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女人可以歹毒到什麼樣的程度?看看呂后便知

女人可以歹毒到什麼樣的程度?看看呂后便知

呂后,在正史上或許評價還可以,但是在口頭史上,名聲卻特別壞,儼然已是毒后的代名詞。

故事的開頭已是眾所皆知。高祖崩,惠帝立,呂後為皇太后,便令永巷把戚夫人抓起來,把她的頭髮剃了,穿上囚衣和鐐銬,令她舂米。戚夫人一邊舂米一邊唱歌曰:「子為王,母為虜,終日舂薄幕,常與死為伍!相離三千里,當誰使告女(汝)?」太后聞之大怒,認為她還想倚仗兒子來翻身,是可忍孰不可忍?呂后把戚姬的幼子趙王召來了。

惠帝仁慈,知道母親要幹什麼,於是吃住都和趙王在一起,保護他。某天惠帝早起,回來的時候趙王已被人毒死了。須知,此時的趙王,也不過是個十歲的小兒(一說十三歲)。

網路配圖

然而,呂后做的最過份的,還是把戚夫人做成「人彘」:「斷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飲瘖葯,使居鞠域中」,還請兒子惠帝來看。惠帝看了大哭,病了一年多都起不來,從此只是飲酒作樂,不理朝政,幾年之後就崩了。因為他覺得,「此非人所為」,母親有這種禽獸行,兒子也沒有臉面治天下了。

這一段歷史記載得很清晰。但令我納悶的是,近來越來越多的歷史隨筆中,對呂后抱有深深的同情,替她翻案,覺得戚姬是自找的。我就奇了怪了,連人家嫡親的兒子都因母親的獸行覺得愧對天下人了,我們這些沒有領到呂后一滴點兒恩義的,倒還能從裡面看出一朵花來?

翻案者的理由,無非就是因為呂后認為戚姬是威脅。高祖以為太子仁弱,不類己,總是想立戚姬之子如意(即後來的趙王)。戚姬經常跟著高祖去關東,「日夜啼泣,欲立其子」。呂后擔憂,所以即位之後,需馬上處理掉趙王如意和戚姬。其實,這些描述《漢書》里有,前面還有一句:「(趙王)年十歲,高祖憂萬歲之後不全也。」無非就是說,高祖太了解呂后這個人了,知道這個小孩如果不當上皇帝,分分鐘會給呂后害死;戚姬的哭,也是因為她知道了自己的性命堪憂。至於責怪發配到暴室里的戚夫人還敢唱哀歌,是找死,這種責備,簡直就是怪一條砧板上的魚為什麼不好好地挨宰,還害得主人要多下狠手砍多幾刀了。替狼吃羊找借口,我們總是特別擅長。

戚夫人善歌,善鼓瑟擊築,善為翹袖折腰舞,多才多藝,比之剛毅強直、鄉下出身的呂后,再加上年輕漂亮,自然多多受寵。即便如此,皇帝還是沒有辦法輕易地立嗣。《西京雜記》中說道,「(侍者賈配蘭)見戚夫人侍高帝同,嘗以趙王如意為言,而高祖思之幾半日,不言嘆息,凄愴而未知其術,輒使夫人擊築,高祖歌大風詩以和之。」「歌畢每泣下流漣。」實在是知道愛姬死期已定啊。

網路配圖

不獨戚姬,呂后對別的姬妾也絕無善意,幽於後宮不得出,只有薄姬因為不受寵,才網開了一面。她殺了趙王如意之後,又先後幽死趙王友,在趙王恢死後廢掉他的繼嗣。連親生兒子惠帝,她也不見得對他好到哪裡去,才活生生地把他嚇成重病。

我猜想,後世對呂后的正面評價,更多地來自司馬遷在《史記》的評論:「太史公曰:孝惠、高后之時,黎民得離戰國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無為,故惠帝垂拱,高后女主稱制,政不出房戶,天下晏然。刑罰罕用,罪人是希。民務稼穡,衣食滋殖。」班固也基本上照抄了這一段。

呂后最大的貢獻,就是奉獻了「最毒婦人心」這個成語,以及千百年來帝王們對繼嗣問題的深深恐懼。

至於政治清明,依我看,如果有天災,一定是與人禍有關,百姓受難,統治者肯定難辭其咎;但如果百姓安居樂業,還真的跟統治者沒有多大關係;只要上頭什麼不幹,天下就會風調雨順河清海宴,蟻民們就該燒香拜佛了。

網路配圖

再具體一點吧,呂后也許不是不想干預,可是她沒有辦法,朝中有周勃、酈商、陳平等一眾強勢的軍功集團,外面又有已經成年的諸侯王割據地方勢力;在內廷里,她可以為所欲為,干盡壞事;可天下的事,輪不到她管。你看,都「政不出房戶」了,算功勞的時候,怎麼又能都算在她的頭上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