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以太幣漲40倍、比特幣大跌 誰才是虛擬貨幣的幕後黑手?

以太幣漲40倍、比特幣大跌 誰才是虛擬貨幣的幕後黑手?

數字貨幣的出現從某種程度上說明以互聯網技術為主要驅動力的外部勢力正在深度影響並改變著當前業已形成的金融秩序。改造並不能一蹴而就,金融領域市場行情的變化更是喜怒無常。因此,我們看到了虛擬貨幣市場跌宕起伏的一些變化。

儘管如此,我們依然不能否認互聯網技術對於傳統金融體系的衝擊以及它們對於未來金融市場的積極影響和變化。因為從這些虛擬貨幣的產生和運作機制來看,它們大大提升了原有的以實體貨幣為主要交易標的的傳統金融市場的效率,並大大節省了交易成本。

正是由於這些優勢的出現,市場對於這些虛擬貨幣充滿了信心,投機心理的增加讓這些虛擬貨幣的成長超脫了原有的軌道。今年以來,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就出現了一次較大規模的上漲。從4月1日以來,比特幣的價格就上漲了兩倍多,本月突破了3000美元。而以太幣的價格今年更是一度上漲了40倍,從1月的8美元,升至6月的400美元。

虛擬貨幣的不斷上漲一方面表現出市場對於這類新興貨幣的熱衷,更加彰顯出整個市場對於這類貨幣未來發展的十足信心。那麼,是不是當前的市場的確需要這麼多的虛擬貨幣進行交易呢?顯然不是。

這輪虛擬貨幣價格的上漲主要是由於市場炒作造成的,對於虛擬貨幣的不斷調高和拉升,不僅能夠讓外部市場對這類貨幣更加重視,而且能夠從這種炒作當中獲利。所以,無論是市場層面還是投資層面都會比較熱衷看到虛擬貨幣市場出現這種情況。

從市場層面來看,虛擬貨幣市場的出現對於傳統金融體系的影響是相對較為深遠的。傳統金融體系的交易標的主要是以紙質的貨幣為主,即使互聯網技術對金融行業的交易方式和用戶來源的獲取方式都產生了影響,卻依然沒有改變基本標的為紙質貨幣的現實。而虛擬貨幣出現之後,這種以紙質貨幣為主要交易標的的情況得到了本質性的改變,通過數字貨幣的形式,我們依然能夠實現交易,而且這種交易並不是基於傳統金融機構的銀行、證券等基礎元素,而是通過互聯網公司的形式來完成的。

相對於傳統金融的壁壘深重以及行政色彩濃厚的特點,虛擬貨幣的市場化程度更高,交易的流程和環節更加簡單和方便。通過虛擬貨幣,用戶能夠在互聯網世界進行更加廣泛,更加深入的交易,這種交易的方式真正超越了國界限制,並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金融交易效率的提升。

從這個角度來看,虛擬貨幣的出現對於金融市場的影響是非常深遠的。因為它從根本上解決了金融交易當中的諸多壁壘,實現了金融元素運行的無縫、快速和直接。因此,從提升金融效率的角度來看,虛擬貨幣的火爆是市場層面深層次需求的外在表現,正是有了這種迫切的需求,才會讓市場看到了這其中潛藏著的巨大的潛力,並願意去推高或炒作這種貨幣。

從投資層面來講,以傳統金融體系為主要特徵的投資方式在經過近百年的發展后,它的風控措施、監督手段、盈利模式已經相對較為成熟。在一個相對較為成熟的市場氛圍當中,想要再次獲得超乎尋常的高收益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只有在一個新生的市場當中,在市場監管機制和法律都不太完善的情況下,投資者的獲利空間才能更大。

因此,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在今年以來出現了輪番上漲的情況。在這當中,或許市場投資者對於這種新型貨幣的炒作成分較高。其實,市場的表現也印證了虛擬貨幣此輪上漲背後的炒作味道。因為在過去兩周的時間裡,虛擬貨幣市場的價格一直在出現劇烈波動。風投資本家Fred Wilson周一在博客上寫道:「我的人認為我們將在加密貨幣領域遭遇一次拋售。」他旗下的Union Square Partners幾年前就開始在這一領域投資。Fred Wilson對於虛擬貨幣的拋售無疑是市場對於虛擬貨幣這種新型的貨幣形式操作心態的一種具體體現。

由於市場的拋售,最終讓虛擬貨幣市場出現了很大的跌幅。其中,跌幅最大的是以太幣,Coindesk的數據顯示,這種虛擬貨幣價格一度大跌24%,至231美元。與此同時,比特幣下跌7%,至2424美元。

為什麼風投機構熱衷於炒作虛擬貨幣呢?首先,就是因為虛擬貨幣的監管機制依然不太完善。因為虛擬貨幣是建構在網路空間上的存在,在相對較為成熟的網路衍生品的監管依然存在漏洞的今天,對於虛擬貨幣這種相對並不太成熟的網路衍生品的監管則更加漏洞百出,於是這就給很多風頭機構有了很多可以直接參与投機的機會,同樣讓他們能夠輕而易舉地對虛擬貨幣的價格進行炒作。

其次,虛擬貨幣是建構在網路空間的一種存在,網路空間並不像現實空間一樣,有國界和地域等方面的限制。整個網路空間就是虛擬貨幣的交易平台,在世界任何地方的投資者都能夠在網路上面進行虛擬貨幣的交易。另外,在網路平台上進行虛擬貨幣的交易還不用支付高額的交易費用,這就讓很多投資者更加熱衷於炒作虛擬貨幣。

因此,從市場層面和投資者層面都可以看到虛擬貨幣正在成為一種越來越受歡迎的新型的貨幣形式,而隨著互聯網技術對於金融體系影響的逐步加劇,以虛擬貨幣為主要元素和基本標的的新金融時代的到來將會成為一種可能,並將會更加深入地影響到我們的生活。

以虛擬貨幣為主要交易標的的新金融時代的到來將會讓金融真正變成一種生活方式。因為新金融時代的一個最為主要的特點就是貨幣數字化,而貨幣的數字化一個最為直接的體現就是我們日常生活的一些行為數據與貨幣數據能夠實現無縫對接,並開始產生深度聯繫。正是基於這樣一種原因,我們將來的生活可能是一種數字化的生活,而虛擬貨幣正是這個大數據生活當中的一部分。

儘管互聯網技術改變了傳統金融行業獲取用戶的方式,改變了用戶的交易方式和消費習慣,並催生了P2P、眾籌、網路信貸等新生事物的存在,並催生了以螞蟻金服、京東眾籌、聚米眾籌、蘇寧眾籌為代表的諸多新生平台的產生,但是金融和其他行業之間並沒有實現真正融通,它們之間依然存在著諸多壁壘。這些壁壘的存在讓即將到來的大數據時代和智能時代始終都給人一種難以落地的感覺。

但是,金融則能夠將看似並不相關的行業通過交易的形式聯通起來,並最終打破兩者之間的壁壘。如何聯通呢?如果交易都是在兩個行業埠來完成,並獨立實現交易的話,這種聯通是無法實現的。

唯一一個方法就是將兩個埠完成的交易進行數字化的處理,通過數字化的方式實現兩個行業的聯通,這樣兩個不相關的行業也有了聯通的可能性,大數據所提出的融通和共享才有了實現的可能性。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們看到了以阿里、騰訊都在通過支付埠的布局來實現對於用戶最終的支付埠的控制。阿里正在藉助以淘寶、天貓為代表電商平台將不同行業的產品聚集在一起,在通過支付寶進行交易,將不同行業與金融行業最終聯繫在了一起;騰訊則藉助它在社交領域的深耕,通過將人們在日常社交過程當中的行為進行金融化的處理,推出了紅包、打賞等一系列社交相關的產品,同樣與金融聯繫在了一起。

互聯網巨頭不斷藉助先發優勢將不同行業與金融埠實現結合,從而保證了它們所打造了全閉環的產品流程。在一切行為和產品都在被數據化的當下,虛擬貨幣的出現無疑能夠解決線下的現金貨幣與線上的數據交易無法真正實現對接的難題,通過將線下交易進行數據化處理,才能真正實現線上與線下全數據的交流,減少壁壘,真正實現大數據時代的到來。

結語

線上交易的數據化趨勢正在愈加明顯,金融的基本標的卻依然是以紙質貨幣為主,線上與線下之間的壁壘變得愈加深重。只有將金融標的進行數據化的處理,才能打破線下和線上並不統一的現狀,讓金融與其他行業真正融為一體。虛擬貨幣的出現恰恰解決了這個難題,並徹底讓貨幣告別了國界和地域的限制,實現了線上和線下交易效率的提升。

隨著大數據時代的到來,虛擬貨幣在聯通各行業的時候將會表現出更加獨特的優勢和力量,並通過金融的數字化真正將其與其他行業真正聯繫在一起。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虛擬貨幣畢竟是一個新生事物,當代金融體系歷經百年所建構的體系並不會被它在短短几十年的時間內瓦解。但是,虛擬貨幣取代現金貨幣的趨勢將會不可避免,只是這種趨勢的發展還將會遭遇諸多反覆和重新推倒而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