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高頻已退出歷史舞台

高頻已退出歷史舞台

在監管機構打擊賣空交易並對「市場操縱」進行寬泛的法律解釋——使其覆蓋在其他市場被允許的交易活動——之後,新生的高頻交易員退縮了。

股市已經從2015年夏季的暴跌中復甦。在MSCI明晟將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之後,基準股指本月觸及18個月來的最高點。但運用高頻交易策略的對沖基金(這些對沖基金在市場上漲期間數量激增)從未復甦。

實際上,據投資者和分析師們表示,高頻交易投資者已經從股市轉戰大宗商品,後者的期貨交易受到的監管依然不太嚴厲。

北京對沖基金黑翼資產管理公司(Black Wing Asset Management)的高級量化交易員姜軍略(音譯)表示:「現在股指期貨的成本非常高,以至於這些高頻策略往往虧錢。成本已上漲了100倍。它們限制了日內投機。」

提高保證金要求提升了所有投資者的成本,而那些投入方向性下注(而非對沖)的投資者甚至被收取更高的手續費。

萬得資訊(Wind Information)的數據顯示,在2015年6月,指數期貨日均成交量達到2.3萬億元人民幣的峰值,但在今年5月日均成交量僅為140億元人民幣。不存在個股的期貨和期權。

上周,上海法庭對一起發生在2015年7月的備受關注的案件作出判決,該案涉及一家俄羅斯人所有的公司伊世頓國際貿易公司(Yishidun International Trading),英文名是Eastern Dragon。

法庭以操縱期貨市場為由,對伊世頓罰款3億元人民幣,並進一步沒收其3.89億元人民幣的利潤。關注私募工場ID:simugongchang,加私募工場老闆娘微信guo5_guoguo。它還對該公司高管高燕和梁澤中總計處以18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並判處緩期徒刑。華鑫期貨(China Fortune Futures)經紀人金文獻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

伊世頓在判決后發布聲明稱,法庭「依賴寬泛和一把抓的『市場操縱』罪定罪,而非按照成熟的罪行類別定罪」。

伊世頓補充稱,一項獨立審計「沒有發現與境外所理解的『市場操縱活動』相符的交易行為」。

的確,法庭的判決書沒有說伊世頓引發了股票或期貨價格扭曲。相反,法庭認定,伊世頓在沒有受到必要監管的情況下,通過將其計算機直接接入上海期貨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獲得了相對於其他投資者的速度優勢。

市場參與者表示,儘管外國交易所願意銷售高層次的市場基礎設施接入,尋求藉此盈利,但國有的交易所實際上是證監會(CSRC)旗下單位。因此,它們致力於保持市場穩定,而不尋求向投資者提供尖端服務。

一位高頻基金經理表示:「該案令人擔憂的一面是,這兩人並不是精英交易員。他們可能只是使用了之前公司的一種演算法,然而他們卻能夠在如此快地獲取暴利。在,這種策略和技術仍遠遠落後於國際水平。」

在遭到打擊前,高頻交易投資者經常設計針對股指期貨市場的交易策略。內地交易所對現貨市場實行的「T+1」次日結算機制,使高頻交易策略難以執行。然而,金融期貨交易所(China Financial Futures Exchange)採用實時結算的「T+0」機制。

2015年末,證監會發布草案,要求演算法交易員在實施交易策略之前必須報批。期貨交易所也對投機交易出台了新的限制。據國內媒體報道,去年證監會擱置了預批准規則。

一家大型經紀商的自營交易部門前高頻交易主管表示,伊世頓的最大錯誤是,其常駐香港的俄羅斯所有者過於口無遮攔地談論他們在市場上的成功。

他說:「他們在香港到處吹噓自己的利潤。這不是一個好主意。在,當你賺錢的時候,你理應保持低調。」

上海的法庭表示,兩位俄羅斯老闆格奧爾基· 扎亞(Georgy Zarya)和安東· 穆拉紹夫(Anton Murashov)將另案受到審判。一位伊世頓發言人表示,伊世頓不知道有針對該公司或其老闆的任何進一步法律訴訟。他還否認了扎亞和穆拉紹夫吹噓利潤的說法。

分析師們表示,監管者希望抑制在他們看來與資本市場為實體經濟活動提供融資這一根本目的無關的投機交易。

曾擔任國際期貨經紀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tures)研究院副院長的王紅英表示:「如今的監管重點是引導投資進入實體經濟。眼下有關部門不願批准允許純粹金融投機的新產品。」

今年5月,證監會對最大的兩家投資銀行進行了處罰,原因是它們為總部位於芝加哥的Citadel Securities旗下機構進行看跌押注提供方便。Citadel被視為高頻交易的先驅,該公司沒有被控不當行為。

荷蘭高頻交易集團IMC BV去年8月表示,該公司收到了證監會關於其在2015年夏季期貨交易的問詢。證監會從未公開指責IMC從事了不當交易。

在監管機構打擊賣空交易並對「市場操縱」進行寬泛的法律解釋——使其覆蓋在其他市場被允許的交易活動——之後,新生的高頻交易員退縮了。

股市已經從2015年夏季的暴跌中復甦。在MSCI明晟將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之後,基準股指本月觸及18個月來的最高點。但運用高頻交易策略的對沖基金(這些對沖基金在市場上漲期間數量激增)從未復甦。

實際上,據投資者和分析師們表示,高頻交易投資者已經從股市轉戰大宗商品,後者的期貨交易受到的監管依然不太嚴厲。

北京對沖基金黑翼資產管理公司(Black Wing Asset Management)的高級量化交易員姜軍略(音譯)表示:「現在股指期貨的成本非常高,以至於這些高頻策略往往虧錢。成本已上漲了100倍。它們限制了日內投機。」

提高保證金要求提升了所有投資者的成本,而那些投入方向性下注(而非對沖)的投資者甚至被收取更高的手續費。

萬得資訊(Wind Information)的數據顯示,在2015年6月,指數期貨日均成交量達到2.3萬億元人民幣的峰值,但在今年5月日均成交量僅為140億元人民幣。不存在個股的期貨和期權。

上周,上海法庭對一起發生在2015年7月的備受關注的案件作出判決,該案涉及一家俄羅斯人所有的公司伊世頓國際貿易公司(Yishidun International Trading),英文名是Eastern Dragon。

法庭以操縱期貨市場為由,對伊世頓罰款3億元人民幣,並進一步沒收其3.89億元人民幣的利潤。關注私募工場ID:simugongchang,加私募工場老闆娘微信guo5_guoguo。它還對該公司高管高燕和梁澤中總計處以18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並判處緩期徒刑。華鑫期貨(China Fortune Futures)經紀人金文獻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

伊世頓在判決后發布聲明稱,法庭「依賴寬泛和一把抓的『市場操縱』罪定罪,而非按照成熟的罪行類別定罪」。

伊世頓補充稱,一項獨立審計「沒有發現與境外所理解的『市場操縱活動』相符的交易行為」。

的確,法庭的判決書沒有說伊世頓引發了股票或期貨價格扭曲。相反,法庭認定,伊世頓在沒有受到必要監管的情況下,通過將其計算機直接接入上海期貨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獲得了相對於其他投資者的速度優勢。

市場參與者表示,儘管外國交易所願意銷售高層次的市場基礎設施接入,尋求藉此盈利,但國有的交易所實際上是證監會(CSRC)旗下單位。因此,它們致力於保持市場穩定,而不尋求向投資者提供尖端服務。

一位高頻基金經理表示:「該案令人擔憂的一面是,這兩人並不是精英交易員。他們可能只是使用了之前公司的一種演算法,然而他們卻能夠在如此快地獲取暴利。在,這種策略和技術仍遠遠落後於國際水平。」

在遭到打擊前,高頻交易投資者經常設計針對股指期貨市場的交易策略。內地交易所對現貨市場實行的「T+1」次日結算機制,使高頻交易策略難以執行。關注私募工場ID:simugongchang,加私募工場老闆娘微信guo5_guoguo。然而,金融期貨交易所(China Financial Futures Exchange)採用實時結算的「T+0」機制。

2015年末,證監會發布草案,要求演算法交易員在實施交易策略之前必須報批。期貨交易所也對投機交易出台了新的限制。據國內媒體報道,去年證監會擱置了預批准規則。

一家大型經紀商的自營交易部門前高頻交易主管表示,伊世頓的最大錯誤是,其常駐香港的俄羅斯所有者過於口無遮攔地談論他們在市場上的成功。

他說:「他們在香港到處吹噓自己的利潤。這不是一個好主意。在,當你賺錢的時候,你理應保持低調。」

上海的法庭表示,兩位俄羅斯老闆格奧爾基· 扎亞(Georgy Zarya)和安東· 穆拉紹夫(Anton Murashov)將另案受到審判。一位伊世頓發言人表示,伊世頓不知道有針對該公司或其老闆的任何進一步法律訴訟。他還否認了扎亞和穆拉紹夫吹噓利潤的說法。

曾擔任國際期貨經紀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tures)研究院副院長的王紅英表示:「如今的監管重點是引導投資進入實體經濟。眼下有關部門不願批准允許純粹金融投機的新產品。」

今年5月,證監會對最大的兩家投資銀行進行了處罰,原因是它們為總部位於芝加哥的Citadel Securities旗下機構進行看跌押注提供方便。Citadel被視為高頻交易的先驅,該公司沒有被控不當行為。

荷蘭高頻交易集團IMC BV去年8月表示,該公司收到了證監會關於其在2015年夏季期貨交易的問詢。證監會從未公開指責IMC從事了不當交易。

Nan Ma補充報道在監管機構打擊賣空交易並對「市場操縱」進行寬泛的法律解釋——使其覆蓋在其他市場被允許的交易活動——之後,新生的高頻交易員退縮了。

股市已經從2015年夏季的暴跌中復甦。在MSCI明晟將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之後,基準股指本月觸及18個月來的最高點。但運用高頻交易策略的對沖基金(這些對沖基金在市場上漲期間數量激增)從未復甦。

實際上,據投資者和分析師們表示,高頻交易投資者已經從股市轉戰大宗商品,後者的期貨交易受到的監管依然不太嚴厲。

北京對沖基金黑翼資產管理公司(Black Wing Asset Management)的高級量化交易員姜軍略(音譯)表示:「現在股指期貨的成本非常高,以至於這些高頻策略往往虧錢。成本已上漲了100倍。它們限制了日內投機。」

提高保證金要求提升了所有投資者的成本,而那些投入方向性下注(而非對沖)的投資者甚至被收取更高的手續費。

萬得資訊(Wind Information)的數據顯示,在2015年6月,指數期貨日均成交量達到2.3萬億元人民幣的峰值,但在今年5月日均成交量僅為140億元人民幣。不存在個股的期貨和期權。

上周,上海法庭對一起發生在2015年7月的備受關注的案件作出判決,該案涉及一家俄羅斯人所有的公司伊世頓國際貿易公司(Yishidun International Trading),英文名是Eastern Dragon。

法庭以操縱期貨市場為由,對伊世頓罰款3億元人民幣,並進一步沒收其3.89億元人民幣的利潤。它還對該公司高管高燕和梁澤中總計處以18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並判處緩期徒刑。華鑫期貨(China Fortune Futures)經紀人金文獻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

伊世頓在判決后發布聲明稱,法庭「依賴寬泛和一把抓的『市場操縱』罪定罪,而非按照成熟的罪行類別定罪」。

伊世頓補充稱,一項獨立審計「沒有發現與境外所理解的『市場操縱活動』相符的交易行為」。

的確,法庭的判決書沒有說伊世頓引發了股票或期貨價格扭曲。相反,法庭認定,伊世頓在沒有受到必要監管的情況下,通過將其計算機直接接入上海期貨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獲得了相對於其他投資者的速度優勢。

市場參與者表示,關注私募工場ID:simugongchang,加私募工場老闆娘微信guo5_guoguo。儘管外國交易所願意銷售高層次的市場基礎設施接入,尋求藉此盈利,但國有的交易所實際上是證監會(CSRC)旗下單位。因此,它們致力於保持市場穩定,而不尋求向投資者提供尖端服務。

一位高頻基金經理表示:「該案令人擔憂的一面是,這兩人並不是精英交易員。他們可能只是使用了之前公司的一種演算法,然而他們卻能夠在如此快地獲取暴利。在,這種策略和技術仍遠遠落後於國際水平。」

在遭到打擊前,高頻交易投資者經常設計針對股指期貨市場的交易策略。內地交易所對現貨市場實行的「T+1」次日結算機制,使高頻交易策略難以執行。然而,金融期貨交易所(China Financial Futures Exchange)採用實時結算的「T+0」機制。

2015年末,證監會發布草案,要求演算法交易員在實施交易策略之前必須報批。期貨交易所也對投機交易出台了新的限制。據國內媒體報道,去年證監會擱置了預批准規則。

一家大型經紀商的自營交易部門前高頻交易主管表示,伊世頓的最大錯誤是,其常駐香港的俄羅斯所有者過於口無遮攔地談論他們在市場上的成功。

他說:「他們在香港到處吹噓自己的利潤。這不是一個好主意。在,當你賺錢的時候,你理應保持低調。」

上海的法庭表示,兩位俄羅斯老闆格奧爾基· 扎亞(Georgy Zarya)和安東· 穆拉紹夫(Anton Murashov)將另案受到審判。一位伊世頓發言人表示,伊世頓不知道有針對該公司或其老闆的任何進一步法律訴訟。他還否認了扎亞和穆拉紹夫吹噓利潤的說法。

曾擔任國際期貨經紀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tures)研究院副院長的王紅英表示:「如今的監管重點是引導投資進入實體經濟。眼下有關部門不願批准允許純粹金融投機的新產品。」

今年5月,證監會對最大的兩家投資銀行進行了處罰,原因是它們為總部位於芝加哥的Citadel Securities旗下機構進行看跌押注提供方便。Citadel被視為高頻交易的先驅,該公司沒有被控不當行為。

荷蘭高頻交易集團IMC BV去年8月表示,該公司收到了證監會關於其在2015年夏季期貨交易的問詢。關注私募工場ID:simugongchang,加私募工場老闆娘微信guo5_guoguo。證監會從未公開指責IMC從事了不當交易。

Nan Ma補充報道在監管機構打擊賣空交易並對「市場操縱」進行寬泛的法律解釋——使其覆蓋在其他市場被允許的交易活動——之後,新生的高頻交易員退縮了。

股市已經從2015年夏季的暴跌中復甦。在MSCI明晟將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之後,基準股指本月觸及18個月來的最高點。但運用高頻交易策略的對沖基金(這些對沖基金在市場上漲期間數量激增)從未復甦。

實際上,據投資者和分析師們表示,高頻交易投資者已經從股市轉戰大宗商品,後者的期貨交易受到的監管依然不太嚴厲。

北京對沖基金黑翼資產管理公司(Black Wing Asset Management)的高級量化交易員姜軍略(音譯)表示:「現在股指期貨的成本非常高,以至於這些高頻策略往往虧錢。成本已上漲了100倍。它們限制了日內投機。」

提高保證金要求提升了所有投資者的成本,而那些投入方向性下注(而非對沖)的投資者甚至被收取更高的手續費。

萬得資訊(Wind Information)的數據顯示,在2015年6月,指數期貨日均成交量達到2.3萬億元人民幣的峰值,但在今年5月日均成交量僅為140億元人民幣。不存在個股的期貨和期權。

上周,上海法庭對一起發生在2015年7月的備受關注的案件作出判決,該案涉及一家俄羅斯人所有的公司伊世頓國際貿易公司(Yishidun International Trading),英文名是Eastern Dragon。

法庭以操縱期貨市場為由,對伊世頓罰款3億元人民幣,並進一步沒收其3.89億元人民幣的利潤。它還對該公司高管高燕和梁澤中總計處以18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並判處緩期徒刑。華鑫期貨(China Fortune Futures)經紀人金文獻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

伊世頓在判決后發布聲明稱,法庭「依賴寬泛和一把抓的『市場操縱』罪定罪,而非按照成熟的罪行類別定罪」。

伊世頓補充稱,一項獨立審計「沒有發現與境外所理解的『市場操縱活動』相符的交易行為」。

的確,法庭的判決書沒有說伊世頓引發了股票或期貨價格扭曲。相反,法庭認定,伊世頓在沒有受到必要監管的情況下,通過將其計算機直接接入上海期貨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獲得了相對於其他投資者的速度優勢。

市場參與者表示,儘管外國交易所願意銷售高層次的市場基礎設施接入,尋求藉此盈利,但國有的交易所實際上是證監會(CSRC)旗下單位。因此,它們致力於保持市場穩定,而不尋求向投資者提供尖端服務。

一位高頻基金經理表示:「該案令人擔憂的一面是,這兩人並不是精英交易員。他們可能只是使用了之前公司的一種演算法,然而他們卻能夠在如此快地獲取暴利。在,這種策略和技術仍遠遠落後於國際水平。」

在遭到打擊前,高頻交易投資者經常設計針對股指期貨市場的交易策略。內地交易所對現貨市場實行的「T+1」次日結算機制,使高頻交易策略難以執行。然而,金融期貨交易所(China Financial Futures Exchange)採用實時結算的「T+0」機制。

2015年末,證監會發布草案,要求演算法交易員在實施交易策略之前必須報批。期貨交易所也對投機交易出台了新的限制。據國內媒體報道,去年證監會擱置了預批准規則。

一家大型經紀商的自營交易部門前高頻交易主管表示,伊世頓的最大錯誤是,其常駐香港的俄羅斯所有者過於口無遮攔地談論他們在市場上的成功。

他說:「他們在香港到處吹噓自己的利潤。這不是一個好主意。在,當你賺錢的時候,你理應保持低調。」

上海的法庭表示,兩位俄羅斯老闆格奧爾基· 扎亞(Georgy Zarya)和安東· 穆拉紹夫(Anton Murashov)將另案受到審判。一位伊世頓發言人表示,伊世頓不知道有針對該公司或其老闆的任何進一步法律訴訟。他還否認了扎亞和穆拉紹夫吹噓利潤的說法。

曾擔任國際期貨經紀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tures)研究院副院長的王紅英表示:「如今的監管重點是引導投資進入實體經濟。眼下有關部門不願批准允許純粹金融投機的新產品。」

今年5月,證監會對最大的兩家投資銀行進行了處罰,原因是它們為總部位於芝加哥的Citadel Securities旗下機構進行看跌押注提供方便。Citadel被視為高頻交易的先驅,該公司沒有被控不當行為。

荷蘭高頻交易集團IMC BV去年8月表示,該公司收到了證監會關於其在2015年夏季期貨交易的問詢。證監會從未公開指責IMC從事了不當交易。

Nan Ma補充報道在監管機構打擊賣空交易並對「市場操縱」進行寬泛的法律解釋——使其覆蓋在其他市場被允許的交易活動——之後,新生的高頻交易員退縮了。

股市已經從2015年夏季的暴跌中復甦。在MSCI明晟將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之後,關注私募工場ID:simugongchang,加私募工場老闆娘微信guo5_guoguo。基準股指本月觸及18個月來的最高點。但運用高頻交易策略的對沖基金(這些對沖基金在市場上漲期間數量激增)從未復甦。

實際上,據投資者和分析師們表示,高頻交易投資者已經從股市轉戰大宗商品,後者的期貨交易受到的監管依然不太嚴厲。

北京對沖基金黑翼資產管理公司(Black Wing Asset Management)的高級量化交易員姜軍略(音譯)表示:「現在股指期貨的成本非常高,以至於這些高頻策略往往虧錢。成本已上漲了100倍。它們限制了日內投機。」

提高保證金要求提升了所有投資者的成本,而那些投入方向性下注(而非對沖)的投資者甚至被收取更高的手續費。

萬得資訊(Wind Information)的數據顯示,在2015年6月,指數期貨日均成交量達到2.3萬億元人民幣的峰值,但在今年5月日均成交量僅為140億元人民幣。不存在個股的期貨和期權。

上周,上海法庭對一起發生在2015年7月的備受關注的案件作出判決,該案涉及一家俄羅斯人所有的公司伊世頓國際貿易公司(Yishidun International Trading),英文名是Eastern Dragon。

法庭以操縱期貨市場為由,對伊世頓罰款3億元人民幣,並進一步沒收其3.89億元人民幣的利潤。它還對該公司高管高燕和梁澤中總計處以18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並判處緩期徒刑。華鑫期貨(China Fortune Futures)經紀人金文獻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

伊世頓在判決后發布聲明稱,法庭「依賴寬泛和一把抓的『市場操縱』罪定罪,而非按照成熟的罪行類別定罪」。

伊世頓補充稱,一項獨立審計「沒有發現與境外所理解的『市場操縱活動』相符的交易行為」。

的確,法庭的判決書沒有說伊世頓引發了股票或期貨價格扭曲。相反,法庭認定,伊世頓在沒有受到必要監管的情況下,通過將其計算機直接接入上海期貨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獲得了相對於其他投資者的速度優勢。

市場參與者表示,儘管外國交易所願意銷售高層次的市場基礎設施接入,尋求藉此盈利,但國有的交易所實際上是證監會(CSRC)旗下單位。因此,它們致力於保持市場穩定,而不尋求向投資者提供尖端服務。

一位高頻基金經理表示:「該案令人擔憂的一面是,這兩人並不是精英交易員。他們可能只是使用了之前公司的一種演算法,然而他們卻能夠在如此快地獲取暴利。關注私募工場ID:simugongchang,加私募工場老闆娘微信guo5_guoguo。在,這種策略和技術仍遠遠落後於國際水平。」

在遭到打擊前,高頻交易投資者經常設計針對股指期貨市場的交易策略。內地交易所對現貨市場實行的「T+1」次日結算機制,使高頻交易策略難以執行。然而,金融期貨交易所(China Financial Futures Exchange)採用實時結算的「T+0」機制。

2015年末,證監會發布草案,要求演算法交易員在實施交易策略之前必須報批。期貨交易所也對投機交易出台了新的限制。據國內媒體報道,去年證監會擱置了預批准規則。

一家大型經紀商的自營交易部門前高頻交易主管表示,伊世頓的最大錯誤是,其常駐香港的俄羅斯所有者過於口無遮攔地談論他們在市場上的成功。

他說:「他們在香港到處吹噓自己的利潤。這不是一個好主意。在,當你賺錢的時候,你理應保持低調。」

上海的法庭表示,兩位俄羅斯老闆格奧爾基· 扎亞(Georgy Zarya)和安東· 穆拉紹夫(Anton Murashov)將另案受到審判。一位伊世頓發言人表示,伊世頓不知道有針對該公司或其老闆的任何進一步法律訴訟。他還否認了扎亞和穆拉紹夫吹噓利潤的說法。

曾擔任國際期貨經紀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tures)研究院副院長的王紅英表示:「如今的監管重點是引導投資進入實體經濟。眼下有關部門不願批准允許純粹金融投機的新產品。」

今年5月,證監會對最大的兩家投資銀行進行了處罰,原因是它們為總部位於芝加哥的Citadel Securities旗下機構進行看跌押注提供方便。Citadel被視為高頻交易的先驅,該公司沒有被控不當行為。

荷蘭高頻交易集團IMC BV去年8月表示,該公司收到了證監會關於其在2015年夏季期貨交易的問詢。證監會從未公開指責IMC從事了不當交易。

在監管機構打擊賣空交易並對「市場操縱」進行寬泛的法律解釋——使其覆蓋在其他市場被允許的交易活動——之後,新生的高頻交易員退縮了。

股市已經從2015年夏季的暴跌中復甦。在MSCI明晟將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之後,基準股指本月觸及18個月來的最高點。但運用高頻交易策略的對沖基金(這些對沖基金在市場上漲期間數量激增)從未復甦。

實際上,據投資者和分析師們表示,高頻交易投資者已經從股市轉戰大宗商品,後者的期貨交易受到的監管依然不太嚴厲。

北京對沖基金黑翼資產管理公司(Black Wing Asset Management)的高級量化交易員姜軍略(音譯)表示:「現在股指期貨的成本非常高,以至於這些高頻策略往往虧錢。成本已上漲了100倍。它們限制了日內投機。」

提高保證金要求提升了所有投資者的成本,而那些投入方向性下注(而非對沖)的投資者甚至被收取更高的手續費。

萬得資訊(Wind Information)的數據顯示,在2015年6月,指數期貨日均成交量達到2.3萬億元人民幣的峰值,但在今年5月日均成交量僅為140億元人民幣。不存在個股的期貨和期權。

上周,上海法庭對一起發生在2015年7月的備受關注的案件作出判決,該案涉及一家俄羅斯人所有的公司伊世頓國際貿易公司(Yishidun International Trading),英文名是Eastern Dragon。

法庭以操縱期貨市場為由,對伊世頓罰款3億元人民幣,並進一步沒收其3.89億元人民幣的利潤。關注私募工場ID:simugongchang,加私募工場老闆娘微信guo5_guoguo。它還對該公司高管高燕和梁澤中總計處以18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並判處緩期徒刑。華鑫期貨(China Fortune Futures)經紀人金文獻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

伊世頓在判決后發布聲明稱,法庭「依賴寬泛和一把抓的『市場操縱』罪定罪,而非按照成熟的罪行類別定罪」。

伊世頓補充稱,一項獨立審計「沒有發現與境外所理解的『市場操縱活動』相符的交易行為」。

的確,法庭的判決書沒有說伊世頓引發了股票或期貨價格扭曲。相反,法庭認定,伊世頓在沒有受到必要監管的情況下,通過將其計算機直接接入上海期貨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獲得了相對於其他投資者的速度優勢。

市場參與者表示,儘管外國交易所願意銷售高層次的市場基礎設施接入,尋求藉此盈利,但國有的交易所實際上是證監會(CSRC)旗下單位。因此,它們致力於保持市場穩定,而不尋求向投資者提供尖端服務。

一位高頻基金經理表示:「該案令人擔憂的一面是,這兩人並不是精英交易員。他們可能只是使用了之前公司的一種演算法,然而他們卻能夠在如此快地獲取暴利。在,這種策略和技術仍遠遠落後於國際水平。」

在遭到打擊前,高頻交易投資者經常設計針對股指期貨市場的交易策略。內地交易所對現貨市場實行的「T+1」次日結算機制,使高頻交易策略難以執行。然而,金融期貨交易所(China Financial Futures Exchange)採用實時結算的「T+0」機制。

2015年末,證監會發布草案,要求演算法交易員在實施交易策略之前必須報批。期貨交易所也對投機交易出台了新的限制。據國內媒體報道,去年證監會擱置了預批准規則。

一家大型經紀商的自營交易部門前高頻交易主管表示,伊世頓的最大錯誤是,其常駐香港的俄羅斯所有者過於口無遮攔地談論他們在市場上的成功。

他說:「他們在香港到處吹噓自己的利潤。這不是一個好主意。在,當你賺錢的時候,你理應保持低調。」

上海的法庭表示,兩位俄羅斯老闆格奧爾基· 扎亞(Georgy Zarya)和安東· 穆拉紹夫(Anton Murashov)將另案受到審判。一位伊世頓發言人表示,伊世頓不知道有針對該公司或其老闆的任何進一步法律訴訟。他還否認了扎亞和穆拉紹夫吹噓利潤的說法。

曾擔任國際期貨經紀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tures)研究院副院長的王紅英表示:「如今的監管重點是引導投資進入實體經濟。眼下有關部門不願批准允許純粹金融投機的新產品。」

今年5月,證監會對最大的兩家投資銀行進行了處罰,原因是它們為總部位於芝加哥的Citadel Securities旗下機構進行看跌押注提供方便。Citadel被視為高頻交易的先驅,該公司沒有被控不當行為。

荷蘭高頻交易集團IMC BV去年8月表示,該公司收到了證監會關於其在2015年夏季期貨交易的問詢。證監會從未公開指責IMC從事了不當交易。

Nan Ma補充報道在監管機構打擊賣空交易並對「市場操縱」進行寬泛的法律解釋——使其覆蓋在其他市場被允許的交易活動——之後,新生的高頻交易員退縮了。

股市已經從2015年夏季的暴跌中復甦。在MSCI明晟將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之後,基準股指本月觸及18個月來的最高點。但運用高頻交易策略的對沖基金(這些對沖基金在市場上漲期間數量激增)從未復甦。

實際上,據投資者和分析師們表示,高頻交易投資者已經從股市轉戰大宗商品,後者的期貨交易受到的監管依然不太嚴厲。

北京對沖基金黑翼資產管理公司(Black Wing Asset Management)的高級量化交易員姜軍略(音譯)表示:「現在股指期貨的成本非常高,以至於這些高頻策略往往虧錢。成本已上漲了100倍。它們限制了日內投機。」

提高保證金要求提升了所有投資者的成本,而那些投入方向性下注(而非對沖)的投資者甚至被收取更高的手續費。

萬得資訊(Wind Information)的數據顯示,在2015年6月,指數期貨日均成交量達到2.3萬億元人民幣的峰值,但在今年5月日均成交量僅為140億元人民幣。不存在個股的期貨和期權。

上周,上海法庭對一起發生在2015年7月的備受關注的案件作出判決,該案涉及一家俄羅斯人所有的公司伊世頓國際貿易公司(Yishidun International Trading),英文名是Eastern Dragon。

法庭以操縱期貨市場為由,對伊世頓罰款3億元人民幣,並進一步沒收其3.89億元人民幣的利潤。關注私募工場ID:simugongchang,加私募工場老闆娘微信guo5_guoguo。它還對該公司高管高燕和梁澤中總計處以18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並判處緩期徒刑。華鑫期貨(China Fortune Futures)經紀人金文獻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

伊世頓在判決后發布聲明稱,法庭「依賴寬泛和一把抓的『市場操縱』罪定罪,而非按照成熟的罪行類別定罪」。

伊世頓補充稱,一項獨立審計「沒有發現與境外所理解的『市場操縱活動』相符的交易行為」。

的確,法庭的判決書沒有說伊世頓引發了股票或期貨價格扭曲。相反,法庭認定,伊世頓在沒有受到必要監管的情況下,通過將其計算機直接接入上海期貨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獲得了相對於其他投資者的速度優勢。

市場參與者表示,儘管外國交易所願意銷售高層次的市場基礎設施接入,尋求藉此盈利,但國有的交易所實際上是證監會(CSRC)旗下單位。因此,它們致力於保持市場穩定,而不尋求向投資者提供尖端服務。

一位高頻基金經理表示:「該案令人擔憂的一面是,這兩人並不是精英交易員。關注私募工場ID:simugongchang,加私募工場老闆娘微信guo5_guoguo。他們可能只是使用了之前公司的一種演算法,然而他們卻能夠在如此快地獲取暴利。在,這種策略和技術仍遠遠落後於國際水平。」

在遭到打擊前,高頻交易投資者經常設計針對股指期貨市場的交易策略。內地交易所對現貨市場實行的「T+1」次日結算機制,使高頻交易策略難以執行。然而,金融期貨交易所(China Financial Futures Exchange)採用實時結算的「T+0」機制。

2015年末,證監會發布草案,要求演算法交易員在實施交易策略之前必須報批。期貨交易所也對投機交易出台了新的限制。據國內媒體報道,去年證監會擱置了預批准規則。

一家大型經紀商的自營交易部門前高頻交易主管表示,伊世頓的最大錯誤是,其常駐香港的俄羅斯所有者過於口無遮攔地談論他們在市場上的成功。

他說:「他們在香港到處吹噓自己的利潤。這不是一個好主意。在,當你賺錢的時候,你理應保持低調。」

上海的法庭表示,兩位俄羅斯老闆格奧爾基· 扎亞(Georgy Zarya)和安東· 穆拉紹夫(Anton Murashov)將另案受到審判。一位伊世頓發言人表示,伊世頓不知道有針對該公司或其老闆的任何進一步法律訴訟。他還否認了扎亞和穆拉紹夫吹噓利潤的說法。

曾擔任國際期貨經紀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tures)研究院副院長的王紅英表示:「如今的監管重點是引導投資進入實體經濟。眼下有關部門不願批准允許純粹金融投機的新產品。」

今年5月,證監會對最大的兩家投資銀行進行了處罰,原因是它們為總部位於芝加哥的Citadel Securities旗下機構進行看跌押注提供方便。Citadel被視為高頻交易的先驅,該公司沒有被控不當行為。

荷蘭高頻交易集團IMC BV去年8月表示,該公司收到了證監會關於其在2015年夏季期貨交易的問詢。證監會從未公開指責IMC從事了不當交易。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5篇文章,獲得232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