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將近40年,他花盡心思做這件事,這個70后太勵志了!

將近40年,他花盡心思做這件事,這個70后太勵志了!

田言華,1970年出生於山東鄄城,畢業於中南民族大學美術學院國畫系,師從鍾孺乾,現為山東省菏澤市藝術館副館長、教授。跟隨導師鍾孺乾研習重彩水墨期間,田言華的作品就開始轉向「朦朧體」的敘事風格。早期重彩人物中,豐富多樣的色彩與簡練到位的造型可以看出,田言華的個人創作風格已成。

劉牧老師曾評價其作品受到傳統壁畫色彩與民間美術色彩的影響較深,使得田言華在色彩的把握與設計、製作與技巧方面都有著自己特色的繪畫語言;在造型上卻「大刀闊斧的減」,只保存形象的平面輪廓,通過輪廓的細節努力突顯作者所想要傳達的物象神采。而在近幾年的山水作品當中,田言華更是將色彩與造型雙雙做「減法」,企圖在「簡」的極致中尋求微妙的「繁」。

田言華 南山 紙本水墨 37×144cm 2013

南山局部

雅昌藝術網:田老師您好,看了您的山水畫作品,感覺它們看似造型簡單,卻蘊含朦朧之美,感覺非常安靜、非常純凈,看了你的畫有種內心突然安靜下來的感覺,能和我們談談這一系列的作品嗎?

田言華:您好,這只是我的一部分山水作品。其實山水、人物、靜物、佛像、馬我都涉獵,畫得都挺多,有的人說我的畫看得不太清楚,其實我是有一個主旨的追求,就是不想讓別人看得太清楚。我一直認為美學的核心就是一個含蓄的藝術,本身是遠的、空的、淡的、那種境界摸不著,可又很想把那種抓不住的感覺表現出來,所以現在表現的東西就有一些空朦,好像是做不到,但是又要抓住,這是我想要的東西。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能讀到我內心的這種需求。

雅昌藝術網:你最開始創作這種感覺的作品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田言華:很長時間了,始終拿起來又放下。因為我畫每一張畫應該說都挺費勁,畫一段時間會放下來,放下一段時間后,再拿出來,感覺是進行二次創作或者是三次創作。我畫畫就像做飯一樣,有的屬於慢燉型,有的是屬於爆炒型,甚至有時候要過過夜、回回鍋,不是一蹴而就,所以需要慢慢地品,我畫的時候也是慢慢地畫,一遍又一遍,看著好像簡單,但其實不是。

雅昌藝術網:還有一點,我發現您的很多作品裡邊都有馬,發現你好像一直有畫馬的情結?

田言華:對,自己喜歡這個東西,白馬畫得比較多,白馬有一種境界,白馬入畫也是一種簡和繁的感覺。白馬很乾凈、很純粹。其實畫什麼不重要,它就是一種載體,關鍵是畫這個東西符合自己的內心就會畫下去。我是想表現一種乾淨和純粹在裡邊,畫什麼只是一個符號,一個載體而已。

雅昌藝術網:看您作品的時候,給我的感覺很安靜,有種與眾不同的感覺,你能和我聊聊以前的一些經歷嗎?

田言華:我上國小的時候已經開始跟我們當地一個比較有名的老師學畫畫,他的老師是李可染,我這個老師跟李可染夫人鄒佩珠是同學,他是國立藝專畢業的,我小的時候跟他學畫畫,也不是像現在這樣先學素描,就是拿一些他在國立藝專上學的時候用的線裝版石濤的冊頁,我照著那個畫。畫了很長時間,到了高中后,他跟我說「我教你畫素描吧,還能考學。」於是我就開始畫素描,後來考上了師專,上師專后我又喜歡畫油畫。現在,我有時候還畫油畫。

雅昌藝術網:您是畫油畫多一些,還是水墨多一些呢?

田言華:水墨多一些。可現在畫里的顏色,和畫油畫的經歷卻有很大關係。但是我畢竟從小跟老師畫水墨,就好像種下基因一樣,工作了以後我更發現自己不是太激進的人,希望安靜地做事,可能就像別人說的油畫像太陽,而水墨像月亮,月亮好像對我來說更舒服一點。我現在的畫面,其實是想把線「殺」進去,這個線不能飄起來。可以說我最終是想要線的精神,至於線是「殺」進去還是「鼓」起來,都是技術上的問題或者感覺這種東西。但是我想傳達的是線的精神。

雅昌藝術網:其實我覺得在西方美學上也是有這樣的一些東西的,您認為呢?

田言華:對,藝術是相通的。就如同我們觀摩趙無極和朱德群的作品,他們看似是西方的,但是一看又是東方的,因為他血液里就流淌著東方的,傳統的東西。

雅昌藝術網:您已經是有自己獨特風格的畫家了,下一步想往那方面發展呢?

我覺得自己做得還不夠好,還有很多需要探索的地方。下一步還是想以水墨創作為主,我覺得水墨創作上傳統夠不夠不是問題,我要的是一種線的精神,要的是空靈的線,要「拙」不要「濁」。因為「拙」裡邊有「朴」,它不是寫實的,始終是自然而然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