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使徒行者2》被質疑失去港味,TVB罪案劇如何把握變與不變?

《使徒行者2》被質疑失去港味,TVB罪案劇如何把握變與不變?

- 烹小鮮,發現娛樂新鮮價值! -

discover the new value of entertainment

導語

一個地方的影視作品,一定是打入了一地的風格烙印,而香港由於地理環境和歷史的緣故,很好的把市井氣和精英感融合在了一起,而所謂的港味應該就是兩者的綜合。

文:酸酸醬

TVB和內地合作的又一部大手筆製作《使徒行者2》正在熱播,然而面臨的卻是口碑的兩極分化。一邊是網友對其場景和拍攝器材「鳥槍換炮」的讚賞,而另一邊則是對其缺乏對香港市井生活的描寫,失去港味的質疑。

而與該劇同時播出的兩部大陸罪案劇《無證之罪》《白夜追兇》,以其鮮明的節奏和電影化的拍攝手法,刷新了觀眾對於國產罪案劇的認知,贏得了不少好評。

與大陸相比,罪案劇一直是TVB的三大王牌劇集類型之一,而在內地劇崛起港劇邊緣化的當下,一心求變的TVB,是否還能在變與不變之間,重拾昔日的輝煌?

《使徒行者2》失去了港味?

自從《使徒行者》要拍續作的官宣消息出來,就廣受關注。這部因為電視劇版和電影版均在內地取得了較好成績的IP,《使徒行者1》內地播放量達24億次,成為唯一一部播放量超20億次的港劇,電影版《使徒行者》去年上映時,取得了超6億的票房,因其擁有強大的冬粉基礎,被各方均視為港劇打贏翻身仗的重要一步。

由於內地資本的注入,《使徒行者2》與前作相比,可謂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主演苗僑偉在面對內地媒體提問「騰訊視頻帶來了什麼變化?」時,便直言不諱地說道「當然錢更多啦。」

因為錢多了,鏡頭不再是三個機位切全景、近景、特寫,對話永遠正反打了,我們也可以在港劇中看到運動鏡頭和航拍了。

置景不再是肉眼可辨的假山、假花、假石,而是跨國去泰國進行實景拍攝。

港劇武指終於可以發揮自己的優勢,設計幾場通常只會在出現電影里的大場面槍戰和飆車畫面。

聊天也不用待在茶餐廳了,豪宅和高級酒吧隨意切換,警署跟著變得高大上。

這是在製作層面,而在劇作層面,和第一部聚焦低層卧底在人性黑與白之間掙扎不同,第二部主要講大人物之間的爭鬥。

所以像釘姐只想讓三位媽媽過上好生活的小卧底在這部中註定不是主菜,刑事情報科總督察卓sir(苗僑偉飾)和幫派老大魏德信(陳豪飾),這兩位代表正與邪兩方的高層才是較量的主角。

TVB在製作這部劇時,由於騰訊的要求是節奏要盡量快,因此,和第一季,觀眾抽絲剝繭一個個把5個卧底摸出來不同,第一集中,5個卧底剛集合就迅速領盒飯下場,包括兩、三位長得完全不像配角臉的演員。

第二集中,警和匪,又一起掛了四位。

於是問題就來了,卧底都掛了,使徒行者不成立了呀,於是,引出了一位和上線失聯的菜鳥卧底。

當年《使徒行者》之所以獲得內地觀眾這麼多的喜愛,除了其彌補了卧底題材近幾年在市場的空白,與其個性化的人設不無關係。

比如,第一部最先亮出卧底身份的阿釘,足浴店的老闆娘,和以往影視劇中卧底的形象不同,她當卧底目的明確,就是為了多拿津貼,讓三個媽媽過上好日子,這種市井平常的卧底形象讓人耳目一新。

而這一季被編劇採用全知視角的女卧底妹頭,就一言難盡了,隨時開著「怎麼分誰是卧底」的畫外音,妥妥的傻白甜人設。

沒想到就是這樣,編劇還設計了讓兩位男主喜歡她,不知道內地編劇的秘訣「我們一定要給平凡的女孩一個幻想,傻傻的女孩才有人愛」怎麼傳到了香港,記憶中的熒屏港女形象不應該是這樣的嗎?

因此關於這一季,便出現了兩種不同的聲音,一邊是網友贊港劇在製作上的升級,而另一邊則是對其失去港味的質疑。

港劇務「虛」 大陸劇務「實」

徐皓峰在《論金庸作品的惡俗因素》一文中說,大多數演員穿上武林服裝后顯得尷尬,似乎對自己是個武林高手很難建立信心……相對較而言,香港演員總能做到煞有其事。

一句話充分揭露了香港和大陸兩地影視創作者創作理念上的巨大差異:大陸創作者務「實」,注重現實感,香港創作者務「虛」,注重極致的戲劇化。

對現實主義的執著追求是大陸影視工作創作者不同於港、台的最大區別,很多編劇或者導演,尤其是傳統的一代,能把控民族史詩、家長里短,卻在浪漫的愛情邂逅、飄逸的江湖傳奇故事中頗顯乏力,因此這幾年受眾基數最大的兩個電視劇類型,都市偶像和武俠玄幻劇,大多都是由台灣、香港來的導演掌鏡,陳銘章、劉俊傑、林玉芬等是近年來,內地觀眾眼裡的熟面孔。

而落實到正在播出的港劇《使徒行者2》和大陸劇《白夜追兇》《無證之罪》,兩者在氣質上的差別就顯而易見了。

後者在烘托懸疑感時,更注重情節的合理性和道具等具體細節的真實感,在具體很多場面上,比如打戲等,場面、動作不會特別酷,但真實可信。

而前者在一些場面調度,比如追逐戲、打戲、槍戰戲,很多設計很具衝擊力,也很成熟,但卻禁不起推敲。

比如,在第一集中,五個卧底在執行任務時,觀眾會懷疑為什麼整個過程會一氣呵成,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甚至一些設計,讓你不能運用尋常的思維去理解。比如一個卧底假裝撞到匪徒,偷走了他放在衣服口袋的手機,而在他恰好摸手機的時刻,卧底正當時的還了回去……

物理距離、時間、以及對匪徒摸手機時間的掌控,如此精準。

就這麼巧?

對,看《使徒行者2》內心最常出現的一個OS,就是「就這麼巧?」

禁不起推敲的地方,還有很多,比如陳豪扮演的魏德信,從國外回來就奪了老爸的位子,拿到「玉璽」就迅速上位,幫派的元老立刻「俯首陳臣」。主角氣場很足,場面也十分有氣勢,就是整個過程顯得過於兒戲。

離奇務「虛」的傳統,曾經在一段時間內,讓TVB貢獻出許多很有市場號召力的罪案劇。但在觀眾審美髮生巨大變化的今天,大家看劇,尤其是網劇,不僅關注劇情、表演、場面,還會摳道具、鏡頭運用、情節合理性的等方面,此招是否還能奏效,還得靠觀眾檢驗。

TVB 罪案劇如何把握變與不變?

罪案題材作品,由於其本身的戲劇衝突豐富、懸念迭起,在各國影視作品中都獲得擁躉甚重、經久不衰。

而國產罪案劇,由於2004年,廣電總局出台政策規定三大高收視率劇中,只有言情劇和古裝劇可以出現在黃金時間段后,刑偵劇出品量緊縮,一度刑偵題材委身於年代劇,以古裝劇或民國戲的形式,包裹破案的內容,於是出現了《少年包青天》《大宋提刑官》《神探狄仁傑》。

但相較於大陸劇,TVB一直拍刑偵劇的傳統, O記、CID、EU……多少內地觀眾通過港劇認識了香港警察各職能部門。

在類型上,TVB罪案劇要比內地劇要多,反應行業的《鑒證實錄》《法證先鋒》,展現超能力的《囧探查過界》《古靈精探》《施公奇案》,聚焦女警群體的《陀槍師姐》,還有展現心理畫像的《讀心神探》。

同時,TVB劇在敘事上,往往採用破案和日常生活兩條線并行的方式,之所以部分觀眾說《使徒行者2》失去了港味,大約是因為茶餐廳、擁擠的街區等反應香港地方風情的取景地的消失。

另外,在以往的TVB罪案劇中,破案和談情說愛在節奏上是互不耽誤的,而且愛情線的進入,不會被觀眾詬病「注水」,因為港劇中的男女主角處理感情往往比較乾脆、坦蕩,成人模式,沒這麼多偶像劇中的瑪麗蘇橋段。

這一時期誕生了很多國民CP,比如歐陽震華和關詠荷、林保怡和陳慧珊等。

把偵破劇情和愛情故事巧妙穿插,能讓觀眾在為案件提心弔膽之餘,還能為感人至深的情感故事打動。

一個地方的影視作品,一定是打入了一地的風格烙印,而香港由於地理環境和歷史的緣故,它很好的把市井氣和精英感融合在了一起,而所謂的港味應該就是兩者的綜合。

香港的特殊的土壤,既培養出了吳孟達等接地氣的演員,又培養出了宣萱、陳慧珊等精英感很強的演員,在扮演律師、法醫等行業精英時,香港演員往往更具信服力。

另外,由於兩岸制度的不同,港劇在一些社會話題的討論上更加多元,比如寵物保護、性工作者、性別認知障礙者、形體藝術表演者,這些議題在大陸的環境中,或許不能成為議題,但卻是香港居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因此把這些設計在罪案劇中,也是引發討論、吸引觀眾的重要因素。

港劇之所以對內地觀眾有吸引力,就是其獨特的港味,因此要想進入內地市場,不是被同化,而是保持這一核心競爭力;同時,提高劇集的水平,不應該只停留在改善場面和拍攝器材這些製作方面,而是在創作上更嚴謹一些,在保持戲劇張力的同時,增強情節的可信度。

1

END

1

【往期精彩內容回顧】

《無證之罪》導演呂行:解析人性背後的現象才是社會派推理的目的

為什麼這些名不見經傳的導演,成為了爆款網劇的製作者?

【烹小鮮】現已入駐

|百度百家|

新浪看點|網易號|鳳凰網

新浪微博|企鵝號|UC頭條

公眾號ID

pengxx01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