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博物君」:別拿追星的態度關注一個科普雜誌

「博物君」:別拿追星的態度關注一個科普雜誌

「大家別做博物粉,別做博物黑,只當個做博物白就行,別拿一個追星的態度關注一個科普雜誌。」

昨日,在南國書香節上,微博大V「博物君」張辰亮(左)被冬粉拉著合照。

南都訊記者賀蓓實習生黃錦?什麼都懂的「博物君」張辰亮第一次來南國書香節啦。這個專註科學傳播的「博物君」,把《博物》雜誌官方微博從2萬冬粉做到712萬。昨日現場迷妹太多,有7年鐵粉感嘆「人生圓滿了」,還有鐵粉帶著各樣奇葩種子送予他。張辰亮很感謝冬粉的關注,他希望冬粉「別做博物粉,別做博物黑,只當個博物白就行,別拿一個追星的態度關注一個科普雜誌。希望冬粉以一種中立冷靜的態度去關注」。

解密「翻牌」三個標準

《博物》雜誌官方微博顯然是個「網紅」,微博冬粉從2萬漲到712萬,背後「高人」就是張辰亮,他管理它快7年了。微博上網友不認識的蟲子、植物、動物甚至是牌匾、石碑上的字體都會@博物君。張辰亮則用一種時而高冷、時而幽默的方式「調戲」與溝通,樹立起別具一格的科普達人風格。

博物太高冷,很多網友在微博提問時,把博物君稱作「薄霧濃雲愁永晝男神」,以獲得男神的「翻牌」。張辰亮告訴南都記者,解密「翻牌」的標準有三個,「首先文字描述和圖片要儘可能清晰、清楚,第二個是我要認識這東西,不然無法辨認,第三是比較有意思的,值得說的,那這樣我會傾向把它轉發。」

被提問最多的三個物種是戴勝、白額高腳蛛和夾竹桃天蛾幼蟲,網友戲稱是博物君的「三個親兒子」。大兒子戴勝因為長相奇怪,問到張辰亮快吐了。面對這種需反覆科普的情況,張辰亮覺得不能傻處理,問一百遍答一百遍,於是便造出「三個親兒子」的梗,得到的效果反而特別好。「科普者不能因為這些事煩了就去發牢騷,不耐心只會越來越煩,耐心的同時也要想個方法」。

不過,博物君也不是萬能的百科全書。「我不知道的太多了。」他說,「我不知道的我都沒轉發出來,我知道的都是比較常見的,可能對於普通人來說他們覺得知道得挺多,但是對自然愛好者或者搞我們這行的,我的知識量就是一般,可能我就說的好玩一點,比較有意思。」

長知識就達到關注的目的

2014年清朝聶璜繪製的《海錯圖》出版,迷戀昆蟲世界的張辰亮盯上了。他從2015年夏天開始,用今天生物學的角度,對圖譜中稀奇古怪的生物進行通俗化分析、考證,揭秘最「奇葩」皇家畫譜。

在《海錯圖筆記》中,張辰亮帶來30篇海洋生物探查筆記、50餘張清代古書原版圖、200餘張物種照片,和清代的「博物」男神聶璜進行跨越時空的科普「對談」。記者從南國書香節上了解到,博物君的《海錯圖筆記》第二冊將於今年年底出版。

現場迷妹太多了,簽完名,一位已持續7年關注博物君的鐵粉同學對南都記者感嘆「人生圓滿了」,她說上初二時開通微博就是為了博物君,第一次@就得到了博物君的「翻牌」,簡直太興奮。「當時在養金魚,問博物君它的『鼻子』是什麼。」更有冬粉「薰衣草」帶來了各種奇葩種子送給博物君。包括倒地鈴、福建青岡、婆羅洲撿的某種果實很大的木麻黃、龍腦香翅果、大花紫薇裂開的蒴果、貓尾木種子、尖翅翠蛺蝶、寒蟬、黑蚱蟬蛻、水蠆殼等,可謂生僻與特別。「送給博物君要送特別的。」

從2萬到712萬的冬粉,對博物君來說,冬粉是怎樣的存在呢?張辰亮對記者說,很感謝冬粉對他的認可,但他更希望「大家別做博物粉,別做博物黑,只當個博物白就行,別拿一個追星的態度關注一個科普雜誌。希望冬粉以一種中立冷靜的態度去關注。」他直言,發的東西目的是讓大家長知識,如果能長知識就達到關注的目的了,而不是為了搶熱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