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在合肥體悟這座城市的體育精神

在合肥體悟這座城市的體育精神

前言:體育之於城市,就如同青椒肉絲各地不同的做法。同樣的菜名卻包含著各地不同的文化。如果少了當地的調味品,名字還是那個名字,但味道卻泯然眾人矣了。這就是體育。對一座城市來說,它是這座城市的名片;是這座城市文化的體現;是這座城市底蘊的展現;沒有它,這座城市的方方面面一樣運轉;但缺了它,這座城市的生活將變得乾燥乏味。

筆者曾去觀看過北京兩支最具歷史球隊的比賽,分別是北京國安足球隊和北京首鋼男籃。給我的感覺是,對於北京人而言,體育的烙印已經深深地刻入他們的骨髓中。北京國安已經從中超聯賽的前列一步步滑向魚腩的邊緣,但北京球迷骨子裡「國安永遠爭第一」的那股子勁兒卻從未變過。他們依舊在看台上敲鑼打鼓,蹦跳嘶吼整場比賽為球隊喊著「國安必勝」的口號。北京首鋼已經從四年三冠的神壇上跌落,成為一支為季後賽資格而戰的球隊,但每到比賽日,北京捷運一號線便彷彿成為首鋼球迷的專線。而五棵松體育館也總是座無虛席。這就是體育,人們為了球隊的勝利而歡呼,為了球隊的失敗而痛苦。人們將當地的文化融入到比賽的過程當中。人們將體育視作自己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體育可以影響一座城市。而體育可以成為無國界的語言。

體育與合肥:合肥,這座常住人口786萬的省會城市正在以驚人的速度發展。但你很難想象,生活在這座沒有職業體育城市的人們,他們的業餘時間是怎麼度過的。事實上,合肥並非沒有一個職業體育的夢。這個夢曾成真過,但沒過多久,卻也被現實戳破。

1996年,安徽樂普生足球俱樂部成立,這是安徽足球職業化的第一次嘗試,卻在三年後因為連續三年沖甲失敗而夢碎。2005年,當安徽九方足球俱樂部成立,安徽足球的職業化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事實證明,安徽九方沒有步樂普生的後塵,通過三個賽季的努力沖入中甲聯賽。但無奈,命運總是和安徽開玩笑。因為經費的缺乏,安徽九方作為一支中甲球隊甚至沒有一塊兒屬於自己的訓練場;大蜀山成了球員們每天鍛煉的地方;而因為得不到支持,安徽九方甚至在沖入中甲后的第二個賽季將主場搬遷至蕪湖。那個賽季,安徽九方甚至承辦了中甲聯賽的開幕式。卻又因種種原因在第三個賽季將主場再次遷回合肥。安徽九方和合肥的緣分終結於2011年;在搬入合肥奧體中心僅短暫度過一個賽季后,安徽九方就被出售給了天津的老闆。自此,安徽九方這個名字便成為了歷史。

2013年,兩屆NBL總冠軍的江蘇同曦在獲悉CBA聯賽即將擴軍后,立刻將主場搬至合肥,希望借合肥省會城市卻無職業球隊的東風在CBA擴軍的道路上佔得先機。於是,合肥籃球的「同曦時代」開始了。從2013年開始,江蘇同曦在合肥一共征戰兩個賽季。兩個賽季中,江蘇同曦均殺入總決賽,儘管在總決賽中分別飲恨哈桑懷特塞德所帶領的四川金強,和國內球員季樂所領銜的廣西威壯,卻因自己老牌勁旅的身份,以及合肥始終未能擁有一支職業球隊的因素而成功升入CBA。

正當所有合肥人都為此感到興奮不已的時候;有如晴天霹靂。儘管安徽球迷將自己的全部熱情都奉獻給了江蘇同曦,但不是自己的終究留不住。升級結果公布后,江蘇同曦宣布將主場遷回江蘇。合肥籃球的「同曦時代」告一段落。於是,合肥球迷又開始了漫長的等待。這座城市又回到了那個沒有職業體育,人們只能在電視機前看著別人球隊解渴的年代。直到安徽文一的出現。

2015年,安徽文一籃球隊宣布成立。征戰NBL的首個賽季便殺入總決賽,儘管在總決賽中惜敗於陝西信達,卻已創造了NBL聯賽的歷史。

2016年;這一年的安徽文一加大投入,引進了「密歇根曼巴」曼尼哈里斯和「護框高手」克里斯辛格爾頓。這一年的安徽文一不僅重返總決賽,更是用極具統治力的表現毫無懸念的成為2016賽季NBL的總冠軍。那是創造安徽職業籃球歷史的一個賽季。那也是體育與合肥這座城市交織在一起的最好結果。

對於體育而言,主場的力量是巨大而空前的。北京因為CBA的總冠軍而全城無眠;馬布里因為在的重生而愛上;廣州因為廣州恆大奪得亞冠冠軍而成為足球的一塊兒盛地。安徽職業體育需要每一個人的支持與愛護。當球迷文化在空氣中瀰漫時。合肥也終將成為一座體育的城市。一句「這兒,北京」;來自於幾代國安球迷的傳承。

一句「這兒,合肥」則需要每一個球迷的支持與積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