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當小說家遇上司法案件

當小說家遇上司法案件

司法獨立原則雖然在學理上和法律中得到承認,要扎紮實實落地生根,還需要通過一些重大、敏感案件加以檢驗。

源源不斷的司法案件,為小說家提供了靈感與材。

真實事件經小說家的妙手轉為文學傑作的例子並不鮮見,如司湯達的《紅與黑》。

也有一些小說家,不是將真實事件創作成小說,而是扮演著類似新聞記者的角色,將真實事件記載下來,作為一份司法歷程的記錄,甚至表達一定的政治立場或者司法見解。筆者過眼的這類日文譯著,前有松本清張的《日本的黑霧》,後有夏樹靜子的《與手槍的不幸相遇》。

日本文學好似英國,推理小說創作十分發達,在亞洲大概無出其右。作為推理小說作家,夏樹靜子關注司法案件和司法歷程,是順理成章的事。

她在《與手槍的不幸相遇》的前言中敘及自己為什麼寫這樣一本書:2009年(平成二十一年)開始實施裁判員制度,國民參與司法的做法自當年《陪審法》凍結實施以來再現於司法審判活動中,刺激了她思考「日本的司法審判一直都是如何進行的」。

因此她挑選了特別對司法審判本身具有深刻意義,也對後面的時代極具影響的案件。

夏樹靜子選取的第一個案件,是日本憲政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案件——大津案,即俄國皇太子遇襲案。事件發生后,松方正義內閣和元老們擔心俄國以此為由對日本進行軍事報復,便對法院施加壓力,要求法院對行刺者津田三藏適用有關加害皇室的規定判處極刑。天皇也下了詔書,要當時擔任大審院院長的兒島惟謙謹慎處理。

兒島惟謙沒有屈從壓力,說服了態度比較軟弱的審案法官,以普通謀殺未遂罪判處津田三藏無期徒刑。

此案的裁決並未引起俄國對日本發動戰爭。多年後人們回顧當年兒島惟謙在《致政府意見書》中的一段話,很難不深受觸動:「如逆常識而行,讓此案適用『對皇室的犯罪行為』從而扭曲法律,那麼刑法制度將被侵害,憲法也將被破壞。」

日本自明治維新以來「脫亞入歐」,法治的近現代化轉型大獲成功,但是,司法獨立原則雖然在學理上和法律中得到承認,要扎紮實實落地生根,還需要通過一些重大、敏感案件加以檢驗。這一判決之所以被作家譽為「極富勇氣」,是因為在二戰的高壓氛圍中要作出「有違國家意志的判決」是十分艱難的,「就等於為自己法官的生涯畫上了句號,甚至還需要做好付出生命的心理準備」。法官經受住了這場嚴峻的考驗,「守護法官獨立職權」的名言在司法過程中成為現實。

通過夏樹靜子的敘述,讀者可以感受到日本人的認真精神和法界人士捍衛法治精神的毅力。令人驚訝的是,在戰爭陰雲之下,1944年(昭和十九年),日本召開「臨時司法長官共同會議」,司法省、法院、檢察機構等方面的負責人出席會議,會後司法大臣與司法官員共128人覲見天皇,隨後在首相官邸接受東條英機的訓示。在訓示中,東條英機居然表示:「我對於你們固守職權,拘泥於法條之末節,不改有害無益之頑習,對戰爭進行重大妨礙的種種行為感到甚是寒心。」對於東條英機的態度,日本司法官員中不乏反對之人,認為其訓示違反司法獨立原則並違反憲法。這一事件讓人聯想起希特勒欲取消司法獨立引起的德國一些法官的抵制。

由於夏樹靜子曾經擔任過日本最高法院的委員(大法官指名諮詢委員會),有一定獲取案件資料的便利,因此案件的細節描述十分準確、生動、逼真。

日本最高法院院長島田不禁讚歎:「我完全被這種客觀性所折服了。原本很無趣的司法審判過程經過夏樹女士的手,一下子就變成了妙趣橫生的讀物。也讓我本人再次對事實真相以及庭審的深度有了新的認識。」這番話,也正是我讀夏樹靜子這本書的感受。

夏樹靜子在書末問:「日本的司法審判今後還會變成什麼樣子呢?」如今斯人已逝,無法再用生花妙筆為今後日本司法審判的發展進行工筆描摹,但是,日本司法歷程中幾件重大的指標性案件已經由她為讀者精心地刻鏤下來。翻開此書,如同與夏樹靜子進行隔空對話,正義意識、法律觀念和對於人性、人的命運的體察感悟,都隨同她文字中流淌的韻律而跳動。

微信 ID:pkulawbook

微博:北大出版社法律圖書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精彩推薦
留言回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