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90后:又一代青春寫作的萌芽

90后:又一代青春寫作的萌芽

90后,又一代青春寫作的萌芽

陳文伍(圖書策劃人)

寫在前面——

同時在文學界,80后、90後作家群青春當道,一撥又一撥的文學新勢力,令人刮目相看。

80后已獨領風騷十來年,90后也開始進入青春文學的領地。最近,《青春紀》叢書由書店出版社出版,本叢書分「80后新概念作家寫作檔案」和「90后新概念作家寫作檔案」兩冊。前者集結了韓寒、李傻傻、劉衛東、劉嘉俊、林靜宜、白雪、金瑞鋒、馬小淘、王虹曉、念珠木馬、韓晗、樓屹等80後作家;後者則囊括了張牧笛、周笑冰、劉禹婷、潘雲貴、曹兮、韓雨、張斌、原筱菲、孟祥寧等90後作家的力作。

90后,又一代青春寫作的萌芽

還記得那天的路嗎?微微濕潤的空氣,我們慢慢地向前走,誰也沒有說話。我們知道路的盡頭,就是我們青春的轉角。你還記得回去的路嗎?「《青春紀》」就是我們記憶中想回去的路。這就是這套「青春紀」的來源。

80后出生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時代巨變,傳統的道德、思想、理論、文學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這使青少年這個群體的發展異常多元化,同時,也造成了這個群體心理上普遍的輕浮、暴躁、混亂、功利、自負、彷徨等。

國內80后寫作的繁榮現象,是空前的,不到30歲就出書的早已超過千人。市場化寫作,青春寫作,自傳體寫作,模仿寫作等現象非常突出。在寫作特點上,80後作家主要是重體驗愛寫感想,敢想敢闖敢寫,自成風格的作家比較多——有人善於寫批判現實主義作品,如韓寒;有人善於描述鄉土風情,如李傻傻;有人善於駕馭語言的變化以及與自然融為一體,比如劉衛東;有人善於寫夢幻和理想主義的故事,比如林靜宜,有人善於寫瑰麗但又悲情的故事,比如白雪。

90后和80后因為年齡接近,關係密切。他們都遭遇時代的機遇和挑戰並存,因而,無論是在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文學觀、道德感,還是在思想方式、行為方式等方面,這兩個群體不少趨同。而且,80後作家和作品對90后寫作者影響非常大,他們常常模仿80後作家和作品,市場化寫作也比80後作家來得更明顯。

但是,在新時代和文化的熏洗下, 90后和80后截然不同的地方,有以下幾個方面——第一,90后比80后擁有更多新的趨勢和新的發展可能,比如:一整套與網路等新傳播方式相關的新「語言系統」,在90后範圍內被大量使用,連80后都常常覺得那些文字是「火星文」。

第二,90后比80后更自我,他們更會主動表現自己和表達自我,他們的語言方式更直白,看問題的方式和行為方式更直接。這是很好的趨勢,然而他們因此覺得自己最重要,以自己為中心,這就不一定是好的了。

第三,90后比80后更物質,他們對物質條件的要求更高,物質條件和金錢在他們心中的地位更高。真正的創作是純精神的,豐富的物質條件常常使人安逸。物質豐富的時代似乎更難產生偉大的作家,這也是物質世界給精神世界造成的壓力和負面影響。對這一代人而言,這意味著機遇和挑戰並存。

第四,90後作家比80後作家更早熟,當然,在總體上90后還沒有80後作家成熟。

第五、90後作家,大部分從寫詩開始成長,幾乎個個能寫詩,並善於寫詩,主要靠語言和想象力;而80后作家大部分從體驗生活寫感想開始,主要靠想象力和創造力。

張牧笛的「夢 」以及又一代青春寫作

我開始注意90後作家,已經有2年。在這個群體里,張牧笛、周笑冰、劉禹婷、潘雲貴、顧文艷、曹兮、韓雨、張斌等人的作品已經很不一般了。

說起90後作家,張牧笛絕對是一位舉足輕重的人物,她是表現青春和表達成長的最原生態的代表。

張牧笛筆下的友情、愛情和尋常生活片段,都充滿詩情畫意。文字優美,輕盈簡潔。閱讀她的作品,我們會受到單純的童真和青春的光彩的浸染,回味無窮。張牧笛勾勒出的是90后青春一族的人物群像,少男少女的成長狀況與校園生活情景,充滿了美好的氣息。

張牧笛的寫作特點和成就,主要有兩個方面。

一是表達成長和校園,作品以《如煙》等為代表;二是表現青春和夢想,作品以《夢裡有誰的夢》(小說集)、《走走停停》等為代表。

如果說《如煙》是一部記錄成長的「時光機」,那麼《夢裡有誰的夢》一書就是展現青春夢想的「萬花筒」。《夢裡有誰的夢》和《如煙》一樣,都是關乎青春的書,翻開了這些作品也就翻開了我們的青春,讓人回味無窮。不過《如煙》側重的是實在的青春,真情化的青春,展現出的是一本如煙如夢的「青春史記」。而《夢裡有誰的夢》側重的是夢幻化的青春,意境化的青春,展現出來的是少女的童話般的夢想和希望,是一本具有藝術色彩的「青春畫卷」。張牧笛的所有作品中,我認為文學成就最高的是《夢裡有誰的夢》和《青空》。

少女安小果睡在一個雲淡風輕的夢裡,四周都是陽光,水霧和鮮活的青草,遇到的都是好心的人。她站在夢的中心,小心翼翼地捏著一枚硬幣,投入水中,清澈望不到底。少年金翎夏,帶著安小果,騎在白色的木馬上,她的潔凈的身體像是正在天空中飛翔,她的四周像是無邊無際的夢,他把她帶到了未知的遠方。《夢裡有誰的夢》一書,是我們了解90后的一個窗口,細細閱讀,也不乏青春的厚重與散發出思想的光芒。

《青空》寫了一個善良而純潔的少女綠綠,與一個孤獨而不會講話的「王子」方勿語之間的青澀愛戀。「王子」就像一個美夢一樣美好而甜蜜,但又觸不可及。故事的結局就像一個「夢」一樣,「王子」註定只能生活在少女的夢中。張牧笛說「其實每個人的青春,都是一本帶著小小標記的書,是無論怎樣書寫都言之不盡的。」《夢裡有誰的夢》和《青空》在一定的程度上體現出了夢幻的青春——無法終結的夢境。兩部作品的內容和意境,就像一個夢境一樣,朦朧而又美好。張牧笛大概是無意間進入文學的,文學只是她的興趣,只是她的一種生活方式和成長中的一部分。寫作是因為需要表達,是因為成長的需要,是因為生活的需要,我沒有見過她有任何刻意寫作的痕迹。她以學習和生活中的細節為素材,用文字編織了那些平常而美好的青春——能感動同齡人,也能讓我們這些過來人回憶起自己的美好青春。

首發於《錢江晚報》(整版)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5篇文章,獲得23078次喜歡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