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從離婚案旁觀圍城裡的人

從離婚案旁觀圍城裡的人

作者:安福縣人民法院 賀潔

審判席上,我正襟危坐。環顧四周,我看見原告正憤憤地看著被告,假如眼神就是一把利劍,我想被告可能被眼神殺死很多回了。被告則低著頭,擺弄著手指,躲過對面投射來的犀利的眼神,嘴裡念念有詞。旁聽者都是雙方的親屬,很自然地形成兩撥,各自落座。

這是一起離婚糾紛的庭審現場。

原告王小梅與被告吳慶經他人介紹相識,近五年的相知相戀后,攜手走進婚姻。婚後,兩人的感情還不錯,很快有了愛情結晶女兒小美。可是好景不長,吳慶染上了毒癮,婚姻的裂痕由此慢慢延伸。女兒兩歲時,吳慶因吸毒被公安機關拘留,王小梅很是傷心。事後,吳慶不停地向王小梅道歉,請求原諒。看在多年的感情和女兒的份上,王小梅原諒了丈夫。不久,兒子小亮的出生,給這個家湊了一個「好」字。然而,吳慶再次吸毒被抓,又打破了家庭的和睦,爭吵、打鬧、冷戰、猜忌,成了家常便飯。最終,不堪忍受的王小梅起訴至法院,要求結束經營了十年的婚姻。

接手該案,我抱著「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的心態。俗話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夫妻一場就是緣分。五年相戀,十年婚姻,原、被告是有著深厚的感情基礎的。

原告起訴時是決絕的,她所講的都是對方的毛病,彷彿沒有迴旋,非離不可。電話聯繫被告時,是被告的父親接的電話。在他看來,兒媳就是要錢,離婚也是為錢,這個兒媳不要也罷,閉口不談兒子也有問題。

開庭之日,雙方到齊,我不放棄,仍抱著希望組織調解。先分別談話,了解雙方的想法。王小梅還是那麼堅決,她不停地說著,吸毒只是離婚的導火索,更關鍵的是丈夫對家庭的不負責和對她的不信任,這樣的婚姻讓她苦不堪言,她需要解脫。而吳慶不想離婚,他說他的婚姻走到這步田地,自己雖有小問題,但更多的是王小梅的問題。

一方堅決離,一方不肯離,案件該怎麼辦呢?眼前的困境,我不禁想起錢鍾書《圍城》中的經典名句:「婚姻就像一座圍城,裡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進來。」

對於城外的人來說,圍城裡是神秘的、可愛的,好奇與憧憬驅使著他們湧進城裡。進城后,一切都現實起來,與想象相差萬里,擁擠雜亂瑣碎,與可愛不沾邊,於是,又開始懷念城外的小橋流水。

破解困局,需要他們坐下來,再好好談談。我讓他們分別列舉對方的缺點,試著發現對方的優點,再給彼此一次機會。之前,雙方總是強調彼此性格不合,可這次卻默契起來。對方的缺點可以羅列一大筐,優點卻寥寥無幾。

很多人都是這樣,婚前總是極力掩藏自己的缺點,使出渾身解數展現自己好的一面,就怕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在戀愛沖昏頭腦的時候,就算髮現一些小毛病,也會忽略,甚至覺得對方的缺點也那麼可愛,正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一旦結婚,偽裝一層層卸去,暴露了本來的模樣,原來覺得可愛的缺點變得那麼可惡可憎起來,還發現了好多好多無法忍受的壞毛病,感嘆對方太會隱藏,蒙蔽了自己。一點點家庭瑣事就能引發爭吵,離婚變成一種解脫。

假如,結婚後,彼此都能保持戀愛時的心態,珍視對方,學會包容,處處為對方著想,多發掘對方的優點,時常自省改掉壞毛病,那麼,「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就不再只是遙遠的夢想。

在我的循循誘導下,王小梅不再那麼堅決,吳慶答應改掉毛病,多關心家人。最終,王小梅決定撤訴,一場婚姻危機得以化解。

看著他們走出審判庭,我會心一笑。空蕩蕩的房間,沒有了剛才的劍拔弩張,有的只是一份寧靜。很多人是別人婚姻的「旁觀者清」,卻是自己婚姻的「當局者迷」。如果能從中跳出來,吾日三省吾身,懂得經營婚姻,學會包容,以愛己之心愛人,婚姻何愁不長久。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