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京劇、粵劇集體登陸大銀幕 中國戲曲電影迎來復甦?

京劇、粵劇集體登陸大銀幕 中國戲曲電影迎來復甦?

粵劇電影《傳奇狀元倫文敘》劇照。

京劇電影《趙氏孤兒》海報。

1905年,在北京豐泰照相館老闆任慶泰的鏡頭前,京劇大師譚鑫培表演了自己最拿手的幾個片段,拿到前門大觀樓熙攘的人群中放映。這是電影史里記載的第一部電影《定軍山》。

今年是譚鑫培誕辰170周年,譚門傳人再次將《定軍山》搬上大銀幕。在近日北京舉辦的首映禮上,主創團隊稱,將原汁原味完整保留譚派演員的「唱念做打」,以電影語言賦予京劇藝術新面貌。

最近,多部戲曲經典劇目紛紛試水大銀幕,引起文藝界內外的普遍關注。同在上周五,《穆桂英挂帥》《趙氏孤兒》及《謝瑤環》等影片的上映,標誌著歷時5年、被列為國家重點文化工程的「京劇電影工程」首批十部影片創作完成,第二批十部電影的創作工作正式啟動。此外,粵劇、黃梅戲、花鼓戲等也在集體投奔大銀幕——作為電影百花園中一朵「奇葩」的戲曲電影,缺席多年後,似乎出現了復甦的跡象。

業內人士認為:「電影能讓舞台戲曲插上翅膀。」但擺在創作者面前的問題也不少:兩種藝術形式如何相得益彰,更好發掘戲曲所蘊含的精神價值?面對當下的社會文化環境,戲曲電影如何在市場上開拓更廣的空間?南方日報記者對此展開了採訪。

1 聚焦

京劇名家感慨「像做夢一樣高興」

日前落幕的北京國際電影節紅毯上,迎來了一批特別的「明星」——他們是《穆桂英挂帥》《趙氏孤兒》《乾坤福壽鏡》《勘玉釧》《謝瑤環》5部京劇電影的主創。

在觀眾席上,大批上了年紀的戲迷,舉著牌子為偶像助陣,興奮之情不亞於年輕的冬粉。

這幾部作品是建國以來,也是京劇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京劇電影工程」入選作品。每部電影600萬元的投資預算,還不及一些大牌明星出演一部電影的片酬,但參與其中的京劇人和電影人,憑著對京劇傳承的責任心,把這事做成了。

《謝瑤環》薈萃了京劇界老中青三代名家新秀。影片的導演馬崇傑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是京劇藝術大師馬連良的侄子;主演丁曉君師從近代京劇大師杜近芳。此外,葉少蘭與杜近芳分任總導演和藝術顧問。

86歲高齡的杜近芳激動地說,這個戲經歷了57個春秋,到如今拍成電影,「我像在做夢一樣高興。」葉少蘭今年也有75歲了,作為京劇「葉派」小生創始人葉盛蘭之子,從早年的「音配像」工程到如今的拍攝京劇電影,多年來他一直在努力弘揚京劇文化。

葉少蘭說,《謝瑤環》是電影藝術和舞台表演藝術的結合,演員全員唱京劇,「保留了京劇舞台表演的精華。」

「台上一聲啼,台下千人淚;台上一人笑,台下萬人歡」,這是戲曲的功力和魅力。但是近年,常有人討論戲曲藝術缺少觀眾和後繼乏人的問題,為其傳承問題擔憂。另一方面,從電影誕生開始,戲曲就和電影結下不解之緣,隨著時代的發展,梅蘭芳的《生死恨》、周信芳的《四郎探母》等很多戲曲名家的表演曲目,都曾被拍攝成電影存留下來。

事實上,近年,不斷有戲曲演員呼籲,採用新的形式和手段傳播戲曲。已故京劇表演藝術家梅葆玖在2014年的全國兩會期間受訪時,對京劇和戲曲市場的萎縮揪心不已。他呼籲戲曲藝術和電影藝術相結合,給中華傳統文化插上現代科學技術的翅膀。而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這一話題被重提,國家一級京劇演員趙葆秀說:「希望藉助京劇電影的形式,能吸引更多年輕人走進劇場。」

不單是京劇,粵劇、花鼓戲等地方劇種也在行動。

在今年的香港國際影視展上,廣東省新聞出版廣電局組織的「廣東館」第三次亮相香港,第一個推介的作品就是粵劇電影《柳毅傳書》(又名《柳毅奇緣》),現場武打表演、電影片花、領銜主演丁凡和曾小敏的即興演唱等更是贏得了觀眾的熱烈掌聲。

其實,早在1913年,香港便製作了第一部改編自同名粵劇的故事片《莊子試妻》,它也揭開了粵劇電影史的首頁。

香港歷史上更是非常熱衷於拍攝粵劇電影,據統計多達上千部。與香港相比,內地粵劇電影的產量則要少得多,1956年的《搜書院》,上世紀60年代的《關漢卿》以及1974年廣東粵劇團移植現代京劇拍攝而成的《沙家浜》都是比較知名的作品。

2004年,世界第一部粵劇動畫電影《刁蠻公主憨駙馬》開播,「退而不休」的紅線女再次把粵劇電影帶回舞台銀幕。之後,粵劇電影《小周后》《小鳳仙》《傳奇狀元倫文敘》等陸續亮相。

值得一提的是,湖南花鼓戲《兒大女大》20多年來曾在各地巡演3000多場,但將其搬上銀幕後,該片半年時間即放映了5000多場。

日前,中央戲劇學院京劇系主任郭躍進在北京舉辦的「戲曲電影論壇」上提到,相較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戲曲電影的繁榮期,當下京劇電影工程首批十部影片的面世,證明「戲曲電影有了復甦的跡象」。

2 難題

電影與戲曲如何相得益彰?

對戲曲電影創作者而言,有一個課題不可迴避:電影和戲曲兩種藝術門類的結合如何相得益彰?如何在藝術表現方式上靠近當代戲曲和電影觀眾的雙重欣賞期待?

來自深圳的研究者夏運華多年來致力於戲曲及傳統文化的傳播課題。由她執導的以李清照這一人物為背景的電影《詩魂風流》即將進入宣發階段,夏運華將該片定位為「戲曲音樂電影」。她認為:「戲曲電影不是簡單地把舞台劇搬進棚里拍這麼簡單,電影有電影的敘事方式和結構。」因此,《詩魂風流》嘗試用電影的敘事和戲曲表演相結合的方式,試圖找到「戲曲電影」獨有的美學形式。

根據電影觀眾的欣賞習慣,夏運華精簡了許多戲曲的程式化表演和「過場戲」。比如,《詩魂風流》刪掉了傳統戲曲過長的前奏,演員們所唱的唱段也不會刻意飆高音或拖長腔;為渲染情緒、營造氛圍,還加入了京劇中所沒有的伴唱和情緒音樂。

「大景虛,小景實。」這是夏運華歸結的拍攝戲曲電影的經驗。

所謂「大景」,是戲曲中的「萬馬奔騰」「日夜兼程」等大場面,她認為在這方面一定要保留戲曲的「虛擬性」優勢,「因為它首先是戲曲,如果和普通的故事片一樣追求真實,就失掉了戲曲表演中的虛擬性優勢,也禁錮了演員的表演。」

據她的觀察,目前一些戲曲電影藉助電腦特技,把這一部分做到了「力求真實」,在她看來,此舉可能會破壞了戲曲原本的藝術特質。「戲曲本身有其特定的表演程式和虛擬性,不能變成影視后就把這些程式給去掉了。」夏運華說。

而所謂的「小景」,指的是演員近身表演需要的物件,如書桌上的筆墨紙硯、演員們的細微表情和內心浮動。「這方面要做『實』一些。」夏運華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提到,戲曲的影視化能呈現觀眾在舞台上看不到的細部,並把情緒渲染到極致,要充分發揮這一優勢。

她還提到了以前觀看過的一部3D京劇電影。在她看來,片中虞姬自刎前舞劍的經典一幕,如果可以藉助多個機位,充分調動電影拍攝手法,例如放大虞姬和項羽之間的眼神交流等細節,挖掘「虞姬」內心的糾結,可以完成得更加精彩。但可惜的是,這段華彩片段「用一個大全景就給拍了。」

南方日報記者了解到,一般而言,傳統戲曲電影的拍攝有三種模式:實景拍攝、攝影棚內拍攝、舞台現場記錄。廣東粵劇藝術中心參與制作的粵劇電影《傳奇狀元倫文敘》則結合了以上三種手法來創作,既保留舞台的傳統性,也加入一些新的手法。諸如,舞台背景的大屏幕採用動態多媒體投影,在戲劇電影史上尚屬首次,在後期製作中又加入特效,力求在保留傳統舞台藝術原汁原味風格的同時,給觀眾帶來全新的欣賞體驗。

而近期開拍的《柳毅傳書》則選擇在廣州本地的電影棚內搭景拍攝。由於《柳毅傳書》是一部神話劇,龍宮、海底的場景佔有很大比重。在探班時,南方日報記者就發現,現場啟用的LED屏的規模比以往大了很多,有20米寬、8米高,地板上也使用了投影效果。據悉,在前景拍攝中還使用了150多個電腦特效的合成鏡頭,工作量相當大。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柳毅傳書》採用「雙導演制」。鄧原認為,舞台的表演有它的寫意和身段,有很多是虛擬的,電影則更偏向寫實,二者如何平衡還需要通過實踐不斷地探索。而青年導演潘鈞則表示:「我們想用新的電影手法烘托戲曲之美,讓更多的年輕人愛上粵劇。」

3 展望

上映可預訂,力爭覆蓋社區學校

需要留意的是,以往戲曲電影多是以公益的形式免費放映的。倘若按院線電影的形式發行,其排映空間能有多少?答案顯然並不讓人樂觀。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藝術處副處長鍾明嵐在總結戲曲電影面臨的現狀時曾總結為一句話:「電影找不到觀眾,觀眾找不到電影。」投資收益問題也阻礙著戲曲電影的長遠發展。

好在當下,一些業內人士試圖讓市場更為細分,嘗試為戲曲電影尋找特定的受眾群體。

作為「京劇電影工程」部分影片的發行方,中影發行相關負責人對南方日報記者透露,對此次推出的京劇影片實行一系列創新宣發方案,用「最低票價十元」「送票進社區」「接受預訂,按需開場」等方式為京劇電影保駕護航。並在全國範圍內遴選部分市場基礎好的影院,開展有針對性的推薦、排映,建議影院每天排映1-2場。同時發揮北京的地域文化優勢,選定多家影院長線放映。

除此之外,國內首個可以專門播放戲曲電影的院線——「北京鄉音鄉愁電影院線」月底在京宣告啟動,首批三家影院落戶戲曲學院、梅蘭芳大劇院和盧溝橋社區。在票價上,和中影一樣制定的是10元到20元的低票價。該院線負責運營和推廣的負責人王芳對南方日報記者介紹,接下來有望落戶深圳和廣州。

從首批三家影院就能窺見該院線的三種組成模式,即學校、劇院和社區,各自有不同的運營方式。比如劇院方面會開闢能容納100位觀眾左右的小型空間專門放映戲曲電影;而社區作為該院線的主打品牌,將以「社區電影樂園」命名,除放映戲曲電影外,還會舉辦各種新型的社區文化活動。在王芳看來:「這有望讓戲曲電影的受眾,覆蓋到從青少年到老年人的全年齡段。」

作為戲曲電影院線首個「吃螃蟹」的人,按「鄉音鄉愁」發起人梁漢森的說法,希望為戲曲電影開闢一條真正的發行渠道,也為社區居民提供一個互動交流的綜合文化服務平台。

那麼該如何解決片源及盈利的問題?據悉,院線與廣電總局電影數位元組目管理中心已達成了合作。據後者的負責人鄭力介紹,根據最新統計,目前該中心有101部戲曲電影可供放映,涵蓋京劇、豫劇、黃梅戲、花鼓戲等20多個劇種。另外,青少年戲曲微電影大賽即將舉辦,中美合拍的戲曲電影《獅之魂》也進入籌備階段,這些都會為戲曲電影院線提供持續更新的儲備片源。

廣東粵劇院院長丁凡也向南方日報記者透露,今年海外有文化機構正計劃在歐洲做一個戲曲電影展,首站就是「非遺」總部法國巴黎,動漫電影《刁蠻公主憨駙馬》《傳奇狀元倫文敘》及《柳毅傳書》都在受邀展映的名單之中。

傳統電影院線的盈利渠道主要為票房收入和餐飲等衍生品,但戲曲電影院線不同,除票房、廣告等收入外,如何在展演和票房之間尋找平衡相當重要「戲曲電影孝心卡」或許是一個可行的設置。「看戲曲電影的多為老年人和小孩,但前者消費觀念不足,後者缺乏消費能力,而『孝心卡』的消費主體是年輕人,辦張卡為父母獻孝心,受益主體是老年人。」王芳說。

不過,夏運華對此嘗試持謹慎樂觀的態度。她表示,大部分觀眾已習慣了在電視上觀看免費的戲曲表演,要讓他們花錢走進影院觀看戲曲並不容易。

「我反對一窩蜂地拍攝戲曲電影。」夏運華認為,當務之急是找到戲曲和電影之間的平衡點,提高戲曲電影的品質。

王芳始終相信一件事——戲曲電影不缺觀眾。「很多人覺得,只有年輕人喜歡的(事物)才有未來,但很多15歲以下的青少年,在爺爺奶奶的帶領下也對戲曲產生了興趣」,「觀眾目前只是暫時出現了斷層而已,未來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文化圓桌

戲曲學院教務處處長張堯:

電影人和戲曲人要相互尊重理解

的第一部電影《定居山》即為電影和國粹京劇的結合。對此,戲曲學院教務處處長張堯認為,這說明科技手段和傳統戲曲並不矛盾,也說明戲曲人一直對傳統藝術抱著開放的態度。

戲曲學院素有戲曲藝術家搖籃之譽,張堯強調戲曲電影對戲曲人才的培養至關重要。「它是培養戲曲人才的一個重要依據,我們沒見過梅蘭芳等老藝術家,但我們能在電影里看到他們的藝術風采、音容笑貌,能學習他們的『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所以戲曲人不應該排斥戲劇電影,應該共同呵護這個事業。」

張堯建議,在創作時,電影人和戲曲人要相互尊重和理解。「既要尊重傳統表演的美學風格,也要運用好電影蒙太奇的語言特點,大家來共同創造、創新。」張堯說。

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影視處處長張辛:

可設置「戲曲電影周」面向海外推廣

去年恰逢湯顯祖和莎士比亞逝世400周年,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承辦了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活動。「戲曲演員在國外也廣受歡迎,人會比較難理解,為什麼外國人能看懂的戲曲。」該中心影視處處長張辛以此為例說,「因為前來看戲曲的人都是熱愛文化的,都提前做了功課。」

這也讓張辛開始思考一個問題:「戲曲團前往國外演出費力費錢,若有好的戲曲電影送到國外,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既讓大家看到原汁原味的戲曲,又能減輕運作成本和人力物力。」

海外文化中心遍布全球,會定期舉辦文化主題活動。對此,張辛認為,可考慮專門設置「戲曲電影周」。「既包含戲曲微電影,也有戲曲故事片,以集中打包的方式讓外國觀眾欣賞的戲曲,這樣我們的對外文化交流也增加了一個新的品種。」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