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真正的女性獨立, 應該是一場發生在自我內心深處的覺醒和改變

真正的女性獨立, 應該是一場發生在自我內心深處的覺醒和改變

矛盾,是這個時代獨立女性的共同命運。

《我的前半生》目前劇情走向是,羅子君和賀涵開始曖昧了。而我,突然有點替唐晶難過,在我心裡,唐晶仍然是愛賀函的,她所謂的「分手」,其實不過是她的脆弱和試探。

我以為會有很多人和我一樣,在這一刻,替唐晶不值。然而隨便翻翻微博,我震驚了。大家對唐晶的評價是:

唐晶太作,太裝了,趕緊分手吧。

唐晶太自私了,端架子,公主病,奉勸唐小姐趕緊放手。

可是,在我看來,唐晶是這些年來所有熱播劇中,出現過的最真實的職場女性形象。她既不是《歡樂頌》里安迪那樣的天才,也不是《杜拉拉升職記》里那個靠談情說愛就能開掛升職的杜拉拉。

她就像我們大部分人,一開始只不過就是一個懵懂的,貧窮的,欠缺工作經驗的大學生,但一步一個腳印,掙下如今局面。

唐晶大部分時間用於工作,老闆讓她工作8小時,她只會更多,不可能更少。高燒到難以支撐,仍然得繼續工作,醫院裡一邊打著點滴,一邊整理資料,然後瞞著賀函,把下屬叫到家裡來安排工作。

與賀涵分手后,約會老同學,心裡非常不滿,半夜還在閨蜜家吐槽,但第二天一大早就已經到賀函的公司,指出陳俊生計劃書里的紕漏。不用過多描述,恐怕你也能想到一個女子,深夜埋頭苦幹,不言半句辛苦的情景。

子君曾問:喝醉了又怎樣。唐晶答:不怎樣,第二天照樣妝容精緻,衣著光鮮去上班。哭夠了,同樣如此。

這就是唐晶,夠努力,夠奮進,一派勵志女王的樣子,可是真正的職場女性,只此就夠了嗎?絕不。

唐晶會在面對薇薇安的挑釁時,很不客氣地回擊:比賤,誰不會啊。她也有很強的私心,看不慣上司羅平,會用手段幹掉他,自己坐上他的位置。甚至,對自己最愛的賀函,她也沒心軟,不僅會和他搶客戶資源,也會在抓住賀涵把柄的第一時間,選擇犧牲他。

這也是唐晶在整部劇中,最讓人詬病的一點,很多人因此認為唐晶過於自私,也有不少唐晶粉急著出來解釋,說她並沒有犧牲賀涵,只是希望數據更嚴謹一點。

其實完全沒有必要解釋,我反而覺得,這樣的唐晶,才真正立體化地體現了職場女性的艱難:女性想在職場里出人頭地,要比男人付出更多,犧牲更多。

大部分電視劇都喜歡粉飾太平,我們看到太多女主的進化,都是全無黑點的聖母式逆襲,可是真實的職場生活里,你不會真的以為傻白甜者得天下吧。

我曾經在500強公司工作過,親眼見證過一個女人從職場小白進化到職場女王,可她看似光鮮亮麗的傳奇背後,更多的是暗夜裡欲言又止的心事,還有對自己初心漸失的悔恨。

真正的職場是一部《甄嬛傳》,單純心性的甄嬛是撐不到最後的,但那個「黑化」了的,懂得算計,但也堅持底線的鈕祜祿氏,才能carry全場。

要成為一個真正獨立的高級職場女性,勢必是抽筋扒皮的。

世上不是只有一個唐晶在工作和愛情面前糾結過,衡量過,放棄過,後悔過。哪一個職場女性,不是在家庭和事業之間徘徊呢。

唐晶勇敢又脆弱,聰明但敏感,很善良但也會算計,在職場的進階中,時刻要犧牲掉一些東西。這種矛盾性是獨立女性的共同命運。

她,32歲,國內一流大學畢業,夢想是做一名好律師,卻在工作第一年就發現自己懷了孕,然後無奈放棄夢想。

她,30歲,一心一意撲在事業上,畢業8年,在一家大公司做到了高管,卻在今年離了婚,原因是,疏於家庭。

這是我兩個朋友的真實故事,但我想說的是:成千上萬個都市的角落裡,多的是這樣的故事,多的是被遺棄的夢想,也多的是因事業而被耽誤的愛情。

這還是敢於做出選擇的女性,更多職場女性的艱難,恐怕是像羅子群。白天勤勤懇懇,滿腹委屈,壓力無從排解,為了薪水而刻苦忍耐,晚上回家,仍需面對老公無端指責,打理家務,安撫哭啼的孩子。

這是一個女性前所未有的艱難時代:社會需要我們做職場女性,但是家庭需要我們做全職太太。我們既要滿足GDP需求,又要完成男人們骨子裡對傳統女性的認知。

可是,這太難了。

我一度非常希望能從劇版《我的前半生》里找到答案:身為新時代女性,我們應該用什麼什麼樣的姿態,來面對家庭和事業之間的矛盾?我們可不可以不做四面受困的羅子群,我們可不可以不像唐晶一樣以犧牲愛情,換取職場自由?

子君的後半生,本來應該是那個答案的。

當年的亦舒,也許正是看到了太多中年女性的困惑,所以她寫了一個掙扎過,痛苦過,最後自己站起來的子君,也寫了一個35歲之前認真工作,35歲之後回歸家庭,友情,愛情,工作全然拎得清的唐晶。子君和唐晶錯位的前後半生,也許也有一點亦舒的感慨:完美兼顧事業和家庭,是不是沒可能?

然而,電視劇刻畫出這樣一個職場女性羅子君:

擠捷運,鞋子被人踩掉,想的不是靠自己,而是第一時間讓唐晶和賀涵繞道來接她。

去做市場調研,不過是車子壞在半路,被大雨淋了一場,就被各路人馬心疼地不得了。

職場中遭遇潛規則,不是自己咬牙撐過,而是賀涵和陳俊生齊上場,幫她搞慘段曉天。

這樣的職場,壓根就是不現實的,這樣的職場女性根本就是擺拍。

我見過太多鞋子半路壞掉的職場女性,她們會一邊哭,一邊罵:MD,老娘我哪天一定要把全世界最貴的最好的鞋子都買來。然後,哪怕磨破了腳,也要走完剩下的路。我也見過險些被潛規則的女孩子,她們大部分會失去這個工作,但她們迅速在另一個行業里,嶄露頭角。

當看到這樣的羅子君,我突然明白,《我的前半生》這部電視劇,也許根本就不是拍給獨立女性看的,不過是中年版瑪麗蘇劇,從前韓劇讓少女做做夢,現在,這部劇讓所有對婚姻有所失望的中年女性做做夢,所以創造了一個多金帥氣的賀涵,全程幫助羅子君完成從全職太太到所謂獨立女性的轉變,直至羅子君變成賀涵喜歡的樣子,兩個人順理成章地相愛。

可這是真正的獨立嗎?

《三聯生活周刊》在評價這部劇的時候說:同樣是取悅,為什麼子君13年來為了取悅陳俊生成為一個傻而美麗的家庭主婦,就是要批判的;而迎合一個更優秀男子的審美成為一個獨立女性,就是要讚揚的?本劇一方面在批判子君婚後完全不動腦子、與社會脫節,看似「女權主義」;另一方面又塑造出賀涵這一高大全的男性人物去指導、訓練女主角。這從本質上,不是一個奴隸去往另一個奴隸的過程嗎?

深以為然。

真正的女性獨立,應該是一場自救,一場發生在自我內心深處的覺醒和改變。

所以,縱然唐晶的確矛盾,又高傲,又脆弱,又想抓住愛情,又捨不得放棄升職,但她才是真正的獨立女性,因為只有一直尋求改變和突破的獨立女性,才會是充滿矛盾的,而不是一路被保駕護航的。

波伏娃在第二性里寫過這樣一句話:女性是第二性,排除在男性以外的「他者」。權力歸於男性,女性僅僅是附庸。男權社會最可怕的是,女人不是生成的,而是被男人造就的。

還記得賀涵和陳俊生的那段對話嗎?他說,唐晶是他最得意的作品,而他快要管不住她了。

唐晶的確與賀涵針鋒相對,那不是她不愛他,而是,她不甘心成為他的附庸,被當作一個作品來愛。所以,縱使被賀涵拋棄又如何,我愛慘了那個憋著一股勁兒要擺脫被人塑造命運的唐晶。

真正出走的娜拉不是羅子君,而是唐晶。謝天謝地,賀涵要和唐晶分手了,她值得更好的。

而至於最好的閨蜜愛上自己的前男友這樣的狗血劇情,我只想說,當你真正有過一段彌足珍貴的友情,也擁有過最好的愛情,你會淡然一笑說一句:呵,天下男人那麼多。

想起黃佟佟《最好的女子》里的那番感慨:女人真正的相知一般要等到中年之後,因為那時她們才會發現,無論你曾經多麼美,多麼有名,多麼有錢,男人絕對不是最後歸宿。大家必須相互扶持,面對共同的命運——孤獨。

所以,如果《我的前半生》能夠不局限於多角戀情,而能真正打開女性的格局,讓唐晶在賀涵和工作間找到一個平衡點,讓子君爬起來不必離不開男人的調教,讓女性相互扶持走得更遠,讓男性意識到職場女性的不易,同時珍惜全職太太的付出,而不是給女性喝一碗「賀涵」牌雞湯,那麼無疑會更有意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