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社會化營銷大神」金鵬遠的忐忑,你是否也有?

「社會化營銷大神」金鵬遠的忐忑,你是否也有?

作為從業近二十年的老將,金鵬遠被大家親切的稱為「老金」,然而被知友譽為「社會化營銷大神」的老金卻有著他自己的忐忑。

為什麼覺得忐忑呢?因為他一直在思考:什麼才能讓我們內心感到快樂?而廣告傳播的環境、行業、創意的改變讓他這個問題更加「忐忑」。

一、環境:不要困到估值和投資上

老金:在做這個行業時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什麼才能讓我們內心感到快樂?以前沒有什麼理由,只想著掙錢。因為只有財富自由,才能遠離那些你不願看到的人和事,才能有本事說自己想用哪個客戶。但是在兩年前發現這個行業有了很大的變化,資本突然對於這個以人產生價值的廣告傳播行業產生了興趣,並且希望入局。但是,我想如果我把時間更多的放在這方面,那我創意的天份以及我對消費者的洞察就會變成更多錢的洞察。而後我看到我的同行們、很多創意的天才們,都被困到了估值和投資上。錢對於很多行業都重要,但是相對於廣告傳播行業而言,人的本分、人的道德底線以及你對這個世界的冒險精神要遠遠大過於錢。

同樣,環境也在發生不同的變化。隨著傳統消費品的慢慢末路,互聯網企業的興起,我們公司很大部分的營業額來自互聯網企業。但是在跟這些行業的合作中,我發現我們快速的製造了很多信息垃圾或者可以說是社交網路的「造糞機器」。就算今天我對於所有的熱點營銷、所謂的借勢營銷有90%的發言權,我仍會接到客戶在半夜打來的電話,「小金,我們有這一熱點,你能想著怎麼追一下嗎?」雖然我很想回他幾個字,但是我又想了想,大家都沉浸在獨自的、無謂的狂歡之中,你沒法叫醒他們。現在的環境是希望我們有所改變,但這一切都還基於我們所有人對於這個行業的「再認知」。

二、行業:常識最重要,看不到錢煩惱

老金:實際上,這個行業里缺乏的是:常識!常識最為關鍵!常識的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什麼是這個行業的基準。我們看到的是:我們要「10W+」、我們要「刷遍朋友圈」、我們要做「史詩級的傳播」。但是當你把你所有跟你相關的從業人員的朋友圈關閉、當你不再關注所有微信公眾號的時候,你會發現這個世界上不存在「刷屏」的案例,不存在所謂的「10W+」是什麼,尤其回到廣告傳播而言。

還有一點,我們大家羞於談錢。我是一個在很多場合談錢的人,因為我覺得錢在很多時候是衡量你內心是否滿足的一個基本準則。當然你也會很矛盾,這同樣也是我忐忑的一方面。要怎麼談錢,該如何掙錢?廣告行業是一個靠人的行業,它不是一個靠系統,靠技術的行業。對於這些人而言,他們怎麼才會有成就感,他們怎麼才會在這個行業里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可是,這個行業看到錢的時候很少。

三、創意:不是萎縮是畏縮了

老金:這個行業有很多想干大事、想改變這個行業的人,但實際上,他們連把一句話寫清楚的能力都沒有。創意不是在萎縮而是在畏縮,大家害怕了。害怕什麼?因為大家看到了很多成功的案例之後想的是我要模仿它。但當你去模仿一個成功的東西時,你就已經失敗了。回過頭來看,創意需要的是一個很長時間的摸索、了解,而不是你拍個腦門,幾個人關在屋裡就想出來的。而今天的創意很多客戶買單的原因不是因為溝通了與受眾之間的關聯而是因為能溝通客戶領導的喜歡。但只有我們的創意能夠和客戶打包票說:聽我的沒錯,我保你銷量,銷量不行我不要你錢的時候,才可能達到沒有甲乙雙方,而是共同的合作夥伴。

四、對於2017年的行業變化的看法

老金:今天我們看很多創意的傳播過程中,很多創意最基本的東西已經被丟掉了!一個熱點發生后,很多號都會發一個海報追熱點,但是在我看來300個海報中滿足海報基本常識、構圖和美感的連3張都沒有。有人和我說:難道老金你沒有聽過一句名言「有何勝利可言,挺住意味一切」嗎?但是我常說:老挺、老挺,人容易出問題,你還是要找個辦法把它傾瀉出來。

行業在我看來,因為自媒體的突然興起,因為頭部自媒體越來越強,他們的費用越來越高,因為我們很多客戶的老闆們多為70后、80后,他們對於很多新興的事物是不了解的。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有時候只能是沒有辦法的去順從客戶。

當你有了一定的金錢之後,你要選擇我們要做哪些事情、哪些事情是可以讓你內心得到安寧的,同時你要想辦法做一些冒險的事情。但是冒險之前,你要考慮清楚,它是否違背了品牌的基本常識或是道德原則。我們其實看不到所謂的廣告傳播的勝利,可以閉著眼想一下,在你看到的這些年成功的企業、品牌、產品時,基本是產品力大於推廣力的。我常和很多客戶溝通的時候說:與其你花兩千萬到我這裡買一個可能刷屏式的史詩傳播,不如把這兩千萬拿出來踏踏實實的改進產品。

但為什麼大多數人不會清楚這個道理呢?是因為我們太懶了!我們今天的信息獲得太容易了,人們都在急功近利的去思考「我怎麼快速的成功」。但實際上如果你的產品、你的品牌,沒有一個可爆發的G點,或者它本身充滿了很多問題,一個壞的產品加上一個好的傳播等於死得更快。所以我希望2017年品牌方能和廣告公司一起去改進產品、改善運營。

五、那麼廣告公司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老金:很多時候,審美才是我們在這個行業存活下去的基本能力。因為品牌方在一件事、一個方面待的太久會很容易產生思維上的一些限定,所以需要廣告公司的建議。而廣告公司、傳播公司的人應該更加了解年輕的消費者,應該給品牌方更多的專業上的建議。如今的90后都已經27歲了,如果我們依舊存活在很久以前的傳播原則、傳播認知里,只會在這個行業里越走越爛。

六、如何做好(廣告傳播)這個行業?

老金:首先要學會敬畏,敬畏這個行業。

其次要學會熱愛,熱愛金錢、慾望和虛榮。然後想想你在服務這個品牌時會不會比你熱愛金錢、熱愛慾望、熱愛虛榮更多,當你去服務這個品牌時,你不熱愛它,只是想著賺一筆錢就走,你這個錢賺不久,你也賺不好。

另外,在這個行業需要有發言權。所謂的發言權在於你肯不肯犧牲更多的時間、更多的精力,或者你有沒有更多的冒險精神真真正正的為這個行業做些不一樣的事情。能不能做些和以前不一樣的東西?

最後,要講更多錢。只有讓我們的品牌方和企業賺更多的錢,他們才可能給到傳播公司更多的錢。當錢可以在這個行業正大光明說的時候,才是這個行業走向進步的根本;只有我們的傳播和客戶的銷售比例掛鉤的時候,才會使得這個行業有更多發展的可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