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地方鹽務局屢扣外地鹽 鹽業體制改革觸動利益受阻

地方鹽務局屢扣外地鹽 鹽業體制改革觸動利益受阻

2017年1月1日起,《鹽業體制改革方案》正式實施,並不是要一下子取消食鹽專營制度,而是在幾個方面有所放開。(視覺/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4月6日《南方周末》,原標題為《觸動利益堪比觸動靈魂》)

又有一家跨省經營的食鹽公司被查了。咦,為什麼要說「又」?

這次被媒體曝出栽跟頭的企業是安徽省的中鹽東興。該企業是鹽業總公司控股,安徽省唯一的食鹽定點生產企業。栽跟頭的地方主要在江蘇省。江蘇省各地的鹽業監管部門,以「涉嫌違法經營」或「涉嫌銷售不合格鹽產品」為由,多次扣押該鹽企運至江蘇的食鹽,扣押總額數百噸。

地方鹽務局扣押他省鹽企在本省的貨物的事情,自2017年1月1日以來,時常發生。媒體多有報道。只是這次涉事鹽企是央企,實在不服氣,把事情主動捅到媒體,逐條反駁江蘇鹽業局的扣押理由,又在自己的主頁上發表公告,甚至呼籲自己的客戶「拿起法律的武器維權」,反對「違反公平正義的執法行為」,這才把事情鬧大了點。

那麼今年發生了什麼事?原來自2017年1月1日起,《鹽業體制改革方案》正式實施。這個改革方案,並不是要一下子取消食鹽專營制度,而是在幾個方面有所放開。比如取消了食鹽的產銷區域限制。以前在本省只能買到本省鹽業公司生產的鹽,本省的鹽業公司,也只能在本省做生意。從今年起,有省級食鹽批發許可證的企業,在告知異地鹽業主管機構一些主要信息之後,便可以跨省經營。

這事乍聽起來,似乎難度並不大。鹽業專營,計劃生產實行了幾十年。食鹽行業內的監管規則嚴格,限制亦繁多。對已久在體制內的食鹽生產批發公司而言,熟悉行業監管,保證一定的生產質量,大抵是理所當然的。如今只是擴大經營地域,應該沒什麼問題吧?孰料便出現了年初以來多家地方鹽務局大唱「外省鹽企跨區經營不規範」的局面。只是根據發改委及工信部發布的法規,對於證照齊全的企業,跨區經營的手續非常簡單。各地鹽業局在外地鹽企的各種手續問題上如此挑剔,到底唱的哪齣戲?

原來,地方鹽務局與當地鹽企,多是兩塊牌子,一套人馬。換句話說,當地鹽業局=當地鹽企。鹽業局查外地鹽企,原來是查踩來自家地盤做生意的同行。怪不得如此「高標準嚴要求」了。除了直接以監管的名義查扣同行的貨物,更有甚者,是直接不準零售商出售外地食鹽。比如河南項城,便在3月被曝出鹽務局自己購入外地鹽封裝售賣,卻不許本市其他超市、個體經營者賣合法銷售的外地鹽的事。

有句話叫「同行是冤家」。對於產品差異化小,面向的客戶群體相似且較為固定的商家來說,尤其如此。這樣的商家,彼此的生意此消彼長,也是無可奈何。競爭自然也激烈。小到同一個菜場賣魚的幾個檔口,大到有頭有臉的跨國企業,同行之間,能夠和平相處,公平互待,便屬不易。落井下石,相互拆台的,也不少見。只是自由市場之中,競爭本就是最自然的一件事。競爭之下,企業各出奇招,或者壓成本降價格,或者提質量拼服務,或者細分市場找準定位。結果是消費者得益,市場也繁榮發展。

那麼如果市場競爭中的一方,同時有權監管自己的同行,結果會如何呢?似乎不難預見。競爭對企業是難事。能夠壟斷一方,用行政權力排斥競爭者,是最穩賺不賠的事情。只是對於市場發展及消費者來說,並無好處。《鹽業體制改革方案》中,要求「研究剝離食鹽批發企業承擔的行政管理職能,創造條件將食鹽質量安全管理與監督職能移交食品藥品監管部門或市場監管部門負責」。這一條落地實施,或是解決目前問題的關鍵。

——國際石油經濟動態及回顧

多一些研究,少一些策略,多一些分析,少一點浮躁,站在客觀的角度去看待,不要抱著想做多或者要做空的念頭去判斷,那樣只會尋找的方向並非市場真正的方向,只是自己想象或者幻想當中的方向罷了,不服輸是一種態度,而不是固執,越是著急證明自己的判斷,那麼就會越進入誤區,沒那麼多觀眾,不需要向全世界解釋,只是每一次的入場最起碼要有足夠說服自己的理由和依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