有時間呀,我想請你吃個飯。」

羅軍忙說道:「當然有時間。就算是沒時間,涵姐你請我吃飯,那我也一定要擠出時間來呀。」

丁涵那邊便說道:「那好,今晚七點,我開車來小區接你。」

羅軍說道:「好嘞!」

掛了電話后,羅軍才想起來,自己特么是上晚班啊!傍晚六點就要上班。

羅軍也沒當回事,他穿了衣服,洗漱完畢后就出了宿舍。

這時候外面正是日頭猛烈。

羅軍甫一出來,頓時感到了空氣中熱浪滾滾啊!

連皮都要給曬掉一層啊!

羅軍在那陰暗的宿舍里待久了,這一接觸陽光,還微微有些不適應。

小夥子這時候第一件事便是去找保安隊長請假。

保安隊長就是白天值幾個小時班,輕鬆的很。這保安隊長叫做趙虎,二十二歲。趙虎長的很是精壯,平時有些囂張跋扈。小年輕嘛,紋了個身,還在社會上有幾個混混兄弟,很不可一世。

平時其他保安都很懼怕趙虎,羅軍從來了之後,一直都上晚班。所以跟趙虎接觸的少。

趙虎也不是住在這裡的。

據說趙虎是好幾個小區的保安隊長,這傢伙,玩的很開。

羅軍來到了保安室里。

趙虎沒有穿保安服,他戴了金項鏈,手上是金戒指,正抽著煙。旁邊還有另外兩名保安在值班。

「趙隊長!」羅軍進來之後就呵呵一笑,喊了一聲。

趙虎看向羅軍,他看了好半晌后,道:「你誰呀?」

我日!羅軍暗罵一聲,老子上了一個月的班,就這麼沒存在感。

旁邊的一名保安馬上說道:「虎哥,他是我們這小區的保安啊,長期上夜班,叫做羅軍。」

趙虎恍然大悟,於是問道:「怎麼,找我有事?」

羅軍笑道:「也沒什麼事,今晚我有點私事,想跟你請個假。」

「什麼私事呀?」趙虎漫不經心的問。

羅軍呵呵一笑,說道:「私事就是不能說的事。」他也是個心高氣傲的主,見趙虎牛逼哄哄的,也就懶得多說了。

但是,他這態度馬上就激怒了趙虎。趙虎瞪了羅軍一眼,說道:「那就不批。」

羅軍呵呵一笑,說道:「隨便你批不批,反正我跟你說了。」

「我靠你老母啊,你個小癟三還跟老子挺橫啊!」趙虎刷的一聲站了起來,一耳刮子朝羅軍臉上抽來。

羅軍看也不看,反手一耳刮子先抽了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趙虎的半邊臉頰就被打腫了。他合血吐出了一口牙齒。

「我艹你媽!」趙虎勃然大怒,一腳狠狠的蹬向羅軍的下陰。這傢伙下手也夠黑的。

羅軍眼神寒了下去,他突然出手了。

就是那麼毫無徵兆的,鬼魅的……

突然之間,羅軍就掐住了趙虎的脖子,直接將趙虎提了起來。

趙虎雙腳離地,頓時臉蛋窒息,他雙腳亂蹬起來。

那旁邊兩個保安萬萬沒想到平時老實的羅軍居然這麼猛,兩人當場就嚇呆了。

羅軍眼神冰寒,道:「我警告你,不要侮辱我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