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梨園講壇 | 京劇的「氣、味、腔、字」

梨園講壇 | 京劇的「氣、味、腔、字」

唱戲就是唱氣,此話雖不夠全面,但也道出「氣」在唱念中的重要性。氣的重要作用:吸氣的強弱粗細可以影響音質的薄厚、暢與澀。氣息充沛與否可以影響整個聲腔的感情色彩。用氣的方式不同和氣息設置的差異是形成不同流派演唱風格重要因素之一。

吸氣方法:兩肩下垂放鬆,面部表情興奮、自然,有「聞花香」的感覺。

行腔時氣有調整,聽來不直聲直氣(二次充氣)。要以氣振聲,以聲立字,以字導聲,以音傳情。演唱時,

首先把氣沉下來,然後做到「松、通、送」這樣,聲音才暢通無阻,才不至於憋氣、橫氣、浮氣。

字頭如彈弓般用力彈出,字腹則需氣息平穩。進行長板托腔時,直至字尾收音,才能將氣息全部送出,而且音越高,氣越往下沉。

演唱時的用氣,要象飯館的服務員端著一碗湯,還要快步走的感覺,既要走的快又不能將湯撒出去,這就是氣息保持的感覺。

行腔時要注意阻氣的部位。阻氣的部位分雙唇阻、唇齒阻、舌尖阻、舌面阻、舌根阻。

怎樣用氣,切以為可以體現在這幾個方面:「喜」——呼吸輕鬆;「怒」——吸氣后在腹中作小幅度的旋轉,控制不放;「悲」——喘氣,上腹呼吸,呼吸短促;「悲憤」——氣往下眼眶前面帖;「憂愁」——用深呼吸,吸氣慢,把氣息控制到胸低;「思」——氣放在胸中;「驚」——用沉氣;「恐懼」——驟然吸氣,上灌肩膀;「酒」——噴氣;「大醉」——無控制的呼吸;「顛」——無節奏的急促呼吸;「狂」——上下抽氣;「莽」——氣提后,將起往兩肋分;「病」——完全鬆氣。

中醫講: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驚則氣亂,思則氣結。

「味」即韻味,即語言美,包括節奏、強弱、頓挫、斷連、收放、裝飾等。唱,感情第一,待到情來意自生。要以情待聲,聲情並茂。語言是思想的直接現實,它離不開感情、動態。情、美、真是所以藝術的真諦。演唱者應該根據劇情產生意境,通過聯想和形象,使觀眾在思想上得到感染。演唱者還要有氣質,氣質是唱者塑造人物道德、涵養、文化修養、思想境界方面而形成的精神狀態。

綜上所述,人不但要唱戲,更要戲唱人。下面的板腔有他獨特的感情:

二黃:比較平和、穩重、深沉、抒情。唱腔適合表現沉思、憂傷、感嘆、悲傷等情緒。原板,敘述為主,抒情為輔。慢板,一般表現感嘆,憂傷的情緒,抒情性較強。導板,善於表現激烈憤慨的情緒。散板,擅長表達悲憤、痛苦、或憤慨的情緒。搖板,擅長表現比較激烈或緊張的情緒,可以敘事,也可以抒情。反二黃,表現悲壯、慷慨、蒼涼、凄楚的情緒。四平調,能表達多樣的情感,如:凄婉纏綿,華麗多資,輕鬆閑適,蒼涼沉鬱,悲切凄楚。

西皮:曲調跳躍、活潑、剛勁有力,節奏緊湊,唱腔明朗、輕快、比較適合表現歡快、堅毅、憤懣的情緒。原板,用途較廣,常用於敘述事物,表達心情,描寫景物。慢板,抒情,優美二六,常用於說理,描寫景物,抒發比較快慰、得意的感情及匆忙急切的情緒。流水,適合表現輕快或慷慨激昂的情緒。快板,常用於矛盾十分尖銳的時候或是人物異常激動,急於表態,急於辯理的時候。搖板,可以用在一般的對話,敘述,也可以用於在感情異常激動時,表現喜悅,悲傷的情緒。散板,用於一般的對話,敘述。也可以用於在感情異常激動時的喜悅或悲傷的情緒。滾板,是散板的變異,往往加在散板之中,纏綿,如泣如述,所以又叫「哭板」。回龍,表現委婉,意猶未盡的情緒,反西皮,多用於生離死別、百感交集的情緒。

《京劇》主編吳乾浩說的好:學習京劇,應該會到通,由通到精,由精到化。大家王瑤卿也曾說:要想台上有絕活,就得肚子里寬綽。熟能生巧未必巧,要想生巧須動腦。

腔與行腔不同,「腔」是高低長短快慢,「行腔」是唱的方法,即輕重緩急,抑揚頓挫,也有稱抑揚亢墜的,吞吐縱放。「腔」以情傳意,「板」以顯節奏。字音不正,板眼不準,唱法不合,為之「油腔」,都是有腔等於無腔。講唱工先講嗓子。好的嗓子必須各音具備,機關靈活。小嗓更應是能高能低,能寬能窄。腔之高低不在聲之響不響,所謂高,不是聲高,而是音高。

一、唱者切忌:梗,躁,油,竭,漂,直,平,扁。聲要圓熟,聲要切滿,忌吃字,倒字,漂字,口緊,冒調,塌調,墜,丟板,橫氣,水腔。

二、唱腔技巧要求:不可高,高即冒調。不可低,低即塌調。不可輕,輕則漂浮無力。不可重,重則失去抑揚頓挫的控制力。不可添,即不可亂加閑散字或墜板。不可減,減則使節奏失去平衡。

三、要區別「唱」和「喊」:唱:全身放鬆,運氣流暢,氣息收放控制自如;聲帶閉合開啟無擠壓狀;面部自然,頸項無凹凸變形和青筋暴露;發音準,音色音量均屬樂音範疇;能自如地運用有規律的氣息控制音波。「喊」:全身痙攣,肌肉僵硬,橫氣漲憋咽喉;強擠壓,使聲帶閉合,以猛氣沖聲帶,造成超負荷聲帶摩擦。

四、怎樣唱高低音:高音稱鼻咽音;中音稱口腔音;低音稱胸膛音。唱高音時,氣息的著力點要高;唱低音時,口微張,軟顎放鬆下垂,舌平放並放鬆。高音低唱;起要低,加上當作中音唱的意念;發聲時,似一根無形的線將喉頭往下拉,同時配合鼻腔打開,往下憋氣收腹,氣壓也加大了。低音高唱:把壓喉嚨唱改為放鬆喉嚨,加大喉管開發度;胸膛放鬆,聲音位置要保持,軟顎抬起。

五、要區別各種音的唱法。虎音:用鼻音勾腦後音,挺拔高昂(厚音)。駝音:由上滑轉下滑。鬼音:大起大落,凄楚悲涼。詭音:用近似假聲的虛音,把音突然抽細,表達委屈,惆悵等情緒,近乎咽。炸音:如虎吼一樣噴口有力,還需要有力度。龍音:純正,高亢。

六、何謂輕重緩急,抑揚頓挫?輕:能儲存餘力,準備上跳時發揮作用。重:必要時突出下收時的力度。緩:表現溫柔優美,多愁善感的心態。急:表達直爽暢快的性格和高傲煩燥的情緒。抑:思維穩定地表達內心世界。揚:慷慨激昂,熱情奔放。頓:快板時吞吐清脆。挫:悲壯。

七、掌握好板式的節奏與技巧。

原板是各種板式的基礎形態,因此是很重要的板式。掌握好原板,學習其他板式就容易多了。慢板也是原板擴展放慢一倍的形式。比慢板稍快的是中三眼或中板,比中三眼在快一些的是快三眼。四平調的曲調和節奏的變化非常自由靈活,速度根據劇情可快可慢。二六分快二六、慢二六。慢二六近似原板,快二六近似流水。唱二六時即不要拖也不要搶。流水比二六快,唱時要有起伏,不能一個字一個字的迸。剁板比流水快,字字斬釘截鐵,鏗鏘有力,唱時不要用力太大,六成即可。快板比剁板快,富有急促質問對答性。搖板和散板都是節奏比較自由的扳式,可根據唱詞的情緒自由發揮。導板比一般散板上句複雜,開擴、悠揚、充沛。散板旋律節奏以松、自由、有彈性為特點,所謂「猴皮筋」,能伸能縮,隨意靈活。搖板以行雲流水、節奏圓華流暢為特點,所謂「直板量」,比作「搖擼」,要唱的順、穩。散板搖板自由之中有不自由,因為他們也有節奏。轉板要鋪平,不要搶,也不要贅。慢板要緊,在節奏上應該是嚴謹的,不散漫,不沉默。快板要穩,字字分明,板上清楚,吞吐從容不迫,散板要准,主要是氣口上一定要准。「耍板」本應落在板上的字,不落進板槽內,達到仍有節奏。

八、橫立音並用。以單純的力(用力的大小、方向一致)所發的音為「橫音」,以合力(同時以不同大小、方向的力所組合的力)發出的音為「立音」。「橫音」粗糙,有稜角,顯得直聲直氣。 「立音」純粹、圓潤,感覺含蓄。善用「橫音」者質樸,粗誑;缺點是容易過火流於村俗。多用「立音」者典雅、細膩;但也往往拘束過度,導致小氣。因此,應該「橫立並用」。

字是唱念的根本,是基礎。清戲劇家李漁:「學唱之人,勿論巧拙,只看有口無口。聽曲之人,慢講精粗,先問有字無字。」出口之際,必須字字分明,然後加工板腔。每字均有頭、腹、尾(個別字除外),若交代不清,聲雖然響亮,反不如低聲者出口清楚。這一點往往被初學者忽略。

每字必須有五音(唇齒牙喉舌),四呼(開齊撮合)。五音生字,四呼字之從出。每字又有四聲,掌握四聲,即可準確區別字義。

京劇秉承了崑曲的聲韻,又吸收了很多地方劇種的發音吐字,形成了「尖團字」和「上口字」(即中洲韻和湖廣音)。講究尖團及上口,才能達到音韻美的效果。使語音參差錯落,悅耳動聽,才能區別同音字。

京劇又有十三轍(韻母的韻腹和韻尾)。常言道:合轍壓韻才好聽。

咬字要學貓叼耗子,要咬住它,但又不能咬死;咬不住就跑了,咬不住就沒意思了。吐字還需要注意歸韻收音,每唱一個字的字頭,(聲母或聲母加韻頭或沒有聲母的零聲母字音)腹(韻腹),尾(韻母的韻尾)之間的距離要分配得當,才能使欣賞者字字入耳。唱長腔切不可在行腔中因換氣有意無意的斷續性收音。那麼對於收音來說,太清太短顯不出字來,太重太長又象字中末尾多唱了一個字。收音先收氣;先收音后閉口。「字在口,腔在喉」,字頭的聲母常在口腔的前半部,且喉位不能亂擠,避免「字矯腔」和「腔裹字」。總之,循乎自然,適可而止。

尖字要唱的大方得體。開口呼的字必須張開口,這樣才不至使開口呼的字歸入鼻音。「言前轍」的字難唱,原因是口型不好掌握,口型大小適當音才准。雙聲疊韻的字的字頭要一大一小,聲要一重一輕。唱流水板;快板字腹要短,而且像拍皮球一樣有彈性。合口呼的口型不要太圓,否則不好聽;也不好看。所謂「含韻」,既字出口后自然急速歸韻,如《借東風》的「從東而降」的「降」字。

(京劇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