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樂視旗下酷派估值猛砍85% 手機巨頭是怎麼淪為殼股的?

樂視旗下酷派估值猛砍85% 手機巨頭是怎麼淪為殼股的?

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

失去價值的東西砸在手上,捨不得拋棄叫情懷,忍痛割愛叫識時務,往往後者才是俊傑。

現在我們已不需要到叢林裡面去探險,商品市場和資本市場成為了我們主要的覓食場所,雄心壯志的創業者們,出於各種目的把企業上市,他們成為資本大鱷。

但是公司和上市公司總有失去價值的一天,即使心有不甘,就像賈躍亭的豪言壯語:「即使萬劫不復,也要義無反顧。」有時市場也不會在意創業者們的想法,他們必須作出選擇。

7月4日的樂視網(300104.SZ)公告稱,控股股東賈躍亭及樂視控股所持樂視網26.27%的股權中已有99.06%被司法凍結,占公司總股本的26.03%。按樂視網4月17日停牌前股價30.68元計算,此次被凍結的股權價值159億元。

7月8日,中郵基金、易方達基金、嘉實基金率先公告宣布調整對旗下產品持有樂視網的估值。

7月13日,又有6家基金公司加入看空「隊伍」。其中,天弘基金、國海富蘭克林、銀河基金、長安基金對樂視網估值降為22.37元/股,國壽安保基金、諾安基金比較悲觀,對樂視網估值為20.13元/股,相當於「4個跌停」。

據統計,目前為止,對樂視網下調估值的公募隊伍已經擴大至19家。

一、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樂視生態圈已經到了唇亡齒寒的地步,酷派作為樂視手機業務圈的一環,沒有辦法做到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我並不是要刻意渲染這種無奈的低氣壓,悲觀的事實來源於不久前的一則新聞:「(7月14日)晚間,易方達基金發布估值調整公告:

酷派集團在停牌前的市價是0.72港幣,易方達的估值相當於給市值打個15%的折扣,不禁心想這還是我認識的酷派嗎?而且看空樂視的機構也只是最多打個6折,1.5折的估價對酷派公平嗎?

要知道截止到2016年12月31日,酷派未經審核的業績報告中顯示銀行存款大概13億左右,要還銀行的借款加上利息也只是11億左右,加上各種固定資產(例如在深圳的土地),酷派集團財務狀況相對穩定,還談不上資不抵債的階段。

不過,存在即是合理,作為內地基金,易方達下調酷派的估值有他的原因。這包括公司發展前景、大股東的運作、內地市場與香港市場的互通方式。主旋律說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我就從酷派的業務開始講起吧。

二、瘋狂增長背後的隱患

10年前,一部名為《命運呼叫轉移》的賀歲片把coolpad(8360),這款商務手機帶到觀眾面前,該機使用酷派獨有的嵌入式智能操作系統 — 「智囊」(其實就是雲系統)。

它的功能可以說是當時同類手機中最全面的,也確實是走在手機終端無線數據一體化應用趨勢的前列。之後伴隨著3G信號的普及,和3G用戶的爆髮式增長,透過運營商這個渠道,酷派的營業額由2007年的12億增長至2014年頂峰的249億。

風光的背後隱藏著失去銷售補貼的風險,由於高調登場的酷派在很長一段時間只是在做低價手機,消費者看重的是低價並不是功能,又或者說coolpad手機會是很多父母買給子女帶回學校用的手機品牌,例如下面:

當3G政策在春風沐雨階段時,酷派的業績當然逐漸增長,後來政策補貼猶如夏季的洪水漫灌,業績自然便達到巔峰。但秋天要到了,冬天還遠嗎?

很遺憾的是,不管集團提出什麼新的涵義、新穎的理念,它還是沒有在消費者的角度去想如何加強品牌的競爭力,而是在向移動營運商表忠心式的靠攏。

但3G之後有4G,4G之後又可以有5G的普及政策,在三大運營商都泥菩薩過江的時候,國企要保持自身利潤,就只能犧牲下游的手機製造商了。

事實上為了推廣4G網路,同時減少「營改增」稅改的負面影響,保持利潤。國內三大運營商在2014年就開始削減3G手機的補貼,按照國務院國資委統一要求,三大運營商當年共計劃削減超過100億元的手機終端補貼。

也就是在2014年後,酷派集團的營業額開始大幅下滑。原本公司業績是由4G手機以及3G手機支撐的,而且3G手機的銷售收入占的是半壁江山。

運營商補貼削減的效果立竿見影,2015年酷派3G手機的銷售收入減少了86.9%,這個變動使得整個集團的手機銷售額較2014年下降41%,毛利下降47%,我們來看看當時的集團主席報告是怎麼說的。

三、城外的人想進來,城裡的人想出去

作為大股東,郭德英不會不清楚,這幾年的錢是怎麼賺的,憑藉著CDMA/GSM雙網雙通的技術在2G轉向3G的10年裡,酷派手機的確大賣特賣。因為三大運營商中,移動的3G普及是最落後的,但是在2G通話業務上移動覆蓋面卻很廣。

幾乎所有移動客戶都不願意為了3G網路來換手機號碼,但他們會很樂意一台手機兩個號碼,酷派的雙卡雙待技術是最為符合消費者需求的。

不過,3G信號在全國普及之後,消費者對手機的追求除了是信號接收、鏡頭像素、電池續航等硬體技術之外,已經上升到對系統體驗、售後服務、雲端儲存上。

智能手機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在第一輪競爭下HTC、諾基亞、黑莓手機、摩托羅拉等老牌已經敗下陣來,微軟、三星也已經奄奄一息,業內已經不好過,外面卻總還有人想要擠進來例如小米、樂視、360。

身處《圍城》中的郭德英,看著身邊的敵人(蘋果、中興、華為),面對曾經的對手,會不會想著見好就收呢?如果他要退出手機舞台的話,他要把酷派賣給誰才合適呢?

適逢2015年中旬,來自樂視的」賈布斯」在PPT上畫著他的樂視生態圈,此時樂視估值如日中天。有那麼多投資者相信」賈躍亭」,不排除郭德英本人也會去選擇相信他,更何況」賈躍亭」財大氣粗,郭德英本人也可以把酷派賣個好價錢。

2015年6月27日,郭德英與樂視代表協議按每股3.508港元收購7.8億股酷派集團的股票,佔總股本18%。成功套現27億元的郭德英大概是不想再做智能手機了,不過他並沒有扔下曾經並肩作戰的戰友,由於樂視手機有自己的設計團隊,郭老闆沒有忘記替酷派的手機設計團隊打算。

透過退出與TECH TIME(360的附屬公司)在2014年成立的合營公司,把

(1)酷派『大神』及『奇酷』手機裝置操作系統及營運權;

(2)酷派『大神』及『奇酷』移動互聯網業務的營運權等等。

這些與「大神」手機「奇酷」手機有關的部門,全部留在這個由360控股的公司,或許郭德英在那個時候就在想賈躍亭是財務出身的資本家,把資產賣給他可以。但是與自己合作過的團隊必須要給他們找一個好去處,恰好周鴻禕也是技術專業出身的,把他們安排在360門下或許是好的安排。

事實也證明,樂視到頭來並不靠譜,現在賈躍亭已經是酷派的第一大股東,由於他本人的財務狀況,也拖累著酷派的內部運轉,酷派最近出不了審計后的財務報表很有機會是跟賈躍亭有關。

四、三十多億的市值怎麼稱殼

「賈布斯」在美國部署著他的法拉第的量產計劃,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投資者已經不會指望他會對酷派產生什麼積極的效應,甚至市場最擔心的是賈尋求出售這些股票來抵償他的債務。

有一個有意賣控制權的大股東,公司業務不怎麼賺錢的業務,核心團隊以及靈魂人物已經不在,空有一堆固定資產在那裡。

如果說按照易方達的1.5折計算,37億的市值5.5億左右,這完完全全就是主板上一個殼的價值。

但是你說假如酷派集團復牌了,它會立刻暴跌85%嗎?我覺得不會,其實易方達把酷派按殼價算跟另外一個消息更有關係。

7月11日酷派集團被踢出恆生綜合指數,首當其衝這會影響某些追蹤指數的基金,這些基金是出於被動去持有酷派集團的,所以說已經不需要再買了。但持有酷派的話要怎麼辦呢?

一般來說基金管理者為了公平起見,會把這種不能再賣買的股票折價為0,從而在基金的新投資者與舊投資者之間建立一層防火牆。不過,由於市場上是有殼價的,酷派集團最壞的情況只會是剩下一個殼的價格。

五、總結

易方達選擇在這個時候對酷派進行估值下調,邏輯就跟郭德英在知道手機業務越發糟糕的情況下出售股權一樣,即使旗下資產再怎麼不好亦不會對自己產生太大的影響。

不久前聽說一個神操作,不清楚是不是段子:「有一小撮牛人成功套現賣出樂視網。具體方法是:配齊創業板ETF的所有成分股去和基金公司換ETF,然後在二級市場套現賣出。公募基金4天後才反應過來,這才下調了樂視網的估值......」

目前,大部分基金的二季報和中報還沒有出,還不清楚有哪些基金持有了酷派集團。對於投資港股的基金公司而言,今年以來,恒生指數已經到達兩萬六千多點的位置,幾乎都獲得了十分好的成績。

現在下調酷派集團的估值對基金凈值不會產生太大影響,所以可不要像段子中的公募基金那樣反應不過來,如果在市場回調的時候才反應過來要下調酷派集團的估值,那就慢了。

★ 轉載請申請授權,否則一律舉報並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