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為了留住人才,這個二線城市這麼干

為了留住人才,這個二線城市這麼干

▲圖片來源:視覺

「不看住房,不看學歷」——為了吸納人才,濟南正式落地「史上門檻最低」戶口遷移新政。

近日,濟南市政府出台了《關於進一步深化戶籍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對濟南現行戶口遷移政策進行了調整完善。在此基礎上,濟南市公安機關制定了戶口遷移配套實施細則,並於2017年8月10日起正式按新政策受理相關戶口遷移業務。原來的「高學歷」、「購房需滿90平米」等落戶「硬杠杠」自此全部被廢除。

區別於一線城市接連出台收緊戶籍政策,作為二線城市的濟南此次以空前開放的姿態吸引外來人口落戶。以合法穩定住所和合法穩定就業為基礎,濟南此次對原有戶籍政策進行了大幅度改革調整,在降低遷移落戶標準,拓寬各類人才落戶通道等方面不乏亮點。

居住落戶取消90平米紅線 租房也能落戶

在原戶籍政策中,「90平米住房面積」的門檻一度讓很多外來購房者因住房面積不夠而無法在濟南落戶。

2016年10月,國務院辦公廳曾印發《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方案》,明確大中城市均不得採取購買房屋、投資納稅等方式設置落戶限制。為了全面落實這一規定,濟南市新政的一大亮點就是,只要在市區按規定參加本市城鎮職工養老保險滿1年,擁有合法住宅用途房產(含居住性質公寓)並取得房產證或不動產證的,可申請落戶濟南市區。

這一規定取消了原購房面積90平方且取得房產證、購買二手房需取得房產證滿兩年,以及當年納稅3萬或3年累計納稅5萬等落戶條件限制,得以讓一大批長期在濟擁有合法產權住房的外來務工人員由准市民轉為新市民。

戶籍新政釋放出的落戶需求正在迅速增長。據《齊魯晚報》報道,8月11日,僅濟南天橋區諮詢戶籍新政的群眾就有2000餘人之多,受理各類落戶材料60餘份。作為戶籍新政的首個受益者,家住濟南天橋區的一位市民以43平米的住房面積成功申請居住就業落戶。

濟南市歷城區戶政科民警向界面新聞介紹:「新政一經推出后,每天諮詢相關政策的市民特別多,電話從早到晚幾乎不斷。以前通過購房落戶的在全部落戶人口中佔比不到1/3,新政實施后,預計以這種方式落戶的人口會增加不少。」

對於沒有購房計劃又希望落戶濟南的人來說,如今通過租房同樣可以辦理落戶。濟南市公安局發布的《濟南市戶籍制度改革戶口遷移政策解讀》(下簡稱《解讀》)顯示,「除優化落戶區域外,凡符合遷入條件,在其他城區、鎮區(含街道)居住就業及創業人員,可在經過當地房管部門辦理租賃登記備案的租賃住房處落戶。在老市區的鼓勵落戶區域具備合法穩定住所(含租賃)、合法穩定就業且按規定參加本市城鎮職工養老保險滿2年的,本人及配偶、未成年子女,可在本區域落戶;在長清區、章丘區街道和其他建制鎮的城區鎮區範圍內,同時具備合法穩定住所(含租賃)、合法穩定就業且按規定參加本市城鎮職工養老保險的居民,本人及其配偶、未婚子女、父母,可在居住地申請落戶。在吸引補充外來人口落戶,推動本地農業轉移人口就地轉化的同時,對於長期在濟南居住就業生活的外來務工人員,提供了一條落戶通道。」

不過「租房落戶」政策的實施範圍,暫不包括優化落戶區域,即歷下區、市中區、槐蔭區、天橋區(大橋和桑梓店辦事處除外)及歷城區(王舍人、鮑山、郭店、唐冶、港溝、彩石、孫村、臨港、遙牆、董家、巨野河街道及唐王鎮除外)等濟南主城區。

需要注意的是,新政在充分考慮濟南市人口現狀、人口聚集能力和城市綜合承載力的前提下,為引導人口合理分佈,將分區域實施三種落戶政策:優化落戶政策,實施範圍為歷下區、市中區、槐蔭區、天橋區(大橋和桑梓店辦事處除外)及歷城區(王舍人、鮑山、郭店、唐冶、港溝、彩石、孫村、臨港、遙牆、董家、巨野河街道及唐王鎮除外);鼓勵落戶政策,實施範圍為天橋區的大橋、桑梓店街道及歷城區王舍人、鮑山、郭店、唐冶、港溝、彩石、孫村、臨港、遙牆、董家、巨野河街道及唐王鎮;放開落戶政策,實施區域為長清區、章丘區及三縣。

大學部學歷簽訂合同便可落戶

相比居住落戶,此次戶籍新政變化最大、規定最詳細的是人才落戶。《解讀》指出,通過拓展人才落戶範圍,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是此次戶籍制度改革的主要原則之一。無論是對《關於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促進人才創新創業的實施意見》中涉及的高端人才,還是技術工人、就業創業人員,濟南都以空前開放的姿態,最大限度降低了落戶門檻。

研究所畢業兩年多的小薛今年初剛剛考取了山東省某金融部門的公務員,本以為被納入正式編製的她可以在濟南落戶,但僅僅因為一個證件過期而功虧一簣。

「因為是畢業工作兩年後考取的新單位,報到證已經過期無法改派,所以原來在沒有報到證的情況下很難落戶。」小薛對界面新聞表示,好在新政推出之後放寬了落戶要求,根據派出所最新答覆,以她目前的條件可以辦理落戶。

界面新聞注意到,為配合新政順利實施,今後能夠通過系統查詢或個人聲明可辦理的將不再被要求出具證明,包括購房合同、購房發票、在濟居住證明信、學位證等13樣證明材料均被取消,此舉無疑將大大縮短落戶的辦結時限,也讓更多曾被一紙憑證卡住而無法落戶的人們得以順利落戶。

無論是針對擁有大學部學歷還是專科學歷的人才,落戶新政都有所放寬。根據《解讀》,大學部學歷且年齡在45周歲以下,及具有中級職稱或工人技師以上職業資格且年齡50周歲以下人員,簽訂勞動合同,參加本市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即可落戶濟南市區。相比原政策,新政的變化是不再需要學士學位,取消了對具有大學部學歷、中級職稱或工人技師在本市工作滿三年的規定——這將解決一批曾因工作年限不足而被擋在落戶門檻之外人員的落戶問題。

更大的變化在於全日制普通大專、中專學歷且40周歲以下的外來人口群體。根據此前的人才落戶政策,這一群體不可以落戶,而新政廢除了這一門檻,明確該群體只要簽訂勞動合同(在城鎮從事第二、三產業持有營業執照及納稅憑證的創業人員,不再提供勞動合同),參加本市城鎮職工養老保險滿1-2年,並持有居住證,即可落戶濟南市區。

對於剛剛畢業不久、沒有自有住房、單位也沒有集體戶、處在創業期的畢業生,新政對此也進行了積極回應。新政明確,在市人才服務局、縣、區人才服務中心設立人才集體戶,對符合條件但不具備落戶地址的人員,可以落戶到人才集體戶。

而即便是沒有學歷、技術職稱或職業資格,也沒有合法住宅用途房產的,新政規定,除優化落戶區域外,凡符合遷入條件,在其他城區、鎮區(含街道)居住就業及創業人員,也可在經過當地房管部門辦理租賃登記備案的租賃住房處落戶。這也被外界視為「史上最低」的落戶門檻。

「戶籍新政的出發點是把人才留住,如今包括碩士和博士在內的應屆畢業生壓力很大,在買不起房的情況下,實現租房落戶對他們來說無疑是重大利好。」山東財經大學教授陳華在接受界面新聞採訪時說。

只解決戶口還遠遠不夠

實際上,放寬濟南落戶政策的呼聲曾被多次提及,但相關具體配套政策一直沒有頒布。

2016年4月,濟南市委、市政府印發《濟南市新型城鎮化規劃(2015-2020年)》(公示稿),強調到2020年,全市常住總人口達到770萬左右,城鎮化率達到73%以上,城鎮常住人口達到570萬人左右,成為特大城市。規劃還強調,加快制定公開透明的落戶標準,進一步放寬落戶條件,不得採取要求購買房屋、投資納稅、積分制等方式設置落戶限制。

2016年9月,在山東省委辦公廳、山東省政府辦公廳印發的《關於加快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的實施意見》中,也提到健全完善城鄉統一的戶籍管理制度,積極引導農村人口有序向城鎮轉移。以合法穩定住所(含租賃)或合法穩定就業為基本落戶條件,全面放開城鎮落戶限制。濟南、青島兩市的城區要加快取消購房面積、就業年限、投資納稅、積分制等落戶條件。

2017年3月,山東省政府印發的《關於進一步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的實施意見》也指出,將以合法穩定住所(含租賃)或合法穩定就業為基本落戶條件,在山東全省範圍內取消購房面積、就業年限、投資納稅、積分制等落戶條件,最大限度降低城鎮落戶門檻。除此之外,居住證申領條件和發放範圍也會進行改革,豐富使用功能,積極推進城鎮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和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

如今隨著《關於進一步深化戶籍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的出台,濟南「史上門檻最低」戶口遷移新政終於正式落地。

但陳華表示,解決了人才的落戶問題當然是一大利好,但光解決人才落戶的問題還遠遠不夠。政府還需要在轉變各職能部門的服務意識,營造良好的服務環境上下足功夫。「設想如果沒有優良的經濟條件和生活氛圍,戶口的吸引力便會大大下降。」

二線城市競相上演「搶人」大戰

濟南新政並非孤案。界面新聞梳理髮現,為了吸納人才,多個主流二線城市均發布了一系列優惠政策放寬落戶要求。「租房就可落戶」、「先就業再落戶」、「發放購房補貼」等利好政策頻頻推出。這些城市新政被形容為「搶人大戰」。

自2017年2月1日起,《南京市戶籍准入管理辦法》和《南京市積分落戶實施辦法》開始實施,原《南京市戶籍准入登記暫行辦法》同時廢止。新辦法明確十類人才可享受直接落戶政策,其中包括取得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研究所學歷的畢業生在本市就業或者創業的;取得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含職業院校)大學部、專科學歷且年齡在35周歲以下的畢業生,在本市就業或者創業,大學部學歷畢業生連續繳納社會保險滿1年,專科學歷畢業生連續繳納社會保險滿2年的(按照畢業生就業政策在本市就業或者創業的,不受繳納社會保險時間的限制)。

自2017年8月1日起,武漢《戶口遷移辦理工作規定》正式實施,大學生落戶幾乎「零門檻」。按照新規,畢業3年內在武漢就業創業的普通高校畢業生,無須買房,只需提交《申報戶口登記表》、戶口簿、身份證、勞動合同或工商執照等材料,即可申請落戶,而博士、碩士人員則可直接落戶。據長江日報記者從武漢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獲悉,今年1至7月,武漢全市共新辦理落戶8.4萬人,較去年全年(5.6萬)增加2.8萬人,較去年同期3.6萬人增加2.3倍。其中,辦理大學生落戶4.2萬人,較去年全年(1.8萬人)增2.3倍,較去年同期1.4萬人增加3倍。

同樣幾乎是「零門檻」,2017年1月23日,西安市政府公布《關於進一步吸引人才放寬西安市部分戶籍准入條件的意見》,明確自3月1日起,戶口在本市全日制普通大中專院校學生集體戶的在校大中專學生,在本市市區擁有合法固定住所的,可進行市內遷移,材料齊全的,由遷入地派出所戶籍民警當場辦結。

2017年7月19日,成都市政府新聞辦召開「成都實施人才優先發展戰略行動計劃」新聞發布會,提出「具有普通全日制大學大學部及以上學歷的青年人才,憑畢業證來蓉即可申請辦理落戶手續。在本市同一用人單位工作2年及以上的技能人才,可憑單位推薦、部門認定辦理落戶手續」。據悉,這一政策針對的不僅是應屆畢業生,還包括往屆畢業生,只要是全日制學大學部及以上學歷,均可享受這個政策。

2017年6月29日,長沙市委、市政府就《長沙市建設創新創業人才高地的若干措施》召開新聞發布會,提出未來五年,長沙將投入百億以上招賢納士。除了對畢業生實行落戶零門檻以外,新政首次對大學部及以上畢業生髮放生活補貼和購房補貼。具體而言,對新落戶並在長沙工作的博士、碩士、大學部等全日制高校畢業生,兩年內分別發放每年1.5萬元、1萬元、0.6萬元的租房和生活補貼;博士、碩士畢業生在長沙工作並首次購房的,分別給予6萬元、3萬元購房補貼。

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孫文凱在接受《人民日報》採訪時說,各大城市密集出台戶籍新政,是在中央戶籍改革的大框架內進行的,也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具體舉措。省會城市及重要中心城市「搶人才」,其實是在控制人口規模的前提下,增加了某方面的權重,使得專業人才更容易落戶。

「隨著年齡增加,高端人才群體的價值取向也在發生變化。年輕時候他們可能比較看重待遇,認為一線城市甚至國外是首選。但經過了多年努力,他們的第一目標是讓家人活得有尊嚴,更加看重軟環境和小氛圍,希望自身得到重視。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覺得待遇合適,這一群體願意選擇落葉歸根,回到所在省份的省會城市工作。」陳華分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