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新周七‖姚振函,東籬,阿華,張遠倫,宗小白,霜白,章凱

新周七‖姚振函,東籬,阿華,張遠倫,宗小白,霜白,章凱

周七

周七‖欄目,實行薦稿制,一人一首,側重新作,每周七首

本周詩人:姚振函,東籬,阿華,張遠倫,宗小白,霜白,章凱

薦稿人:馬蘭

歡迎關注鳳凰詩社,訂閱號:tsfhshishe

01

姚振函‖什麼鳥在頭頂上叫

姚振函,河北省棗強人,作品曾發表於《人民文學》《詩刊》《人民日報》《新華文摘》《文學》英文版和法文版,多次被收入權威的詩歌選本,曾獲河北省文藝振興獎三次(第一、三、八屆),河北省作協年度優秀作品獎兩次、河北省年度散文排行榜和隨筆排行榜各一次。

02

東籬‖悲傷的燕子

一輛大貨車呼嘯而過後

一隻燕子,像人一樣躺在了路上

另一隻,也像人一樣,推搡他、呼喚他

試圖把他弄醒

一輛汽車飛過,風塵將路上的燕子翻了翻身

另一隻,竟激動地以為他還活著

繼續像人一樣推搡他、呼喚他

如此,不停推搡、呼喚

像人一樣

推搡著,呼喚著

這時,她把雙爪搭在死去燕子的身上

用力振翅,試圖將他抓起

一次, 又一次……

又一輛汽車飛奔而來,她急忙飛起

等車一過,又馬上落下來……

車來車往,路上的燕子被捲起的風塵

不斷改變形狀,像人一樣

另一隻,也像人一樣激動著

嘗試,再嘗試

如果我的鏡頭不離開

我將看到她的絕望

東籬,1966年元月生於河北丰南。作協會員。出版詩集《從午後抵達》《秘密之城》。曾獲河北詩人獎、滇池文學獎、紅高粱詩歌獎、漢語詩歌雙年十佳獎、西北文學獎等獎項。

03

阿華‖風吹著

風吹著一棵開花的樹。風吹著樹間的

一截鳥鳴

樹和鳥都是幸福的

樹有一點兒甜蜜的下沉,鳥有不飛的願望

風吹著草葉上的露珠。它落下去

落下去,剛好落在河水裡——

像一個水波,它從頭落下去的一瞬

就開始衍生,擴大,一直到

與另一個水波相連

風吹著牧羊人的臉——

他知道什麼是光,什麼是暖

他愛黃天厚土,也愛閑雲野鶴

風的溫柔是他的寬心劑

風吹著——

阿華,詩人,本名王曉華,山東威海人。詩歌作品散見《人民文學》《詩刊》《山花》《飛天》《十月》等,有詩歌作品入選各種詩歌選本,著有詩集《往事溫柔》《風吹浮世》《香蒲記》。獲首屆紅高梁詩歌獎,首屆劉伯溫詩歌獎,參加詩刊社第二十五屆青春詩會。作家協會會員,山東省作家協會簽約作家。

04

張遠倫‖懷念

蕎花白了

又紅了

祖母的頭巾

白了,又黑了

張遠倫,苗族,1976年生於重慶彭水。著有詩集《那卡》《兩個字》等。入選詩刊社第32屆青春詩會。居重慶。

05

宗小白‖寂寞的空氣



試著對空氣說話

我的本意,原是那麼良好

只是想慰藉一下

空氣的寂寞

直到那天

經過一家奶茶店

看見了一個坐在店門口

喃喃自語的老婆婆

才發覺,原來

一個人對著空氣說話

慰藉的都是

自己的寂寞

宗小白,本名凌芝。1977年8月生,江蘇省作協會員。鎮江人,喜獨處。

06

草木紛紛退場的時節,麥苗們才剛剛趕來。

它們在平原上鋪展——當嚴寒

一天天加深,直到大雪覆蓋,

它們匍匐著,綠得越發濃重,

彷彿大地本身。釋放著最深處的話語和力量。

捱過漫長的冬日。

哦,這靜穆的火苗般的

麥苗讓我們相信

有一種愛廣闊、無聲,藏著遙遠的理想;

有一種青春沒有熱烈,只有隱忍——

但那是持久的青春。①

注①尼采「遲到的青春是持久的青春。」

霜白,上世紀70年代生,居河北保定。寫詩多年。

07

章凱‖清晨

清晨,打動我的,是我自己的清醒。

在城市,連大自然也無法

饋贈給一個窮人任何東西。

我的內心給了我。

我需要,

且不能遮掩。

死亡和羞恥都沒有了。

我改變了它們,一切,以及,羞恥;

重要的是,我還有可以拋棄的東西。

甚至直到死亡,我都可以拋棄一些東西。

那些生命中活躍的東西。

那些生命本不能遮掩的東西。

章凱,女,安徽合肥人,2003開始詩歌創作,有作品發表多家刊物。入選長江文藝出版社《21世紀詩歌精選》、《詩生活2006年選》等多個(網路)選本。

『鳳凰』詩刊

『鳳凰』為詩歌半年刊,於2008年3月,在河北唐山創立。以強調青年性、先鋒性、生活化、在場感,倡導好作品主義為辦刊理念,深得廣大詩人的喜愛。新鄉土詩的奠基人姚振函曾評價說:「這是一本不遜於甚至優於某些官方刊物的民刊,它使我這個居於平原小城的老年人開了眼界,也再次領略了唐山這座了不起的城市。」入選2014年詩歌十大民刊,並榮獲河北文學內刊貢獻獎。

編輯隊伍:東籬,張非,唐小米,黃志萍,鄭茂明

設計團隊:斌斌有理,聶穎,崔奕

校對團隊:清香柚子,因雅而麗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