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那一年我的高考丨陳志學:復讀一年 數學漲了70分

那一年我的高考丨陳志學:復讀一年 數學漲了70分

陳志學的大學同學之間,年齡參差不齊。

經歷者:陳志學四川博物院研究員

考入學校:四川大學

40年前,恢復聯考的消息傳來,26歲的陳志學正在成都鐵路局的家屬樓里打傢具。因為眾所周知的歷史原因,成績還不錯的他國中只讀了一年便輟學了,後來拜師一位木匠,成為遠近聞名的小木匠。

「聯考真的不看家庭成分?」他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當時,父親以「斷絕父子關係」作要挾讓他必須回家聯考,他才在1978年聯考前兩個月放下手中的活計,匆匆趕回金堂縣老家。

首 戰 聯考,荒廢了多年的數學毫無懸念拖了後腿,以2.5分的成績慘敗收場。陳志學內心裝著的「名校情結」隱隱作痛,他作出一個大膽的決定:放棄填報志願,準備次年再戰。直到1979年聯考放榜,他如願就讀四川大學歷史系。

拒絕加班 這個木匠愛讀書

陳志學是金堂縣人,因為「家庭成分不好」的他在輟學之後選擇做個木匠。「雖然看不到前途,至少能學個手藝,養家糊口應該沒問題」,帶著這樣的初衷,加之吃苦耐勞的性格,他很快出師。

「你別看我個頭不高,但我出活兒快、手藝好,僱主家都很喜歡我呢。」說起曾經從事木匠的經歷,陳志學信心滿滿。無論是農具、風車,還是衣櫃、木床、桌椅板凳,他都手到擒來,甚至就連成都的教師、鐵路職工都邀請他住在家裡做活兒。

1977年恢復聯考時,陳志學已經做了7年木匠,還帶了幾個學徒。憑藉一雙巧手,他每個月可以掙40多塊錢,相當於普通工人3個月的薪水,而且還是僱主包吃住之後的純收入。除了做工精巧,他的另一個特點就是愛讀書。別的木匠為了掙更多錢,不惜白天黑夜連軸轉,但陳志學給自己定下「8小時工作制」,就像現在的上班族一樣,「我做活兒從不超時,下了工我還要讀書呢」。

有次給一位語文老師做傢具,閑談之間,他和僱主聊起了古今中外的歷史,令對方刮目相看。老師隨口說出幾段唐詩宋詞名篇,他都能對答如流,便主動借書給他。

「我們那時候手工打磨的傢具,不用一顆釘子,全靠榫卯結構聯結,質量之好,用20年都不會出問題。」陳志學對自己的木匠工藝非常自豪。大二那年暑假,要好的朋友結婚,他親手打制了一套傢具作為賀禮,款式放在現今都不過時。

不用洗碗 這是備考生「特權」

陳志學兄弟姐妹5個,他排行老二,家中經濟拮据可想而知。他清楚地記得父親做國小教師的月薪只有13.5元,所以拿到僱主結算的工錢,他除了留下買書的預算都悉數上交。放棄40多元的月薪,為一個不確定的結果重拾課本,這樣的眼光和魄力並非誰都具備。

讀國小的時候,陳志學就在父親的書櫃前閱讀《春秋》《左傳》,後來悄悄咪咪地閱讀了《紅與黑》《呼嘯山莊》等400多部小說。他曾翻來複去閱讀哥哥的語文課本《文學》,也曾借來一本《紅樓夢》躲在樓梯角落半懂不懂地翻閱,甚至在12歲那年,他每天步行20多里路去地主家借閱《西廂記》《東周列國志》。

1978年,他在父親「不參加聯考就斷絕關係」的逼迫下匆匆回家報名,這時距離當年的聯考僅剩兩個月。27歲,闊別學校十幾年,即使重拾課本,他也覺得自己已是大人,如果回學校插班是「很醜」的事兒,於是準備自學應考。

那時電燈還不普及,陳志學晚上想看書只能用煤油燈,熏得兩個鼻孔黑黢黢的。夏天蚊蟲肆虐,咬人不說還嗡嗡作響,他不堪其擾,端著煤油燈躲進蚊帳,有天一不留神燒壞了一床蚊帳。雖然重新買床蚊帳花了五六塊錢,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但父母並未責備,反而勸他安心讀書。

陳志學回憶,原本一個月只能吃兩頓葷菜,可父母為了他節衣縮食,將打牙祭的頻率提高到每月三次。但餐桌之上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也不能憑藉「備戰聯考」多分幾塊美味,唯一的「特權」就是吃完飯不用刷碗,節約出時間多看會兒書。

復讀一年 數學漲了70多分

陳志學第一次聯考的結果並不理想,整張數學試卷難若天書,他只會做道因式分解的小題,最終以2.5分收尾。

當時聯考總分為400分,語文、數學、政治各佔100,歷史和地理合卷100分。陳志學第一次聯考的總成績是290多分,比四川省文科錄取線275分超出近20分,可以就讀師範院校。然而,他果斷放棄了這次「躍龍門」的機會,先拿起斧子和鋸子返回成都,等待東山再起。

1979年3月,陳志學辭工返回金堂,誓將用4個月的時間拿下數學。找不到教材,他從書店淘到一本《上海數理化自學叢書》,自學三角函數和解析幾何,僅用3個月惡補了原本需要6年學完的中學數學課程。

問及提分秘笈,他坦言「題海戰術」,做了5000多道數學題,做完對照末頁的答案訂正改錯。他清楚地記得,當年聯考數學卷最後一題是分值20的解析幾何,無論是解題步驟還是最終答案他都與標準答案完全一致,數學考了78分,比第一年漲了75.5分,漲幅3020%。

聯考第一天,上午考語文,作文是將2000字的材料《第二次考試》縮寫成800字的《陳伊玲的故事》,他一氣呵成,只答了40分鐘就準備交卷。監考老師以為他「考飛了」,反覆提醒他「時間還很充裕」。

一個月後成績放榜,他總成績是347分,比北大錄取分數線還高出幾分,是金堂縣當年的文科頭名,如願就讀四川大學歷史系。

收拾行囊去川大報到之前,父母省吃儉用攢下120塊錢,托關係找到一張外匯券,給他買了一塊上海產的手錶。戴著嶄新的手錶,昂首挺胸走在校園,他忍不住感慨:「終於脫離苦海了。」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 曾潔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