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改變父輩土裡刨食的辛苦模式

改變父輩土裡刨食的辛苦模式

劉清林是北京農學院的一位大學畢業生,記者採訪他的時候,這位1992年出生的小夥子正在給結滿果實的番茄串戴上防墜落的番茄夾。從溫室頂端照進來的陽光灑在小夥子臉上,白大褂在綠色葉子的襯托下格外顯眼。對於劉清林來說,這個智能溫室就是他的實驗室。劉清林家裡有四五畝大桃,從小就跟著父母在果園中勞作,對農業並不陌生。這次來參加培訓,劉清林覺得最高興的就是可以學到很多先進設備的使用方法和國外先進的管理辦法,稱將來「有興趣把農業做好」。劉清林告訴記者,小時候家裡種桃樹,父母非常辛苦,一天到晚在果園中忙碌,等到售賣時價格還上不去,收入與付出不成正比。現如今,農業正在發生變化,從事農業勞動的新時期職業農民也應該與以往不同。在這個90后小夥子眼中,農業應該具備更高的科技、更高的產出效率,絕不再是父輩人土裡刨食、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苦模式。

記者看到,這個聯棟智能溫室里隨處可見現代化的設備設施,管理方式也是「工廠化」的。所有的番茄都種植在方塊大小的特殊岩熔棉里,腳下看不到一點泥土,植株徑直攀升至2米多高的棚頂,卻又極有條理地掛在架子上,結滿果實的番茄串都掛在方便採收的位置,專用的採收機械來回一趟只需要十幾分鐘時間。因為新品中有一多半都是來自荷蘭的品種,一位荷蘭技術專家還被請來全程呵護番茄的生長。等到上市時,這些番茄走的都是精品路線,身價也比一般番茄金貴,一斤要賣到二十多元。

城裡孩子紮根大棚理由是「喜歡

與劉清林不同,來自江西的劉祺是從小在城市中長大的孩子。可是,這個1994年出生的城裡人對於農業並不排斥,讀大學時選擇了長春科技學院的農學專業,現如今又以應屆畢業生的身份參與了此次培訓,理由同樣是簡單的「喜歡」二字。當別的同齡人在計算機、金融這些熱門專業里考證拼搏時,劉祺一頭扎進京郊的現代化大棚里,盡心侍弄著這些進口的番茄品種和現代化設備。

採訪那天,劉祺非常開心地告訴記者,自己一小時可以上500多個番茄夾了,差不多是棚里最快的速度,這是他近幾天的努力成果。從最簡單的蔬菜種植開始,劉祺打定了主意要在農業領域裡扎紮實實地往前走。過幾天,劉祺還打算去跟荷蘭技術人員多交流一下,請教精確水肥管理的問題。

雖然年齡不大,可是劉祺談起農業來頭頭是道,他對於目前國內的農業發展不均衡和低水平都有些擔憂,想用自己的所學來做一點改變,認為資源稟賦的不均可以通過科技的手段來進行提升。在採訪的最後,劉祺向記者透露將來自己要開闢一片地,種自己喜歡的東西,把農業的科技夢想變成現實。

記者了解到,熟悉蔬菜種植只是培訓的開始,等待他們的還有嫁接育苗、病蟲害防治、現代化精確水肥管理、電腦操控設備、機械採收等實踐課和相關理論學習。培訓的目的是為了探索職業農民的培育新模式,通過分工種的專業化技術培訓、理論學習和實踐操作,達到相關考核標準才算培訓合格。這首批經過選拔的培訓者共有18名,都是來自北京農學院、山西農大、保定職業技術學院等高校的大學生,他們都具有農學學歷背景,對現代化農業有興趣、對農業有感情。經過3個月高強度的理論和實踐培訓之後,這18位大學生將成為「全能型」現代農業從業者,了解農作物的全生育期各生產環節,可以去往規模化生產企業直接提供專業的社會化服務。

新型職業農民

替代「三八六零

對於這次培訓,市農業局農技推廣站工廠化生產技術科的高級農藝師雷喜紅向記者介紹了其必要性以及緊迫性。雷喜紅告訴記者,現在農業面臨著「誰來種地」的難題,大部分從事農業勞動的都是「三八六零」,即以婦女和上了年紀的老人為主。如今,農業在向現代化、規模化生產邁進,如果沒有高素質的職業農人相配套,農業現代化也無從談起。以小湯山這個番茄溫室為例,給植株澆水的是從國外進口的全自動灌溉系統,負責頂風口開閉的是電腦軟體操作的環境控制系統,這些機器大部分是全英文界面,澆水施肥的量要根據陽光的輻射量來進行精確設置,計算機、英文、數學、農學都要懂。這些,普通農民難以應對。即使是看似簡單的病蟲害防治也大有學問,病蟲害類型、防治時機、天敵等生物防控技術都不是僅憑經驗就可以的,這些不僅關係到產量,還涉及到老百姓關注的食品安全問題。

2005年底,農業部在《關於實施農村實用人才培養「百萬中專生計劃」的意見》中首次提出要培養職業農民。2006年至今,每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都陸續提出了一些培養新型職業農民的政策措施。尤其是2013年12月,習近平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專門闡述了「誰來種地」的問題,提出了「通過富裕農民、提高農民、扶持農民、讓農民經營有效益,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讓農民成為體面的職業,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的新型職業農民培育思路。中央對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工作的重視和推動,也為北京市培育新型職業農民提供了重要機遇。

從北京的情況來看,近年來都市型現代農業快速發展,需要為這個體系提供人力資源保障,還要滿足首都農業「應急保障、生態休閑、科技示範」等功能拓展要求,新型職業農民就成了緊缺人才。

今後4年,北京市將重點培養新型職業農民,通過田間課堂、職業技能培訓班、遠程教育等,開發適合現代職業農民發展需求的課程。同時,依託現有大中型企業、成人教育中心等培訓機構,重點支持50個新型職業農民培訓基地建設。不過,想要留住人才,只有熱情還不夠,也需要一定的經濟基礎支撐。記者了解到,通過培訓考核的新型職業農民,在現代化農業園區上崗后,工資可達到5000元以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