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董卿:千萬不要把我神化了,我也累到哭過

董卿:千萬不要把我神化了,我也累到哭過

3個月,12期節目,12個各具特色的主題詞,92天的時間,《朗讀者》與觀眾共同分享了68名嘉賓,60餘個故事,60餘段朗讀。5月6日晚,《朗讀者》節目第一季在「青春」的致敬中收官。然而節目所帶來的熱度和影響還在延續。《朗讀者》的札記、開場白和經典語句被各類新媒體轉載、傳播和收藏……

5月23日,《朗讀者》研討會在京舉行。研討嘉賓就《朗讀者》的價值引領、傳播創新,以及《朗讀者》等節目驅動的熒屏文化熱現象進行了深入探討。

研討會結束已是晚上八點,送完嘉賓,稍作休整的董卿,接受了人民網文化頻道「文藝星青年」的專訪。

董卿的自我評價大家千萬不要把我神化了

因為《朗讀者》,董卿又火了,您怎麼看大家對您的評價?

董卿:我一直說,大家可千萬不要把我神化了。我現在也看到了很多大家在微信里轉的文章,有些可能是實實在在的,也有一些不排除是跟風的,一窩蜂地上。我覺得我還是比較冷靜和客觀的人,自我評價,我從來不認為我是什麼天才,更不是什麼全才。

您在節目中展現的學識、修養及個人魅力令人折服,您曾說您是屬於舞台的。這21年主持生涯饋贈給您的是什麼?

董卿:我只是很幸運地遇到了這樣的時機,很幸運地在某些方面具有一些天分,同時又很幸運地遺傳了我父親的一些性格。

我父親是一個老新聞工作者,他是特別刻苦和勤勉的人,他也是特別篤信靠努力改變命運的人,這些都流淌在了我的血液當中,成為了我的基因。我就覺得天性使然,我的天性當中有一部分比較好強、刻苦、勤奮努力的個性,加上後天我遇到了這樣的一些機遇,能夠使我成為電視從業者,再加上長期的一些積累和思考,才有了今天的爆發。

我真的很感謝,讓我遇到了電視節目主持人這份職業。這是一種很難用語言形容的,也是其他事情很難逾越的一種心裡的滿足感,是一種自我價值的實現。

您覺得作為一個優秀的文化電視主持人應該具備哪些素質?

董卿:作為主持人,我個人認為首先應該是真誠的。真誠地去感受自己,感受對方,感受這個世界,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你必須永遠敏感,而敏感的前提是你相對比較純凈,越是純凈的人越會對周遭的事物有比較單純的看法,能夠觸動到他的內心。

第三點,還應該是一個善於思考的人,可能我們很多主持人也是一台一台節目地做,為什麼有些人在10台、20台、100台節目中就成長蛻變了,有些人可能還是在原地?那些成長的人往往是會思考的人,思考「我是誰」「我能做什麼」「我想做什麼」「我未來的方向是什麼」,可能這個很重要。

當然,最後因為你是主持人,所以你還應該是一個善於表達的人。很多人會思考,也有思想,可能因為不善於表達,也不具備主持人的先天條件。

憶最困難的時候我也累到哭過,也動搖過

作為製作人兼主持人,當初您堅持做這檔節目的初心是什麼?

董卿:我也搖擺過,也動搖過,也累到哭過,或者急到吼過,只是大家沒有看到我的這一面而已。我也有很不堪的那種狀態,我沒有放棄,是多少覺得自己還有一份責任。

我是一個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結合得比較好的人,就是在這兩者之間找一個平衡,就像我在節目當中也說到的,其實所謂的勇氣,是你在認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它。所以,在所有這些讓你焦慮、糾結、崩潰的事情背後,你還是要明白,最終的彼岸是什麼?你想要達到的目的是什麼?在撥開一切的烏雲和荊棘之後是什麼?如果你堅信這一點的話,可能你還是能獲取一些力量的。

最困難的時候您想到了什麼?

董卿:最困難的時候,我也會想「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也會長出很多白頭髮,形容枯槁、不修邊幅,天天披頭散髮、素麵朝天。所以我經常說,我把最難看的一面都留給了我最親密的合作夥伴,把我最臭的脾氣都留給了他們。我特別感謝他們願意承受、分擔我的這種焦慮,或者承受我的這種急躁。

董卿談《朗讀者》第二季想邀請李安導演

每期《朗讀者》的卷首語都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何給自己的未來寫一段卷首語?

董卿:我留白吧,因為未來永遠不可預知。而且你足夠勇敢的話,它可能比你寫成的卷首語更精彩,如果你退縮了的話,你寫再多的卷首語也沒有用。

《朗讀者》這麼多期主題,您最喜歡的是哪一個?為什麼?

董卿:我都很喜歡,12期的主題詞可以說高度濃縮了人生況味,每個主題詞都有特別飽和的情感濃度在裡面。要說有沒有特別特別的,「遇見」吧,可能它有特殊的含義,是一個開篇,是一個開始。

《朗讀者》第一期「遇見」宣傳片

說到《朗讀者》影響最深的一期,相信很多觀眾都會想起斯琴高娃老師。高娃老師選擇朗讀賈平凹的這篇《寫給母親》,文章里作家賈平凹寫到:

我覺得我媽還在,尤其我一個人靜靜地待在家裡,這種感覺就十分強烈。我常在寫作時,突然能聽到我媽在叫我,叫得很真切,一聽到叫聲我便習慣地朝右邊扭過頭去。

當然是房間里什麼也沒有……或許,她在逗我,故意藏到掛在牆上的她那張照片里,我便給照片前的香爐里上香,要說上一句:我不累。對於這種陰陽相隔的相互牽挂,斯琴高娃自己也說到:

「我常常會聽到我媽媽在唱歌呀,真的,我媽媽的喜怒哀樂,那些表情歷歷在目,好像都是忘不了的。」

所以,當她讀到最後這幾句的時候,「媽是死了,我在地上,她在地下,陰陽兩隔,母子再也難以相見,頓時熱淚肆流,長聲哭泣啊。」她哭了,董卿哭了,全場觀眾也都哭了……

接下來第二季您希望哪些人出現在舞台上?

董卿:我倒是很想聽聽觀眾的一些意見。我覺得在《朗讀者》研討會成功舉辦之後,我們也會聽取專家學者的意見,好好沉澱一下。其實,大家之前一年多都是忙著「低頭拉車」,到一定時候也需要重新梳理、疏通、疏導。希望哪些人出現?我心中是有一些特別理想的人選的,但是這期我沒有能夠請到他們,因為各種原因,我希望下一期能夠實現。

有一些是大家認識的,有一些可能是大家不認識的。比如說我特別喜歡李安導演,他是我自始至終就特別崇拜和欣賞的一個人,而且我覺得他這麼儒雅、豐富、深厚、寬廣。所以,我特別想知道,如果他來了,他會選什麼來讀給我們聽呢?是他曾經拍過的那些電影嗎?那些小說嗎?還有什麼在他人生當中留下印記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