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數字時代,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文創產業的機會和瓶頸在哪?丨專家觀點

數字時代,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文創產業的機會和瓶頸在哪?丨專家觀點

8月16日,由產學研投融資聯盟、深圳產學研合作促進會、深圳市版權協會共同主辦的首屆粵港澳大灣區文創產業發展論壇在深圳麗思卡爾頓酒店舉行。創客貓作為特邀媒體到場進行獨家圖文直播。(點擊進入直播回顧)

黃斌

論壇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東方文化與城市發展研究所副所長黃斌發表了《構建數字時代的粵港澳大灣區文化創意產業合作新機制》的主題演講。他認為,粵港澳做文化產業一定是文化科技融合的產業,而且在文化產業發展的框架里,粵港澳最強的是文化產業的帶動。在金融危機后引發的產業結構調整中,文化產業不僅增加了自身的需求,也帶動了其他產業很強的的需求。

針對目前文化產業的發展,黃斌對粵港澳大灣區提出了三點建議:

第一,粵港澳一定是文化創意產業的窗口,作為文化走出去和吸引國際人才進來的窗口;

第二,建設現代文化體系,如果沒有好的IP,就做不出好的產品;

第三,文創帶動示範,在互聯網時代,文創產業將帶動傳統產業製造方式的變化。

他表示,但在這過程也會碰到瓶頸,第一是凝聚共識自覺分工的磨合成本,第二是體制機制帶來了不同的交易成本,第三是發展方式轉變帶來的學習成本。不過他認為,這些人為的瓶頸都可以克服,而這其中也會產生一些變化。第一,原來生產組織看中的是資本、產業、體系,現在看中的是創意。

「創意一定來自跨界,來自不同領域的人碰撞出來的。其次,我們要建設更加適合年輕人創新創意的氛圍。再者,建設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更加包容的文化環節。最後,建設一個法制、透明、邊界並能與國際對話的現代版權保護和授權體系。」針對生產方式的變化,黃斌提出了這四個建議。

第二個變化是從產業鏈分工到產業網路營造。這個挑戰帶來的挑戰是,平台分工越來越專業化,怎麼建立更加專業的生產性服務業網路來服務專業的平台分工,以及越來越多的文化創意容易失敗,需要非常健全的社會體制來促進更加靈活的就業。

針對這些挑戰,黃斌指出,第一個核心就是要強調有效的保護,打擊盜版,兩岸三地建立更快速的版權授權機制,讓原創者拿到更多的收入的版權保護;第二個核心是小微和創意,更好地服務小微企業和數據金融的體系。

「我期望粵港澳進入一個很好的授權時代,它是講好故事的排頭兵。」黃斌說。

以下為黃斌演講實錄:(經創客貓編輯,有所刪減)

黃斌:

大家好。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題目是《構建數字時代的粵港澳大灣區文化創意產業合作新機制》。

我想先從兩個角度先切入進來。第一個是大灣區合作,我們說大灣區合作做什麼?這次框架協議裡面實際已經把灣區合作的重點都劃了出來,我估計最後的規劃肯定是在這些重點領域的深化。當然講到我們要建設世界級的口岸,在基礎設施這個領域已經是全世界最強的。我們的市場有各種各樣的挑戰,因為我們粵港澳三地實際是三個政策區域、三個關稅區域。我們現在講的粵港澳做文化產業一定是文化科技融合的產業。現在的產業體系,我們也知道粵港澳現在最強的是什麼?至少我認為文化產業發展的框架裡面,粵港澳最強的是文化產業的帶動,在廣東談文化產業很少單獨去談,你的動漫做的怎麼樣,你的影視做的怎麼樣,一般都會談你的文化產業,比如以前玩具這麼強,跟傳統產業結合怎麼樣。

我想粵港澳在新的時期應該做的事情,實際是金融危機引來我們不斷調整產業結構,尤其深圳做了非常大的貢獻,已經是新的增長動力來源。在文化產業角度來看也是一樣,我們文化產業現在已經能夠佔到GDP的百分之四點幾了,未來我們的目標是要佔到5%。其中增速最高的是我們現在最有競爭力的文化產業,互聯網+也好,說的數字文化也好,是在這樣的體系裡面。它不僅是自己增加了需求,而且是帶動了很強的需求。比如我們國家的創意產品和服務出口,從金融危機以來,我們一直保持在世界第一。我們把玩具、把傢具、把很多紡織類的製造業,但實際也是半成品,但是在文化產業發展過程中是很有競爭力的,是恢復最快的。這兩個事情這麼重要,在粵港澳來看這個事情,那粵港澳在幹什麼?

第一個,我自己的想法和建議,粵港澳一定是文化創意產業的窗口,不僅是傳統文化、現代文化的問題,還有一個重要的是文化走出去和吸引國際人才進來的窗口。灣區如果回到過去,一定是回到北京或者回到深圳,所以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文化融合的窗口。

第二個是建設現代文創體系。我把它理解成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們傳統文化產業,一直說文化創意產業不強,同樣的一件事情,為什麼這麼看中IP?因為我們產業能力不強,如果沒有一個好的IP,我們就做不出好的產品。我們說好萊塢這樣的工業化體系,你有沒有好的IP,你有沒有工業體系都能做成好的產品。比如八九十年代,我們香港就有非常成熟的文化產業體系,香港電影在當時是整個東亞圈的標配。我們其實是有非常好的文化產業的,我們在文化工業的基礎上延續到現在,是有助於我們來打造現在的文化體系的。

第三個是文創帶動示範,實際上我覺得是產業生產方式的變化,我們在互聯網時代,文化產業的生產方式,怎麼和傳統產業轉型升級、製造業升級、智能製造結合起來?就是產業方式的轉型,文創產業來帶動傳統產業製造方式的變化。當然有一些瓶頸,第一個是凝聚共識自覺分工的磨合成本,現在要來提的話,廣州、深圳、香港三個體量差別不大,或者說我們用市場經濟的邏輯,好像就是看你強你做什麼,他強他做什麼。你會發現在三個城市,其實定位、功能是越來越趨同的。現在全世界的競爭體系也都是這個意思,灣區地區或者城市產業的結構是趨同的。你說香港非常好,當然非常好,是全世界的中心之一,你說深圳差嗎?深圳也不差。我覺得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挑戰是體制機制給我們帶來的不同交易成本,我們原來製造業階段,這種分工、成本還好,在廣州接了單,在廣州就把這個單做了。我們現在的服務貿易,我們的人員要流動,我們的資源要流動。香港所有的片子在內地放都拿不到一分錢廣告收入,因為都被內地的電視台掐入了他的廣告了。這是我們傳統的外貿方式,像製造業,服務業來提升製造業品質的方式,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學習成本。這是我們要解決、要克服的問題。當然幸好的是我們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有一些變化,我們原來人為的非常大的瓶頸是可以克服的。但是又產生了一些新的變化。

比如第一個生產方式的變化是什麼?原來生產組織看中的是資本、產業、體系,現在看中的是創意。比如你現在看所有的文化創意,起源點都是人,網路小說都是動漫,都是這些人。這些人出來之後,所有資本圍繞這些人轉,所有文化內容都是圍繞這些人轉的,這是第一個非常大的文化創意的變化。從產業鏈分工變成了平台分工,在於平台的每一個組成部分都可以是這個產業過程的發起方,就是比如我有一個好的創意,我想把它變成好的產品,那我肯定是一個發起方。那我產業想轉型,我需要尋找創意,我也可以是發起方。這個平台的組織比如可以是深圳最有名的企業之一騰訊,他就可以是一個最大的平台,也可以是其他的平台,比如粵港澳的大聯盟,這也是重要的服務。所以產業生產方式在我們看來是有巨大的變化,這個巨大的變化就帶來了剛才我們說到的很多的瓶頸。我覺得有這麼幾點是非常重要的。創意一定來自於跨界,來自於不同領域的人碰撞出來的,我們現在提的工匠精神也非常重要,創意一定是這樣來的。第二個是要建設一個更加適合年輕人的創新創意的氛圍,粵港澳灣區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我們在香港看到年輕人對未來有一點小失落,深圳也會越來越遇到這樣的問題,因為房價這麼高,年輕人在這裡奮鬥到35歲的時候能不能在這裡安下一個家?我們就看香港、就看深圳,這些問題越來越難解決。第三個是建設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更加包容的文化環節。第四是建設一個法制、透明、邊界並能與國際對話的現代版權保護和授權體系,我們的版權制度要能跟國際對話。

第二個變化是從產業鏈分工到產業網路營造。這個挑戰是怎麼建立更加專業的生產性服務業網路來服務我們剛才說的平台分工,平台分工越來越專業化,怎麼服務這些專業化的分工。第二是越來越多的文化創意,創意很容易失敗,那麼我們需要非常健全的社會體制來促進更加靈活的就業。這裡面我們覺得有一個核心,就是要特彆強調有效的保護,讓原創者拿到更多的收入的版權保護。在這個過程中打擊盜版是一個方面,第二是便利應用,兩岸三地更快速的版權授權機制,這是我建議的第一個核心。

第二個核心就是小微和創意這個主體,要更好促進和服務它的發展,更合理的版權保護,要有更多的平台,更多地解決小微企業的數據金融的體系等等,這樣的過程,這些過程我們都在做了。第二個是我說的平台,在這個平台裡面可能是一個市場。

最後我自己的期望是粵港澳進入一個很好的授權時代,最後它是講好故事的排頭兵,它在全國文化產業裡面最重要的肯定是這個。我們不更偏重於政府聚焦,更偏重於全民聚焦,我們講能講好的那部分,我們用更好的方式去講,我們還要在過程中能夠賺到錢,我覺得這是粵港澳應該做的。謝謝大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