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長信科技收購標的蝶變 一年凈利增16倍應收賬款17億

長信科技收購標的蝶變 一年凈利增16倍應收賬款17億

今年3月初,停牌中的長信科技公告擬收購比克動力75%股權,並募資17.56億用於支付現金對價和其他費用。

早在去年3月,停牌近三個月的長信科技宣布重組失敗,承諾未來六個月內不重組。不過,長信科技還是拿8億元獲得比克動力10%股權。

去年9月份,重組解禁期剛到,長信科技如約停牌,標的依然是比克動力。但是,由於比克動力股權集中、長信科技大股東持股比例較低等因素的存在,收購很容易觸及證監會創業板不能借殼的規定。

從此次收購方案看,為了規避借殼,這六個月里,長信科技和比克動力都是煞費苦心。

長信科技董事長、董事先後增持,大股東新疆潤豐和多位合伙人簽訂一致行動人關係,鞏固控股地位。比克動力方面,通過多次股權轉讓,分散控制權;收購方案中,多給持股多的股東現金對價,以降低收購后持股比例。如此,收購完成後,新疆潤豐才保住了上市公司控制權。長信科技因此認為,收購不構成借殼。

操作過程中,比克動力控股方比克電池合伙人魏憲菊的殼公司西藏浩澤,將獲得22.35億現金對價。

深交所也注意到長信科技為了規避借殼而採取的一系列動作。對此,深交所在問詢函中,要求長信科技給出合理解釋。不過,長信科技似乎並未做好充分準備,因此延期回應問詢。

除了股權操作外,比克動力的財務數據更為驚人。2015年和2016年,比克動力營收分別為5.3億和23.91億,不過,應收賬款竟佔總營收的50%和71%左右,2016年應收賬款高達16.99億;凈利潤方面,2014年還處於虧損的比克動力,2016年凈利潤為4.51億,是2015年凈利潤的16.34倍。另外,更為蹊蹺的是,2015年比克動力大股東比克電池虧損2.7億;2016年前十月,營收4.7億的比克電池凈利潤高達7.9億。

一位行業分析人士表示,「如果長信科技精心炮製的收購方案順利通過,創業板不能借殼的規定豈不成了空文!」

經濟網記者聯繫到長信科技董秘辦,對方電話無人接聽。

兩家外資企業創業板的資本騰挪

長信科技公開材料顯示,公司系經商務部商資批[2005]3210號文《商務部關於同意長信薄膜科技(蕪湖)有限公司轉製為外商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的批複》同意由長信薄膜科技(蕪湖)有限公司整體變更設立的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1月19日,在安徽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依法註冊登記,並領取了企股皖總字第002220號《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長信科技收購預案信息顯示,收購標的比克動力於 2005 年8月成立時為外商獨資企業,根據當時有效的《外商投資企業和外國企業所得稅法》,比克動力2006年、2007年享受了兩免三減半的所得稅優惠政策。2015年3月,比克動力企業性質變更為內資企業,作為外商獨資企業實際經營期未滿十年(實際經營九年又七個月),根據《外商投資企業和外國企業所得稅法》的規定,其2006年和2007年免征的企業所得稅稅款理論上存在被追繳的可能。

2015年3月16日,比克國際與比克電池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書》,約定比克國際將其所持比克動力100%股權(對應註冊資本200萬美元,實繳資本200萬美元)作價1元轉讓給比克電池(比克電池系比克國際全資子公司),並經廣東省深圳市深圳公證處公證。

首次聯姻長信科技8億換3跌停

長信科技對比克動力垂涎已久。

2015年年底,長信科技曾停牌重組。不過兩個多月後,長信科技公告稱,雙方就資產重組的核心交易條款上存在較大分歧,最終未能達成一致,決定終止重組。

另外,長信科技還承諾未來6個月不再進行資產重組。

隨後,長信科技又發布了一份補充公告。公司於2016年2月5日召開四屆十次董事會,審議通過《對外投資參股公司的議案》,按照公司與比克動力和比克動力原股東簽署的《關於深圳市比克動力電池有限公司之增資擴股協議》的約定,公司於2016年2月6日支付首筆參股款3億,後續公司將會按照協議支付剩餘參股款項5億。

簡單點說就是,收購雖沒成功,長信科技還是用8億獲得了比克動力10%股份。

2016年2月29日復牌,長信科技連續2個交易日跌停。第3個交易日,長信科技跌停價開盤,尾盤開板。

新疆潤豐鞏固控制權

由於比克動力股權結構相對簡單,大股東持股比例高,收購較容易觸發借殼,為此,長信科技大股東新疆潤丰采取了一些列行動。

2016年3月4日,長信科技董事長陳奇通過深圳證券交易所證券交易系統增持95萬股,約佔公司已發行股份總數的0.0823%。增持后,陳奇直接持有公司股份922.3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7992%。

2016年3月9日,長信科技董事廉健通過深圳證券交易所證券交易系統增持98萬股,約佔公司已發行股份總數的0.0849%。增持后,廉健直接持有公司股份106萬股,占公司總股本0.0918%。

同年7月,長信科技的實際控制人與廉健、廖斌兩位自然人簽署了《一致行動人協議書》。早在3年前,新疆潤豐便與陳奇、陳夕林、高前文、李林、張兵等7人結為一致行動人。

此次協議簽署后,該九位自然人成為一致行動人,合計控制本長信科技2.74億股,占本公司總股本的23.84%。

魏憲菊套現22.35億

從收購預案看,在這6個月里,標的方比克動力也沒閑著。

為了解決過於集中的股權,比克動力開始了股權轉讓。公告材料顯示,2016年7月份,比克動力僅有兩家股東比克電池、長信科技,持股比例為9:1。到去年年底,比克動力共進行了7次股權轉讓和增資擴股。

因此,比克動力的股權變得極為分散。數據顯示,比克電池持股比例最終下降到36%;西藏浩澤持股35%;除長信科技外,引入的另外17位自然人和機構持股比例最高5.6%,最低0.08%。

為了進一步稀釋標的方比克動力大股東的股份,在選擇現金對價和股份對價上,長信科技也用心良苦。

收購預案顯示,持股20%的比克電池獲得了8400萬股和6.56億現金;而西藏浩澤,除了22.35億元的現金對價外,一股未拿;剩餘小股東則全部是選擇了股份對價,一分現金沒要。

套現22.35億的西藏浩澤是何方神聖呢?查詢發現,這家成立於2016年9月底的公司,其實際控制人魏憲菊,持有比克動力大股東比克電池49%的股權。

如此操作下,收購成功后,新疆潤豐最終保住了上市公司控制權;而比克電池,則僅會持有長信科技5.40%的股份。

比克動力業績疑雲

比克動力財務數據上的問題也備受關注。

材料顯示,比克動力2014年以前為虧損狀態。2015年實現收入5.3億,凈利潤2632.34萬。2016年實現收入23.91億,凈利潤4.51億,分別增長352%、1612%。營收凈利數據快速上升的背後,應收賬款也隨之飆升。2015年和2016 年末,比克動力應收賬款賬面餘額分別為2.64億、16.99億,分別占當期營業收入的50.03%、71.06%。對於激增的應收賬款,比克動力解釋為,主要是受新能源汽車補貼到位時間延緩的影響。

比克動力大股東比克電池的財務數據更為蹊蹺。公告顯示,2015年,比克電池營收6.8億,當期虧損2.72億。到了2016年,比克電池營收下滑至4.7億,凈利潤不降反升,全年凈利潤高達7.9億,超過當期營收3.2億。

此外,標的還承諾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的凈利潤數分別不低於人民幣7億元、12億、12.5億。

是什麼原因讓比克動力有信心在一年內凈利潤飆升5億?為什麼到了2019年,比克動力承諾利潤增長幅度又急劇下滑,僅同比增長5000萬呢?

延遲回應深交所問詢

諸多的問題也引起了深交所的關注。

3月15日,深交所在問詢函中提出了關於造作手法規避借殼,財務數據等27個問題。

針對比克動力過去兩年的財務數據異常,深交所要求披露、標的公司相關產品銷售情況等補充說明近兩年業績大幅增長的原因、合理性,以及未來業績高速增長的可持續性。

同時,深交所要求說明比克動力大股東比克電池2016年凈利潤大於營收的原因。

此外,關於巨額應收賬款,深交所還要求公司披露更為詳細的數據和信息。

關於行業發展上,深交所還指出,根據2016年12月29日相關部委發布的《關於調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未來新能源汽車補貼將逐步退坡,且相關部門對新能源汽車騙補的查處力度不斷增大。在此背景下,以鋰電池為主業的比克動力如何實現持續高效增長?

關於市場關於長信科技利用操作手法規避借殼的行為,深交所要求其召開媒體說明會進行說明。

對此,3月17日,長信科技公告稱,暫不召開媒體說明會。3月22日,長信科技再次公告稱,延期回復深交所問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