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下一個10年 信託會是什麼樣子

下一個10年 信託會是什麼樣子

金投信託網(https://trust.cngold.org/)07月17日訊,將信託定義在大資管行列是業界的普遍共識,然而我認為這個定位並不完全正確。

信託是什麼?從業10年以來,我個人認為只有中信信託前董事長蒲堅先生說過的一句話能完全概括:「信託是一種新型的生產關係」!

馬列主義闡明生產關係與生產力的矛盾是社會基本矛盾之一,如果將信託定義在金融領域,那麼金融生產關係與金融生產力之間的不匹配就是金融市場發展的基本矛盾,而這種不匹配的矛盾關係,恰恰就是信託業存在與發展的根本土壤。

自2007年信託業新兩規出台後,基本奠定了這10年來信託業的發展格局,那就是用信託關係彌補主要金融生產關係與日益發展的社會金融生產力需求之間的不匹配!

的主要金融生產關係是什麼?首先是以銀行為主導的信貸機構對實體經濟的債務貨幣投放,其次是以資本市場為主的股權融資支持。

的社會金融生產力需求又是什麼?是廣大實體經濟主體面對高速發展和成倍擴張的市場機會所渴求的資本支持。

信託行業這10年來,所生存和發展的根本土壤,就是來自於銀行和資本市場這種主要生產關係無法滿足的社會融資需求。

銀信合作是什麼?是銀行將理財等表外資金池資金,通過信託,投放給銀行信貸部門無法投放的實體經濟主體的過程。為什麼銀行信貸部門無法投放而理財需要通過信託投放?因為商業銀行法管制,因為信貸管制,因為資本充足率管制,因為表外資金的天然擴張需求等等,無論因為什麼,在2013年以前,只有信託一種金融生產關係能彌補這種矛盾,這是銀信合作的根本。

房地產信託是什麼?是房地產企業因為各種原因,無法從銀行或資本市場取得資金支持,轉而通過信託高價向零售市場融資的過程。為什麼這些部門不支持?不是不支持,是銀行和資本市場的貨幣投放不足以支撐房地產那麼快速發展和饑渴的資金慾望。所以在2013年以前,只有信託一種金融生產關係能彌補這種矛盾,這是房地產信託的根本。

證券信託是什麼?是過去基金體制無法滿足牛人基金經理和江湖炒股高手的發展訴求,而私人代客理財關係中又存在天然的操作和風險控制缺陷,在2013年以前只有信託一種金融生產關係能讓這些股神們將客戶資金進行集合、管理、投資,從而孕育出具有特色的私募基金產品,這是證券信託的根本。

政信合作是什麼?是各地政府在地產調控,土地融資吃緊的情況下,面對GDP增量發展與債務存量滾存這兩個剛性需求時,在不正面與「地方政府不得舉債」這個緊箍咒產生衝突的情況下,創造性的發展出的政府融資模式,在這個關係中,銀行能滿足的都滿足過了,剩下的,在2013年以前只有信託能打開零售融資市場。這是政信合作的根本。

為什麼都以2013年為節點呢?

銀監會前主管信託的蔡鄂生副主席曾提問:信託行業的根本風險是什麼?

我大言不慚,嘗試回答:信託行業的根本風險是不適應或者未準備好金融生產關係與社會金融生產力矛盾關係變化所帶來的風險,這種變化大致有三種:

1、矛盾關係發生了彌合,即可以不需要信託關係了,兩者匹配或可以直接對接。經濟低迷融資需求降低以及現在所談的去通道化、金融脫媒觀點即是此種代表。如果主流信貸資金完全可以支持社會融資需求或者銀行理財資金可以直接做股權、債權投資了,那大部分融資類和通道類信託就可以歇了。比如地方債的發行就極大的縮減了政信合作的市場規模,當然,地方債不是誰都能發的,所以在想發與能發之間,還有一個信託的空間,但好肉已經比較難啃到了。這個風險只是信託公司的經營風險,金融消費者本身沒有太大風險。

2、矛盾關係被更大程度的撕裂,即生產關係與生產力不僅沒有彌合,反而向更大程度的反方向運動。這會導致投融資項目以往所做的風險模型完全失效,從而產生系統性風險。這種關係中,生產關係的迅速倒退(比如房地產限貸、限購所導致的資金回籠缺口),和生產力的迅速倒退(比如全面或者區域性經濟危機所導致的需求蒸發,商品價格暴跌),都是主要原因,所不同的,一個是政策風險,一個是市場風險。在所有金融合同中,這兩類風險都歸為不可抗力,但這個風險不僅是信託公司的風險,也是金融消費者的風險,處理不當更會引發政府和監管的風險。在保持金融市場穩定發展的大環境下,政策調控首先應該慎重,180度大轉向弄不好會使很多人翻車。

3、在矛盾關係中,信託這個粘合劑被替代。當基金子公司、私募基金公司兩大資管牌照橫空出世時,信託在以往矛盾中的彌合作用就不再唯一了,也由此進入了大資管時代。牌照開放后,市場的自由競爭起碼帶來了兩點直接好處:降價和提效,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社會融資成本,拓展了實業融資渠道。從這個角度上講,這個風險也只是信託公司的經營風險,但新進入者的競爭心態不僅會促進資管行業的發展,也會因為搶食心理造成部分機構風險控制不嚴而使項目帶病上崗,使局部金融消費者產生風險,這需要對口監管部門不斷的完善和規範,畢竟資管行業面對的是資金零售市場,買者自負,賣者更加有責。

2013年開始,以上三種風險其實就已經全部發生了,對於信託公司而言,在金融市場中,自2006年開始的最黃金的政策紅利期和市場發展期在2013年就已經到頂了,基於市場慣性、項目經驗、品牌優勢以及此後政策的反覆,整個信託行業在邊處置風險,邊保衛領土,邊探手摸索中尋找著轉型之路。

「大資管」是方向嗎?是一條路,但並不能準確描述信託。信託是建立在《信託法》上的,信託公司是建立在《信託公司管理辦法》上的,而大家如果僅盯住《集合資金信託管理辦法》不放,轉型之路會否變成緣木求魚呢?

「信託是一種新型的生產關係」!

信託公司當然應該繼續發揮融資投行業務的經驗優勢和品牌優勢,但更應該發揮信託的制度優勢,找到新市場,做大老蛋糕,而非一頭扎進主動管理,投資研究這些券商和基金業務中,這原本就不是信託關係的核心價值。

信託是什麼?是信任與託付,是連接市場兩端的紐帶,是在不信任或者信任障礙的空間里構建信任關係的機制,是彌補生產關係與生產力發展矛盾的粘合劑,哪裡有這種矛盾,哪裡就有信託的價值和土壤。社會如此巨量的市場空間中,除了金融資管,還有很多矛盾可以用信託關係解決啊。

第三方支付現在是一照千金,信託公司天然的非銀行金融機構,是不是可以考慮進軍支付市場呢?在支付這個跨行,跨商戶,跨賬戶,跨合約,跨線上線下的業務中,這一跨是不是可以跨出個比支付更大的信託價值呢?

二手房交易是一個海量市場,如果沒有政府的強制監管,大家是不是都遭遇過是買家先交錢還是賣家先交房的糾結,這個糾結的空間是不是一個信託的價值區域呢?

共享腳踏車作為新興經濟,在收取大量押金的同時,行業和用戶怕不怕企業挪用客戶資金?企業股東和經營者怕不怕因為內控不嚴而被挪用資金?這個怕的空間具不具備信託的價值呢?

形象來講,信託公司在過去10年的金融發展中,承擔的是實體經濟中特種醫院的治病救人職能,主要接收銀行和資本市場這兩家大醫院接待不了的患者,治好了很多制度所帶來的疑難雜症,為社會貢獻了很多正能量,也正因如此,我們才更應該清楚,信託是葯,首先醫的是制度的病,其次才是業務的病!

在市場中,一些信託公司常以金融機構自詡,言必稱增信,動必說風險,夸夸其談為風險管理者,深染了金融浮於表面難沉實體的惡習,其實骨子裡都是風險厭惡者的基因!可是厭惡風險本身也是一種風險,而且是一種隱性的高級風險,是從決策者開始瀰漫至全體的免責思想,是不發展甚至倒退的風險!但你不發展市場就等你嗎?不會的,市場會用自己的方式實現矛盾的強力彌合,支付寶,餘額寶,P2P等等等等,其誕生空間就是金融機構不作為,不發展的「蠻荒之地」!馬雲先生在2004年啟動支付寶時說「如果要坐牢,我去」時的心情,我們這些自詡風險管理無敵的金融從業者們能理解嗎?

新兩規后,信託行業的第一個10年過去了,下一個10年,信託會是什麼樣子?我們應該充滿著希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